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三章 塔诺斯的“秘密”

第八十三章 塔诺斯的“秘密”

    在“痛苦魔鬼”消失的这一瞬间,之前“荣耀冠冕”照耀下依然显得沉重压抑的黯淡大厅,就像被清水洗过一样,恢复了柔和明亮。

    “赢了!”索菲娅看着面前的神秘魔法师,欢欣雀跃地握紧拳头挥了挥,似乎再也不用担心扭曲可怖的“痛苦”魔鬼。

    同时,她大脑飞速转动,开始考虑用什么条件能打动对方。

    可路西恩却没有半点放松,双手持握“苍白的正义”,警惕地看着大厅内还活着的贵族子弟们,精神力集中在“冰雪勋章”之上,“寂静冰棺”一触即发。

    不管是“憎恶”,还是“贪婪”,它们的诡异难死杀都给路西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痛苦”应该也不会例外,说不定自己欣喜于胜利,轻松于安全时,哪位贵族子弟脸上就浮现出痛苦的笑容了。

    按照常理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之外的所有活物全部杀死,那样“痛苦”就占据不到新的肉体,将逐渐消失,可这是七只最神秘最诡异的魔鬼,并且与负面情绪有关,如果自己为了一时安全,沉浸在了杀戮欲望之中,到时候“痛苦”或者“纵欲”魔鬼占据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这样一来麻烦就变得非常大,比对付外在的“投影”困难无数倍!

    目光扫过每一位幸存的贵族子弟,并在他们身上停留片刻,眼中的冰冷让他们不由自主打了寒颤,惊慌恐惧地想要倒退却不敢移动半步。

    环视小半个大厅回来,视线落在了索菲娅脸上。

    虽然同样被那双幽深淡漠的眼眸吓得心脏停跳了一拍,但已经有心理准备的索菲娅迅速让自己保持住了基本的镇定,脸上泛起甜美迷人的笑容,粉唇张开,就要表达臣服之意并进行沟通。只要对方开出条件,不管是什么,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她其实颇有信心,因为思前想后,发现自己与这位神秘魔法师其实没什么仇恨,也没什么利益纠葛,太阳王的宝藏可以全给他,秘密可以任由他毁掉,自己一点也不看,金雀花家族的继承人位置。自己更是没有得到的可能,谈不上阻碍,而且自己试图杀害“博拉克”的计划。还未开始就已经破碎,没造成实质损伤。

    相反,自己活着还能给予他在地下宫殿内得不到的东西,比如皇室的秘密,比如以前搜集的古代珍贵文献。比如足以让绝大部分伯爵眼红的财富,比如自己的肉体和以后的暗中帮助。

    组织好的话语刚到嘴边,她就发现路西恩视线略微下移,条件反射地跟着他看了过去,只见自己的战裙上一团大大的湿痕异常醒目,而向后挪动经过的路线。一条长长的水迹反射着微弱光芒,之前瘫软的地方更有一汪水渍。

    腾的一下,索菲娅的脸就涨得通红。甜美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只觉自己皮肤燥热得能够煎熟鸡蛋,简直羞愤欲死。

    “我怎么……”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我要去死!”

    “他怎么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混蛋!混蛋!”

    路西恩哪有时间关注索菲娅的心情。只是略感好笑,之前心狠手辣、自信优雅的她在所有底牌都失去。处于绝望环境时,居然会这么失态,换做娜塔莎,绝对是半点也不动容,拼死反击,去努力把握那一线希望,虽死无悔。

    真是不能比啊!

    说起来,索菲娅才刚满二十,就已经有五级的实力,血脉这种东西真是让人羡慕而不可得。如果血脉顶级,天赋出众,晋升速度是可以远远超过绝大部分魔法师,但绝大部分魔法师又超过绝大部分骑士,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顶尖的血脉,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恐怖的天赋,这只是贵族里很少很少的一群——古代魔法师光是为了获得一种顶尖血脉的稳定遗传,弄死的人类就数以十万计,并且连续好几代。

    而且这也只是开始,他们以后的提升还是要靠自身意志的锤炼,不再像奥术师那样可以借由探索世界、接近真实继续保持快速的晋升,就像她面前的路西恩这样,仅仅比她大一岁,就已经是六环魔法师了,索菲娅若想成为高阶术士,在没有极其少见的外力帮助之下,也许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一道淡绿色宁静的光环荡开,“魔鬼”死亡后放松了很多的贵族子弟们顿觉疲惫上涌,无法克制地躺倒熟睡,只剩下索菲娅没受波及。

    借着精神力恢复的时间,路西恩在这些贵族子弟身上留下了警戒魔法,一旦他们苏醒或是有其他异动,自己就能立刻感觉到。

    “带我去太阳王的密室。”没工夫和也许还没彻底消失的“痛苦”魔鬼玩捉迷藏,路西恩沉声对索菲娅说道。

    “呃……好!”索菲娅先是一愣,紧接着翻身站起,不敢有丝毫迟疑,“这位魔法师先生,您让我做什么都没问题,只要……”

    中断之后,她忽然有些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了。

    路西恩轻轻点头,用“博拉克”的声音道:“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又没有因此而死亡,我也没兴趣杀你,毕竟我们过去没有仇恨,现在你又不会和我抢夺‘宝藏’,将来我也不会留在帝国,对吧?”

    “对,和睿智的魔法师交流果然轻松!”索菲娅狂喜道,发自内心地赞美。

    路西恩嘿嘿笑了两声,只要你真的能完成我的吩咐又活下来。

    中了路西恩“支配人类”的雷尔夫率先走向密室,索菲娅拖着昏睡的克莱儿紧随其后,路西恩则不紧不慢地落在最尾,小心翼翼地感应着身后一地的贵族子弟和身前的索菲娅、克莱儿、雷尔夫,也许他们突然之间就会变成“痛苦”魔鬼。

    进了密室,雷尔夫蹲下身体,将一块灰色墙砖按得略微凹陷,接着拿出银制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腕。让血液浇注在对应的地面石砖。

    随着血液越滴越多,雷尔夫将手臂搁在了石砖之上,一道道微弱的乳白色光芒从他身体表面流入了石砖之内。

    石砖渐渐绽放一抹灿烂浮华,把那堆积的血液吸入其中,无声无息间在墙上凝聚出了一扇画满古怪花纹的大门。

    雷尔夫失去一半生命力后,整个人显得萎靡不振,摇摇晃晃,可在路西恩的支配下,还是艰难地打开了大门,率先走入第二层密室。

    见雷尔夫没有出现问题。路西恩又用窥视魔眼等仔细搜查了一遍,才带着索菲娅、克莱儿踏入能量大门。

    门后是一间宽敞的古朴大厅,周围的墙上画着一幅幅壁画。地面布满了魔法阵,一根根线条汇聚到了中央的奇诡祭台之上。

    这祭台与宫殿内层的太阳祭台不同,用暗黑、深红两种颜色铸成,并镶嵌满有神秘花纹的魔鬼之角,而在祭台对应的上空。天花板垂下一座倒立的相似祭台,充满灼热圣洁的太阳气息,而在这座祭台之上,插着一根带着硕大太阳石的魔法杖。

    路西恩略微扫过复杂的魔法阵和祭台,初步判断它们有禁锢、抽取的作用,接着一边警惕地防备索菲娅、雷尔夫等人。一边仔细观摩着壁画。

    越看,路西恩越是惊讶,因为壁画前面的部分与《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非常相像:一个满脸仇恨怨毒的男子用绘制木偶、丢入木偶、烧毁木偶的莫名其妙仪式。召唤出了一只形状不定,只有两只特殊尖角可以判断它身份的魔鬼。

    而剩余的壁画更让路西恩惊悚,当这满脸憎恶的男子被魔鬼投影附身,获得强大力量,杀掉所有厌恶之人时。他身边突然出现一圈圈的魔法阵,将他彻底禁锢。接着一位戴着魔法王冠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壁画里,他捏着复杂的手势,将男子体内的魔鬼投影抽取了出来!

    接着这形似塔诺斯的中年男子,开启了祭台,将魔鬼投影消散分解,融入自身!

    “原来这是在捕获七大魔鬼的投影,然后像融合血脉般将它们融入体内,塔诺斯真是……”

    路西恩既惊讶又佩服,绝大部分魔法师面对神秘诡异到如此程度的七大魔鬼时,都会选择尽快消灭它们,远离它们,或者与它们交易,获得帮助,只有这种霸气疯狂的家伙,才想着怎么捉住它们,研究它们,融合它们。

    “塔诺斯的实验资料、魔法笔记呢?”这是路西恩最想得到的,其次才是祭台上的太阳权杖。

    索菲娅指了指大厅角落的小门,露出讨好的甜美笑容:“尊敬的魔法师先生,在那里有一些塔诺斯遗留的残缺笔记。据乌尔里希叔叔说,神圣历前,就似乎有传奇魔法师进来过,拿走了绝大部分的资料。”

    有传奇魔法师进来过?难道是维肯?所以他才撰写了《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可《痛苦寓言》又是怎么回事?这种大范围流传的方式与壁画的内容一点也不符,根本没办法监视谁召唤了魔鬼,不是应该挑选合适的人之后,重点‘培养’吗?

    比索菲娅她们想象得知道更多,路西恩心中涌起了无数疑问,然后按下思绪,在询问了雷尔夫和大概判断了魔法阵后,平淡地道:“索菲娅,去将那‘魔法杖’取下。”

    索菲娅顿时就俏脸失色,非常怕触动了什么诅咒,可路西恩的吩咐不敢违抗,否则立刻就会身死。她尝试发挥自身魅力,诱惑路西恩让雷尔夫或者克莱儿去取,可换回来的只有无情冰冷的目光,于是不得不一边暗中咒骂该死的神秘法师,一边身体有些发抖地走到祭台前,施展“法师之手”将“魔法权杖”取下。

    没有任何变化发生,索菲娅放松下来,将魔法杖交给了路西恩。

    丢了一个“鉴定术”过去,没有多少信息反馈,路西恩却不惊反喜,因为这表明“权杖”的等级至少达到了九级,不是自己现在的鉴定术能够直接破解的,必须结合魔法解析,花费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没办法立刻使用。

    将“权杖”收起,路西恩带着索菲娅、雷尔夫、克莱儿进入了角落的小门,里面是一排排空荡荡的书架,只有金属书桌之上,摆着几本残缺的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