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零六章 激烈的争吵

第一百零六章 激烈的争吵

    道格拉斯的半位面与亡魂主宰的“安眠之地”、费尔南多的“雷霆地狱”、海瑟薇的“元素乐园”差别很大,路西恩与引路的事务委员会委员诺曼一起踏入时,根本没有进入半位面的感觉,仿佛这里就是主物质世界的一部分,万事万物按照相同的规律运转,普普通通却蕴含着深邃的奥秘。[本文来自]

    虽然每一位传奇魔法师的半位面都因为自身认知世界、喜好擅长等不同而呈现不同的风貌,但却没有意外地各自拥有极其特殊的性质,哪像道格拉斯的半位面,远处是高耸青翠的群山,近处是茂密的黑森林和镜子般透明的清澈湖泊,魔法塔周围则是地毯似的草坪,与主物质世界看不出半点分别,就像其中一处风景极佳的地方,没有丝毫特殊之处。

    “老师的理想就是洞悉世界的真实,所以半位面越接近主物质世界对他来说就越好。”外貌年轻秀气的诺曼笑着解释道。

    路西恩微微点了点头,再次环视了看不到边际的半位面一圈:“难怪议长阁下将自己的半位面命名为‘林斯奥德’。”

    ‘林斯奥德’在古代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语言里就是“世界真实”的意思,所以道格拉斯的半位面又被称作“真实秘境”、“镜中世界”。

    穿过两具秘银魔像守卫的魔法塔大门,诺曼带着路西恩进入了一间小客厅,里面已经坐着一男一女两位客人。

    客厅内,铺着鲜红的地毯,随意地摆放着沙发、茶几和几排书架。凌乱却颇为舒适,没有严格的规矩,似乎是道格拉斯招待亲近朋友、晚辈的私密场所,而不是普通的宴会客厅。

    “老师、风暴主宰阁下、预言者阁下还在做最后的测试。我们稍等一会儿。”诺曼见客厅内只有那一男一女,微笑解释了一句,然后,他向路西恩介绍道:“这两位都是老师的学生。恰好没有外出,也没有暂时无法放下的研究,因此特意赶过来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如果老师的人造星球能够绕着世界飞行,能够被地面的占星塔观察,老师的天体运行系统将得到强有力的证明,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饱受质疑了。”

    说到这件事情,诺曼有些兴奋和激动,因老师这几百年遭受的质疑而觉得委屈,差点忘了继续介绍。好在他及时回过神来。指着其中头发已经花白的半老男子道:“这位是阿尔蒂尓。跟随老师时间最长的学生,擅长星相、力场、变形和光暗。”

    阿尔蒂尓脸庞消瘦,颧骨凸出。眼睛狭小,嘴唇很薄。胸口戴着八级奥术师、九环大法师的徽章,却不是任何一个委员会的委员,也不是最高评议团的成员。

    他轻轻颔首,平淡却略显尖刻地道:“我不是跟随老师时间最长的学生,还有一个比我更年长,跟随老师学习更久的家伙。”

    这话一出,诺曼和另外那位女子都相当尴尬,不知该怎么回应,路西恩倒是恍然大悟,他指的应该是“掌控之皇”、“女神的诗歌”布鲁克阁下,传闻他与道格拉斯议长由于光的波粒争论而形同陌路。

    对“年纪不算大”,未曾亲身经历过此事的诺曼两人来说,这是古老典籍里的记载,是诗歌故事中的传说,并没有切身的感受,难以产生极端的厌恶和痛恨情绪,而很可能与布鲁克一起跟随道格拉斯学习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阿尔蒂尓眼中,这则是赤裸裸的背叛,是无耻的行为,是值得唾弃的举动,难怪他对布鲁克毫无尊敬之意。

    见路西恩保持微笑,没有因为阿尔蒂尓的“失礼”而发问,诺曼赶紧指着另外那位年轻女子道:“这是鲁契亚娜,也是老师的学生,擅长元素、星相、力场、召唤和变形,对于数理领域同样有着很深的研究,与伊文斯你应该有不少共同语言。”

    “我刚看完《自然》期刊,对你和列夫斯基先生的新几何很感兴趣,打算着手做进一步的研究,希望能将两个新几何体系逐步完善和充实起来。”血统特殊的鲁契亚娜头发如同火焰,将自身的皮肤衬托得晶莹娇嫩。她个子中等,充满异族风情,年纪似乎还不到二十五岁,可胸口的七级奥术师、八环魔法师、奥术审核委员会委员徽章却强有力地反驳了视觉得来的结论。

    路西恩还未回答,阿尔蒂尓就淡淡笑道:“鲁契亚娜,这种没有实际奥术和魔法意义的新几何体系有什么研究的价值?时间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即使我们的生命都相当漫长,可世界却是如此浩瀚无垠,深邃玄奥,哪怕花费几百年时光也未必能靠近真实一点,所以,我们根本浪费不起时间。如果老师的人造星球实验成功,将是星相系和力场系的大突破,有的是东西让你研究。”

    他对新几何体系完全抱着漠视的态度。

    一旁的诺曼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似乎颇为赞同阿尔蒂尔的话,可他做不到像阿尔蒂尓那样当着路西恩的面批评他的新几何体系毫无用处,批评鲁契亚娜不务正业,浪费时光。

    “这是我的爱好,也是闲暇时间放松的方式。”鲁契亚娜冷冷地反驳,她只是喜欢研究充满数学美感的东西,其实并不认为这两个新几何体系能有什么实在的奥术和魔法价值。

    “这位相信不用我介绍了吧?最近几年议会名声最响亮的天才奥术师路西恩?伊文斯,在元素、热力和数理领域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才华。”诺曼连忙转移了话题,将路西恩介绍给两位同学。

    阿尔蒂尓指着沙发:“伊文斯,坐吧,在老师他们下来前,我们可以讨论交流下奥术和魔法方面的问题。虽然我对元素领域了解不深,但却知道你新发现的电子是闪电的成因,嘿嘿,电磁系不是以波为基础吗?”

    在不讨论他鄙视厌恶的事情时,他还算正常。

    “事实上,电磁系一贯认为电流是电荷移动的外在表现,只不过之前没有与微观粒子联系起来。”路西恩不偏不倚地回答,顺手端起仆人送上的柠檬红茶抿了一口。

    “不管如何,粒子才是世界的本质和基础!”阿尔蒂尓有些狂热地道,“只要老师这次的人造星球实验能够成功,那布鲁克就再没办法质疑老师的天体运行系统。星球之所以无法发现,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这样一来,老师关于光速的实验将有力地证明以太介质并不存在,而没有了介质,光的波动说就像被挖掉了地基的高楼,再也无法统治议会奥术师们的大脑,只能轰然倒塌。”

    “光和精神力是粒子,也必然是粒子!”

    诺曼皱着眉头,相当不赞同地打断了阿尔蒂尓的幻想:“先不说老师的实验还没有成功,就算成功了,也只能有力地证明,而不是完全地证明,或许还有别的包含以太的理论来解释这个实验,而光的衍射现象、布鲁克阴影中的亮斑则是粒子论暂时无法解释的,我们不能太乐观。”

    “诺曼,好啊,我算看出来了,你其实是支持波动论的,对吧?”阿尔蒂尓勃然大怒,“为什么不是光的衍射现象等只算有力证明,并非完全证明,或许还有包含粒子论的其他解释?”

    被指责的诺曼有些恼怒:“这几十年里提出的各种理论解释不是都被证伪了吗?阿尔蒂尓,睁开你被嫉恨蒙蔽的眼睛看看,看看议会内部还有多少奥术师支持粒子论,想要推翻波动说,先用粒子论解释衍射现象吧!”

    “嫉恨?我嫉恨?”阿尔蒂尓愤怒又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我会嫉恨布鲁克那个混蛋?我只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鲁契亚娜也加入了战团:“很不幸,让诺曼你看不起了,我是那很少很少很少一部分支持粒子论的奥术师。一个连自身基础都还无法证实的学说,哼,并不是信的人多就有道理!”

    “确实,过去很多理论被推翻时,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的,但粒子论连实验现象都无法解释,凭什么让奥术师们相信?”诺曼不自觉地表现出了自己的真实倾向。

    “你这个叛徒!”阿尔蒂尓狭小的眼睛因为愤怒而睁得极大。

    “我只是在坚持真理!”诺曼毫不客气地回应。

    三位道格拉斯的学生因为波动论和粒子论陷入了激烈的争吵中,把路西恩遗忘在了一旁。

    路西恩擦了擦额头少许冷汗,有点担心他们会打起来,波及自己,等看见阿尔蒂尓、诺曼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心中暗道:“在魔法议会争论波动说和粒子论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诺曼,你还在研究什么最初推动力的问题?真是太狂妄了,连老师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你也敢去研究?”

    “哼,我研究什么是我的爱好,而且老师也相当关注这个问题,这关系到他理论体系的最终归宿。阿尔蒂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也在悄悄研究!先拿镜子照照自己吧!”

    争吵越来越激烈,几乎同时,三人转头看向路西恩:

    “伊文斯,你对波动说和粒子论怎么看?”

    “伊文斯,听说人造星球实验是你提议的,为了帮助老师证明‘以太’不存在?”

    “我相信每一位擅长元素魔法的奥术师都是坚定的粒子支持者。”

    路西恩顿时有了躺着中枪的感觉,正要斟酌语气回答,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和高塔“预言者”从楼上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