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二十章 趋利避害(第三更)

第一百二十章 趋利避害(第三更)

    克莱恩的大脑仿佛变成了糨糊,回忆的画面不受控制的幕幕闪现,“询问路西恩=伊文斯时被教授缀上”,“梅尔泽黑森林事件出手的是教授,最后受益的却是路西恩=伊文斯”,“半夜找上门来的教授”,“合作对‘小丑,的布局”,“最后死亡的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等记忆就像一粒粒散落的珍珠,被“最后出现在魔法议会总部大厅的奥术审核委员会委员路西恩=伊文斯”串成了一条完整的项链。

    他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路西恩=伊文斯就是学识渊博的“教授先生”!

    “教······伊文斯······”变化了称呼,声音却越来越小,克莱恩紧紧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心中陡然而生强烈的恐惧,奥术审核委员路西恩=伊文斯是否愿意他的隐藏身份被揭穿?他是否希望看到自己等人?

    作为管理圣咏之都阿尔托十多年的执政官,他有着职业性的谨慎,尤其是面对实力强大、地位极高的对象时。

    听着路易丝梦呓时的呼唤,潘愕然地看向她:“你认识伊文斯委员?”

    “他,他不是死了吗?”“吊死者”里卡多和“火焰”萨帕泰罗几乎同时低声惊呼。

    死了?他们见过伊文斯委员死亡?等一下,他们来自阿尔托,那里倒是有一位路西恩=伊文斯逝世了,还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而伊文斯委员据说家乡是阿尔托,难道?

    潘想起魔法蒸汽列车上的闲聊,同样嘴巴半张地望向路西恩,难道他是那位天才音乐家?那位每一部作品都在霍尔姆王国,在伦塔特受到强烈欢迎的音乐大师?即使《欢乐颂》由于赞美欢乐天使,属于半宗教音乐,没有在阿林厄流行,可潘也非常清楚,很多魔法师私底下是相当喜欢这部音乐·尤其喜欢唱那动听的歌曲,频率远远胜过任何一部歌剧的配曲,而潘就是其中一位。

    年龄上似乎差不多······可潘怎么看沉迷在奥术探索和魔法研究,热衷于开发炼金物品赚钱的伊文斯委员都不像音乐才华无与伦比、钢琴弹奏近乎艺术的优雅音乐家·这会不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会不会是路易丝他们认错人了?

    被吊死者等人的声音惊醒,路易丝眼神异常茫然地看着路西恩,同时紧闭住嘴巴,就像贤者克莱恩一样,能够在阿尔托魔法圈子混这么多年而没有被教会发展成间谍或杀掉的魔法师总是谨慎为上。

    这时,路易丝看见路西恩脑袋微不可及地偏了偏,接着转了过来·对着几人露出温和优雅的笑容,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对几名少男少女低语了几句·步伐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

    “伊,伊文斯先生。”克莱恩最先回过神,恭敬地行礼,瞳孔微微收缩,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路西恩左胸带着三枚徽章,一枚黑底六颗银星,一枚银底五道黑环,一枚手持羽毛笔,这意味着什么·他已经听潘讲解过了!

    路西恩微笑道:“各位总算来了,一路辛苦了。

    路易丝等人心头一跳,他竟然直接就承认自己是教授了?

    “这多亏了教······伊文斯先生您指点我们道路。”克莱恩是几人里面最先恢复正常状态的。

    路西恩看了一圈:“只有你们几个?”

    此时·路易丝也稳定住了情绪,复杂的目光落在路西恩脸上,稍带后怕地道:“一路之上遇到了几次危险·越接近斯图尔特就越是封锁严密,我就看到好几位魔法学徒被守夜人或牧师击杀。”

    “应该还有很多位是尚未抵达斯图尔特,他们顾及很多,不像我们想到就能出发。”克莱恩补充道,吊死者和火焰不像路易丝和克莱恩一个与大音乐家熟悉,一个与教授有过合作,于是在这陌生的地方保持了沉默·没有随便插话,只是倾听。

    “伊文斯老师·这几位是?”好奇的海蒂带着安尼克等人跟了过来。

    路西恩指了指克莱恩、路易丝道:“这是我在阿尔托就认识的朋友,他们也来议会了。”

    然后又指着安尼克道:“这是我的学生安尼克、海蒂、蕾依丽雅、斯普林特、卡特里娜,目前在原子研究所帮我做事。”

    在外人面前,路西恩没有克制区分真正的学生和偶尔指导的学生,让海蒂眉开眼笑。

    互相打过招呼,海蒂非常好奇地道:“路易丝姐姐,伊文斯老师在阿尔托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每次问他,他都笑着不回答。”

    路易丝尴尬地看着路西恩,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回答,而女性的爱好让她注意到了路西恩手上戴着的三枚漂亮独特指环。

    “伊,伊文斯委员,您是不是阿尔托的那位大音乐家?”潘心中好奇情绪翻滚,终于脱口问道,自己之前还为一位音乐大师的英年早逝而深深惋惜,为没有更多的经典作品流传而惆怅遗憾。

    啊?瓦欧里特公国的安尼克、叙拉古王国的海蒂怀疑自己听错了潘的问题,他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伊文斯竟然是一个?

    “大音乐家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原初魔鬼,路西恩=伊文斯。”路西恩半开玩笑地回答,顺便打消克莱恩他们的疑虑,排在净化序列倒数第一位的教授和真身的排名完全没法比,人工合成尿素实验也过去了好几年,暴露出来不痛不痒。

    这是承认了?潘看了路易丝一眼,见她微微颔首,顿时又惊又喜地道:“真的是您?我是您忠实的支持者,您还活着真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阿林厄举行一场音乐会?”

    他暂时忘记了路西恩的光量子假设和可恶的粒子论支持者身份。

    “有机再吧······”路西恩暂时没这个想法,既没有在阿尔托时提地位的迫切,也没有需要培养好感的姑娘在身边,举行音乐会有什么意义?

    “恩恩,我期待着。”潘激动欣喜地道。

    “我也是!”安尼克第一次这么大声地说话,在孤单学习时,在瓦欧里特压抑前行时,在遇到难题想要放弃时,都是《命运》给了自己力量!

    蕾依丽雅、海蒂、卡特里娜则略微脸红·青春年少时,听着优美音乐,幻想的优雅王子之中就有天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即使只是看到过报纸上模糊的侧影·可美妙-的音乐总算能给人无穷的遐想,而现在一下变成自己的老师,感觉就有点古怪和羞耻了······还好没在伊文斯老师面前谈过类似的话题……

    “原初魔鬼?是伊文斯先生您的新代号?”路易丝见路西恩亲切和蔼,没有疏离冷漠的表现,大着胆子问道。

    海蒂骄傲地回答:“路易丝姐姐,虽然教会给的代号故意不好听,但却不妨碍伊文斯老师排在净化序列第五十三位的事实!”

    五十三位?克莱恩、路易丝觉得自己在听神话传说了·这半年多,自己等人一直在旅途中艰难跋涉,很久没有看过净化序列了·这到底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才能排到这个位置?如果没记错,这几乎是传奇强者的范围了!

    揭穿身份后,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认清楚了路西恩=伊文斯,可现在才发现这个总是带着温和微笑的年轻男子比自己等人想象得还恐怖,还神秘!

    路西恩看到越来越多的魔法师放慢脚步,打算围观,于是笑道:“你们先去登记吧,以后有机会在聊。”

    说到这里,路西恩忽然心中一动:“克莱恩·路易丝,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做一个兼职?”

    “兼职?”路易丝不知道自己能对这么强大的路西恩有什么帮助。

    路西恩略微提了提:“我在做一个‘奥秘之声,的节目筹划,打算创作一些贴近市民·贴近农夫,贴近普通人的短小简单音乐,我希望路易丝你能来帮我分担压力·议会有音乐天赋又有时间的魔法师可不多。”恩,绝对不做农业重金属!

    路易丝有些茫然,不懂什么叫做奥秘之声,也明白什么叫做节目筹划,可能给在研究魔法时继续音乐爱好,而且还是跟在崇拜的大音乐家身边学习,似乎挺不错地道·于是她点头道:“我没有问题。”

    “克莱恩先生,你管理过圣咏之都·对信众的生活和教会的‘秘辛,应该有比较真实的了解,希望你能来主持一个讲述这方面事情的节目。”路西恩微笑对克莱恩说道,“放心,议会直接拨款,奥术点只多不少。”

    克莱恩没有犹豫:“我也没有问题。”

    “很好,你们登记过后就去我在审核委员会的办公室等我。”路西恩没有耽误他们,带着海蒂等上了升降梯,前往原子研究所。

    海德勒城,一片荒芜的墓地里,灰雾朦胧如同凝固。

    亡灵阿道尔看着远处诸多魔法塔,阴冷地道:“必须想一个办法阻止魔法议会继续调查下去,否则缝隙暴露只是迟早的问题。”

    他旁边一只新的亡灵疑惑地看着他:“阿道尔,你似乎想到办法了?”

    阿道尔点了点头:“新的一期《奥术》你看到了吧?路西恩=伊文斯挑起了战火,受到了波动说支持者的批判和攻击。”

    “这有什么联系?”新的高阶亡灵不解地道。

    阿道尔声音干涩枯哑:“我从罗杰里奥那里知道,之前两个星期有位支持波动说的电磁系魔法师因为寄匿名信恐吓要杀死路西恩的朋友和学生而被他反应过激地杀掉,我想支持波动说的魔法师听到这件事后肯定会非常愤怒,我们再暗中引导情绪最激烈的那部分,让他们真正地出手,彻底激烈路西恩,嘿,依照他的脾气,必然会报复回来。”

    “到时候,一边是支持路西恩的费尔南多、海瑟薇、道格拉斯等人,一边是反对他的布鲁克、奥利弗、海伦和米兰达等大部分奥术师,魔法议会将陷入空前的内乱之中,再不会关注海德勒城。”

    新亡灵骨头架子发出清脆的声音:“非常好的办法。”

    商量完毕,两位亡灵悄悄地返回了魔法塔。

    这时,荒芜的墓园里,几丝没有任何生命力的腐肉突然蠕动起来,扭曲成小虫的模样,消失在原地。

    海德勒城一座新建的魔法塔内,费利佩摊开掌心,看着冒出来的腐烂小虫,冷峻苍白的脸上难得一见地出现为难的情绪。

    这段时间虽然碍于观察手段的落后,奥术研究停滞不前,但在魔法创造上,费利佩是再有成就。

    “死灵界已经表现得那么危险和诡异,为什么还有继续信任他们,和他们合作?”费利佩想到绯红之月时的场景,疑惑的目光望向两个半位面的入口所在,“两位阁下究竟在想什么?”

    “······不管如何,比起死灵界,还是议会值得信任,我这样的新晋高阶,未必能在死灵界捞到什么好处,反而会承受极大的危险···…”偷听到两位亡灵对话的费利佩内心很快有了决断,找出信纸,自言自语般地道:

    “路西恩=伊文斯真是疯了,这么荒谬的理论也敢提出,我要写信好好驳斥他、臭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