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零三章 难得的夸奖

第一百零三章 难得的夸奖

    “自然?”涅西卡咳嗽了一声:“伊文斯委员你的解释很恰当,但作为单纯数理领域的期刊,这个名字是不是太空泛了?不能让人一眼就能理解它所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期刊?”

    是啊!这是包括列夫斯基在内所有人的疑问,《奥术》《魔法》《星相》《元素》等期刊根据题目就能大概判断里面的论文方向,《自然》却会让人误以为是德鲁伊们创办的期刊,即使他们很喜欢路西恩对数学的褒奖,很喜欢“自然界中最美妙、最本质的语言,所有领域的统一规则”这句话,但数学服务于奥术,服务于魔法的现状告诉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这一点。

    路西恩当然不能说是自己的恶趣味发作——科学还要自己定义意思,创造单词,“自然”就能直接引用了:“虽然《自然》目前是一本纯粹数理领域的期刊,但我对它抱有美好的希望,希望它以后在纯粹数理之外,还能刊登暂时不被人理解或者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奥术理论,慢慢发展成一本以纯粹数理为主,描述世界真实的期刊,可以与《奥术》《魔法》媲美的期刊。”

    这,这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奥术》《魔法》都有几百年的发展历史了,一个稍微偏重理论,一个向应用方面倾斜,都是奥术师们心中的《圣典》,具有无可取代的地位。

    短暂的惊愕之后,众人都将路西恩这段话当成了他的美好祝愿,没放在心上。米里娜微笑道:“用数学语言描述世界真实?唔,那期刊名用《自然》似乎也挺不错,至少比用“世界”、“真实”好,‘数学’又缺乏拓展性……”

    “刊登暂时不被人理解或者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奥术理论?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许将来会有很多理论违背我们的现实直觉。难以在短时间内被人接受,我们的期刊则能向‘它们’提供帮助。”列夫斯基想到了自己,对路西恩的提议非常赞同。

    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萨尔盖罗皱了皱眉:“可怎么区分是有价值却被埋没的理论,还是故意求奇求怪的荒谬错误论文?要是《自然》完全创开大门,一份影响因数2.0的期刊可是会让绝大部分奥术师眼红,这不是在鼓励他们脱离实际,脱离研究,胡编乱造,以别人都看不懂为目的吗?然后再互相引用?”

    列夫斯基还没有期刊主编的自觉。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而路西恩则早有准备地笑道:“《自然》是‘纯粹’数理领域的期刊,那当然就要以纯粹的数理逻辑为依据,只要这篇论文的前提假设没有错误,逻辑演绎没有问题。哪怕暂时无法通过委员会的审核,也能作为讨论性内容登载,而如果前提假设、逻辑演绎都有错了,那毫无疑问是一篇不合格的论文,可以直接退稿。”

    “对,就是这样!”列夫斯基想起了刚才路西恩振聋发聩的演讲。

    涅西卡、米里娜、玛佩尔、萨尔盖罗等委员沉默地点了点头,不由自主浮现起以前对列夫斯基犯的错误。

    过了几分钟。涅西卡抬头看了看外面渐渐西沉的太阳:“这是我参加过最漫长、得到教训最大的一次小型讨论会。伊文斯委员,你的这三篇论文请尽快提交审核,我们等待着给予评定结果,争取在《自然》期刊的申请批复前能够完成。”

    即使会议室内就聚集了目前在阿林厄的所有数理领域委员。该走的流程也必须走,需要由魔法师管理部提交,由炼金生命分派汇总。

    “我会在魔法师管理部今天关门前提交的。”路西恩这才发现专心致志之下,时间已经走到了下午五点。差不多整整一天都在列夫斯基的讲解和自己的咆哮中渡过,连午餐也没有享用。

    目送涅西卡、萨尔盖罗等委员离开。列夫斯基转头对路西恩道:“伊文斯委员,谢谢您,非常感谢,如果不是有你这位天才的数学家,我想我还得继续颠沛流离、痛苦委屈的生活。”

    由于实力长期停滞,未能晋升中阶,又专心于新几何体系的完善,没有接任务,没有浪费太多时间炼金,列夫斯基的生活过得是相当困顿,不得不离开房租和食材价格都高昂的阿林厄,到附近的小城生活,依靠二级奥术师、二环魔法师的补贴维持,偶尔遇到生病就入不敷出,必须另外寻找收入来源。

    所以,哪怕情绪已经沉淀,再次表达感激时,列夫斯基还是相当的动情和激动,伊文斯委员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无需感谢任何人,所以你也要将《自然》期刊办好,让它为暂时不能被理解的天才们提供帮助。”路西恩声音温和地道。

    列夫斯基今天情绪大起大落了好几次,等到现在安静下来,已经相当疲惫,强打着精神笑道:“不管如何,我真的很感谢,可惜我并不擅长元素领域的魔法,不能到原子研究所与伊文斯委员您一起工作,无法从您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

    “相反,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坚持。呃,叫我伊文斯或者路西恩就行了,不必那么正式。”路西恩意味深长又含含糊糊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不必强求其他,列夫斯基,你也清楚你的新几何以及我的新几何,目前都只是一个框架,还缺乏具体的研究,也缺乏分析的能力,我希望我们能共同往这个方向继续探索下去。”

    “当然,你不能再忘记奥术和魔法了,要想研究出更多的成果,要想解决更多数理领域的问题,你必须将自身的奥术水准和魔法实力提升上来,这样你才能活得更久,才能在老了以后脑袋不会退化。”

    “这正是我想研究的方向!”列夫斯基满脸兴奋激动地回答。

    见他眉宇间透露出深深的疲惫,路西恩示意他先回去好好休息,安安心心地睡上一觉。

    双手插在双排扣长礼服的口袋内。静静看着列夫斯基离开,路西恩正要转身将论文整理好,送到魔法师管理部提交,耳边突然传来一句话:

    “你今天的演讲还算不错,能够认识到越往世界真实靠近,我们的身体和灵魂就越是局限着我们,必须紧紧依靠魔法和数学工具。而抛弃与现实的对应,只关注开始的公理假设和内在的逻辑演绎,或许是数学继续发展下去的一个方向。”费尔南多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难得地表扬了路西恩一次。

    即使表扬程度相当低,路西恩也受宠若惊起来,仔细地打量着费尔南多,担心他是小水晶幻术变化而成,结果被他一眼瞪了回来。确定了真实:“只是对列夫斯基新几何学的遭遇有感而发。”

    “是吗?”费尔南多似笑非笑地看着路西恩。

    路西恩语速极快地回答:“当然。对了,老师您最近在研究什么?”

    费尔南多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我重做了诅咒物质的实验,发现它果然会辐射出电子和一种新的元素,而在这物质里面,又似乎有其他陌生元素的残留痕迹,只不过相当微量又是未知,暂时还无法提取。得花费一定的时间和工夫。”

    “但这足够让绝大部分奥术师疯狂了,元素、原子究竟是什么?它内在的结构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会辐射出新的元素?”

    “所以,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原子内部结构模型的猜想,可惜没有合适的魔法辅助。难以深入微观的世界,这就是我们身体和灵魂的天然条件在局限着我们。”

    路西恩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简短演讲能够打动老师费尔南多,让他罕见地做出表扬,原来他已经在思考原子的内部结构。于是斟酌了语言道“这方面,我们应该大胆假设。接着再用实验排除。在无法直接观察到原子内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依靠间接的方法。”

    “这些你以为我不知道?”费尔南多咆哮了路西恩一句。

    …………

    高塔内。

    萨曼莎抱着厚厚一叠论文敲响了书房的门,听到老师略显惆怅的声音:“进来。”

    难得遇见老师有这种情绪,萨曼莎挑了挑金色的细眉,保持住严肃淡漠的表情,推开了房门:“老师,今天需要审核的论文。”

    “唔,是路西恩?伊文斯的吗?”戴着灰顶尖帽的涅西卡回头看了过来。

    萨曼莎翻了翻:“《对平行线定理的另一个假设》……路西恩?伊文斯……老师,你们今天输了?”

    “是的,输了,输得很惨,傲慢和偏见让我们溃不成军。列夫斯基的新几何是对的,一个从本质上与高塔几何不同却又能与它相容的新几何。”没有外人时,涅西卡仿佛因此而衰老了十岁。

    萨曼莎略微愣住了:“路西恩?伊文斯提出了实体模型?”

    她是与拉里、尤里斯安、蕾切尔等人并称的奥术天才,擅长星相、电磁和数理,可看了列夫斯基的论文后,同样无法接受,无法相信这与直观认识违背的结论。

    “对,一个类似马鞍的双曲面。”涅西卡苦涩地道,“他还给出了单位圆上两种几何相容的证明,并且提出了另外一个新几何体系,与列夫斯基几何相对的新几何,真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啊。也许下个月他就能与列夫斯基一起拿到奥术权杖奖了,不是分享,而是因为各自的贡献分别拿到。”

    萨曼莎一直努力没什么表情的严肃脸庞上浮现出复杂的变化:“为什么我就没想到……高阶前就拿到三个领域的最高荣誉了……”

    “将论文给我,我来写评定结果。”涅西卡不想多说什么,将论文又大概翻了一遍后,提起羽毛笔写道:

    “路西恩?伊文斯从列夫斯基新几何体系的相反方向出发,假设过直线外一点无法做任何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然后通过完美的逻辑演绎,得到了一系列离奇古怪、匪夷所思的命题和结论,再次构建出一个独立的、完备的新几何体系——伊文斯几何,并且他在类似球面的曲面上证明了这个新几何体系的可实现性,让它不再是单纯的想象。

    “抛开现实意义,只从公理、公设出发,只关注逻辑演绎的严谨和自洽,路西恩?伊文斯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独特的理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性,同时,他对曲率的定义和讲述也带来了一场观念的革新。”

    “毫无疑问,他的新几何体系为几何领域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具备突破性、普及性和非常重要的地位,极具讨论价值,建议奖励奥术积分四百个,奥术点四千。”

    涅西卡书写的时候,萨曼莎没有离开,一直在旁边观看,神色之间有懊恼、有羡慕,也有沮丧。

    “萨曼莎,过段时间会有本新期刊出来,封面题词就是路西恩?伊文斯演讲的总结,首页则是他演讲的内容,你仔细看看,应该会对数学、对奥术探索有些新的认识。”放下羽毛笔,涅西卡随口说了一句。

    “啊?”萨曼莎先是怔住,接着涌起强烈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