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日方知我非我”(第一更)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日方知我非我”(第一更)

    战争神庙前的半高平台上,包括涅娜在内的各家祭司都陷了“精神风暴”冲击之后的迟钝状态,出现了难言的沉默。

    路西恩披着简单的白袍,微笑往下方环视一圈,平和地对涅娜道:“尊敬的大祭司,不知道是否可以宣布神学辩论的结果了?我看诺布祭司他们似乎没有再讨论的心情。”

    涅娜身体轻轻一颤,眼神冰冷地看了路西恩一眼,然后对诺布等祭司道:“你们是否赞同利维坦祭司的建议?”

    诺布下意识就要反对,可脑海里空空荡荡,一句辩驳的说辞也找不出,反而浮现出不可名状、至高无上、超越一切等描述。

    眼神恍惚之间,他的嘴巴违背了他的“意愿”:“没,没有意见。”

    “我也没有。”早在第一轮辩论就输掉的爱神、智慧神的祭司颓丧回答。

    其余祭司挣扎犹豫了片刻,同样放弃了对路西恩建议的反对,最后能留在索尔纳河谷的有三位神灵,即使除去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自己等人信奉的神灵也不是没有希望。

    涅娜眼帘半垂,遮掩住情绪,声音淡薄地道:“按照至高无上的战争之主的神谕,这次神学辩论的获胜者将有三位,他们的教派可以获得在索尔纳河谷传教的权利,这获胜的三家教派是······”

    不知不觉中,她将“至高无上”的描述用到了战争之主身上。

    诺布、博尔坎等祭司屏住了呼吸,专注地等待着涅娜宣布获胜者,台上台下,气氛都极端压抑,似乎稍微喘一口气,美好的结果就会被自己吹走。

    “…···是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的教派。”涅娜的语气平静无波,周围的祭司、台下的信徒既没有惊讶,也没有吸气,依然压抑凝重·因为这是属于意料之中的结果,反倒是“利维坦”和他身边的弗朗西斯镇静如常,让人隐隐约约有点相信埃尔神了。

    观一个教派祭司和传教士的素养和对事情的反应确实能窥见这个教派信仰的神灵是否神圣伟大。

    “…···月神的教派。”涅娜才吐出月亮这个单词,诺布就兴奋地跪倒在地·额头贴着木板,口中喃喃自语地祈祷和感恩,“以及冥界主宰的教派。”

    冥界主宰的祭司博尔坎高声欢呼,赞美着冥界主宰,感谢着战争之主,而雷电之神、风雨之神等神灵的祭司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似乎没有了力气·风一吹过就摇摇晃晃。

    涅娜冰冷残酷地说道:“明天太阳落山之前,这三家教派之外的神庙、神殿必须全部离开索尔纳河谷,信奉们之人必须改变信仰·否则也一样逐出河谷!”

    “这!”其余神灵的祭司、信徒惊怒交加地看向涅娜,他们本以为逐出河谷是缓慢削弱各自神灵的基础,想不到却如此激烈。

    索尔纳河谷丰饶肥美,在这里的大部分中低层平民只要辛勤劳动,都可以填饱肚子,可一旦离开这里,又被战争之主控制的其他富饶地方拒绝,那就要天天与野兽、魔兽、“魔怪”等战斗才能获得一点食物,因此·所有祭司都明白,只要不是狂信徒,没谁愿意跟随自己的教派漫无目的地迁徙·挣扎之后肯定是改变信仰。

    可对祭司们而言,却没办法如此选择了,只能一条道路走到底·一旦试图改变信仰,那灵性之种就会吞噬掉灵魂和肉体。

    涅娜对众多惊怒仇恨的眼神毫无畏惧,右手猛地抬起,士兵们顿时就举起刀剑,清脆的响声之中,组成了茂密的黑铁森林,发散出冰凉尖锐的光芒。

    目睹这样整齐划一的动作·记起涅娜可以与自身神灵媲美的实力,想到索尔纳入海口的伯利坦城·六家教派的大祭司黯然低下了头颅,率领各自祭司离开了半高平台。

    涅娜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对路西恩、诺布和博尔坎道:“你们在索尔纳河谷的传教必须遵循战争神庙颁布的法律,否则也一样会被逐出河谷。”

    说完,没有庆祝仪式,也没有“勉励话语”,她直接转身往神庙内走去。

    看着涅娜的背影,弗朗西斯隐秘地传话给路西恩,语气轻松地道:“看来这位战争之主的大祭司已经有了杀我们的意图,或者说,是战争之主有了杀我们的意图,否则不会如此怠慢,嘿嘿,刚才我们的描述将伟大的埃尔神抬得太高了……”

    说起这么严重的事情,他仿佛也不太在意。

    路西恩“努力维持”住平静,流露出符合身份、阅历、性格的少许惊愕:“那怎么办?”

    “等一下再说,事情还有变化。”弗朗西斯示意路西恩去住的旅馆与埃尔、雅各和安休斯等汇合。

    路西恩严肃郑重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是要等雷电之神、风雨之神、智慧神、爱神、大地母神、太阳神的祭司?

    走下半高平台,周围的信徒簇拥了上来,表情充满渴望,仿佛在期待着救赎。

    他们都是“火焰与毁灭之神”阿樊多的信徒,对“两位一体”的埃尔神本来就没什么抵触,听到路西恩和弗朗西斯的“嘴炮”后,更是发现比起恐怖血腥的阿樊多,内心更愿意信奉伟大的“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在死后进入永享欢乐的极乐园。!

    见到他们的表情,弗朗西斯笑了笑,没有说话,毫不掩饰地观察起路西恩的应对。

    路西恩声音温和地道:“伟大的埃尔神是怜悯的,没有放弃充满痛苦的堕落世间,愿意以自身为桥梁,救赎你们脱离苦海,伟大的埃尔神也是至高的,无处不在,你们只要在心里虔诚忏悔,在生活中做出符合埃尔神要求的善举,那就能感受到,聆听到。”

    “伟大的埃尔神不在别的地方,就在你们的心里,在这方面,我并不比你们高尚·只是早你们一步感受到埃尔神教诲的先行者,我将作为你们的导师,教导你们如何在心里‘见,到埃尔神,如何得到心灵的救赎。我不是祭司·而是传戒者。”

    路西恩一直是有自己底线的人,诓骗别人信仰神灵奉献家财的事情还做不出来,当初装神弄鬼骗矮人也是以救他们出去为条件,与做“技术工人”进行交换,因此,现在面对信徒时,更愿意用求得心灵安静·见证“真我”的描述来教导他们。

    要不是弗朗西斯就在旁边,安休斯也在看着,路西恩很有兴趣和他们讲一讲超我、自我、本我的概念。

    “唔·只讲真我,只讲心灵安宁,会不会发展出类似佛教的东西来?”路西恩内心有点啼笑皆非地想道。

    听到路西恩的话,这些信徒们忽然感觉内心一片温暖平和,眼角微微湿润,从来没有一位神灵的祭司愿意用这种平等和蔼的态度与他们说话,哪怕传教之时,也是以恐吓和威逼居多,并用神奇的力量展示为辅助。

    而弗朗西斯则好笑地轻轻摇头·果然是刚入“秘祈会”,还有自己理念的年轻人啊,不过这样的年轻人如果都没有一套自身的想法·他反而会怀疑之前“利维坦”的表现有诡异,才华出众必然会有着相应的表现和特征。

    “尊敬的传戒者,我们该如何祈祷·如何在心灵里得见伟大的埃尔神?”一位信众大着胆子问道。

    路西恩笑容温暖,安抚人心:“具体的祈祷词,传戒者安休斯会告诉你们,而在祈祷前,必须学会放下,将心灵中苦恼、喜悦、激动和痛苦的情绪统统放下。”

    具体的祈祷词经过这番“神学辩论”肯定要做出变化和调整。

    “放下······”信徒们若有所思又很是迷茫地道。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深呼吸,将这些情绪吐出去。”路西恩做着简单的示范·“来,跟我学·吸气,默念‘啊,生活多么美好,,再吸气,默念‘啊,埃尔神多么伟大,……”

    时间地点不合适,路西恩也不愿意更多的“传教”,所以短暂交流后,就与弗朗西斯一起坐着牛车返回居住的旅馆,让安休斯来处理信徒们的问题。

    “心灵的救赎确实是最重要的。”牛车刚离开战争神庙,弗朗西斯就赞同地点了点头,接着他苦笑道,“我还以为这次的神学辩论会讨论人性与神性、共相与第一实体、先验与超验的问题,想不到整个就是吹牛比赛,让你辛苦了。”

    “多亏了弗朗西斯先生你的指导。”路西恩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忧心”地道,“战争之主插手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对方月神阿辛了。”

    弗朗西斯摇了摇头:“这也是一个机会,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牛车快要驶近旅馆时,忽然有莎纸团从窗帘缝隙内飞了进来,快如利箭,眼看就要打中路西恩。

    这时,弗朗西斯轻轻一动,右手就像早就等在那里一样将纸团轻松握住。

    “至少高阶的实力······”路西恩微微眯眼。

    外面大街上传来了一声轻“咦”,接着混入了人群。

    弗朗西斯似乎并不担心纸团有问题,迅速展开,看过之后,呵呵笑道:“机会来了。”

    路西恩接过一看,上面写道:“战争之主大祭司涅娜下令,让月神和冥界主宰今晚前来攻击你们,以引出伟大的埃尔神,将杀掉,而我们六家教派谁在这次的战斗中立功最多,就将得到你们遗留的那个名额,不过我主思量战争之主反复无常,凶狠霸道,愿意与‘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合作,如果埃尔神认同,凌晨在城外河中央见面。”

    最后画着一个太阳的印记。

    “诚心合作,还是阴谋?”路西恩“激动又困惑”地问道。

    弗朗西斯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好了,我们进房间再谈。”牛车已经停在了旅馆前。

    步入房间,路西恩突然看到披着白袍的埃尔负手站在窗边,气势如同山岳,巍峨宏大,比之前所见更显高贵强大。

    正在疑惑间,埃尔转过身来,眼中的火焰已经彻底消失,瞳孔幽深如同死亡,洒然笑道:“直到今天,听了你们的辩论和描述,我才觉悟过去的我不是真正的我,从蒙昧混沌中彻底觉醒。”

    啊…···路西恩和弗朗西斯都有点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