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嘴炮无双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嘴炮无双

    不管是半高平台上的各家祭司,还是下面听“神学辩论的信众,顿时都有了脑袋不够用的感觉,什么小世界、中世界、大世界,什么无量之地、索尔纳河沙数,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即使连想象都未曾想过,但这样的世界构造,这样的庞大数字又让人觉得气势宏大,愈发衬托得“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埃尔至高无上。

    角落里躲着的安休斯茫然地看着路西恩和弗朗西斯,喃喃道:“这真是伟大的埃尔?我,我怎么不认识了·`····”

    弗朗西斯则用一种又想笑又赞赏的态度看着路西恩,明明忍笑忍得肚子很痛又不得不悄悄竖着拇指,人才,确实是人才!哪怕以后不能做真正的“门徒”,也不懂乐器,去当专讲故事传闻的吟游诗人亦不会埋没了这方面的“突出能力”,必然成为史诗级的人物。

    对面的诺布看着谈笑自若的路西恩,很有一种想象力都被碾压,吹牛都吹不过别人的感觉,又气又怒,身体颤抖,似乎随时会脑淤血倒下。

    虽然按照路西恩的思路,还能编排出小无量之地,中无量之地,大无量之地,将月神至于埃尔神之上,那样“吹”到明年这个时候也没有压力,但如此一来,即使下面没受过教育的信众都能看出这纯粹抄袭于“复活之神”的威能,除了少部分死忠愿意相信,绝大部分人反而会认为月神已经没有办法,只能靠复述对方的话来找存在感,毫无疑问会输掉辩论,甚至给人从头到尾都在骗人的印象,那样就断掉了被逐出河谷后的唯一希望了。

    类似的想法在冥界主宰、雷电之神、太阳与司法之神的祭司心中都有出现,他们一个个紧锁着眉头,苦着一张脸,试图找到凌驾于利维坦世界观之上的概念,可他们都属于原始宗教连朴素的哲学都尚未发展起来,想象力受到了自身与时代的限制,拿什么去继续“吹牛”?

    大地母神、智慧神、风雨之神、爱神的祭司由于之前已经输掉了神学辩论,此时都用扭曲的幸灾乐祸表情看着其余几家的祭司要被逐出河谷,那就一起被逐出。

    路西恩面带微笑,悠然说道:“我主开辟无量之地,维持无量之地,毁灭无量之地,又从毁灭之中创造新的无量之地,身兼创造、维护、毁灭这三者职能是为循环,是为复活。”

    真能夸张······诺布等祭司绞尽脑汁却什么也想不到,只能暗暗腹诽。

    “我主在这生灭不断、循环往复的无量之地外又新开创了一个永劫不灭、亘古长存的乐园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让真心信奉主、虔诚忏悔的兄弟姐妹得到救赎,享受永恒安乐的所在,我主称其为······”路西恩本想直接用天堂山,但这样一来容易被弗朗西斯看出不妥,于是强行改口,“极乐园,极乐境,或极乐净土。”

    下方的信众接连不断地发出吸气声、惊呼声,没想到埃尔神已经伟大到这种程度还会救赎自己等人但这又与路西恩先前的描述一致,前后呼应,让人隐隐愿意相信似乎那极乐园真的存在,似乎虔诚信仰伟大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就真的能在死后彻底摆脱这个充满痛苦和堕落的世间。

    果然是救赎之神!

    诺布等祭司气势被夺,脸色惨白想要反驳又找不到突破口,涅娜也微微眯起眼睛,状如深思。

    突然,诺布从白银之椅上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大声喝问:“利维坦,我问你在你所谓之神开创世界前,无量之地原本所在是什么状态?极乐园原本所在又是什么状态?”

    路西恩没想到他还能问出这个关键问题略微一愣,旋即醒悟,因为后面涅娜的嘴唇在微微蠕动,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拥有骑士实力的路西恩哪会发现不了。

    看来战争之主的祭司也坐不住了。

    “是虚无,亦是混沌,是空间和时间的原点。”路西恩故意露出了破绽,表现太过会引起弗朗西斯怀疑的。

    诺布哈哈笑了一声:“那我问你,虚无从何而来,混沌从何而来,虚无之外、混沌之外又是什么?”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是伟大的月神。

    信众们也疑惑了,对啊,虚无哪来的,虚无之前是什么,虚无之外又是什么,难道是更加伟大的存在?

    弗朗西斯听到这个问题后双眼略微放光,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他用眼神示意路西恩之后,站了起来道:“虚无和混沌之外是不可描述,也就是我主!”

    “不可描述?那是什么?”诺布和其他祭司大声嘲笑。

    弗朗西斯很严肃地道:“无论虚无、混沌,还是时空原点,都是人类的定义,人类的概念,是在人类的想象力之内,我主的存在,超越了一切定义,一切意义,一切因果,一概念,一切物质,一切精神,一切语言,所以不可描述,无法描述。”

    啊?这比刚才“利维坦”的世界观还让人惊悚和无法理解,不管诺布等祭司,还是后面的涅娜都一副呆滞的模样。

    弗朗西斯微笑起来:“我来自东面沙漠中的国度,我们那里一位著名的智者路西恩=伊文斯曾经对此有过深刻的阐述······”

    智者路西恩=伊文斯······路西恩差点喷了出来,还好强行忍住了。

    涅娜、诺布等祭司和信徒却愕然想道,埃尔神的伟大已经笼罩东方了吗?

    “他说,我们对事物的观察受限于我们的肉体和灵魂条件,得到的只能是片面的认识,比如眼前的光芒其实是七彩的,但我们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偶尔通过水面或气泡的帮助才可以发现光的原本模样,所以,我们的认识是人类的、凡人的,我们做的定义、我们的逻辑、我们的想象力都是凡人的,而凡人的定义、意义和逻辑肯定无法描述真正伟大的存在,也就是我主。”

    “因此,我才说我主超越了一切定义,一切意义,一切因果,一切概念,一切物质,一切精神,一切语言,不管是虚无,还是虚无之外,都不是你们能够理解的真实,能够想象的模样,强行用凡人的定义来理解神的存在就是亵渎。”

    这样的观念一出,涅娜、诺布等祭司似乎精神都被清洗了一遍,原来自己以前对神的认识是如此肤浅,是在用凡人的心灵描绘超越一切的存在,可经常显圣、淫乱、享乐的自家神灵,仿佛除了力量,并不符合神灵的定义。

    路西恩也跟着站了起来,温和笑道:“我主既是存在,也是不存在,既是虚无,也是非虚无,不能用属性、差别、形状、时空、限制、主观、因果等概念描述,从本质上超越了它们,不需要信仰,也不需要膜拜。”

    “但是,我们人类需要信仰,需要救赎,所以我们对真正主的认知就在‘下一层概念上,表现为伟大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是真正主的化身,们两位一体。”

    “我们只需要崇拜和信仰‘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进行虔诚的忏悔,就能得到救赎。我们无法理解和描述真正的主,真正的主也不需要我们的理解和描述,我们无法对真正的主造成影响,真正的主也不会试图影响世界。”

    弗朗西斯赞同地颔首,利维坦能够根据自己前面的简单表述构造出“真正的主以及主在物质和精神世界的化身”这样哲学意义上的两位一体,神学方面的才华真是出众,但还是太复杂了,不便于传教。

    “不过,他会不会另有古怪?”弗朗西斯目光略微闪烁地想道。

    路西恩说到这里,内心微笑起来,不受世界影响,也不会影响世界,甚至连讨论存在与否都没有意义的东西,从奥卡姆剃刀原理来说,那就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有没没有差别。如果这样的存在代表神,那可以光明正大说一句“神灵已死”了。

    而凡是造成了影响的,则必然留下痕迹,必然能够被探索和解释。

    听完路西恩的表达,之前因为弗朗西斯描述而困惑的底层信众大概明白了过来,反正信仰“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就对了,后台很硬!

    战争之主的大祭司涅娜已经找不到问题反驳,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感觉,右手则紧握成拳,似乎象征着战争之主不擅长“嘴上”的争夺,但可以从肉体和灵魂两方面抹杀敌人。

    路西恩忽然感觉到弗朗西斯目光有异,明白自己表现太过,引起了怀疑,于是不动声色地笑道:“大家不要试图窥探、理解真正的主,那样会被无穷的未知和超越侵染,成为不可名状的怪物,被永恒的痛苦缠绕。”

    呼,还在思考刚才路西恩话语的信众和祭司都下意识停止了这方面的念头,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不过,他们转念一想,真正伟大的存在似乎就应该这样,这很符合他们过去的认知!

    弗朗西斯微不可及地摇了摇头,“他”还是摆脱不了原始宗教的恐吓理念,还无法摆脱周围环境的局限,空有才华却落入了低俗,不过,这个想法和概念似乎挺不错的……

    更远处,密切注视着这边的埃尔,双眼火焰剧烈跳跃却温和宁静,带着净化的味道,他异常迷茫地自语:“这,这是我吗?”

    “我,我有这么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