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秘的“哲学家”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秘的“哲学家”

    “来自东面国度的哲学家?”第一门徒雅各疑惑地看着弗朗西斯。

    他不是怀疑这位陌生男子有问题,能通过“火焰与毁灭之神”阿樊多的考验,得到“冠冕”埃尔的信赖,作为虔诚的信徒,他不敢也不会怀疑,之所以发言,是希望了解更多的信息,以便对弗朗西斯的建议作出合理判断,毕竟他才是秘祈会世俗传教的主要首领。

    雅各的态度代表了其他门徒的类似想法,就连路西恩也是同样的表情。

    “这个世界情况特殊,伪神众多,有月亮方面‘神职,的不在少数,那么正牌银月之神爱特娜跌落这个世界后,受到相仿‘神性,的牵引,试图‘吸收,们恢复自身位阶也是有一定可能的,毕竟还是血族始祖,吸收血液和神性是潜藏能力。”对于神灵领域的研究,魔法议会处于颇为落后的程度,路西恩用来描述的词汇基本是从教会“舶”来的,什么神职啊,神性啊,只能明白它们大概指什么,却无法弄清楚究竟是什么。

    有了这个前提,路西恩暗忖:“在没有其他更好办法找到银月爱特娜的情况下,控制和关注有月亮方面‘神职,的伪神不失为一条有效的

    ‘守株待兔,之法,那弗朗西斯是南方教会、北方教会的人,还是来自黑暗山脉西北几位伪神的教会?呃,真要较真,议会、黑暗议会等势力也能帮忙做出类似的宗教改进——天天耳闻目睹,想不知道也难,倒是比较顽固的精灵、德鲁伊们不会做这种事情。”

    埃尔提到的成熟宗教概念,走救赎、安抚心灵的路线,路西恩自己也能胡诌个七七八八,不能由此判定弗朗西斯的身份,而且他若是教会的人,帮助伪神进行宗教改革,似乎违背了自身的信仰当然,在找到银月爱特娜这件头号大事面前,稍微违背下信仰,对教会部分高层和守夜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需要考虑的事情。

    想到这里,路西恩愈发戒备和谨慎,自己大部分魔法物品可是处在损坏待修补状态,不利于久战,而且还不知道弗朗西斯有没有同伴在附近。

    埃尔微笑指着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先生来自东面沙漠里的绿洲国度,对哲学、神学、神秘学都有精深的研究,这次到厄尔多半岛是因为他夜晚观看星象时,发现有一颗星辰短时间内变得异常闪亮,然后迅速平复对应于父神的崛起,所以特地赶来朝拜和交流。”

    这个神棍······路西恩暗地里咒骂了一句,愈发觉得弗朗西斯有问题,这描述的星相变化明明就是“旧神”陨落、新神登位的象征,阿樊多拿什么来崛起?

    他是不懂星相,胡乱编造,还是刻意说来嘲弄阿樊多和埃尔孤陋寡闻,文盲两只的?

    弗朗西斯随意坐到一张白银之椅上,带着那抹永不消退般的淡淡微笑看了众位门徒一眼:“伟大的‘火焰和毁灭之神,之所以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巴布尔人崇拜除了单纯恐吓威逼的传教方式有问题,还在于确确实实被安纳坦斯击败了,让畏惧恐怖和强大的巴布尔人发现

    火焰和毁灭之神似乎比他们想象中更虚弱。

    “这是由于其他神灵的背叛!”第二门徒高声说道,不肯承认能毁灭世界的火焰之神阿樊多居然会失败。

    弗朗西斯悠闲地靠着椅背:“不管如何,失败了对神灵来说,失败是比陨落更加悲惨的事情,因此,我建议伟大的阿樊多暂时放弃过去的形象,以新神的方式传道。我们可以说,在毁灭的火焰之中,救世的埃尔诞生了之前的失败只是伟大阿樊多对信徒的考验,未能通过考验的那些必须虔诚忏悔才能获得埃尔的救赎,在火焰之后的肥沃土地上得到收获。”

    “这就是新的神灵,‘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埃尔,以后将逐步吸取‘阿樊多,的形象,增添火焰和毁灭的神职,让信徒们明白,埃尔就是阿樊多,阿樊多就是埃尔,们两位一体,如此才能成为真正强大的神灵。”

    “以后,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神的考验来解释了。”

    圆桌旁的六位门徒沉默下来,弗朗西斯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不管什么都能用神的考验来解释似乎是对神灵的嘲弄。

    路西恩却注意到,说这些话的时候,弗朗西斯的表情和眼神不仅没有一丝嘲弄的意味,反而略显狂热,让人非常信服。

    “他究竟是演技出众,还是在寻找银月爱特娜之外别有目的?”路西恩愈发肯定弗朗西斯是主物质世界的“来客

    见门徒们依然静默,弗朗西斯站起身,按着胸口对埃尔行礼:

    “神灵的意思是我们凡人无法真正理解的,行事出错是我们理解的不够,忽视了考验。”

    “神灵亘古不变,自有永有,不需要我们的信仰,但我们需要信仰神灵,获得救赎。”

    “神灵代表着真理、美德、救赎等美好事物,所有权柄归于一身,除之外,再无真神!”

    听到这几句话,埃尔的神色变得略微激动,双眼内火焰跳动得更加厉害,弗朗西斯改动后的教义,比以前的明显高端玄乎了很多,让自己的“神座”一下得到极高提升,不再类同于那些混迹于凡人之间的伪神,也更便于信徒全身心崇拜。

    “这不是真理教会最新版本的神学解释吗?”路西恩有窘到滴汗的感觉。

    真理神教需要关注奥术的研究进展,奥术师也同样需要或多或少了解神学知识,弄清楚敌人的情况就是为了更好地战胜他们。

    可如此一来,路西恩更猜不到弗朗西斯的身份了,各种情况里反倒是真理神教的可能最小,将自身教义用在伪神身上,就算是教皇也会被指责堕落亵渎的,除非他还别有目的。

    “伟大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请接受我们的信仰,赦免我们的罪,拯救我们脱离污秽的世间。”雅各作为老牌神棍,最先反应过来,赶紧向着埃尔朝拜,带动其他门徒接受了这个“火焰和毁灭之神”的新身份。

    埃尔满意地让他们坐下:“我的神职从父神的神性衍化而来,还非常弱小,必须征伐其他伪神,获得相似神性来壮大,月神阿辛的神性有不死、孕育、宁静等含义,与复活、丰饶、救赎关系匪浅,所以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

    埃尔将阿辛的指代词从变成了他,也就是不再将他视为神灵。

    “阿辛在对抗邪神安纳坦斯的战争中背叛了伟大的阿樊多,获得了一定的自主权,目前在索尔纳河谷能够自由传教,并与其他背叛的神灵争夺着有限的信仰资源。但们时刻担心着伟大阿樊多的报复,神域位置变得更加诡秘,而且若在神域内与他交战,即使有‘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您出手,我们也没有多大把握。”安休斯常常在外面传道,对这方面的事情很了解。

    路西恩见他们毫不避讳对信仰资源的渴求,愈发怀疑起神术的源泉:“如果神术确实来源于信仰之力,那是否代表着心灵之力的存在?或者心灵之力就是更为特殊的精神力,频率更为奇特的精神力?”

    弗朗西斯早有准备般笑道:“所以用新生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出面能有效降低月神阿辛的警觉,而且我来的时候听说索尔纳河谷将举行‘神学会议,,通过辩论各自神灵的威能吸引信徒,失败者将被逐出河谷,邪神安纳坦斯的祭司也将前往,试图让这些伪神真正‘成为,安格诺玛神系的一员。”

    “我们以新宗教的名义派两位门徒前去参加,力争在神学辩论中激怒阿辛,将引到埋伏的位置。”

    埃尔轻轻点头:“这件事情就按照弗朗西斯先生的安排去做,到时候,我、弗朗西斯先生、雅各联手,在神域之外能轻松杀掉阿辛

    “弗朗西斯先生?”雅各惊讶地说道。

    他是门徒首领,世俗领袖,得到阿樊多赐予的“灵性之种”最强,相当于其他门徒的总和,拥有六级的实力,弗朗西斯凭什么在实力上能与自己并列?

    弗朗西斯微笑道:“我曾经受到伟大真神的庇佑,偶然遇到了一条有伪神水准的九头蛇死亡,沐浴了它的鲜血,吞食了它的心脏,自身也拥有了神血者般的能力。”

    血脉骑士?路西恩忽视了谎言,解读出了弗朗西斯想要隐藏的真正意思,“如果真是这样,他至少不是议会的人。”

    议会可没有血脉骑士!

    雅各轻吸一口气,不再多言,回头看向其他门徒:“利维坦,这是你作出奉献的时候了,你尚未与其他教派有过接触,所以能够代表新生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安休斯将辅助于你。”

    “我也会和你一同前去,要不然你这种没经过训练和磨砺的门徒很难辩论过那些教派的人,激怒不了阿辛。”弗朗西斯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