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九章 谢谢您

第九十九章 谢谢您

    隶属于奥术审核委员会的炼金生命,主要负责几个方面的事情,一是根据关键字将收到的论分类整理,派发给不同领域的委员,二是把最后的审定结果传送到魔法师管理部,三是根据两位委员各自的评定内容,加权平均得到最后的描述性评价,奥术积分和奥术点的最终奖励,四是当两位委员的评定结果出现较大分歧时,将论派发给第三位先生做审核。

    如果前面两位委员有人抗议第三位委员的评价,则通知该领域的所有审核委员以及论作者召开小型会议,在一位奥术审核委员会特别顾问(最高评议团成员)的监督下听取作者阐述,讨论决定,做出终审裁决——作为最特殊的组织,奥术审核委员会相当松散,没有所谓的会长、副会长,整个第十五层除了委员和他们的仆人外,只有一些承担事务性工作的中阶魔法师。

    “这已经有三位先生审核了……”炼金生命矛盾了,似乎自己分派论的时候由于某个小漏洞而出现了问题,一次性就分发给了三位审核委员,而且他们得到的结论是截然不同,完全就是深渊和天堂山的差别。

    最后,它忘记了自己的小疏漏,得出了顺理成章的办法:“将三份审核结果分别反馈给涅西卡委员、米里娜委员、伊斯委员以及列夫斯基,并邀请他们参加明天上午九点的小型会议,呃,我还得向另外几位数理领域的委员以及风暴主宰阁下发出邀请。”

    作为这几年看守阿林厄的大奥术师,特别顾问的首要人选当然是费尔南多,如果他忙于奥术研究和魔法创造,将第一时间回绝。让炼金生命能够来得及邀请别的大奥术师或传奇魔法师。

    …………

    魔法师管理部,埃里克疑惑地挠了挠自己就不富裕的头发,他依稀记得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可又因为只是听了同事转述,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呢?”

    列夫斯基冒着清晨的寒风从附近小城做魔法蒸汽列车赶来,脸色已经铁青,现在更是充满无法描述的凄然:“也许,也许委员们将我的论丢到垃圾桶了……”

    这是他曾经遭遇过的事情,当初由于不能通过审核。他就想着将论作为讨论性内容投给《奥术探讨报》等期刊,让更多的人看到,收获一些肯定,结果投稿的论石沉大海,毫无音讯。连退稿函都没收到,后来他几经打听,才知道当初的审核奥术师看了三分之一论就将它丢进了垃圾桶,认为是哪个无聊的可恶奥术师故意投的捣乱论。

    “这……”埃里克也不敢肯定,即使他心中的路西恩沉稳内敛,做事优雅,可也是年纪轻轻就取得了魔法议会史上少有的成就。以他的年龄,他的成就,他的实力,他的身份地位。出现点骄狂情绪似乎很正常。

    忽然,铁笼子再次亮起乳白色的光芒,惹得列夫斯基眼皮轻微抽动,魔法师管理再次陷入静滞。

    “难道是刚才炼金生命遗漏了你那一份?”埃里克安慰着自己的老朋友。

    “恩。”列夫斯基猛烈点头。已经无法说出更多的话。

    光芒消失,埃里克伸头一看。露出疑似的笑容:“是你论的评定结果。”

    呼,列夫斯基吐了口气,可他刚要放松,立刻又紧张了起来,几次想要伸手,又都缩了回来,略微颤抖地道:“埃里克,你帮我念念评定结果,一条一条地念。”

    埃里克也很好奇会有什么评价,所以没有推辞,他非常希望路西恩的评定词能够犀利一点,不要委婉,彻底地打消列夫斯基在这条路上的坚持,让他回归正常的生活,重新成为那个被议会和高塔都看好的星相和数理领域的奥术师——才华不差也谈不上出众,却靠着勤勉和坚持取得成就,得到肯定的奥术师。

    拿起写有评定结果的件,发现共有两页,埃里克按耐住心情,开始念给列夫斯基听:

    “八级奥术师,七环魔法师,星相、力场和数理领域的权威涅西卡委员的评定结果是:‘如果列夫斯基的理想是写出一份所有人无法理解、无法认同的论,那他的理想已经实现,即使整篇都充满了荒谬的错误,援引我以前做出的评价,请列夫斯基抬头看看窗外,看看温暖的阳光,看看蔚蓝的天空,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不是他想象中的几何,所以我的结论没有改变,这是一份没有丝毫价值的论。’”

    听到这个不出意料却更加尖刻的评价,列夫斯基的头稍微埋下了一点,双手紧握成拳,身体无法克制的轻微颤抖。

    埃里克同情又欣慰地看了列夫斯基一眼,继续念道:

    “七级奥术师,七环魔法师,星相、电磁和数理领域的权威米里娜委员的评定结果是:‘这篇论充满了离奇古怪,莫名其妙的推导命题,与我们的经验认识完全背离,如同初学者做出的恶作剧,请不要再用这样的论戏弄骚扰奥术审核委员了,毫无疑问,这是一份找不到半点合格之处的论,不,它的论格式非常非常合格,可这不能帮助它通过审核,我不认为能够有与高塔几何质上不同的新几何体系。’”

    列夫斯基的头埋得更低了,不知是想掩饰脸上的愤怒、绝望、痛苦,还是羞愧地想在地上找出一条缝隙,不过从他依然紧握的坚定双拳,似乎能得到答案。

    这一刻,列夫斯基觉得自己仿佛从悬崖跌落,努力地要飞起,想要抓住什么,却没有能力,没有机会,眼睁睁就要陷入绝望黑暗的深渊。

    埃里克翻动件的纸张响声传入列夫斯基的耳朵,他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身体的轻微颤抖已经变得明显。耳朵、脸庞出现了紧张的潮红。

    一秒钟过去,没有声音,十秒钟过去,没有声音,一分钟过去,还是没有声音,列夫斯基快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崩溃了,终于按耐不住抬起头,看到埃里克石雕般站在那里。呆呆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件。

    “埃里克?”列夫斯基的声音明显地发颤。

    埃里克仿佛从梦中惊醒,带着僵硬的表情梦呓式念道:

    “六级奥术师,五环魔法师,元素和热力领域的权威伊斯委员的评定结果是:‘大胆的假设,严密的演绎。没有漏洞的推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同于高塔几何的全新几何体系,如果我们暂时忘记过去的经验,忘记直观的认识,忘记外面的世界,将会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完备的、真实的、逻辑严谨的新几何公理体系。或许我们该称呼它为列夫斯基几何’。”

    列夫斯基嘴巴不知觉张开,表情凝固在脸上,紧张的颤抖消失不见,整个人就像中了幻术。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埃里克已经回过神,看着列夫斯基的眼神就仿佛不认识这位老朋友:

    “即使无法与微积分改变时代的重要性相媲美,我还是愿意用几何领域的微积分革命来描述这份论的意义,让我们感谢列夫斯基先生在几何领域做出的开创性研究。感谢他长久以来的坚持。”

    视线已经变得模糊,大脑充血发热。听到这几句话,尤其是最后一句感谢时,列夫斯基的眼角不自觉有泪水滑落。

    埃里克似乎有点感同身受,语气变得轻缓:

    “这是一篇兼具开创性、突破性、普及性的论,在奥术研究中必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极具讨论价值,建议奖励奥术积分六百个,奥术点五千。”

    列夫斯基张嘴想要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突然双手捂着脸,低头痛哭,这么多年的郁闷、委屈和痛苦似乎都得到平复,没有白费!

    性格坚韧的他这十几年从未因这件事流过泪,可此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

    如果不是列夫斯基未能提供数学模型证明,非欧几何的应用也没得到拓展,路西恩都打算把极端重要性也列上去,现在只能稍微调低了一点评价,用了稍次一级的描述。

    埃里克看着件后面的内容,看着痛哭的列夫斯基,没有出声打断,等到他停止下来才道:“由于三位委员结论分歧太大,明天早上九点将举行数理领域奥术审核委员小型会议,你记得参加。”

    “好!”列夫斯基坚定地回答,没有受到打击,能够有一位委员理解和认同自己的新几何,他已经觉得人生没有浪费,低声自语了一句,“谢谢您,伊斯委员。”

    …………

    费尔南多的书房内。

    接近一分钟后,道格拉斯略带激动地站了起来:“还是年轻人有想法啊,路西恩,虽然这很有难度,但你让我找到了久违的研究冲动。”

    “也许,这就是贝格纳说得太变革、大发展时代,我迫不及待回去进行这个方向的研究!”

    说完,他就用路西恩完全无法跟上的速度,打开空间门,返回自己的半位面。

    费尔南多鲜红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路西恩,看得他有点发毛才道:“我总觉得你的提议没那么简单……”

    “怎么会。”路西恩坚定地回答。

    就在费尔南多继续发问时,他书桌上的传送阵亮起,有件出现。

    随手拿起件翻了翻,费尔南多嗤笑了一声:“你做的事情总是闹出大动静,明天早上九点,第十五层将召开数理领域奥术审核委员的小型会议,啧啧,你与其他人的分歧真大。”

    早有预料的路西恩微微笑道:“老师,你作为特别顾问吗?”

    费尔南多瞪了他一眼,讽刺道:“你坚持的东西,我得考虑要不要参加,要不要旁听,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哦,是数理领域的,不会动摇认知世界,不过,我还是得先看看论。”

    老师,我在你心中,形象就这么差吗?路西恩默默无言。

    ………

    高塔内,涅西卡沉默地看着手中的件,好半天之后才将它扔到书桌上,略带愤恨地道:“路西恩伊斯他究竟在想什么?难道带着颠覆性意味的东西,他就全盘赞成?他还有没有一点逻辑,还顾不顾及事实!”

    ps:  照例,先更后改。

    这章的标题就是我想说的话,谢谢你们,谢谢大家,咦,只差关叔两百多票了,也就是实际上的一百多,我们发动最后的冲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