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四章 实验“助手”

第八十四章 实验“助手”

    施展魔法禁锢住索菲娅等人,路西恩又详细地检查了一遍,这才拿起笔记翻看。

    这几本笔记残缺很多,字迹潦草,依稀能看得出书写之人随着年龄增长而出现的风格变化:

    “……探索地狱最深处的远古遗迹之后,老师还有索拉诺他们都有种说不出的古怪,不过,管他们呢,他们从来不看好我,连命运主星都无法构建的占星师学徒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要不是我父亲因为救老师而死亡,他根本不会管我,哼,他们又怎么知道我命运主星的真正含义?”

    “……他们已经不是人,而是一只只魔鬼!也许从远古遗迹回来时,他们就被魔鬼附身了……我要小心,不能大意,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我可以肯定,附身他们的是从未被记载的魔鬼,他们似乎喜欢玩弄人心,并造成性格的扭曲,情绪的负面累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找个借口外出……”

    “……好险,要不是我命运主星的特殊,他们已经抓到我了……”

    “……我终于知道它们是什么魔鬼了,傲慢、嫉妒、贪婪、憎恶、痛苦、纵欲、伪善,与其他所有魔鬼都不同……”

    “……索拉诺居然想来杀我,他不知道我已经晋升七环了吗?简直是来给我送实验材料的,我得看看‘贪婪’魔鬼究竟是什么……”

    “……没有一种方法能禁锢魔鬼的投影,怎么研究?也许我该外出走走,去地狱最深处探索,希望能发现点有用的资料……”

    “……找不到一点头绪,试试能不能与普通的魔鬼血脉融合吧……”

    “……实验结果好得超乎想象,贪婪魔鬼的投影融合之后居然能让灵魂产生天赋能力,并且极大地增强灵魂和肉体。巩固认知世界,或许这能加快我的晋升……”

    “……既然无法宣泄的负面情绪到了临界点可以与七大魔鬼产生神秘联系,那我为什么不人为制造,我得设计一个特殊的宫殿和仪式……”

    “……这是什么?”

    “……原来我从开始就错了……”

    “……我想我已经发现贪婪它们七只魔鬼的秘密,我想我已经找到了世界的真实……”

    中间残缺很多,重要的记载几乎没有,这几本笔记似乎不是被故意遗漏在这里,倒像是有人争夺它们,造成部分纸张脱落,结果得手者见它们并不重要。时间又急迫,于是匆匆离去,然后被金雀花家族的祖先搜集起来。重新按照顺序订制成册。

    “贪婪、憎恶、痛苦,它们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竟然牵涉到了世界的真实。”路西恩脑海中,笔记自动在灵魂图书馆内成形,可这巨大的谜团却由于笔记的不全而得不到丝毫解释,勾起了路西恩的好奇心又不让它满足。使得路西恩非常郁闷。

    平复情绪,仔细搜索了一遍密室,再没发现其他任何有价值的记载,于是路西恩借助灵魂图书馆,强行将大厅内的魔法阵布置和祭台构成都记录了下来。

    这可是仅次于“魔法权杖”的宝藏,按照太阳王塔诺斯的记载。它们组合起来可以抽取神秘魔鬼的投影,并禁锢它们,融合它们。

    由于贪婪等七只魔鬼太神秘太诡异。路西恩对融合魔鬼投影巩固灵魂的仪式完全没有兴趣,要是因此让贪婪、傲慢等潜伏入自己的“心灵”,就得不偿失了,可是将它们抽取出来,禁锢住。却是对付它们诡异难杀的好办法,再说。研究这种神秘的未知生物是每一位奥术师都具备的狂热,更别提它们还涉及世界的真实。

    做完这一切,路西恩让雷尔夫、克莱儿都陷入沉睡,并加持了警戒魔法,然后唤醒了索菲娅:“我还有些事情让你做,跟我来,做我的实验‘助手’。”

    “是。”索菲娅貌似恭敬地回答,心里恨得牙痒痒,实验“助手”?哼,肯定又是让自己做什么危险的事情,或者帮他探索未知的区域,真是可恶!

    但恨归恨,生命都在路西恩掌控之中,她也只能强忍着情绪,乖巧地跟随路西恩离开密室,走到第一任金雀花公爵的油画像前。

    “居然,居然还有一个密室?这个宫殿到底藏着多少秘密?”索菲娅震惊地看着路西恩开启入口。

    接着,她内心升起强烈的恐惧,“知道了这个秘密,会不会被他灭口?”

    “如果你站住不动,那就永远也不要动了。”路西恩微笑看着索菲娅,表情纯洁得人畜无害。

    在索菲娅眼中,这张温和淡笑的脸简直就是深渊的恶魔,比刚才的贪婪、痛苦魔鬼还要狠毒,恨不得一个火球术将他的脸庞打扁。

    可是,这只能是她心中的美好幻想,现实里,她忍气吞声地道:“我马上进去,魔法师先生。”

    不进去马上就死,进去之后还有一线希望!说不定里面没什么秘密,不用被杀掉灭口呢?

    走过不长的密道,索菲娅看到了与外面大厅一样的宫殿内层,以及塔诺斯的雕像。

    迅速环顾四周一眼,发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索菲娅内心呼得松了口气,双腿软得差点跪倒。

    路西恩带着索菲娅走到雕像边,指着塔诺斯伸出的右手:“你触摸下那里。”

    “那里,不是什么都没有吗?这还不简单?”索菲娅茫然疑惑地垫高脚尖,将手伸向雕像右手托着的地方,伸到一半,她下意识看向旁边的路西恩,结果却发现空无一人!

    “继续。”低沉的声音远远传来,索菲娅愕然回首,发现那位神秘强大的魔法师在短短两秒钟之内就闪到了密道里。

    索菲娅结巴地道:“你,你为什么躲那么远?”

    “可能很危险。”路西恩诚实真挚地告诉她。

    刷,索菲娅额头立刻就有冷汗滴落,可能很危险,很危险,危险……要不是她还有一丝理智控制自己,恐怕已经泼妇般骂了起来,让诅咒缠绕这混蛋魔法师一代又一代。

    “快点,我们还得留出时间签订魔法契约。”路西恩带着平淡的笑容提醒。

    索菲娅听出了话里的警告,额头细细密密都是冷汗,右手仿佛灌了铅一般,异常沉重地伸到了预定的位置。

    “动一动。”戴着“日之冕”的路西恩看到索菲娅触摸到了浅白光球边缘,示意她上下左右动一动。

    索菲娅纤巧白皙的手剧烈颤抖,在那里时而缓慢,时而快速地荡来荡去,极怕出现什么恐怖的变化。

    “可以了。”路西恩疑惑地看着这幅平静画面。

    啪,听到这句话,索菲娅只觉所有的勇气和毅力都消失无踪,狠狠跌坐在地,瘫软无力,还好没事,还好没事!

    路西恩用预先留下的感应魔法,从索菲娅的情绪、肌肉等判断出她确实没触摸到光球,也没其他有效反应——这也是为什么不用支配人类的魔法控制索菲娅,那样得到反应就不够真实,不是“第一手数据”,于是,路西恩皱眉等待了一会儿,确认没其他微弱变化后,才走到索菲娅身边,让她在“日之冕”上留下气息,就像自己第一次使用真理圣徽一样使用“日之冕”的部分功能。

    索菲娅这才看到雕像的右手之上有一团浅白诡异的光球,然后听到了让她胆战心惊,肌肉绷紧的声音:“再触摸试试。”

    这个混蛋!索菲娅并不会太多的骂人话语,但却是将路西恩痛恨到了极点,可一想到连这混蛋长相容貌、身份来历都不知道,又觉得深深的悲哀。

    深吸几口气,重新爬起,索菲娅一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危险了,一边颤颤巍巍将手伸向那光团,同时不出意料地看到那混蛋法师一个闪现躲到了密道内。

    “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悲哀地咒骂着,索菲娅食指触摸到了那浅白光球,一阵冰冷传来,接着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反倒是碰到那条细小缝隙时,她有接触厚重帷幕的感觉。

    收回手,索菲娅大口大口地喘气着:“法师先生,摸不到光球。”

    路西恩抹去“日之冕”上索菲娅的气息,刚要做下一步的吩咐,突然感觉到自己布置的警戒法阵有人触动!

    “痛苦魔鬼?”路西恩不进反退,落入大厅中央,同时将手伸入储物袋内。

    “原来这里还有一间密室。”路西恩还未来得及做出更多的举动,密道另外一头就传来清朗严肃的声音,然后一位双眼蔚蓝深邃的金发男子慢慢走了进来。

    “拜尔?”

    进来的人居然是遭受反噬昏迷过去的拜尔王子,他双眼清明,举止优雅,完全不像是被痛苦或贪婪魔鬼投影附体。

    拜尔背着双手,行走之间充满威严,目光无视路西恩,越过他的身体,看向了雕像的右手,略带欣喜地感慨:

    “果然有这么一样事物,我的路没有走错。”

    路西恩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时索菲娅浑身突地剧烈颤抖,又惊又喜,又惧又怕地道:

    “父,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