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章 幸灾乐祸(第二更)

第一百三十章 幸灾乐祸(第二更)

    阿林厄,议会总部魔法塔。!

    始终朝气蓬勃的蕾切尔将魔法袍变成了暗黑的颜色,以此昭示自己的心情,沉重压抑,紧张等待。昨天都还没有打听到布鲁克阁下、罗兰先生的论文提交,他们会赶在《奥术》期刊发行前通过审核吗?实验的结果究竟怎样?是否否定了路西恩的光量子假设?

    即使受好友萨曼莎的影响,蕾切尔这三年的认知世界已经变化了很多,称不上坚定的波动说支持者,甚至更偏向于准确预言出种种光电效应实验现象的光量子假设,可从学徒开始就受到的熏陶,那经典的双缝干涉图像和布鲁克亮斑都在提醒着她,光有着明显的波动性质!

    “难道真的像路西恩说的那样,我们该从更高的层次和角度来看待波和粒子的问题?”有些迷茫的蕾切尔在踏上升降梯前收回了右脚,拐弯去了兑换区,虽然到老师伊莎贝拉那里等待半个小时,应该就能看到最新一期的《奥术》,但她迫切地想要知道最终的结果。

    步伐略微加快,临近兑换区时,蕾切尔发现前方挤满了人,不由暗叹道:“波粒争论果然受到了广泛关注,平时《奥术》发行,哪有那么多魔法师来抢着购买?高阶以下的奥术师有几个能完全看懂《奥术》上面每一篇论文?”

    心中这么想着,不妨碍她向人稍微少一点的兑换台挤去,可层层叠叠的人群此时却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呈现无法言喻的压抑和绝望。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让蕾切尔充满了好奇,于是转过了方向,依靠几个没有攻击性的四五环魔法辅助,挤到了被围着的兑换台前方。

    啊…···急促短暂的惊叫声只发出了半截就戛然而止,破碎的头颅,洒满一地的脑浆和鲜血,抓着一本摊开《奥术》的尸体·都以一种惊悚的方式映入蕾切尔的瞳孔。

    周围奥术师们亲手杀过人的不在少数,可突然有人以这样的方式倒在面前,还是有点承受不住,毕竟认知世界被颠覆会爆头的事情·他们虽然耳熟能详,但实际上最近百年却范例不多,除了元素意志和苍白之手的中高阶魔法师曾经目睹过一次,其他人是从未见过,牧师、主教变成圣光火炬和烟花的场面倒是偶尔能遇上。

    那些尚未接受过强制任务外出的低阶魔法师和学徒更是露出了又惊又怕的表情,嘴里不停唠叨着“路西恩=伊文斯”、“碎颅者”等单词,仿佛那是将要捏爆他们脑袋的恶魔主君。

    “《心灵鸡汤》栏目很受魔法师喜欢·可却少有人找老师和我这种幻术师进行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这次之后,看来情况会发生很大改变……”蕾切尔极端压抑之中·思维却相当的脱轨。

    不过造成压抑绝望气氛的最主要原因却不是这幅惊悚的画面,而是摊开的《奥术》上,那用粗黑字体写着的几行单词:

    “…···虽然我是为了否定光量子假设而进行的实验,但实验结果、图像却完美地符合了光量子特征,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否定尝试,反而初步证明了光量子假设……”

    “——埃德温=布鲁克,大奥术师,传奇职业‘掌控之皇,四级”

    蕾切尔微微扬起脑袋,四十五度角地看着大厅银色的天花板·与周围一样压抑安静:“从进入魔法学校那天开始,我就没想过波动说会有这么一天,它不是应该像这座魔法塔·像道格拉斯议长阁下和布鲁克阁下的理论体系一样永远屹立不倒吗?”

    “这个世界似乎变得不认识了……”

    蕾切尔难得的多愁善感,然后在一种奇怪的悲伤情绪里悄悄脱出人群,茫然地回到魔法塔大厅·然后踏上升降梯,抵达奥术审核委员会,敲响了老师伊莎贝拉的办公室大门,仿佛一个在寻找“母亲”温暖怀抱慰藉的孩子。

    “进来。”伊莎贝拉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听到伊莎贝拉的回答,蕾切尔才猛然惊醒,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里?正常不是应该去“原子研究所”旁边的“脑波和激素中心”等待老师吗?老师不是应该九点才从魔法塔出发吗?

    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蕾切尔看到老师的魔法袍变成了黑色长裙·胸口戴着一朵白花,顿时惊愕地问道:“谁过世了?”

    “罗兰·科瑞斯特尔····…”伊莎贝拉脸色有些悲戚地说出几个名字。她不是最近才晋升的高阶魔法师,与那些顽固的老法师或多或少有点交情。

    “罗,罗兰大法师吗?”蕾切尔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高瘦的顽固老头形象,但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他胸口的一排徽章,那是一道道耀眼的光环。

    伊莎贝拉轻轻颔首,眼睛里泛着粼光:“是的,一位大法师陨落了,一位获得过电磁、光暗和热力领域最高荣誉的大法师!陨落了,被奥术和魔法的发展淘汰了……”!

    “这······”蕾切尔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黯淡好残酷。

    伊莎贝拉没有多少情绪地“笑”了一下,安慰道:“不要绝望,不要迷茫,这是正常的。这让我想到了年幼时的日子,那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粒子论支持者爆掉脑袋,所以现在支持粒子论的才会那么少。你应该庆幸,这次有了三年的缓冲和铺垫,因此审核布鲁克阁下、罗兰论文的三位光暗领域委员才没有死亡,只是灵魂受创,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恢复。”

    “恩。”蕾切尔从魔法史上看到过这段历史,那是布鲁克阁下绽放才华,颠覆了光的粒子论的时代,他踏着密密麻麻的破碎颅骨和脑浆鲜血登上了大奥术师的宝座,成为议会第二位传奇巅峰,甚至据说有一位道格拉斯议长的好友,当时最高评议团的成员,传奇魔法师都连同他的半位面一起毁灭了。

    可是,从书本上读到这段历史是一回事,亲身体会“这段历史的再现”又是另外一回事,那样惊悚的画面,让人根本把持不住。

    伊莎贝拉看到蕾切尔的脸色依然苍白,于是走到她的面前,抚摸着她的头发,母亲般安慰道:“这同样会是一个成长的时代。当初布鲁克阁下带来变化的几十年里,议会增加了海伦阁下、维森特阁下两位大奥术师,以及另外四位传奇魔法师,让议会高层的实力差不多翻了一倍,而大法师、高阶魔法师经过近百年的发展,数量更是变得远远超过以前,我记得小时候议会大概是二十多位大法师,现在有六十二……六十一位了。”

    “这是我们的机会,一定要记住,不能盲目坚持,也不能轻易动摇,一切以事实为依据。”

    霍尔姆光辉大教堂。

    “罗兰,‘毁灭闪电,,净化序列第七十六位。”裁判所巨头巴哈欧拉面带笑容地念道:“科瑞斯特尔,‘血腥雷霆,,净化序列第二百六十九位······我真想给路西恩=伊文斯这位教授先生颁发‘黑夜天使,勋章,以表彰他在清除邪恶魔法师上面作出的卓越贡献。”

    在霍尔姆王国待久了,他也学会了皇冠奖的标准用语,以此来嘲笑路西恩。

    神圣骑士史东哈哈大笑:“一位大法师,三位高阶魔法师,二十七位中阶魔法师,以及更多的认知世界破碎凝固者,如果路西恩=伊文斯愿意成为守夜人,就凭这份功勋,他在守夜人中的排名就能进入前五!”

    宗教裁判所的传奇强者只有三位,其中一位是归附的古代魔法师,所以也进入了守夜人排名,由于他曾经击杀过净化序列前三十的传奇,毫无疑问地排在了第一。而守夜人队伍里高阶虽然很多,九环层次的却不超过十位,净化过罗兰这种高序列九级奥术师、九环魔法师的就更加少了。

    菲力贝尔也面带微笑,这是最近十年来最让人心情愉悦的消息了,对神职人员来说,光是波还是粒子根本没有关系——之前有人因此被圣光吞噬是由于布鲁克证明了光是电磁波,剥去了它的神圣属性,这才造成了惨案,至于光量子假设,菲力贝尔表示毫无压力。

    他摸着自己浓密的白色络腮胡子,笑呵呵地道:“可惜布鲁克没有因此而陨落,要不然教皇冕下就必须给路西恩=伊文斯授予‘圣徒,称号了!”

    “当初就有人提议直接称呼布鲁克‘圣徒,,可惜比起他,路西恩=伊文斯似乎还差了一点。”

    听到这句明显调侃嘲笑路西恩的话,巴哈欧拉和史东是开怀大笑,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情绪。

    “不过据说布鲁克也因受创严重,不知道有没有认知世界破碎凝固,如果有的话,那真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情,似乎是主安排好的惩罚。那时候,他是多么的风光,毁掉了不知多少魔法师的认知世界和神职人员的信仰之心,想不到却会有自身认知世界破碎凝固的一天。”菲力贝尔这一刻无比的虔诚,前所未有地相信真理之神的存在。

    “唯真理永存。”听到这段话,巴哈欧拉和史东双双画起十字架祈祷。

    祈祷完,三人对视一样,再次微笑起来,菲力贝尔幽默地道:

    “要不要我们再为‘圣徒,路西恩=伊文斯祈祷一下,祈祷他安全渡过反弹,继续为主的荣耀事业努力?”

    “新,炼金,术?”费尔南多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读着手中厚厚论文的题目,鲜红的眼睛充满怀疑神色地盯着面前从容镇定的路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