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三章 好坏参半的结果

第九十三章 好坏参半的结果

    左手扶了下拖着银白金属链子的单片眼镜,路西恩刚要激发“费尔南多的电磁传讯术”,突然就接受到呼叫自己的信号,于是疑惑地选择了通话,是谁这么恰好寻找自己。

    兹兹兹的短暂电流声之后,娜塔莎既紧张又放松的声音传来:“路西恩?”

    “恩,我正想找你。”路西恩嘴角不自觉勾起,泛出微微的笑容,能够在自己刚抵达阿尔托就联络上,娜塔莎应该是连续几十分钟的屡次呼叫吧?

    毕竟自己有占星术,能够确认她的安危,娜塔莎则显然不具备短时间内清楚自己活着与否的能力,而当时德古拉可能的提前返回,以及绯红之月的异象,让她哪怕平时再洒脱,对朋友再有信心,再相信,也不得不充满担忧。

    呼,娜塔莎清晰地吐了口气,坦坦荡荡地道:“这下我就放心了,之前德古拉亲王还未靠近伪装者所在的山脉就选择了返回,让我有点担心你时间不够,不过看起来你成功得手了?绯红之月的异象是你弄出来的吧?”

    亲自参与了这件事情,又在时间点上出现绯红之月,娜塔莎除非是傻子,否则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与路西恩有关。

    呼,路西恩也轻微地吐了口气,看起来德古拉亲王是凭借第一代吸血鬼之间的神秘联系,才在距离很远的情况下判断出了真假,当机立断地返回,并没有与伪装者和娜塔莎他们有过接触,这样就不用担心她被诅咒的问题了。

    “银月之神是我召唤的,可为什么会出现绯红之月我就不清楚了,而且算不算成功,还得等一段时间收到反馈才能知道。”路西恩总不能说自己“见色忘友”,没有第一时间联系莱茵。还不知道死灵界和他的状况。当然,娜塔莎是为了帮助自己,最先确认她的安全也是应该的。

    顿了顿,路西恩带着不自觉的笑容道:“不管如何,这次多谢你的帮忙了,要不然德古拉亲王随便吐口唾沫就能将我杀死,还好你没因此而陷入……”

    “那是,我可是值得相信的勇猛骑士。”娜塔莎打断了路西恩的话,颇为得意地道,“别啰嗦了。你在哪里?我将变形面具还给你。”

    对娜塔莎直爽利落的行事风格,路西恩很习惯也很熟悉,赶紧报出了自己的位置。

    不到十分钟。路西恩就看到换上乳白骑士盔甲的娜塔莎带着卡米尔飞了过来,依然英姿飒爽,容光照人。

    “啧,可惜这变形面具只能变同性别的……”娜塔莎将变形面具还给路西恩时,相当遗憾地看着他。似乎在想象他变成女性容貌时的样子。

    路西恩无奈地望了望银月依然高挂的天空,默默地接过变形面具。

    娜塔莎只是下意识地随口开开玩笑,此时见路西恩不愿意讨论这方面的“绅士”话题,也不纠缠,嘿嘿笑了两声,脸色略微郑重地道:“我听说德古拉亲王擅长诅咒和梦魇。你尽快回去找你老师或者海瑟薇婆婆仔细检查一下,恩,最好找诅咒之眼。他是这方面的权威。”

    “没有,我躲在防御迷锁里,在德古拉亲王打破法阵前,就成功召唤出了银月之神,将他吓走。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路西恩再次忍不住泛起了笑容,内心洋溢淡淡的温馨。

    “那就好。”娜塔莎轻轻点头。接着看了看天空,“你召唤出爱特娜时,银月周围凝固而虚幻的黑白灰色是那个埃尔西诺湖畔出现过的奇怪异度空间吧?莱茵先生和萨尔德枢机主教的古怪也与它有关?”

    她并没有追问路西恩秘密的打算,只是提出疑问并不奢求回答,同时也是提醒路西恩,她能看出来,别的经历了大十字星架迷锁崩溃事件的强者应该也能看出来,毕竟当时黑白灰的寂静世界是浮出了水面,即便之后“无人”找到入口,也不妨碍他们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所以需要更加小心,更加保密。

    至于萨尔德和莱茵的问题,她相信目前只有得到路西恩提醒的自己能够看出来——萨尔德和莱茵本人除外。

    “恩,莱茵先生和萨尔德枢机主教联手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奇怪异度空间的入口,结果莱茵先生被隐藏了秘密的萨尔德‘出卖’,困在了里面。我这次就是为了救他脱困,才帮忙召唤银月之神,可奇怪异度空间的秘密比我想象得还深,目前不知道成功与否。”既然娜塔莎看出来不少问题,路西恩也没有隐瞒,大略提了提,但并不涉及更深层次的秘密。再说,娜塔莎的无条件帮忙,让路西恩对她是更加信任了。

    娜塔莎凝重地点了点头:“魔法帝国覆灭之后,虽然还有南北教会的战争,但再没出现过席卷全大陆的风波了。这个让萨尔德枢机主教和莱茵先生都看中的奇怪异度空间,居然藏着足以与银月之神爱特娜媲美的神秘存在,或许是又一个大时代开始的钥匙。”

    说着,她露出坚毅、自信和向往的笑容:“而每一个大时代,都会有诸多的强者陨落,也有更多的后来者涌现,踏上新的高峰,我似乎能听到我血液里渴望战斗的声音,路西恩,我们一起努力提高吧!”

    “嘿嘿,我已经赶上你了,或许什么时候就能超过你。”路西恩故意“挑衅”。

    娜塔莎欣然接受了“挑战”,既兴奋又开心地道:“那就看看谁先成为九级,谁先踏入传奇,要是你输了,哼哼……”

    她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似乎藏着点小秘密。

    “好了,你快离开吧,今晚出现这么大动静,萨尔德枢机主教他们可是处于最戒备的状态,虽然传奇以下的我们,不一定受到他们的重视,你又有大奥术师老师,但还是有点危险。”娜塔莎并不知道路西恩是空间跳跃过来的,谈完正经事。就催促他离开,“还有,记得写信!”

    路西恩悚然一惊,自己疏忽大意了,竟然直接空间跳跃到阿尔托附近,想不被萨尔德注意都难,还好有老师在!

    而在高空,鲜红魔法长袍的费尔南多看着面前愈发深沉的萨尔德笑道:“偷窥年轻人‘约会’可是不道德的。”

    “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作为瓦欧里特教区的枢机主教,我有责任保护公主的安全。”萨尔德平静无波地说道。他是从绯红之月事件里看出最多信息的人之一。所以这个时候,阿尔托每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每一个异动都被他注意着。

    费尔南多老流氓似地挡在那里。轻轻叹气道:“萨尔德,你竟然快成为圣徒了,真想现在就将你毁掉。”威胁之意溢于言表,提醒萨尔德他还不是圣徒!

    “贝利亚他们应该也在关注着这里。”萨尔德淡淡提醒费尔南多,瓦欧里特教区可不仅有自己一位传奇。

    不过。他也没再有任何异动,脾气暴躁的风暴主宰真的有可能直接动手!

    费尔南多静立不动,似笑非笑地看着萨尔德,可内心却在暗骂,路西恩这小子急着“约会”,确认平安。居然没有了平时的谨慎小心,忘记出现这么大的异动后,阿尔托、北方要塞的传奇强者肯定是密切注意着周围的一切。他再来个空间跳跃,不是黑夜里的灯火,异常的醒目吗?他就不怕被萨尔德、贝利亚给随手抓起来?

    低头看了看两人,费尔南多又腹诽道,平时多聪明一个小姑娘。这种时候居然大大咧咧地跑出来,卡米尔这姑娘也是。竟然任由她胡闹。

    哎,学生不省心,想不到这些,只能老师辛苦了。

    他之所以跟过来,可不单纯是因为要“接送”!

    …………

    被费尔南多足足咆哮了十分钟之后,路西恩做了深刻的检讨,接着使用变形面具,乘坐魔法蒸汽列车抵达伦塔特,随便找了家旅馆入睡,召唤莱茵投影的降临——阿林厄迷锁强大,防御法阵众多,莱茵无法投影进来。

    迷雾般的梦境世界里,穿着红色紧身衬衣、黑色高领外套的莱茵很快出现。

    “莱茵先生,你还没脱困?”路西恩见他依然能通过死灵界投影,大概猜到了他目前的状态。

    莱茵银色双眸带着无奈的笑意,一举一动都从容高雅:“始祖与死灵界深处的存在双双受伤跌落,哪有机会救我脱困,只能希望牠早日复苏,或者你成为传奇魔法师。”

    “那死灵界的异动停止了吗?”路西恩相当关心这个问题,要不然自己这么多的险岂不是白冒了?

    莱茵重新变得温和优雅,无奈和苦笑都消失不见:“已经停止了。死灵界那群高阶亡灵正陷入疯狂的暴怒,想用占星术确认是谁干得好事,可由于始祖力量的干扰以及你命运轨迹的古怪,它们无法找到‘真凶’。”

    “通过我体内独特的灵魂印记,那一刻,我感觉到始祖是重伤从原本的位阶跌落,需要漫长的时光复苏,当然,祂即使重伤死亡,也会从黑暗和银月里重新复活,真正的不死。”

    “而那神秘的存在,由于尚未彻底‘苏醒’,当时是支离破碎,恐怕需要更漫长的时光才能复苏,并且,祂的部分碎片就掉落在那个未知的异度空间里,如果你能找到,不仅可以弥补提前晋升的隐患,还会给你以后的前进带来无穷的好处。”

    如果找到碎片,再配合灵魂图书馆内的知识,或许就能揭开世界真实的大部分面纱吧?路西恩微微点头想道。

    至于提前晋升的隐患,路西恩不需要外在的帮助,已经有了初步的方向,那就是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有冥想法。

    由于一些魔法实验,奥术师们相信精神力和光在本质上是类同的,所以光是波,还是粒子就牵涉到对精神力的认识,牵涉到冥想的方向。

    目前为止,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冥想法都属于“波”的方面,各有特殊,但少部分基于精神力粒子论的冥想法依然管用,甚至对某些认知世界结构的奥术师来说,效果比波动论冥想法更好。

    而从已经发现的光电效应出发,路西恩将要探索创造的方向,自然就是“初步”的光的波粒二象性,也就是精神力的波粒二象性!

    ps:

    作为男人,怎能老是关注后面,必须得盯着前面的菊花啊,求大家更多支持,冲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