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五章 鲁道夫二世

第八十五章 鲁道夫二世

    索菲娅这一声呼唤,情感是复杂到了极点,既畏惧自己的阴谋惹来雷霆震怒,于是下意识祈求判断出错,又强烈地希冀是真的,盼望着父亲能将自己从这可恶的魔法师手中解救出来,不用再时刻担心被杀人灭口,不用再做危险又痛苦的“实验助手”。

    “拜尔”转头看向她,轻轻颔首:“一切的阴谋都必须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你现在明白这个道理了吗?”

    他居然真的是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那位不弱于大奥术师的传奇强者!

    可他的身体明明是拜尔的,怎么瞒过纽伦贝克等天骑士检查的?难道他也有变形面具?

    而且他现在的气息似乎也没有传奇的感觉?

    不管如何,面对着一位传奇,路西恩是前所未有的紧张,激素疯狂分泌,身体微微颤抖,大脑反而愈发清醒,伸入储物袋内的右手一点点拔出。

    鲁道夫二世瞟了路西恩一眼,目光继续凝视在雕像之上,对着前方空气似赞扬似自嘲地道:“我居然没发现还有一位高阶魔法师混进来了,你的伪装能力很不错,不错。”

    见他态度虽然高傲,目中无人,却并没有咄咄逼人,即将动手的迹象,路西恩也不想贸然抢攻,高度戒备的同时努力让声音平稳:“我也没发现大帝你。”

    “我从这里起步,踏入了神眷家族前所未有的高峰,自然要找个时间回来,观察下金雀花家族还隐藏着什么,以确定将来的方向,想不到,反而是莫名出现的你给了我惊喜。”鲁道夫二世腰背挺直,双手负在身后。眼睛平视前方的塔诺斯雕像,坦坦荡荡地说道,似乎没什么东西需要畏惧,没什么秘密值得隐瞒。

    路西恩不像他那样轻松自在,紧张畏惧让肌肉都绷得酸痛,好不容易才保持住良好的状态,可以应对随时出现的变化。

    听到鲁道夫二世这么说,路西恩悚然一惊:“大帝你也是靠融合魔鬼投影才晋升传奇?”这比自己想象的仪式效果夸张很多!

    哼,鲁道夫二世冷笑道:“我像是乌尔里希那样阴暗猥琐的人吗?”

    “愚蠢的家伙只看得到融合魔鬼投影带来的好处,而我和塔诺斯这样的人却能不受贪婪情绪的影响。透过表面的现象发现内在的本质,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个世界,注定属于像我们这样的人。”

    狂妄霸气。极端自信,鲁道夫二世对此没有丝毫掩饰。

    路西恩细细品味着鲁道夫二世的话,忽然心中一动:“大帝你是像贪婪、憎恶、痛苦这些魔鬼一样,预先投影到了拜尔王子的心灵或者灵魂内,所以才瞒过了金雀花公爵的检查。而等到关键时刻,则可以如同魔鬼那样占据和操纵拜尔王子的身体,并且汲取力量壮大?”

    鲁道夫二世缓缓转过头,自进来以后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路西恩,接着微微颔首:“很敏锐,很聪明。虽然有错的地方,但大致上就是这样。”

    他并没有指出路西恩哪里猜错了,这或许关系到更深层次的秘密。

    路西恩心中充满了惊愕的情绪。鲁道夫二世到底走上了什么样的道路,居然能将自己变成类似贪婪、憎恶魔鬼却毫不“邪恶”的“诡异”存在?

    而知道这个秘密的自己,是不是会被鲁道夫二世灭口?

    略带恐惧的紧张情绪之下,路西恩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但这并不影响路西恩的思维、判断和坚定。即使毫无希望,自己也不会放弃。必将勇往直前,努力创造新的希望,绝不对命运屈服!

    右手停在了储物袋口,做好了随时激发的准备。

    雕像下方的索菲娅呆呆地看着父亲与那位神秘魔法师平静交谈,一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直到此时,她才清醒过来,父亲就在不远处,而传奇的强大足以在这个距离保护住自己,于是声音尖细,饱含委屈和痛恨地哭道:“父亲,他,他要杀我,还让我做危险到极点的事情,你快杀了他!”

    这是她活到现在最恨最讨厌的家伙了!

    路西恩被她声音一吓,差点失控抢先,还好硬生生止住,专心致志地关注鲁道夫二世的反应。

    鲁道夫二世淡淡看了索菲娅一眼:“你没看出来吗?我投影在拜尔身上之后,只有七八级的天骑士水准,拿什么去杀他?力量波及之下,你确定自己能活下来?”

    噗,路西恩差点喷对面的鲁道夫二世一脸唾沫,这话也能直说?这位皇帝陛下是真的坦荡到几乎另类的可爱,还是想藉此让自己放松,好趁机攻击?如果是后者,有必要吗?

    “本来我是有把握击杀你的,可那个靠施法材料释放的九环魔法让我有点畏惧,是魔法议会的最新成果?”鲁道夫二世继续着自己的坦荡风格。

    对路西恩手中的苍白正义,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勉强算史诗骑士的他,即使投影只有七八级的实力,也丝毫不担心会被斩中,再说,他可不是“邪恶”生物,苍白的正义只相当于八级天骑士水准。

    路西恩轻轻点头,确认了鲁道夫二世的猜测。

    鲁道夫二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做事的原则一向简单,没有太大把握击杀你,所以就选择不动手,免得让索菲娅和拜尔受波及死亡,不过,如果你狂妄自大,非要战斗,我也不介意让你知道厉害。儿子女儿死了可以再生,投影没了本体顶多受到轻伤,而你,承受得起这样的损失吗?你可不是巫妖,也不是大法师。索菲娅,过来吧。”

    索菲娅重新吊起了心脏,害怕地看着路西恩,担心他会走入极端,同时,她一步一步。慢慢往鲁道夫二世身边挪去。

    路西恩权衡利弊,结合自己对鲁道夫二世目前状况的判断,按捺住了挟持索菲娅威胁他的打算。

    索菲娅终于挪到了鲁道夫二世身边,真正地放松了下来,热泪盈眶,双腿发软,全身激动地颤抖。

    “你这次的计划,犯了两个错误,一是自身实力不够,或者说直接效忠你的实力不够。不得不依靠米兰达最后清场,将自身安危交到了不能完全信仰的合作伙伴手上,二是选择了与乌尔里希合作。”

    “他是一条吐着芯子的毒蛇。制定的所有计划都是有利于他,却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危险,至于合作伙伴的安危,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关于这点,你应该向他学习。作为一名合格的阴谋家,此时你不应该在宫殿内,而应该在外面的地下室,安全却假装焦急地营救。”

    “至于米兰达寿命快走到尽头的痛苦被这特殊的地下宫殿隐蔽累积,然后又被安德里斯的极端痛苦情绪引发,就属于事情的意外变化。不是你能预先想到的,只能靠乌尔里希那样的手段提前规避。”

    鲁道夫二世居然开口分析起索菲娅的失败。

    索菲娅愕然地看着他:“父,父亲。你不怪我,不怪我差点害死哥哥,不怪我害死这么多贵族子弟?”

    “年幼的狮鹫,只有在铁与血之中才能成长。”鲁道夫二世简短地回答,“但你遗留的问题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

    索菲娅这才明白。在父亲提前投影的情况下,这一场阴谋根本杀不掉哥哥拜尔。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大厅中央的神秘魔法师,心里顿时哀嚎一声,为什么自己处心积虑的阴谋,会变成两位“大人”“监管”之下的“小孩”游戏,虽然是死了很多人的“小孩”游戏。

    之前自己的种种举动,在他们眼里,岂不是幼稚得可笑?

    突然,地下宫殿摇晃起来,魔法阵剧烈波动。

    “外面快强行打破了……”鲁道夫二世分神往上方看去。

    索菲娅泛起强烈的欣喜,等外面的几位天骑士进来,就能将该死的神秘魔法师干掉了!不,最好活捉,自己要看清楚他真实的模样,好好地折磨他!

    就是这个时候!路西恩直接激发了之前右手握住的事物。

    虽然鲁道夫二世现在没攻击自己,但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想动手,等到地下宫殿开启,他或许就会缠住自己,到时候,金雀花公爵、纽伦贝克伯爵等几位天骑士再参加围攻,自己连逃脱的可能都没有!

    索菲娅带着喜意的眼眸瞟向大厅中央的路西恩,却惊愕地看到他右手之中一张卷轴亮起,爆发出浓郁的黑暗,似乎击穿了快要破碎的魔法阵空间屏障!

    接着,混乱的时空扭曲感浮现,黑雾消失,神秘魔法师也消失不见。

    “逃了?他居然能逃出去?”索菲娅不愿相信地用力摇头。

    鲁道夫二世微微眯了眯眼睛,低声道:“吸血鬼一族的黑夜穿梭?”

    至于后面的混乱传送,他没感到半点惊讶。

    见女儿还在呆愣懊恼地摇头,鲁道夫二世转过身道:“回外层吧,这里的存在就继续瞒着乌尔里希,我要看看他最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他没想过破坏这里,因为很可能常常来“观摩”。

    “是。”索菲娅失魂落魄地回答。

    鲁道夫二世声音忽然变得冷冽:“但在此之前……”

    他右手突地伸出,带着莫名浅白地抓向索菲娅,在索菲娅的目瞪口呆里,从她身体内抓出了一团扭曲不定的诡异黑影,一团充满无穷痛苦的黑影。

    “痛苦魔鬼的投影竟然没真正死亡,还附在了我的身上……”索菲娅异常地后怕。

    鲁道夫二世右手握拢,黑影惨叫着被压缩成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