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八章 奇诡迷宫

第八十八章 奇诡迷宫

    祭台所在洞穴内,寂静无声,晶莹剔透,大部分海水冻结成了冰块,一位位守护祭台的“深蓝护卫”则被冰雪覆盖,僵硬在原地,它们有的手持三叉戟,有的拿着珊瑚法杖,姿势各不相同,鳞片纤毫必现,宛如最精致最细腻的雕像。

    只有环绕祭台的深蓝海水才在超凡力量的支撑下挡住了霜冻,轻微荡漾,路西恩踏着鲜艳的大红珊瑚,走到了这明显迥异于周围的海水前方,将手伸出,按在两种海水交界如同墙壁的平面之上。

    带着哗啦啦水声的咒文念出,这层深蓝海水内浮现出复杂的魔法阵结构,一个个神秘诡异的符文不停流转。

    按照莱茵的描述,要想不触发祭台防御法阵内暗藏的警戒陷阱,至少要花费三到四分钟的时间缓慢小心破解,可此时,路西恩毫不在意,顺着咒文产生的变化,做出了复杂的手势,在它们的配合之下,精神力震荡蔓延,直接就将防御法阵打开。

    呜!祭台周围的大红珊瑚忽地发出刺耳响声,激起一阵阵荡漾的水波,在祭台所在洞穴内反复回荡。

    正常情况下,守护在祭台不远处的大祭司立刻就会感应到警报,迅速过来解决敌人,可这尖锐的声音里,四周依然寂静深寒,没有丝毫动静,因为大祭司布兰希特正被困在“塔诺斯的奇诡迷宫”里,即使能察觉到情况,也无力处理,而其他鱼人强者又都在外面率领队伍捕食,根本发现不了祭台的异动。

    这让路西恩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就穿过了深蓝色海水层,踏足珍贵海澜石铸就的祭台。

    刚才的行动虽然稍微有点冒险,但总比辛辛苦苦想办法将大祭司调离祭台四到五分钟要简单、要安全,毕竟到时候发现有人在试图开启祭台。大祭司肯定不会再麻痹大意,任由手下的“深蓝护卫”动手。对绝大部分智慧生物来说,一个缓一个急,两种不同的情况,自然就是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

    而且若不能麻痹大祭司,让它开启祭台全力应对,已经混入了祭台范围的路西恩,有很大把握从相对薄弱的内部突围离开,要知道七级的寇涛鱼人大祭司由于没有沉睡的海洋之神“赐予”神术,施法能力全靠自身天赋。很多魔法完全不会,手段相当贫乏,在提前准备的情况下。路西恩即使不能用“太阳权杖”将它困住,也有足够的能力在祭台完全发挥作用前逃走,

    对魔法师来说,提前知道对手的法术能力,并做好相应的准备。那战斗力可以提升很大一截,甚至越级杀死对手。

    祭台中央有一个深蓝色的水池,高大的鱼人雕像站立其中,除了脚下的水池外,周围没有一点水分。

    打量了一下海洋之神安博拉,见祂被雕刻得极端凶恶。身有六条手臂,各持一柄三叉戟,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果然还是原始的宗教审美观。

    没耽搁时间,给自己施加了“蛮力术”,“牛之蛮牛”,灌下了一瓶魔法药剂后,路西恩单手持握木制护手的苍白正义。从储物袋内取出那团污秽的血球,将它放入了水池之中。看着它迅速融化,将深蓝色的“圣水”全部染成铁锈般的颜色。

    路西恩站起身,对着海洋之神雕像念动冗长的咒文,周围海水跟随艰涩的声音轻微震荡。

    震荡越来越剧烈,那铁锈般的“圣水”很快蔓延到安博拉雕像的全身,使它浮现一层血污的色彩。

    直到此时,戴着“日之冕”的路西恩才感应到海洋之神雕像内有两条扭曲的空间裂缝,一条属于意料之中的死灵界,一条泛着苍白的颜色,带出浓郁的死亡气息,可又呈现淡淡的温暖,给路西恩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正在诵念咒语,没有时间思考,路西恩努力让自己注意力更加专注。

    随着咒文接近尾声,血污融入了雕像之中,“圣水”渐渐清澈,突然,那高大的安博拉雕像六条手臂动了起来,一股高高在上、极端强大的气息从莫名之处降下。

    嗡的一声,念完最后一句咒语的同时,路西恩仿佛陷入了似虚似幻的世界,右眼看到一个冰冷死寂的黑白灰空间内,一个近十米的巨大鱼人正安静躺在苍白的水池里,他双眼紧紧闭着,全身鳞片失去了色泽,仿佛已经死亡,可即使如此,光是这么虚幻地看到它,也让路西恩感觉到沉重的压力,有点莫名神圣。

    而左眼之中,路西恩看到了一个游荡着无数不死生物的死寂荒原。

    在荒原的中央,耸立着一座用根根巨大骸骨修建而成的宫殿,它似乎随着路西恩的注视而变得透明。在飘荡的怨灵、幽魂、头骨、尸体簇拥之下,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虚幻怪物,它手中拿着长长的镰刀,脸部只有一层干瘪腐朽的皮肤,呈现出骷髅的模样,双眼苍白而空洞,没有一丝一毫生气。

    这怪物微微转头,视线仿佛越过了重重空间屏障,与路西恩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一阵诡异的冰冷莫名从体内产生,路西恩只觉无法克制的麻痹迅速扩展到了全身,生命力潮水般向外流逝,按照这样的速度,路西恩怀疑只需要七八秒钟,自己就会成为一具腐烂的尸体。

    可除了灵魂能够思考之外,身体和精神力似乎都被彻底麻痹,根本无力挣脱。

    这时,温暖柔和的力量突然从路西恩左手和胸口分别流淌入体内,麻痹和冰冷飞快消退。

    到能够动弹的时候,路西恩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顿时,眼前的似虚似幻世界,双眼所见的诡异景象全都消失,依然是海澜石雕刻而成的祭台,依然是没有生命的安博拉雕像,依然是深蓝色的池水,仿佛刚才所做的一切,所目睹的场面。从来没有出现过。

    “刚才的是骸骨荒原?”路西恩的“恶魔学”还算不错,基础知识是合格的,很快就认出了所见的荒原,“那是恶魔君主之一的阿普莫斯?他不是已经失踪上千年了吗?”

    阿普西斯统治着无尽深渊第一百二十三层的“骸骨荒原”,称号很多,比较出名的有“不死生物之主”、“生命收割者”、“死亡君主”。

    疑惑地摇了摇头,路西恩开始有条不紊地处理自己残留的痕迹,接着离开祭台,从容变形成普通的污染鱼类回归海域,悄无声息地游走。等到了远处,才隐身飞入空中,高速前行。

    三分钟之后。路西恩已经远离了污染海域,此时才颇为不信和好笑地暗道:

    “以前每一次做事,总是会出现波折,甚至有非常危险的变化,从来没有像这次潜入鱼人祭台一样顺利。”

    “事情的变化有好有坏。有顺利有波折,才符合常理嘛,总是遇到不好变化,我会以为自己厄运缠身的。”

    …………

    黑暗的夜空里,无数璀璨的星辰闪耀。

    寇涛鱼人大祭司布兰希特飞临一个星辰后,却发现这不是真实的星球。而是一张残缺的星相图,极其复杂。

    布兰希特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明白自己遇到最“恶毒”的诡异迷宫术了!

    虽然他自身法术能力不够丰富。但活了这么久,见识也不算差,知道正常迷宫术是扭曲空间,构建成一个复杂的迷宫,只要被困者能够找到出路。就可以提前离开,而各种变形的迷宫术。则是将道路的“迷”变成了其他方面的“迷”,比如现在这个迷宫,道路很简单,不需要寻找,只要将几张残缺的星相图补充完整并正确,就能离开。

    对于绝大部分的强者来说,这就是最恶毒的一类迷宫术!因为他们完全不懂星相图!想要出去,要么力量超过施法者,靠强力打破迷宫,要么等待迷宫术的时间结束,而一般为三到十五分钟。

    啊!

    两分钟后,布兰希特发出了痛苦的吼叫,双眼亮起愤怒的火花,恨不得将这张残缺的星相图撕成粉碎——刚才他遭遇了智商上的严重打击。

    如果让他知道路西恩了解了“塔诺斯的奇诡迷宫”后,已经开始想着等八环或者九环时开发出一系列的“恶毒迷宫术”,比如“伊文斯的数学迷宫”,“路西恩的脑筋急转弯迷宫”,“伊文斯的悖论迷宫”,“路西恩的谜语宫殿”,恐怕会后悔自己麻痹大意之下,没有提前“为民除害”。

    三分钟后,布兰希特充满绝望地看着星辰消失,夜空破碎。

    “完了,祭台一定被毁掉了,而且皇族绝对不会承认。”

    “正常战斗的话,如果没有祭台的辅助,我恐怕也胜不了那个高阶法师,他身上的物品实在太好了。”

    “难道是王子借给他的装备?”

    他依然将路西恩当成了鱼人,因为根本看不出是变形。

    空间变化,布兰希特回到了洞穴之中,正当他悲痛地环视周围时,才发现冰霜早就融化,深蓝护卫除了几个被冻成重伤外,并没有人员伤亡,他们全部茫然地打量四周,似乎很奇怪自己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

    布兰希特赶紧回望祭台,却没看到任何变化,就像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从来没有一位高阶鱼人法师闯进来过。

    又仔细检查了祭台,没发现一点诡异之处,布兰希特疑惑地看着深蓝护卫们,自言自语地道:“他闯进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要不是还有重伤的深蓝护卫痛苦呻吟,他都以为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旁边同样解冻的鱼人法师迟疑地道:“或许,或许是他走错了地方,发现不对就退走了。”

    走,走错了地方?

    怒视鱼人法师一眼,虽然很不想相信这个荒谬的理由,可布兰希特觉得自己似乎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那位高阶法师霸道嚣张地冻住了整个洞穴的深蓝护卫,困住了唯一的七环法师之后,结果什么都没做就走了,走了……

    …………

    花费几天的时间,路西恩顺利飞回港口,从一位加莱公国的“贵族”城堡内重新进入“黑夜高原”,然后暗中绑架了一位吸血鬼子爵,变形成他的模样,借口搜集材料,从另外吸血鬼侯爵看守的空间节点进入了黑暗山脉——老是用原来的努尔子爵身份使用空间节点跳转,次数多了肯定会被怀疑,而莱茵城堡投影内的空间节点,路西恩是再也不会使用,德古拉亲王绝对正严密监视着那里。

    高大树木遮蔽阳光,四周腐烂阴暗,路西恩变形成吸血蝙蝠,按照莱茵告诉的安全线路,躲避着种种强大的黑暗生物,悄悄靠近远处的观察者古堡。

    这一次依然很顺利,两天后,观察者古堡就远远地出现了路西恩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