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来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来客

    休斯下意识看了路西恩一眼,神色之间透露出一丝戒备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当着刚刚成为“秘祈会”第七门徒的利维坦讨论,就不担心他是间谍,混入进来帮助邪神安纳坦斯寻找伟大的火焰和毁灭之神的踪迹?至少也要等一年的考验期度过,确认他没有问题之后再真正让他参与核心事务的商量。

    在伯利坦城双重高压管制,神殿大祭司和神血英雄强大实力震慑之下,“秘祈会”的成员是非常小心,因为不小心的都已经死掉了,甚至给秘祈会带来了严重的损失。

    “为什么会忽然讨论这个问题,我记得上一次的‘传道,计划才确定没多久?”安休斯郑重地看着门徒之首雅各道。

    雅各按住衣角细小的灰蔷薇花纹,低声道:“这是‘冠冕,亲自下达的命令,我们安静等待他的到来。”

    “冠冕”,秘祈会的首领,火焰与毁灭之神的神子,也宣称是的降临化身,父子两位一体,而路西恩等门徒对外称呼是“传戒者”,传播戒律道路之人。

    安休斯这才缓和了表情,坐到了一张火焰花纹交织成巴力尔文“五”的白银之座上,路西恩在其他门徒或打量或戒备或淡然的目光里,也学着安休斯的样子,不慌不忙走到了“七”这张白银椅子旁边,如同在家里一样安闲自在。

    “利维坦,听诺顿说你天生力大无比,可以和最差的神血者抗衡,是吗?”雅各脸上乱糟糟的都是白色胡子,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其他门徒目光凝视着暗红色的圆桌,仿佛没有听到雅各的问话,也不期待路西恩的回答,这种等级的大力士在人类之中虽然罕见,但并不是没有先例·说是可以和最差的神血者抗衡,也仅仅指力气方面,一旦神血者使用来自血脉的“超凡之力”,施展神奇的法术·操纵自然变化,那大力士和普通人就没什么区别,同样是迅速死亡。

    路西恩此时的容貌是一位普通的黑发黑瞳男子,与一般巴力尔人没什么区别,微笑着回答:“我没有与神血者战斗过,并不清楚具体的差距,但可以对付一般的怪物。

    当初路西恩说的受伤原因就是在野外遇到了恐怖怪物·靠着天生神力逃脱,而来自骑士的力量也确实让只能施展类法术的诺顿惊讶,这或许是他推荐路西恩成为第七门徒的理由之一。

    雅各背挺得很直·眼神和语气没什么变化:“那你将来的‘灵性之种,可以偏向于这方面,能够打垮城墙的力量,可以防御剑和矛的皮肤,以及非常快的速度,就像邪神安纳坦斯弑掉的父神之前那样。”

    战争之主安纳坦斯是安格诺玛帝国创世神话里天空之神的儿子,半神半人,力大无穷,再锋利的刀和剑砍在身上,也顶多留下白色的划痕·他杀掉了为祸帝国的九只大怪兽之后,在众神居所反而受到天空之神的责难,于是暴起反抗·杀掉了父神,登上安格诺玛神系的主神之

    “但在此之前,你需要用你的力量为伟大的火焰和毁灭之主作出足够的奉献。”路西恩回答前·雅各就继续说道,像他鼓舞每一位秘祈会的重要成员时那样——尚未获得灵性之种成为门徒的重要成员。

    忽然,秘厅弥漫起炽热毁灭的气息,仿佛火灾降临。

    雅各率先站起来,按胸低头:“恭迎‘冠冕,。”

    其余门徒也跟着一一行礼,路西恩则同时评估着气息的大致水准,如果“冠冕”是毫无保留的释放气息·以震慑“传戒者”们,那他的实力应该有七级的程度·不过,这气息相当古怪,既不是精神力压制,也不是强大意志威迫,更非神圣浩大的威压,反而像是三者都综合了一点的“混血儿”,没有任何出众之处。

    “伪神,降临化身,神子,真是让人越来越感兴趣了。”路西恩混进秘祈会,主要是为了情报,方便脱离半危险的处境,研究只是附带目的,可随着了解和见到的事物增多,这奥术师的本能欲望是愈发强烈,有点主动参与秘祈会事情的想法,“如果他真是火焰和毁灭之神的唯一降临化身,那这位伪神的实力应该是八级,那能够让逃脱的战争之主,看来还没有传奇水准,属于九级黄金骑士的巅峰。”

    虽然曙光战争前期,残余的魔法师们被真理神教得东奔西跑,对伪神的情况并不了解,但有亡魂主宰维森特这种存在出现,议会后来是从南方教会手中得到了不少关于伪神的资料。路西恩权限不足,了解有限,可也大概知道,伪神能分离自己的力量制造化身,或是降临在拥有血脉的神子身上,化身的实力最高低于本身一级,若是这种水准的化身,则数量最多两个,要想制造更多,那只能调低化身实力。

    既然秘祈会宣称是火焰和毁灭之神目前的主要教派,路西恩就推测阿樊多用来控制这个隐秘教派的神子,唯一化身,应该属于最强的类型。

    一位年轻俊美的黑发男子从石厅隐秘处走了出来,披着一■霓大素白的长袍,头上戴着橄榄花环,裸露在外的皮肤仿佛随时有一层虚幻火焰在流淌,将贲结的肌肉衬托得有力而富有美感。

    “肉搏应该很强,拥有部分类法术能力,更接近于骑士,不,等同于地狱里的强大魔鬼。”路西恩从他表现出来的东西大致判断着。

    “冠冕”埃尔环视七位门徒一圈,坐到了黄金宝座之上,然后右手下压,示意众人坐下。

    “我们的国度被邪神侵占,我们的‘孩子,被异教徒残害,我们的同行者越来越少,但我们依然牢记着我们的血脉,我们的父神,依然向往着的圣山居所,所以,我们的后继者源源不断,虔诚的年轻人不断补充进来·利维坦,希望你能成为守卫圣山大门的大力士,也希望你能将父神的威严传播到其他巴力尔人心中。”埃尔代表“火焰和毁灭之神”承认了路西恩第七门徒的地位,毕竟厄尔多半岛被安格诺玛人牢牢控制·人才越来越难以获得。

    等路西恩行礼答谢,埃尔看着下方的七位门徒道:“今天召集各位是想讨论我们未来的道路,各位应该已经发现,半岛上的反抗活动是越来越少,愿意信奉父神的巴力尔人也是越来越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和意见?”

    “他们忘记了神灵的威严,不再畏惧火焰和毁灭·我们要让他们记起这刻在灵魂内的恐惧,记起即将到来的火焰净世,这样他们才能为伟大的阿樊多而战。”安休斯严厉地说道。

    见其他门徒纷纷颔首赞同安休斯的意见·路西恩微微摇了摇头,这秘祈会似乎还处在最原始的依赖恐惧而传教的阶段,而不是混合了救助恩赐、美好向往、死后审判、灭世之罚等概念,以救赎、恐吓、良好美德和心灵寄托为核心的成熟宗教模式,已经不适应当前的情况·再这么下去,信徒只会愈发稀少,被安格诺玛人彻底毁灭。

    埃尔双眼之中似乎有火焰跳跃,他低声道:“宣扬父神的伟大是我们的责任·但传道的方法和手段,我认为应该作出变化了。”

    呃,路西恩和其他门徒都看向了埃尔·但眼中疑惑的含义却完全不同,他也想到要改变目前传教的手段了?

    埃尔声音饱含热情地道:“当前,父神的孩子们、臣民们在异教徒的统治之下是充满了痛苦·我们再用恐惧去驱使他们是无法走进他们内心的。他们需要的是救赎,需要的是从这种痛苦中解脱的救赎,所以告诉他们,死亡并不可怕,只是回归了父神的圣山居所,将得到永恒的安宁和快乐,而他们的牺牲也将为他们的孩子建立地上的圣国·让战争、杀戮、恐惧、仇恨等负面的事情统统远离,也只有这样的圣国才能躲过将来的火焰净世。”

    “当然·背弃了父神的人,也将受到惩罚,他们将得到公正的审判,在亡者的国度遭受无法描述的痛苦。”

    “父神的光辉不仅仅局限在巴力尔人身上,怜悯的、仁慈的,容纳任何愿意信奉的异族。”

    听着埃尔的话,路西恩是略微发愣,这已经是相当成熟的宗教概念了,开始从族神、区域神往抽象的、普及的神进化,火焰和毁灭之神在遭受巨大失败之后大彻大悟了?

    “可是,伟大的火焰之主没有救赎、安抚心灵、死后审判的神职啊。”雅各不解地问道,这是巴力尔人和安格诺玛人的神灵观,在他们看来,自然万物、生命过程皆有神灵主宰,不同的神灵拥有不同的神职,控制不同的事物,没谁能掌控一切,所以,伪神们往往形成一主多辅的神系结构。

    埃尔双眼中的火焰真正亮起:“父神创造了其他神灵,造成了的神性降低,而这次又因为其他神灵的背叛才落败,所以决定先征讨其他神灵,剥离们的神性,壮大自身的实力,回到最初开创一切时的状态,那样就能彻底击败邪神安纳坦斯。”

    这为巴力尔神话中创世的“火焰和毁灭之神”阿樊多为什么会落败找到了借口,也阐述了之后的方向,那就是先统一内部。

    “对,那些背弃了火焰之神的神灵们还在分化着巴力尔人,尊敬的冠冕,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谁?”安休斯非常赞同,看来没少受别的神灵信徒的气。

    埃尔冷冷地道:“月神阿辛。”

    月神······路西恩忽然觉得事情有点诡异了。

    这时,埃尔忽然站起来道:“父神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受益于一位来自于东面国度的哲学家。”

    他转过身道:“弗朗西斯先生,请你讲讲我们具体该怎么做?”

    弗朗西斯?路西恩微微皱眉看到刚才埃尔出来的地方再次走出一位黑发黑瞳的男子,他身材修长,背着一把长剑,脸部轮廓柔和,嘴角似乎永远噙着微笑,身上穿着类同于埃尔的宽大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