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审问结果(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审问结果(第二更)

    路西恩先是一愣,接着从费尔南多的话里品味出深藏的意思“老师,您是说,即使谋划还在准备,尚未开始实施,传奇强者也能感应到?”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以路西恩目前的权限,可以在高等奥术图书馆兑换传奇以下的绝大部分资料,可对传奇领域的了解还是仅限于《星相与元素之书》上两个传奇职业的晋升,相应传奇魔法的构建,以及老师费尔南多平时的偶尔讲述,更完整、更具体、更细微、更成体系的传奇知识略等于零。

    因此,对这种近乎神灵的预感,路西恩难免觉得惊讶非常,虽然在正式魔法师时,自己就靠着命运主星对危险的预感和行动的果断阻止了哈贝罗男爵针对自己生命的阴谋,但那时候哈贝罗男爵已经开始正式实施计划,而且双方就在一个城堡内,能提前预感到危险并不奇怪,可自己十几分钟前刚在心里理顺计划,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向老师说明,亡魂主宰就提前察觉危险,先下手为强地“弃卒保帅”,实在是匪夷所思。

    费尔南多板着脸道:“传奇的晋升就是生命的质变,在曙光战争前期,各种教会的宣扬之中,传奇就等于半神。你的计划如果真的能威胁到维森特的生命,那他命运轨迹的微小变化就能在他认知世界内放大成非常强的危险信号。”

    说到这里,费尔南多顿了顿,似乎在找好的例子说明,以免路西恩日后外出探索时对传奇强者疏忽大意:“你之前为了拯救‘观察者,脱困,设计对付吸血鬼亲王德古拉时,是否曾经想过杀掉他,是否有真正的、可以让他陨落的计划?”

    “没有。”路西恩凝重地摇了摇头,从开始就是为了救莱茵脱困,和德古拉亲王根本没什么关系要不是他和莱茵有利益冲突,自己根本没必要冒那么大危险请娜塔莎引开他。

    以他传奇巅峰的能力,要想设计杀他,除非是请动道格拉斯、布里克两位阁下加自己老师联手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允许,而且就连娜塔莎提议告诉萨尔德,设下圈套埋伏他的计划都被自己否决了。

    想到这里,路西恩突然醒悟了莱茵的安排,直到召唤出银月之神爱特娜与死灵界的神秘存在交手,自己才真正清楚他是为了对付什么。

    一路开启狮身人陵寝、太阳王地下宫殿、寇涛鱼人祭台,自己只知道是帮助他脱困并消除死灵界的异动,具体的情况,他从来没有详细说明。这明显是在规避死灵界神秘存在的危险预感加上尚未彻底苏醒,终于顺利隐瞒过去。

    而之前打交道的诸位传奇中:梦魇之王是自身“作死”,引出了自己记忆深处的数理难题;狮身人之王芬克斯被人禁锢,半生半死,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对萨尔德则只是确认他的诡异,借他之手除去小丑,并未真正想过对付他;而老师、议长阁下等传奇魔法师,自己丢出颠覆性论文时,都是再三评估和铺垫防止太过冲击。

    见路西恩态度凝重,若有所思,费尔南多知道他有了这方面的警惕轻轻点了点头:“以后得到这方面的情报,不要先去筹备计划,直接交给我。”

    他好像还有点不放心再次叮嘱了一句:“但是,颠覆性的论文和这种危险是不一样的,必须审核和铺垫。”他总觉得路西恩是那种随时可能弄出颠覆性成果的家伙。

    “传奇预感不到颠覆性论文的危险?”路西恩疑惑地问道,这和自己刚才想得不同啊。

    费尔南多瞪着鲜红眼睛道:“认知世界半固化,融合灵魂,鉴于虚幻与真实之间,开始与现实世界、命运星空交互就是传奇魔法师的本质变化,再加上命运主星倒影传奇级别的星相类预言魔法,则形成传奇法师预知危险的能力源泉,而颠覆性论文如果能对传奇造成危险,那毫无疑问是与他认知世界的主要构成彻底矛盾的,换句话说,他的认知世界不认可这个研究成果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当它们是危险,无法提前感应到。”

    “原来是这样······”路西恩这才大致弄明白,接着有点担心地道:“那亡魂主宰会不会预言出是我在谋划他?费利佩出卖的举动会不会被他知道?”

    要是被一位大奥术师盯上,那可比德古拉亲王、鲁道夫二世这些传奇强者恐怖多了,毕竟大奥术师的手段更多种多样,尤其是一位擅长死灵、诅咒、生命转化的大奥术师。

    费尔南多嘴角翘起,笑骂道:“你忘记自己命运诡秘者的身份了?维森特的预言结果很大可能是偏到了我的身上,要知道这种预感虚无缥缈,我们的关系又相当密切,你的计划实施也肯定得由我主持,所以,你不用担心维森特会追溯到你,追溯不到你自然也就追溯不到费利佩。”

    这还真够偏的······路西恩依然担心地问道:“老师,那亡魂主宰岂不是会记恨你?”

    “记恨就记恨,我难道还怕他?”费尔南多双眼一瞪,“好了,你回去吧,我们要举行最高评议团会议讨论这件事情了,接下来还得

    ‘审问,黑白灰世界的亡灵。”

    “不知道它们究竟有什么诡异?”路西恩颇为好奇地道,不知道它们是不是有计划对付自己,比如在矮人遗迹的洞穴里傻乎乎被自己杀掉的那只高阶亡灵……

    费尔南多将脸一板:“如果适合你知道,属于你的权限范围,我自然会告!诹,不过,经了维森特的手,我们能够‘审问,出的真实,多半就是他想要我们看到的记忆。”

    路西恩猛然记起,亡魂主宰维森特同样是大脑和灵魂记忆领域的“首席专家”,除了黑暗山脉里那群喜欢玩弄心灵的章鱼头的中枢之脑,恐怕没什么存在可以在这个领域与他媲美,什么入侵大脑,翻看记忆,删除记忆,篡改记忆·编织记忆,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道格拉斯、费尔南多等人自然能分辨哪些是虚假记忆,可无法发现哪部分记忆被删除了。

    “原来死灵界的亡灵是想从我身上挑动议会内讧,如果不是费利佩提醒·事情恐怕会变得非常麻烦……”路西恩坐在原子研究所的办公室内,看着老师费尔南多筛选后的审问结果。

    没有费利佩的反水,也就没有自己的谋划,没有自己的谋划,亡魂主宰维森特自然察觉不到危险,亡灵阿道尔的阴谋在目前议会“波粒战争”如火如荼的情况下就很有可能得逞,到时候最麻烦的就是自己。

    不过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从自己身上挑动“学术内讧”,就会被最高评议团认为居心叵测,极大可能属于奸细。

    “关于死灵界的大概情况比我知道的还详细·对深处的危险也有明确提醒,尤其是从亡灵阿道尔记忆里读取出来的最深处场景,更是让所有最高评议团成员震动……”

    具体是什么场景,就不属于路西恩的权限范围,无法得知,但这个场景造成的后果,费尔南多倒是写得很清楚,那就是议会决定根据高阶亡灵的记忆和特质,开发查探死灵界缝隙入口的魔法·然后在缝隙入口建立“前进探索站”,慢慢探索,绝不贸然进入深处·等找到死灵界神秘存在和银月之神爱特娜双双跌落的新世界,得到的碎片,研究出成果·才深入死灵界。

    “看来亡魂主宰没有依附死灵界,引诱传奇魔法师们探索深处的想法……但是,居然没有马斯基林阁下、莱茵先生等传奇魔法师被困在死灵界深处的情报,难道是亡灵阿道尔还接触不到这个层次?”

    路西恩疑惑地想着,本来还打算在老师费尔南多面前“恍然大悟”,原来莱茵是被德古拉亲王困在死灵界深处,可现在不用遮掩了。

    而接下来的审问结果让路西恩差点笑出声·原来好几次苍白之手的内讧都是死灵界亡灵挑动的。

    “亡魂主宰知道后肯定气得不轻,不过也同样确定死灵界的亡灵居心叵测·恩,议会有所戒备就好。

    读完之后,路西恩拇指食指一撮,一团火焰就将情报烧毁,残余的碎屑被风卷起,送入了下水道。

    做完这一切,路西恩起身离开原子研究所,刚好遇见拉扎尔出来。

    “这么迟才走?”拉扎尔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路西恩:“我很奇怪啊,你这种只知道研究奥术和魔法的无趣家伙竟然是大音乐家,你的音乐之中可是有几部很浪漫的,比如《致西尔维娅》啊,《月光》啊。嘿嘿,为什么不早点回去?你家肯定有不少音乐‘爱好者,等着拜访,其中少不了专程从伦塔特赶来的漂亮贵族小姐。”

    “所以我才待在这里。”路西恩揉了揉额头。

    拉扎尔长吁短叹:“真是浪费啊!”

    接着他挤眉弄眼地笑道:“难道传说是真的?你和瓦欧里特公国的那位公主殿下是恩爱情侣,所以才忍心辜负那些漂亮姑娘的心意?”

    这个八卦男······路西恩不太想否认,所以闭口不说话。

    拉扎尔长长哦了一声:“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一个在魔法议会,一个在圣咏之城,你们的未来真是……所以,好好努力吧,争取早点成为传奇魔法师,带领议会将教会打垮,一路推进到圣咏之城,将公主抢回来!”

    两人说话间踏入了升降梯,意外地看到穿着黑色风衣的费利佩。

    “我来更换奥术徽章。”冷峻没有笑容的费利佩转动了一下六级奥术师的徽章,自从有了影响因数,他获得的积分比过去多了不少。

    他特意来等自己?看来对前几天苍白之手的变化心有余悸啊·路西恩了然地笑道:“看到你还活着,有些失望啊。”

    费利佩冷哼一声,确认路西恩没有被亡魂主宰盯上,内心悄然松了口气。刚送出密信没多久,亡魂主宰就突然动手,吓得他差点没狗急跳墙,幸好一直以来他心理素质都不错,遇到大局变化能够保持住冷静,这才没自行暴露。

    “我最近在研究新的放大魔法,按照预计,或许三四年后,就会有远远胜于现在的高阶放大魔法创造出来。”路西恩望着前方“上升”的楼层,不经意地说道。

    费利佩目光一凝,插在风衣口袋里的双手紧紧握住:“你想说什么?”

    “我筹划了个节目,希望你能来做嘉宾。”路西恩不怀好意地笑道,总得找个由头吧。对费利佩这种性格的人,路西恩不喜欢和他做朋友,有来有往,两不相欠最好。

    费利佩听不太懂:“节目?嘉宾?”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路西恩微笑着与拉扎尔走下升降梯,踏入议会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