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防御过激(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防御过激(第一更)

    路西恩双眼微微眯起,单片眼镜反射着初春的寒冷光芒!要以为寄匿名信,剪贴期刊报纸上的单词,用预言类法术处理过信纸,我就找不到你的命运轨迹了?你太低估高阶占星术的能力了,这又不是预言虚无缥缈的未来!”

    将这封匿名信挑出来,压在晨光水晶球下面,路西恩表情冷峻地将双手放在上面,用特定的节奏抚摸。

    水晶球光芒消散,迅速变得漆黑,里面一点点繁星亮起,璀璨光洁,同时,路西恩左手手腕戴着的“奥术权杖”手表蒙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星光,太阳和黄道星座符号静静运转。

    繁星光芒交织,一幅幅模糊的画面浮现出来,是这封匿名信经过的每一个环节。

    “猫头鹰”、“阿林厄动物邮差局”、“事务委员会下属‘魔法蒸汽列车公司,”、“魔法蒸汽列车”、“铁轨”、“一幕幕树林、田野、丘陵风光”、“加莱首都库克斯”、“陌生魔法学徒”、“朋友的请托”······

    这封信的大概环节一一倒影,最后居然又回到了阿林厄,回到了动物邮差局,回到了一位普通餐馆服务生身上。

    整个过程消耗了路西恩绝大部分精神力,画面愈发模糊,就要消散。

    这时,又一副景象浮现出来,可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位穿着带兜帽黑色长袍的人将信和金塔勒递给那位普通餐馆服务生。

    左手折射出无数道纯净光芒的“起源”戒指上一道清亮的触感传来,路西恩的精神力顿时恢复少许,右手离开水晶球,高举起镶嵌着硕大太阳石的权杖。

    “太阳权杖”,能将九环以下星相系魔法的效果提升一环!

    太阳光芒灿烂,画面猛然清晰,而且用黑色兜帽遮住脸庞的魔法师,背后诡异地浮现出一颗扭曲不定、虚无缥缈的星辰,能够直接用肉眼看到他命运主星连接的一道道璀璨如同星云的轨迹。

    “抓住你了。”路西恩沉声道然后将他命运主星的特征和轨迹记录了下来,等到精神力恢复,再次借助“太阳权杖”和“奥术权杖”提升占星术效果的能力,大概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皮维=贝尔戈斯银月之歌同盟成员,擅长电磁系法术,偏激自我……”

    路西恩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仔细回想之后,才发现是前段时间自己“批改”过的不合格论文,那位“民间大奥术师”。

    “因此而嫉恨我,然后又被这次的光量子假设刺激到这才写信恐吓?”

    在不预言无法看清楚的未来,又有经过无数环节的重要物品在手中时,占星术尤其是高阶占星术的能力绝对超过中低阶魔法师的想象而且路西恩还有“太阳权杖”和“奥术权杖”的辅助,近乎是一位大法师施展,最为重要的是,皮维属于魔法议会,他的命运主星特征并不是什么秘密,搜索对比之下不难确定身份——每个都有命运主星,但不学习星相系魔法,则没有灵魂内的命运主星倒影。

    所以路西恩现在做事,都务求消灭一切重要的痕迹实在不行也要用高阶魔法遮掩自身的命运主星,或者将代表黑洞的那一团转到前方,这除了费尔南多和汤谱之外没人知道。

    “将匿名信以及预言的结果提交事务委员会?恐吓属于轻微违反规则,顶多罚奥术点和关禁魔监狱十五天,不仅不会吓到真正有这个心思的人而且还会助燃对方的怒火,使得他失去理智。”路西恩看着预言出来的结果,琢磨着该怎么处理这明显过激的家伙。

    众人眼中温文尔雅、性格温和的路西恩可从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尤其是面对这种可能给自己朋友学生造成伤害的偏激之人。

    “既然你能过激,我也可以做出过激的反应!”

    “有匿名信和预言结果作证,过激的防御也顶多罚奥术点和关禁魔监狱半年。”路西恩紧紧抿着嘴巴地想道,接着找出材料根据皮维的信息,制作起施法媒介。

    半天之后路西恩手中多了一个棕黄色的诡秘木偶,它双眼狭长,嘴巴紧闭,手臂垂到膝盖,身上、脸上全是独特的花纹,与皮维命运主星的轨迹非常相同。

    “最好不要真的有什么心思,否则……”将匿名信缠绕在这面无表情的木偶之上,路西恩表情平淡地自语了一句,激发了左手的“奥术权杖”手表。

    作为时间标志的黄道星座和时针的太阳图案全部亮起,有灿烂明媚,有璀璨纯净的,有浩瀚清冷,有亘古不变的······

    七环星相类魔法,“命运干扰术”!

    没有生命、没有弹性的木偶脸庞突然生出了一层人类的皮肤,扭曲起来,变成了皮维的模样,但双眼紧闭,毫无所觉。

    路西恩开始对着“皮维木偶”释放魔法。

    花园别墅内。

    皮维正舒畅地哼着最新一部歌剧的旋律,想到路西恩=伊文斯看见自己匿名信时的铁青脸色,想到他会惊慌失措地询问每一位朋友学生的平安,想到他将匿名信提交给事务委员会时的愤怒憋屈,他的心情就愈发得好:“让你嫉妒我、攻击我、打压我!让你胡乱批改我的伟大成果!让你审核不通过!让你胆敢攻击伟大的布鲁克体系!”

    他用自身能够掌握的各种手段规避了占星术,而根据看过的星相系资料推导,至少要传奇魔法师才能根据无法销毁的匿名信锁定自己——如果匿名信附着自毁法阵,有了魔法波动,路西恩肯定连看都不会看,那就失去本意了

    先不提一封只是过激的恐吓信值不值得请传奇魔法师来使用占星术,哪怕被锁定了,在不知道有多少奥术师给路西恩寄了恐吓信的情况下,自己也不过罚些奥术点、关上十几天禁闭、口头道歉,根本不会有实质性损失。

    “而且,坚持波动说的魔法师都会站在我这一边,给你施加庞大的压力!我就不信你的朋友学生不外出探索、冒险·他们成为中阶之后总会有强制性任务吧?我就不信找不到机会!这是亵渎和攻击我伟大的成果、布鲁克阁下伟大的电磁体系必须付出的代价,只有鲜血才能让你清醒!”

    他表情扭曲,怨毒,杀父仇人般地自语道·仿佛是路西恩阻断了他成为大奥术师的道路,并且还攻击自身认知世界的基础,而作为一名资深的、擅长战斗的四环魔法师,他对此有足够的信心,并且某些遗迹,某些地方,只要处理好痕迹·哪怕是传奇魔法师的占星术也未必能得到结果。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做个精确的光电效应实验,刚才居然有了灵感。”

    “哈哈·等我用这个精确的实验结果爆掉路西恩的脑袋,我的天才就会受到所有人的重视,到时候我的理论就将和布鲁克阁下的电磁体系一样成为议会的支柱,我也将成为高高在上的大奥术师!”

    走进自身的实验室,皮维发觉自己异常清醒,种种过程、改进方法都在脑海清晰浮现,接着开始改造起魔法阵。

    “咦,这种高阶魔法师要花费几个月才能完成的改造,我竟然十分钟就搞定了·难道我的才华终于不受外在的压制而爆发了?”

    改造完魔法阵和炼金装置,皮维开始进行实验,收集数据·观察荧光图像。

    看着看着,他表情就呆滞了,额头一滴滴冷汗下雨般滑落·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表现出明显的量子特征?不对,不对,一定是我实验步骤错了!”

    他赶紧重做实验,可再次收集好数据和图像后,整个人就失去了力气般颓废沮丧,茫然地摇头:“不对·这不对······”

    砰,脑袋猛地炸开·红的、白的沾满了实验室。

    啊!皮维发出一声尖叫,从躺椅翻身而起,额头全是冷汗,有点颤抖地道:“刚才的梦太真实了,我竟然梦到实验数据和图像符合路西恩的光量子假说!哈哈,看来内心的担忧已经影响到我的梦境了。”他干笑了两声。

    “还好是梦,还好是梦·……我就说,高阶魔法师要几个月才能完成的改造,我怎么十分钟就成功了……”皮维擦了把冷汗,摇摇晃晃往实验室走去,“不是这个梦,我都忘记今天还有一个闪电方面的实验要完成。”

    进了实验室,皮维被梦境影响,依然有点迷迷糊糊,一边将魔法阵、炼金阵开启,一边努力恢复清醒。

    魔法阵内,无数闪电跳动,开始在实验室内活跃,皮维下意识就开启近乎高阶的防御法阵抵挡并记录数据。

    可是皮维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

    “怎么会失效?对了,它昨天就坏了…···”皮维茫然地记起,昨天似乎防御法阵就出了问题,自己正准备今天花费奥术点去请魔法工程部的高阶法师来修理,可刚才竟然忘了,忘了······

    “不!”一层层魔法防御激发,一件件魔法物品闪耀,可在恐怖的闪电弧之下,它们是被迅速击穿,只留下皮维凄厉而悠长的惨叫。

    用铸梦术确认皮维的真正心思并模糊了他的思考能力后,“命运干扰术”终于发挥了作用,不过此时,一道光芒闪现,事务委员会委员汤谱就出现在了路西恩的书房:“刚才你在用魔法攻击谁?”

    在阿林厄,单纯使用占星术没有任何问题,可一旦有攻击倾向就会被笼罩整个天空之城的迷锁感应到,引来事务委员会的干涉。

    “一个该死的魔法师。”路西恩阴沉着脸道,将恐吓信和预言结果丢给汤谱,显然,关于自己的事情,事务委员会内部基本都是由汤谱来处理。

    汤谱看了看匿名信和预言结果,脸色同样泛出几分怒意:“干得好!”

    接着他收敛情绪:“有这些东西就能判定你是防卫过激,恩,你是缴纳一万奥术点,还是去禁魔监狱一年?”

    “奥术点。”路西恩心痛地道,这段时间魔法水晶灯、木炭专利的收益又得用出去了,不过解决掉一个疯子很值得!

    开出处罚结果,汤谱正要离开,路西恩忍不住道:“这种偏激疯狂的魔法师,我认为不应该和正常人相处,为什么不开办一个‘青山精神治疗中心,给予他们关怀?”

    汤谱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你得知道,很多魔法师由于长期处于危险的探索或孤寂的实验中,或多或少都有点精神问题,没谁会赞同这个提议的。”

    我该提议开办心理健康讲座吗?路西恩默默腹诽道。

    “阿林厄最愚蠢的死法刚多了一条,第十七位:皮维用他的死亡告诉我们,进行实验前千万不要忘记实验守则第一条:‘请认真仔细地检查魔法阵、炼金装置,确认它们的完好,。”一位笑容和蔼可亲的男士正在魔法蒸汽列车上向新来的魔法师、学徒们做着介绍,他对面是一位身边趴着白狼的漂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