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暗流

第一百一十三章 暗流

    阿林厄本就在半空,作为观星台使用的高塔更是耸入云霄,深黑色塔身不时荡起璀璨的涟漪,将门口映照得明灭不定。

    听到列夫斯基的话,路西恩双唇紧闭地笑了笑,然后半开玩笑地道:“粒子论解释不了绝大部分实验结果,而波动说却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根基,它们都有很大的问题,为什么不成为夫妻,结合在一起呢?这样就什么都解决了,不用再进行麻烦的波粒战争了!”

    “这怎么可能,伊文斯你真幽默。”列夫斯基呵呵笑道。虽然他更擅长数理,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奥术师,对于波动说、粒子论都有一定程度的研究,只觉路西恩纯粹是在开玩笑。

    而路西恩背后下车的拉扎尔等人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海蒂更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成为夫妻?只有伊文斯老师擅长这种莫名其妙、无人能够欣赏的“冷笑话”——同样由路西恩创造的古怪复合型单词。

    路西恩扬了扬手杖:“总之,如果没有其他决定性的实验成果,已经是第三次大规模‘交战’的波和粒子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我们还是专心于自己的研究吧。”

    他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玩笑会引发列夫斯基、拉扎尔、罗克等人的灵感,跳出几百年波粒桎梏除了需要大胆颠覆的思维,同样还需要一系列的实验支撑,没有那孝现,没有那些实验结果,波粒二象性是无法被想到的,伟大如爱因斯坦,他的论文也仅仅是提出了光量子的概念。并用瞬时和平均来看待光,与真正的波粒二象性还有很远的距离,更偏向粒子论。

    而是否会让他们产生光量子假设,看看最近几个月没有一篇试图解析自己黑体辐射公式和能量子假设的论文就知道了!几乎所有奥术师都将它视为禁忌,把它“驱逐”出脑海。故意遗忘它,这样的情况下,拿什么去获得灵感和思路?

    虽然对路西恩非常崇拜的安尼克等学生,由于冥想环境尚未真正成形,认知还很浅薄,对能量子假设可以全部接受。但也同样碍于自身知识的不够,还未有探索热辐射领域的水准,根本就没机会去使用和研究量子理论,对它处于知道并相信内容却不怎么弄得懂的阶段,自然也就不可能应用它来对光做出假设。

    “很有道理。”列夫斯基认真地点了点头,比起波粒争论。他更喜欢研究两个新几何体系以及道格拉斯议长人造星球实验展现的理论,“安诺尼斯阁下来了。”

    他看到高塔明面上的会长,最高评议团成员,九环大法师“占星家”安诺尼斯从门口走了过来。

    安诺尼斯戴着灰顶尖帽,高大雄伟,如同最健壮的战士,脸庞光洁没有一根胡须。相貌非常年轻,可脸上那双沧桑深邃的黑色眼睛,却给人他已经历经时光冲刷,身心皆已苍老的感觉。

    “安诺尼斯阁下。”路西恩和列夫斯基等人尊敬地行礼。

    安诺尼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轻轻颔首,脸色严肃地对两人道:“请进,今晚你们是宴会的主角。”

    大厅内,“星光”璀璨,宾客云集,觥筹交错。

    踏入大厅的路西恩很快就看到不少熟悉的奥术师。比如拉文第、弗洛伦莎、涅西卡、米里娜等人。

    向列夫斯基示意了一下,路西恩从侍者托着的盘子里拿起一杯“星芒”饮料,向着元素意志那群人走去。

    “啧,我们元素意志难得一见的天才来了,高阶前就拿到三个不同领域最高荣誉的天才。”弗洛伦莎慵懒地笑道。隐含了对路西恩的调侃,暗示他忙于学习和原子研究所的事务,已经很久没有踏入元素意志总部甚至分部了。

    路西恩笑着举了举杯子:“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在帮老师他们组建阿林厄电话电报公司。”

    “你似乎对赚钱的项目很感兴趣啊,魔法水晶灯还没推广开,就在弄这个了。”加斯东含笑道。

    拉文第则皱了皱眉头:“路西恩,魔法实力的提升和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确实需要庞大资源的辅助,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自己专心的学习和研究,不要忙着赚钱而忘记初衷。”他不想看到路西恩走错了路,所以提醒了一句,反正他从来都是直话直说,也不怕得罪谁,惹恼了谁。

    听到拉文第的话,弗洛伦莎娇笑道:“路西恩可没有忘记研究,他不是刚建立了一个新的几何体系?我们来参加的不就是他奥术权杖奖的颁奖晚宴?”

    “初期的组建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我就把精力放在魔法实力的提升上。”路西恩说得是独有冥想法的创造,听到拉文第等人耳中,却是他开始为冲击高阶而准备,全部赞同地点了点头。

    拉文第深灰色的眼珠认真地看着路西恩,顺着弗洛伦莎的话说道:“之前数理领域是你奥术能力的薄弱一环,现在看来你已经弥补了起来,非常好,你拥有成功的品质。但我不建议你继续在新几何领域研究,这暂时看不到实质的奥术和魔法意义,你该多钻研复变函数的问题,为高阶以后复杂精神力场的计算打下良好基础。”

    “你是议会目前最有希望成为传奇魔法师的年轻一代,不要浪费了自己的时光。”

    这既是期许,又是规劝。他知道路西恩的认知世界已经初步实质化,以他的年龄和奥术水准来说,晋升高阶并不是什么太有难度的事情,需要的是为以后冲击传奇领域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恩,路西恩,新几何还是交给喜欢数理的高塔奥术师研究,等以后发现了它们的实质意义直接使用就行了。”作为好友,k也跟着劝了一句。

    成为天才,成为组织努力培养的对象。除了嫉妒和暗箭之外,同样还要承受太重视太关心带来的压力和误导,很多天才之所以没能更进一步,就是在身边人的关心建议之下迷失了自己的道路。

    有的时候,好心也会办错事!

    “我正在弥补这方面的数理知识。”路西恩点头回答。“不过我始终认为,我们对数理领域应该更重视,就像战斗前我们需要更多更好的装备一样。由于我们不知道下一步会探索到什么领域,所以提前准备好更多的数学工具是必要的,哪怕暂时看不出它们的奥术意义。”

    “这……”拉文第刚要说话,弗洛伦莎就微笑打断了他:“看了《自然》期刊后。奥利弗对路西恩你这个论点相当赞同,他目前主要探索的领域就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数学方法而没有进展,直到看见两个新几何体系才有了一点灵感。”

    大奥术师都赞同了,拉里、k等人也不好多说什么,路西恩则趁机转移了话题:“最近波粒战争也蔓延到组织了?”

    “是啊,内部争吵得很厉害。几乎每天都能遇到魔法师们在争论,有的甚至吵出了怒火,爆发了战斗,还好及时阻止住,没有出现伤亡。”加斯东有朽恼地道。

    作为元素法师大本营的“元素意志”竟然也有这么多支持波动说的魔法师,这足以证明波动说的统治地位。

    似乎是平常遇到太多,这个圈子又都是粒子论支持者。没有争论的对象,加斯东不想再纠缠于波粒战争,四周环视了一圈道:“苍白之手没有派人来。”

    “为什么?”路西恩有些好奇,高塔的邀请肯定送过去了的。

    弗洛伦莎看了看周围,声音压低,显得沙哑性感:“最高评议团和事务委员会联合调查海德勒城与黑白灰凝固世界的关系时,受到苍白之手暗中的抵触,双方闹得很僵,所以这个时候,苍白之手的成员用这种方式表达无声的抗议。”

    路西恩眉头微皱。发现死灵界藏着神秘存在,危险异常之后,苍白之手还想守住这个秘密?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难道亡魂主宰、半神巫妖他们想自行探索?他们就不衡量一下他们与爱特娜、神秘存在的差距吗?

    以大奥术师的智慧不该犯这种错误啊r者,另有古怪?

    不知道能不能从费利佩那里打探到什么?

    这时,“占星家”安诺尼斯登上平台。请列夫斯基上去,准备先向他颁奖。

    安诺尼斯拿着一根波浪起伏的深黑色权杖,郑重地看着列夫斯基道:“十几年都没能发现你论文的价值,让你受到漠视和攻击,是高塔的错误,也是我的错误,我甚至都没有认认真真看过你的论文就将它扔到了一边。”

    “幸好,我们还有机会弥补这个错误,用第二十一根奥术权杖‘列氏几何’表彰你建立的新几何体系,表彰你在数理领域作出的巨大贡献,表彰你不畏艰难,不怕反对,坚持真理的精神,这是奥术和魔法的精神!”

    列夫斯基接过权杖,一时百感交集,无数情绪上涌,差点哽咽,简短地道:

    “首先,我要感谢伊文斯委员,没有他的证明,没有他坚持逻辑的严谨自洽,就没有我今天获得奥术权杖奖的荣耀。”

    “另外,我想告诉大家,数理领域是有别于其他奥术领域的,在这个领域,我们需要作出更大胆更抛弃外在现实的纯逻辑思考。”

    说到这里,他情绪逐渐有些不稳,声音变得含糊:

    “……坚持真理不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却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掌声雷动,既是恭贺,也是道歉。

    等列夫斯基演讲完,安诺尼斯示意路西恩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