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神学辩论”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神学辩论”

    索尔纳河静静流淌,孕育着厄尔多半岛三分之一的生灵′了众多河谷,其中以河流之名称呼的索尔纳河谷内更是有着好几个城邦,它们依靠充沛的水源、肥沃的土地,成为了仅次于伯利坦城的繁华所在。

    胡苏姆城新建的“战争之主”神殿外是一座宽阔的广场,前面已经搭建起半高的平台,周围拥挤满穿着亚麻长袍的民众,他们自发地聚集,拥护着各自信仰的神灵,而青铜胸甲的安格诺玛帝国士兵懒洋洋地守卫在外面,对少量的信仰纠纷视而不见,似乎恨不得这些异教徒自己打死自己,还世界一个清静。

    半高平台上,月神、雷电之神、风雨之神、大地母神、冥界主宰、太阳与司法之神、智慧神、爱情和繁殖女神等八位残存巴力尔神的祭司端坐在白银之椅上,等待着辩论开始,这次如果不能让自身神灵的威能凌驾于其他神灵之上,成为最后的三大尊神之一,那就将被战争之主逐出河谷,失去稳定的信仰来源,逐渐衰落,最终被安格诺玛神系相应的神灵分化吸收,彻底陨落或者成为对方的一个化身。

    虽然每一位祭司都知道这是“战争之主”分化统治的手段,最后必然要让各自的神灵真正进入安格诺玛神系,但没人敢于反抗,这就是背叛者和失败者的下场,而且对他们来说,这条道路未必没有希望,整合了索尔纳河谷的信仰之后,自身神灵的力量必然大幅度提升,到时候是被安格诺玛神系的对应神灵吸收或者反过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端坐上方黄金宝座的“战争之主”祭司是一位棕发的美貌女子,穿着一身安格诺玛风格的白色长袍,下摆缝隙开到腰部,不时露出滑腻有力的双腿。

    她是伯利坦战争神庙的第二主祭,同样属于大祭司层次的涅娜。

    “向伟大的战争之主,一切争斗和毁灭的主宰致敬。”八位神灵的十六个祭司齐齐行礼·就像当初面对主神阿樊多一样。

    涅娜亲自跳了一段战争之舞以取悦神灵,然后庄严地面对下方,就要宣布这次的“神学”辩论开始。

    突然,两位穿着水洗白似长袍的黑发男子站到了半高平台前·大声地对守卫士兵道:“让我们上去,我们代表伟大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来参加神学会议。”

    “从来没有过这个神名,必定属于伪神,守卫,将他们驱逐出去!”月神阿辛的祭司诺布严厉地呵斥道。

    月神阿辛的实力残存八位神灵里处于中等,能不能成为最后的三位胜利者还很难说,面对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竞争者·穿着繁复华丽的老头子诺布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弗朗西斯作为“随从”,用眼神示意路西恩赶紧说出预备的言辞。

    路西恩毫不畏惧地迎着诺布的眼神道:“我们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能不能参加这次会议是由伟大的战争之主决定,而不是月神·你抢在涅娜大祭司之前发话,是将月神排在战争之主前面?”

    弗朗西斯微微诧异地挑了挑眉毛,这可不是之前商量的言语,但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效果似乎更好,能更有效地挑动月神和战争之主的关系,更加有力地激怒阿辛,达成真正的目的,“这个利维坦很有临场发挥的能力······”

    “你······”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月神的大祭司诺布是惊怒交加,一时说不出话来。

    路西恩吓住了诺布,也止住了其他祭司的发言·“诚恳”地看向涅娜:“尊敬的大祭司,按照战争之主的神谕,应该是所有在索尔纳河谷传教的神灵都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不知我是否理解错了?”

    “没有。”涅娜就像一位女战士般冷酷简短回答。

    路西恩微笑起来:“我们的主,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也在索尔纳河谷拥有信徒,我恳求大祭司允许我们参加这次神学会议。”

    “你必须自己做出证明。”多一位神灵对主的安排没有影响,反而能让矛盾愈发尖利,有益于将来的吞并,因此涅娜没有反对,言简意赅地说道。

    路西恩扬起右手·躲在暗处的安休斯就轻轻鼓掌,身前的原“火焰与毁灭之神”秘密信徒纷纷鼓起掌来·大声赞美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埃尔。

    诺布与其他神灵的祭司互相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奇怪冒出来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竟然早就在河谷内秘密传教,自己等人太大意了。

    他们完全没想到这是阿樊多的化身,因为在弗朗西斯提出意见之前,按照神灵的认识,神职的重要性是超过神名的,它意味着力量和类法术的多寡,所以们即使改变神名也不会变化神职,往往在吞并了其他相近神职后,通过变化神名,化出“马甲”吞并原有信仰,像这样与“火焰、毁灭”神职似乎完全不相关的复活、丰饶和救赎很难联想到阿樊多。

    在祭司和信徒仇视的目光里,路西恩带着弗朗西斯坐到了新添加的白银之椅上,听着涅娜道:“这次神学会议,是辩论各位信仰神灵的威能,以此辨别谁是真神,谁是伪神,谁更值得信仰,按照战争之主的神谕,万物皆三,最后的胜利者也只有三位。”

    有了这句话,不管最后辩论到什么程度,胜利者也是遵守战争之主神谕的,在下面信徒心中,显然战争之主就要更高一筹。

    “我之主是太阳的化身,照耀万物,驱散黑暗,就像火焰一样,象征着光明的力量,也代表着惩罚之力,同时,是规则的制定者,约束着众神,约束着人类,所以毫无疑问凌驾于其他七位神灵之上。”太阳与司法之神的祭司抢先说道,将神灵的权职和威能描绘了出来,以此争取信徒的向往。

    没受到什么教育的信徒们轻轻点头,太阳天天挂在半空,让人感到温暖,与黑暗形成强烈对比·凭感觉就知道fk重要,太阳与司法之神也必然很强大,信仰说不定好-多。

    冥界主宰见下方信众神色变幻,当即站出来道:“有生就有死·每一位智慧生命都摆脱不了死亡的阴影,而生命是短暂的,死亡却是永恒的,伟大的冥界主宰掌控着死亡后的世界,是最后的归宿,理所当然比其他神灵重要。

    对死亡的畏惧是每一个人天然具有的,想到死亡后的黑暗、冰冷、痛苦和永恒的沉睡·信仰冥界主宰似乎要比信仰太阳与司法之神有用很多,光是听描述就知道的强大和重要。

    “大地承载一切,冥界也依托它而存在·大地还孕育着生命,孕育着死亡,凡是触怒大地母神的,将遭受饥荒、地动、山塌。”大地母神祭司恐吓着信徒。

    比起死亡后的沉睡,现实的生活仿佛又更加重要,尤其很多人都经历过的难捱饥荒,恐怖得如同世界毁灭的地震,让他们心生恐惧之余,不敢背离大地母神的信仰。

    “神灵主宰着恐怖的闪电·能劈死每一个人每一位神灵,凡是违背的,必将遭受雷击。”

    “…···如果你们背弃了风雨之神·将降下四十九天连绵不断的暴雨,让大海倒涌,让河流泛滥·让山峰被淹,让整个大地变成还洪水之国,所有生灵全灭。”

    渐渐的,祭司们用上了熟练的恐吓手段,以此威逼人信仰,爱神、智慧神的祭司难以抗衡,只能脸色惨白地退出了争论。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抱着什么希望·只是嚷嚷了几句智慧能够让人脱离苦难,爱情和繁殖才能延续族群就被无视了。

    对于这样谁吹得更厉害谁就更强的辩论·没有哲学方面的思辨,弗朗西斯显得有点不适应,他控制空气波动,隐秘地对路西恩道:“等一下不要管是否触怒战争之主,能将伟大的埃尔描述得多厉害就怎么描述,就是我说的‘创世、控制、毁灭、复活,的循环理论。”

    “银月从世界开始就存在,永不改变,象征着生命的不死,驱逐着黑暗,融合着黑暗,带来心灵的宁静。”诺布额头泌汗地说道,比起恐吓,让人畏惧,月神阿辛似乎与其他神灵有极大差距,这是火焰与毁灭之神最擅长的。

    一轮过后,所有祭司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路西恩身上,看看这位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能有什么威能。

    路西恩端坐白银之座,不急不徐地道:“四季交替、太阳升落,表示事物有诞生就有毁灭,但毁灭后还能重生,我之主就是复活之神。”

    太阳神的祭司目光一凝,这是将太阳变成现象,而复活归结为本质?

    “死亡并不是终点,生命将得到不同归宿,根据生前所做之事,他们将得到公正的审判,善良者、美德者摆脱生与死的循环,进入我主的圣居,得到永恒的快乐,中立者、普通、善恶皆有者将再次成为生命之灵,落入凡世,诞成婴儿,继续遭受生命的喜悦和痛苦,而作恶者、卑鄙者,将在冥界接受惩罚,承受漫长的苦难。”

    “而只要信仰我主,愿意虔诚忏悔的,都必将得到救赎,成为第一类人。”

    这样的理论是下方信众从未听说过,比起死亡后的永恒黑暗、冰冷,他们更愿意相信这位年轻祭司描述的循环理论,这让他们在痛苦又夹杂一丝温情的人生中看到了希望,而且还有救赎的道路!

    弗朗西斯愈发觉得利维坦有才华,能够在自己故意简约的循环理论上构建出一个相当完善的神学世界体系,心中暗道:“这种落后的异度空间也有人才啊……”

    冥界主宰祭司的脸顿时就黑了,这样的理论简直就是将自己的神描述成了复活之神的跟班、下属、附庸。

    面对这样的体系,月神阿辛的祭司诺布将心一横,反正输了就什么都完了,不如借助异族神话来反败为胜吧!

    “你们都只是世界运转中某个具体职责之神,我之主则是开创世界和万物的神灵,是光明与创造之神,在最初的黑暗里,是劈开了宁静,带来了光明,捏造了大地、万物和生灵!”诺布完全不顾涅娜的脸色,将某个版本的月神创世神话丢了出来。

    这一下,其他神灵的祭司都愣住了,都自称创世神了,还怎么凌驾在之上,他们纷纷回想自身神灵相关的神话,看有没有类似的传闻可以借用。

    突然,雷电之神的祭司哈哈大笑:“月神创造了世界和万物,我之主却将毁灭一切,毁灭世界,让所有重归黑暗,只有信奉的信徒才能获得永恒的宁静。”

    他稍微借用了路西恩的救赎理论。

    有了开头,太阳与司法之神的祭司也不甘落后:“我之主是维持世界,推迟毁灭之神……”

    “我之主是最初的黑暗,最初的宁静!”冥界主宰的祭司冷笑看着月神、雷电之神、太阳与司法之神的信徒。

    “这是神学辩论吗?这简直是吹牛比赛。”弗朗西斯揉了揉额角,隐秘地对路西恩叹息道,“这不是我的擅长,你自己发挥吧。”

    路西恩见四大神灵占据了上风,毫不在意地笑道:“这只是一个小世界的创造、发展和毁灭,只是一个小世界的最初,而这样的小世界每三千个才能构成一个中等世界,而三千个中等世界才能构成一个大世界,大世界的数量则多如索尔纳河中的沙砾,而包含这么多大世界的无量之地就是我主开创。”

    “我主说要有无量之地,便有了无量之地。”

    “我主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我主说要毁灭,便归于虚无。”

    比嘴炮,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