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乡见老乡(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乡见老乡(第二更)

    窗外是飞速退后的青葱田野和茂密森林,身下是平稳行驶妁“钢铁怪物”,面前是精致美味的黑胡椒牛排,路易丝真有恍然如梦的感觉,经过漫长而艰难的跋涉抵达霍尔姆王国之后,见到的一切都是那样新奇震撼,那样匪夷所思!

    学徒可以当街表演魔法,不担心教会干涉;列车站台光明正大地建造于城市之中,让来来往往的普通人都能看到;发出尖锐汽笛声,可以装下好几百人的庞然大物,竟然能够跑得如此之快,如此平稳,这种应该只有高阶以上魔法师才可以享受的高级别炼金物品居然能让一环法师和学徒都使用;阿林厄的种种常识和趣味更是与书本里描述的古代魔法帝国有着天堂和深渊的差别……

    如果不是在“帕德雷港”见到的霍尔姆王国普通市民除了穿着风格保守别有韵味之外,与瓦欧里特公国的民众没什么区别,路易丝肯定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新的世界。

    不,这就是新的世界,我的人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路易丝摸着自己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内心坚定有力又向往期待地说道。她是普通贵族家庭出身,家中已经秘密传承了好几代的魔法,让那些无法激发骑士血脉的子弟学习。这样一来,才有人可以根据秘密方程式调配激发血脉的药剂,保证家族的骑士“永不断绝”,地位稳固提升。

    可惜再稳妥的措施都敌不过命运的安排,她们家族被征召参加了最近一场对北方异端的战争,大部分男性都阵亡在了战场之上,女性则外嫁的外嫁,改嫁的改嫁,只留下了她的爷爷和当时才几岁的她,因此,远房亲戚们开始对爵位和财产虎视眈眈。

    在无法靠自身激发血脉的情况下,她不得不选择了魔法的传承·跟随爷爷招揽庇佑的一位魔法师学习魔法。

    魔法世界的绚烂多彩、浩瀚深邃,深深地吸引了她,可只能提心吊胆的生活,必须经常像老鼠一样掩盖自身的行踪·直到她偶然之下发现著名音乐家西尔维娅是认识的学徒“白蜜糖”,这才有了用还算不错的音乐才华遮掩自身魔法学徒身份的打算。

    后来,继承了家族遗产和秘密材料的她,用秘密材料从老师手中换取了银月药剂,晋升到正式法师位阶。为了掩盖魔法师的精神波动异常,她又用绝大部分遗产和音乐表演的积蓄兑换了圣水,激发了操纵动物的血脉·成为新晋音乐家。

    但这一切还是无法使她满足,尤其老师在黑森林里探索遗迹时被守夜人重创身亡的事实常常让她在半夜惊醒,很怕哪一天守夜人就出现在了自己房间·所以,她拼命学习,拼命地创作音乐,希望名声更响亮,结识更多的大贵族,得到他们的庇佑。

    “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只想安静平稳地生活和研究魔法,可似乎永远都无法得到满足。”午夜梦回,她总是会发出这样的悲叹·而就在这时,“教授”的到来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让她看到了希望·唯一的遗憾就是将告别喜爱的音乐,告别阿尔托音乐家协会。

    “路易丝小姐?”对面年轻魔法师的疑惑声音将路易丝从回忆中唤醒。

    路易丝柔美笑道:“不好意思,被魔法蒸汽列车震撼·回忆起了一些事情,潘先生,请继续讲阿林厄最愚蠢的死法排名,这既有趣,又能给我们启示。”

    声音甜美动人,气质清新温婉之中带着淡淡的忧郁,这是大部分女性魔法师所不具备的。她们容貌胜过路易丝的不是没有·或知性,或优雅·或妩媚,却少有路易丝这样受到音乐熏陶的艺术气质。

    旁边黑发整齐向后竖起的克莱恩也跟着笑道:“潘先生,真是没想到魔法实验、探索和生活中会发生这么多愚蠢的事情,呵呵,我得努力避免,防止哪天犯下类似的错误,让自己在死亡之后还被魔法师们嘲笑。”

    典型霍尔姆风格外貌的潘目光有点躲闪地看着路易丝,笑容灿烂地道:“快到阿林厄了,没什么时间继续讲这些事情,不如等你们安顿下来,我再请你们共进晚餐,继续分享议会的种种奇闻乐事。”

    说话的对象是明显一伙的路易丝、克莱恩、“火焰”萨帕泰罗和看到海德勒城就开始魂不守舍的“吊死者”里卡多——阿林厄圈子的学徒们有的没有出发,有的死在了途中,最后抵达斯图尔克的只剩下两位魔法师和两位学徒。

    本来斯图尔特只送魔法师和经过挑选的学徒过来,但吊死者和火焰依靠和贤者的情分,伪装成他的学徒,一起被送了过来。

    “唔,快到阿林厄了吗?”路易丝望向窗外天空,似乎看不到城市的影子。

    潘笑着指了指:“在云层之上,无法直接看到。”

    点了点头,路易丝收回目光,犹豫了一下,微笑问道:“潘先生,能不能询问您一件事情。”

    “路易丝,不必这么客气,叫我潘就行了,什么事?”潘悄然改变着称呼。

    路易丝不知为什么有点紧张地问道:“潘,你知道议会里有位代号

    ‘教授,的先生吗?”能登上净化序列,这个代号在阿林厄也应该是比较出名的吧?

    贤者、吊死者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潘身上,他们在议会里最熟悉的只有这“教授”先生。!

    “‘教授,先生,他曾经因为登上净化序列而出名,属于我刚才提过的‘元素意志,组织,但是绝大部分魔法师都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我也不清楚他究竟是哪位先生。”潘摇了摇头。

    克莱恩等人有点失望地道:“那你们有没有猜测过是谁?”

    潘刚要回答,一路同行的学徒们忽然发出惊呼之声,克莱恩等人也跟着转头看向窗外,只见铁轨悬浮往上,列车飞速行驶在半空,下方田地、森林和城市里越来越小,宛如密密麻麻的蚂蚁。

    “这,真是神迹······”克莱恩大半生都在阿尔托受教会熏陶,脱口就是“神迹”而不远处倒浮在空中的半截山峰,林立的魔法塔,鲜艳的花园,茂密的树林宽广的城市,似乎也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阿林厄欢迎各位。”潘左手抚胸,弯腰行礼。

    路易丝眼神迷离地呢喃:“这就是阿林厄吗······”

    填写好意见,下了魔法蒸汽列车,潘带领众人搭乘马车往总部驶

    在观赏街景,不时惊叹于各种奇怪的炼金物品、非人种族中,一行人很快抵达了阿林厄魔法塔遭受了普洛斯佩尔的“噪音污染”。

    “炼金生命太神奇了……他竟然像条······”路易丝忍住没有说出“色狼”这个单词,她虽然被口花花的普洛斯佩尔调戏了两句,但依然还是像乡巴佬进城般赞叹连连。

    “等晋升高阶有了自己的魔法塔,就可以炼制炼金生命了。”潘笑着展望美好未来,即使他很清楚,六环对绝大部分低阶魔法师来说都是虚无缥缈的梦想。

    “高阶······”克莱恩等人都跟着感慨了一声,这意味着生命的极大延长,意味着种种强大的手段,甚至意味着更换年轻肉体的可能。

    潘看了一眼在路易丝脚边左顾右盼打量银色大厅的白狼:“路易丝,你的这只魔宠真有灵性,不如带它到任务区申请‘配种实验,相信那些研究血脉、变形、魔宠的法师会很乐意接受,而你也可以得到珍贵的奥术点。

    路易丝没想到这种事情也能光明正大地谈论,一时有些脸红:“在阿林厄这种大型动物都会被阉割的,防止它们发情时产生破坏……”

    白狼把脑袋埋到了自己的爪子里,不敢面对众人。

    “真是遗憾不过你也可以去申请‘断肢再生实验材料,这个任务,虽然会反复受些苦,但最后总会弥补好的······”潘提议道,“好了,这些等下再说,我先带学徒去考核部,再带你们去魔法师管理部。”

    “没问题。”克莱恩目不暇接地看着风格迥异于真理教堂、贵族别墅的银色大厅看着那神奇的升降梯。

    路易丝也像初生稚鸟一样充满好奇地左右观望,走了几步她耳边忽然传来一句模糊的话:“·……路西恩=伊文斯虽然才华横溢······”

    路西恩=伊文斯?她猛地转头,望向那聚在大厅中央讨论事情的几位魔法师,怀疑自己听错了,可克莱恩、吊死者、“火焰”同样惊讶的表情,互相对望的疑惑眼色,都告诉她没有出现幻听。

    难道是同名同姓?

    “······他从进入议会之后,奥术和魔法成果上就没有犯过错,想不到这次却固执地坚持荒谬透顶的光量子假说,真让人惋惜······”

    “哼,《奥术》和《魔法》快发行了,我听说没有任何精确实验来证明,我们是不是可以撰文剖析这个假设的错误矛盾了?”

    “再等等看吧······路西恩=伊文斯之前积累的名声怕是要毁掉了……”

    “不会,哪位大奥术师没犯过错?但我讨厌粒子论的支持者!”

    果然是同名同姓,这位路西恩=伊文斯似乎是高阶奥术师,不知道活了多少岁······路易丝轻轻吐了口气,随口向也在专心致志聆听讨论的潘问道:“潘,这位路西恩=伊文斯很出名吗?”

    “伊文斯委员可是在成为高阶前就拿到三个不同领域最高荣誉的天才奥术师。”潘带着明显崇敬羡慕和不满愤怒情绪地道。

    “委员?”克莱恩之前听潘介绍过三大委员会。

    潘轻轻颔首:“唯一一位魔法实力只有五环的奥术审核委员会委员。”

    “听起来真像一个传奇故事。”路易丝甜美笑道,语气里充满了赞叹和向往。

    潘正要回答,忽然目光一凝,将手指向门口:“伊文斯委员来了。”

    路易丝、克莱恩等人顺着潘指的方向望了过去,表情顿时变得呆滞,嘴巴微微张开,忘了合拢。

    只见在一群二十岁不到少男少女簇拥之中,有一位身量中等、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年轻男子,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头上戴着同色高礼帽,左眼挂着一块单片眼睛,轮廓深刻,俊秀斯文,温文尔雅。

    “伊,伊文斯先生······”路易丝仿佛梦呓地发声。

    这不就是伟大的音乐家,逝去的音乐天使路西恩=伊文斯吗?

    哪怕换了一身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