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冲击(第一更求推荐票)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冲击(第一更求推荐票)

    是“老师······”狄安娜的声音虚弱飘渺,仿佛陷入了一场永远也不会醒的噩梦。

    马努埃尔略带沧桑的黄褐色瞳孔中是预料之外的痛苦和惊恐,本以为老师再顽固,有了这三年各方面的缓冲铺垫,也顶多就是认知世界破碎凝固,不会危及生命,以他九环大法师的魔法实力,即使将来年龄接近三百了,也能转化为巫妖或是以其他方式延续生命,未必不能找到那渺小的机会重构认知世界,可现在…···

    “不!老师没死,老师一定还没死!”科瑞斯特尔无法接受地大声喊道,满头白发随着他的剧烈摇头变得凌乱,衬托得布满皱纹又异常扭曲的脸分外狰狞,“老师用了生命藏匿术的!”

    作为九环大法师,罗兰有足够的能力和知识预防意外“死亡”,虽然不像巫妖的护符命匣那样好用,但生命藏匿术也足够应付绝大部分情况了。

    狄安娜将脸埋在双手里,痛苦颓丧地梦呓:“没用的,没用的,这是认知世界彻底毁灭,即使有护符命匣都复活不了······”

    对现阶段魔法师来说,灵魂和肉体生命力可以通过命匣、生命藏匿术等魔法分割,只要命匣等隐秘保存的物品不破碎,本人就不会真正死亡,可认知世界却是比灵魂还虚幻飘渺的存在,似乎根植于魔法师的意识,无法被魔法、神术和骑士手段攻击,也自然无法被它们作用,所以无法分割,无法复制,一旦认知世界坍塌毁灭,带来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比如传奇魔法师的半位面虽然是冥想环境在真实世界投射构成,认知世界的变化会带来它的相应变化,但反过来就不成立,哪怕半位面被敌人强力摧毁也不会影响传奇魔法师自身的认知世界,再比如,幻术中通过构建颠覆性理论让敌人认知世界坍塌,脑袋爆掉顶多使得他现实浑浑噩噩,一时陷入茫然呆滞状态,要想将幻术中的认知世界坍塌和脑袋爆掉映照到现实,目前只有“梦魇之王”可以办到。

    而从认知世界“坍塌毁灭”中复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认知世界根本没有彻底坍塌。在有心理准备或是早就微弱动摇的情况下,认知世界是处于破碎凝固和坍塌毁灭两种情况之间可以在它的毁灭蔓延开来前抓住机会转移灵魂,用脑袋的爆炸抵消了冲击。对没有命匣、没有其他复活手段的魔法师来说,这种可能也等同于认知世界的彻底毁灭。

    “老师怎么会这样?是谁害了他?是路西恩=伊文斯要阻止他完成实验吗?”科瑞斯特尔声音癫狂地吼道踏着满地的脑浆血液冲向实验桌。

    看着巨大打击下似乎已经神志不清的科瑞斯特尔,马努埃尔和狄安娜一时被他疯狂暴虐的举动震住,加上目睹罗兰没脑袋尸体带来的震撼惊恐,他们仿佛连反应都变得迟钝,木然而迷茫地看到科瑞斯特尔拿起实验笔记阅读,看着他不敢置信地望向魔法阵和炼金装置。

    “一定是被人篡改过的,一定是!”疯狂的科瑞斯特尔开启魔法阵,进行最后一组数据的实验。

    篡改······马努埃尔茫然地想着,过了不知多久他突然醒悟过来,一边施展试图阻止科瑞斯特尔,一边大声喊道:“快住手!”

    声音刚落他面前就一片血红惨白,脸上温温热热,腥味扑鼻。

    啊!狄安娜这位五环魔法师就像无助小女孩一样尖叫了起来科瑞斯特尔没有了脑袋的尸体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又一个······”马努埃尔呆滞地想着,“······这种情况,我是不是该去找幻术师做个心理危机干预……”

    “世界真实”频道受欢迎程度排在第五的节目就是《心灵鸡汤》——心理健康讲座,而第一毫无疑问是《阿林厄一周新闻回顾》。

    深吸一口气,马努埃尔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结果,也接受了这个可能,往前走到实验桌前拿起实验笔记,上面已经沾满了红色的“果酱”和乳白的“奶油”。

    忍住恶心用魔法将它们清除,马努埃尔仔细阅读起实验记录,然后长长叹了口气。

    “符合光量子假设?”狄安娜好歹也是五环魔法师,无助状态没有延续多久,勉强恢复了思考和说话能力,一脸悲戚地问道。

    高阶魔法师马努埃尔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是,可以说初步证实了光量子假设。”

    这符合他三年来慢慢动摇改变的认知,看到这个结果本应该欢欣鼓舞,因为这意味着他或许未来五年内就能晋升八环,可现在,地上两具无头的尸体,到处沾着的脑浆和鲜血,却让他笑不出来。

    “这是老师最后一篇论文,要替他发表吗?”狄安娜完全是意识流的回答,与之前的问题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马努埃尔点了点头:“就说老师的实验结果证实了光量子假设,也接受了这个假设,但不幸遇到意外身亡,至少不能让老师死后名誉受损,毕竟布鲁克阁下也在做这个实验,我们没办法隐瞒结果······”

    “布鲁克阁下会不会有事?”狄安娜没去问有多少奥术师会相信自己两人提供的罗兰死因,而是惊恐地询问起布鲁克。

    马努埃尔也一下变得颇为惊慌:“我们马上返回阿林厄,将实验结果送到布鲁克阁下手中,希望他还没有开始实验······要是连他都陨落了,事情就恐怖了……”

    “那我们要不要为老师……路西恩=伊文斯······”狄安娜含含糊糊地问道。

    马努埃尔露出一丝苦笑:“如果科特尔还活着,他肯定会选择报仇,他可是老师后裔里面唯争气的,也是最受照顾的。我个人虽然因为这件事情,对路西恩=伊文斯有着发自内心的憎恶,但真要说这是他的责任,也谈不上来,又不是他提出的实验设计,也不是他完成的实验或许将来我会因为这种感情而反对他的理论或建议,但直接报仇,我做不到。”

    最重要的是,自己早就动摇和劝过老师。

    “我也是。”狄安娜心理活动和马努埃尔差不多但却多了其他方面的考量,路西恩是六级奥术师、六环魔法师,传闻由于影响因数带来的变化,他的奥术积分已经接近九千,要不了两年就能成为七级奥术师,这样的人物哪是自己这种四级奥术师、五环魔法师能够报复的?而且路西恩的背后还站着汤谱、克洛伊等高阶的同学,还站着大奥术师风暴主宰阁下!

    还不知道罗兰已经陨落的路西恩还在品着红茶享受春天清晨的美-。

    忽然,路西恩精神力场有所触动,缓缓转头望向实验室门边只见依然残留桀骜气质的斯普林特打开大门,沉思着走了进来。

    “斯普林特,这么早?”路西恩微笑问道。

    斯普林特吓了一跳,已经成为二环魔法师的自己居然对老师的存在毫无感应,他可是没使用任何魔法师手段!难道老师在魔法实力或者灵魂、认知世界上又有了本质提高?

    “我,我这段时间都这么早来,抓紧时间做些自己的实验,家里的实验室比不上原子研究所。”还没见过风暴主宰的斯普林特谁都不服,就怕自己的老师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路西恩轻轻点了点头,端着白釉瓷茶杯离开窗边:“因为杰罗姆拿到霍尔姆皇冠奖,所以给了你刺激?恩将好胜心强和骄傲用在这方面的攀比很好。”

    斯普林特才不承认老师说对了,眼光四处打量,发现实验桌上放着厚厚一叠论文纸:“老师你又要提交论文了?这么多篇?”

    “算是一篇,过几天再提交。”路西恩声音平缓地说道。

    “过几天?《奥术》就要发行,迟几天就赶不上了。”斯普林特毫不怀疑自己老师的论文能上《奥术》,尤其是这段时间老师废寝忘食地研究,成果必然惊人。

    路西恩微笑摇了摇头:“再等等。”

    斯普林特刚要发问,实验室的大门就再次打来,安尼克、海蒂、卡特里娜、蕾依丽雅、切莉等学生鱼贯而入接着被早就到来的两人吓了一跳。

    路西恩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老师看到学生都很勤奋,那是肯定开心。

    三年过去,除了切莉在去年才成为正式魔法师,其余几位的魔法实力都已经是二环,提升最快的安尼克已经触摸到了中阶的门槛。这就是奥术理论发展,并跟着路西恩长期接触最前沿领域的好处。

    索拉尔群岛上,布莱克等居住在分部魔法塔的奥术师聚集在大厅里,准备一起收听“世界真实”频道。

    今天是《奥术》等期刊发行的日子,如果没有拖延,“世界真实频道”早上九点的《魔法观察室》会将把各个期刊需要关注的论文提一提。

    这对阿林厄以及伦塔特的魔法师来说或许没什么意义,可其他分部、偏远郡的魔法师就相当喜欢这个举动,这让他们能第一时间接触阿林厄最新的奥术研究状况,尤其索拉尔群岛分部,等上一期的《奥术》等抵达,往往下一期的《奥术》就要发行了。

    “……欢迎收听《魔法观察室》,我是你们的老朋友‘猎鹰,。”

    醇和的男低音从收音机里传出,“我已经拿到了第一批发行的十本期刊,现在先介绍最受大家关注的《奥术》。相信所有奥术师都对布鲁克阁下、罗兰先生的实验结果充满期待,这一期上面会有吗?”

    “实验结果……”布莱克握紧了拳头。

    其他奥术师也同样的紧张期待、兴奋激动,推翻光量子假设,捍卫波动说统治地位了吗?

    “恩,我在题目上找到了两篇论文,分别是布鲁克阁下和罗兰先生的,先让我们看看布鲁克阁下的……”

    短暂的停顿中,布莱克发现自己变得有些焦急,其他奥术师同样如此。

    几秒钟后,“猎鹰”醇厚的声音带着点苦涩地念道:“······虽然我是为了否定光量子假设而进行的实验,但实验结果、图像却完美地符合了光量子特征,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否定尝试,反而初步证明了光量子假设……”

    什么?布莱克愕然抬起了头,神智少许模糊,由于只是听到转述,没有直接看见论文,他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且他冥想环境早就有了动摇改变,所以只是两股鲜血从他鼻子内流淌出来,灵魂受到轻微的创伤。

    可他刚抬起头,一股火辣辣的液体就浇在了他的脸上,糊住了眼睛,溅入了嘴巴,腥味直冲脑门,眼前红白如同鲜红盛开。

    “…···索尼娅爆掉脑袋了……”其他奥术师茫然恐慌的声音接连响起,一具身体轰然倒地。

    脑袋?反应过来的布鲁克只觉强烈的恶心上涌,侧过身体吐得稀里哗啦。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反而有点庆幸,还好分部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