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六章 余波

第八十六章 余波

    安提弗勒偏僻一角,霍然亮起扭曲成团的幽黯光球,并瞬间拉伸为一道古怪诡秘的大门。

    大门猛地敞开,路西恩的身影被推了出来,接着一切归于平静。

    路西恩精神力场潮水似展开,迅速将四周情况反映入脑海。

    这里是低矮的山丘和成片的树林,除了几只耐寒动物受到惊吓而奔走外,安静无声。

    见状,路西恩戒备警惕的心灵真正放松了下来,手中一触即发的“空间跳跃”卷轴被放回了储物内。

    霍尔姆皇冠戒指“起源”恒定的七环魔法“混乱传送”是无法控制目的地的空间转移,可能会让路西恩直接出现在安提弗勒白枫叶宫或者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内,同时,也有不小几率使他闪现在大街上,引起关注和混乱,被教会和贵族追杀,所以路西恩不得不打起每一分精神,以应对种种复杂局面,现在看来,运气还算不错。

    “咦,是在博拉克的别墅附近?真是巧合啊。距离不够混乱传送的最低标准?应该是地下宫殿所处的空间干扰了力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化成了博拉克的模样,与他“有”了相同的血液,造成了神秘的联系,路西恩发现“混乱传送”后的地点就在自己藏匿博拉克的别墅不远处,往常前去贵族区时都要从这片山丘之下的道路经过。

    然后,路西恩隐匿形体,向着博拉克的别墅飞速奔去。

    “既然传送到了这里。那就顺便给你留点东西,我可是诚实守信的‘好魔鬼’。”

    事情的发展跌宕起伏。变化层出不穷,到了这个地步,路西恩哪会狂妄自大、麻痹大意地继续躲藏在安提弗勒,找时间帮博拉克举行血脉改造手术,反正自己也没收他十年寿命不是。

    不过,做人的原则问题,既然借助博拉克的身体得到了好处,也该给他点报酬。原本还打算找冒险者送过来,现在就省下这笔费用了。

    …………

    金雀花家族的古老别墅内,一群闻讯赶来的侯爵、伯爵都阴沉着脸,气氛非常压抑,有的更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悲伤,自己疼爱的孩子竟然死在了号称非常安全的金雀花试炼里!

    “……事情就是这样,一位神秘的高阶魔法师用诡异的变形术瞒过我们的检查。混入了地下宫殿,召唤了传闻里的远古魔鬼,短暂控制住荣耀冠冕阁下,制造了混乱的杀戮,盗走了我们家族的秘宝‘太阳权杖’,只有拜尔王子、索菲娅公主以及少数几位幸运的孩子才在荣耀冠冕阁下牺牲自己生命和魔鬼的对抗之下。撑到了我们打破地下宫殿拯救。”

    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脸色悲戚阴郁地说着,“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家族的阿尔滕、雷尔夫,以及荣耀冠冕阁下都未能逃脱这邪恶法师的魔爪,金雀花家族会竭尽全力地满足你们的要求。”

    这是他和索菲娅商量之后的“事实”。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神秘出现的高阶魔法师头上,因此。稍微知道真正内情的雷尔夫在地下宫殿魔法阵打破前,就步入了“死亡名单”。

    其余幸存的贵族子弟都参与了谋杀王子的计划,没谁会向家族以外的人士透露秘密,并且当时他们都被路西恩弄得陷入沉睡,后期的事情可以任由索菲娅编造,比如邪恶魔法师想要杀害他们时,并未真正死亡的荣耀冠冕阁下突然冒出,拖着重伤的身体,摆脱了魔鬼的投影,与魔法师展开大战,撑到了外界的救援。

    与杜达有几分相似的波尔蒂伯爵铁青着脸道:“要求?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抓住那该死的魔法师,我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杜达可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其余死亡贵族子弟的长辈都表示了相同的意思,并没有和金雀花家族翻脸,能够让家族晚辈参加地下宫殿试炼的,本身就是与金雀花家族关系密切的盟友或者奉金雀花家族为领主的小贵族,没有必要因为一场预料之外的惨剧而翻脸,那样只能让政敌和仇家高兴。

    而且,金雀花家族的牺牲是远远大过他们,两位直系继承人候选不提,守护家族的黄金骑士竟然也遇害,这可是多少资源也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面对这种状况,在场的侯爵、伯爵们都相对体谅了很多。

    “放心,即使你们不想报仇,金雀花家族也绝不放弃,我们一定要将邪恶的魔法师抓住,烧死在地下宫殿内!”乌尔里希表示着复仇的决心,“但由于那变形术太诡异,那该死的魔法师又非常小心,目前我们无法确认他的身份和气息,难以用正常手段追捕,不过纽伦贝克已经去请枢机主教英曼阁下,请他到地下宫殿用神灵的力量回溯场景,寻找线索。”

    “这样最好。”德尼的父亲梅克伦伯爵神色复杂地点头,德尼虽然很让自己厌恶,可毕竟是亲生儿子。

    …………

    事关重大,十分钟后,中年男子模样的枢机主教英曼就在贵族们的陪同下进入了地下宫殿大厅,可结果却让他们非常失望。

    “那位魔法师很小心,除了博拉克的气息,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而且他与米达伦的最后大战似乎破坏严重,无法回溯出有用的场景。”一身简朴白袍的英曼脸色平静中略带悲悯。

    波尔蒂伯爵的呼吸变得沉重,双手青筋暴突:“尊敬的英曼阁下,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确认他的身份吗?难道就任由这么多杰出的年轻人白白死亡吗?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那该死的魔法师得意张狂吗?”

    在场的每一位贵族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英曼沉思了几秒钟:“那我向真神许愿,祈求祂给予提示。”

    九级预言类神术。祈神术!

    “多谢英曼阁下。”波尔蒂顿时激动起来。

    英曼在众多贵族期盼的目光里,握着自己的真理圣徽。虔诚跪下,带动所有人一起跪倒。

    灵魂仿佛陷入了一团纯粹的光芒里,英曼低声道:“神圣伟大的主啊,祈祷您提示我地下宫殿内出现的神秘魔法师的身份。”

    一道高高在上、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从未知的所在传来:“六环,魔法议会,魔法物品远超普通高阶魔法师。”

    “就只有这点提示?”英曼愕然地想着却不敢质疑,这让自己怎么确定身份?不少大奥术师、传奇魔法师的弟子都有远超普通高阶魔法师的物品。

    声音消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思考了一会儿。英曼起身对贵族们宣布:“这是一位传奇魔法师的学生,他的老师干扰了我的神术,让我只能得到很少的提示,希望能帮助到你们。”

    听完英曼的话,乌尔里希阴森森地咬牙切齿:“魔法议会的六环魔法师只有几百个,一个个排除,我也要查出来!”

    …………

    安提弗勒白枫叶宫内。

    索菲娅期待地看着面前威严沉稳的中年男子:“父亲。您知道那位神秘魔法师是谁吗?”

    在地下宫殿内,她目睹自己的父亲鲁道夫二世用秘密手段破坏了大厅内的残余气息,刚才又出手干扰枢机主教英曼的祈神术,以为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鲁道夫二世面无表情地道:“他变形时,命运就与博拉克密切缠绕了起来,不是当面遇到。我又保持传奇的水准,根本无法分辨出其中不同。我干扰祈神术,只是不想让英曼知道我曾经出现在地下宫殿内,避免他想得太多。”

    “是吗?”索菲娅失望地叹了口气,她还以为找到报仇对象了。

    “而且他身上的魔法物品都做了外观上的修饰。只能依据效果慢慢对比调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鲁道夫二世其实并不在意那个六环魔法师是谁。

    索菲娅刚要说话。就听鲁道夫二世继续道:“你这次表现得不错,奥尔曼女公爵的爵位就作为奖赏。”

    “真,真的?”索菲娅有些口吃了,奥尔曼公爵领虽然不大,却包含了很多条矿藏丰富的山脉,是直属皇室的领地中最富裕的前五,不比拜尔的斯泰因堡差。

    鲁道夫二世轻轻颔首:“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反悔。你和拜尔要好好努力,也许我在皇位上停留的时间会比你们想象得还短。”

    “是!”索菲娅异常激动。

    这狂喜又激动的心情一直保持到她返回自己的宫殿,看到熟悉的房间布置。

    “德尼……”索菲娅的心情顿时变得郁闷懊恼,接着恨恨地道,“该死的混蛋,我一定要找到你!”

    …………

    博拉克在明亮光芒刺眼之下,渐渐醒转,只觉自己浑身无力,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而跳跃的梦境,梦到了自己成为二级骑士,梦到了自己战胜阿尔滕得到提里斯伯爵的爵位,光怪陆离,不一而足。

    “呃,我的卧室,我的卧室?”博拉克环视四周一眼,发现是熟悉的地方,突然,记忆回到脑海,自己不是在书房召唤贪婪魔鬼吗?不是用十年的寿命换取了骑士的实力吗?

    记忆历历在目,博拉克并不怀疑是幻觉,反而认为是自己迷迷糊糊回到了卧室睡下,顿时,激动喜悦的情绪涌上心头,自己有正式骑士的实力了,还用那么怕阿尔滕吗?还用那么怕地下宫殿试炼吗?

    活动了一下手臂,博拉克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颤抖着声音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骑士侍从?”

    “贪婪魔鬼呢?我们不是签订了契约吗?”

    “难道,难道是一场梦?”

    博拉克惊怒沮丧地自语着,忽然发现身上的口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于是赶紧掏了出来,发现是几张纸和一管暗红色的液体,它闪烁之间似乎能吸引人的灵魂。

    疑惑地打开纸张,博拉克看到了一个不算复杂的魔法手术流程图,在最上面写道:

    “想获得二级骑士的实力又保持进阶大骑士的可能,请按照以下步骤进行:”

    “一、找一位正式魔法师或术士。”

    “二~九、按照流程图八个步骤完成初拥手术,将吸血鬼的血液源质融入身体。”

    “十、享受成果,保证无痛无副作用。”

    “如果担心危险,还有一个极好的办法:一,找到一位高阶吸血鬼,二,让它咬一口。”

    后面则画着一个魔鬼夸张大笑的头像。

    该死!博拉克恍然大悟,脸红耳赤地将纸张撕成好几片,狠狠丢在地下,完了,完了,自己被人如此戏弄,如此恶作剧,要是传出去,还有什么脸面在贵族圈子生活?

    “我要是按照你说的做,我xx就是最大的傻瓜!”博拉克愤愤不平地诅咒发誓,“该死的骗子!”

    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博拉克骂骂咧咧地起身:“谁……纽伦贝克叔叔?”

    纽伦贝克皱眉看着博拉克的样子,在博拉克有点惴惴不安时,缓缓开口:“其他等等再说,恭喜你,博拉克,新的提里斯伯爵。”

    “啊?”博拉克张大了嘴巴,似乎此时才是梦境。

    纽伦贝克解释道:“发生了些事情,你的嫌疑也被排除,总之,简单来说,你成为金眼伯爵了。”

    阿尔滕和雷尔夫死亡,克莱儿与拜尔关系匪浅,不适合作为继承人,而之前将博拉克从密室内救出来时,纽伦贝克已经确认他是受害者,被该死的魔法师关了整整一个月,并且他口袋里的血液源质让他具备了晋升骑士的“希望”。

    “还,还有免费赠送啊……”博拉克愕然迷茫地说道,接着大叫一声,“我xx就是最大的傻瓜!”

    他不顾纽伦贝克就在面前,猛地关上门,趴在地上,寻找起刚才扔掉的纸张!

    还,还拼得起来吧?

    …………

    大海蔚蓝,天朗气清,路西恩飞行在云层之中。

    经过好几天的努力,他终于将地下宫殿得到的魔法杖破解,正在留下精神印记:

    “太阳权杖,九级高阶魔法物品,持有者就像众星之王,施展九环以下星相类魔法时,效果都将得到一环提升。”

    “这根权杖之内还藏着强大而神秘的魔法力量,能让持有者每天施展八环‘迷宫术’三次,九环‘塔诺斯的奇诡迷宫’两次,‘禁锢术’一次。”

    “再神秘的敌人都能被它禁锢——塔诺斯。”

    得到魔法杖的信息后,路西恩很是喜悦,寇涛鱼人祭台本身就是三处地方危险最小最容易的一处,没有传奇和九级的敌人,再加上这根太阳权杖,事情将变得简单很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