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唱一和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唱一和

    “为什么?”问话的不是埃尔,而是处理好信徒之事,伪装潜回的安休斯,他也对现在压抑危险仿佛暴风雨即将倾盆而下的局势充满担忧,哪怕伟大的埃尔神已经觉醒了自我,可敌人也不再是相对弱小的月神阿辛。

    面对战争之主的大祭司涅娜,月神、冥界之主、太阳神等八位神灵以及各自最强祭司组成的超恐怖敌对阵营,安休斯根本不认为自己信奉的埃尔神有能力对抗,即使换成被战争之主击败前的“火焰与毁灭之神”阿樊多也办不到,甚至战争之主也有陨落的危险。

    路西恩、弗朗西斯虽然说得“天花乱坠”,描述得安休斯心潮澎湃,觉得前途异常光明,但落到实际处,落到切实的危险中,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是盲目等待超越一切定义和想象的伟大存在给予埃尔神力量。

    埃尔听到路西恩和弗朗西斯异口同声的否定后,依然幽深如同厄尔多海,不见半点惊讶,缓慢坚定地道:“说出你们的理由?”

    路西恩悄悄呲了呲牙,不管埃尔是不是“病情加重”,至少现在的比以前更像神灵了,气势更显强大,毕竟山峰崩塌于面前而脸色不改的状态显然要比暴躁急切、一惊一乍容易让人信服。

    与弗朗西斯对视一眼,见他含笑闭嘴,没有说话的意思,路西恩明白他是在等待自己开口,以此判断自己对局势的把握能力并寻找异常之处。

    真是谨慎啊,到了现在都还没放松戒备和警惕,路西恩一边心中暗忖,一边斟酌着语气道:“因为这是一个机会,很好的机会。”

    “机会?彻底死亡,进入冥界的机会吗?”安休斯一想到数量和实力激增了八倍以上的敌人,就脑袋发痛,胆气消失·暗暗埋怨路西恩和弗朗西斯为了赢得神学辩论,竟然暴露了伟大埃尔神的真实身份,引来战争之主的提防和忌惮——他怀疑是埃尔为了计划顺利,才将真实身份透露给了弗朗西斯和利维坦的·因此埋怨之中隐约有些嫉妒,自己信仰并为火焰和毁灭之神奉献了二十多年,居然还比不上两个更加入秘祈会的小子。

    路西恩表情郑重地道:“为什么战争之主的大祭司要命令月神和冥界主宰今晚动手?为什么她还要驱使其他六家教派的神灵和祭司?”

    埃尔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仿佛已经完全明白了路西恩想要说的话,目光转动,望向弗朗西斯,示意他给安休斯补充。

    “因为战争之主畏惧了·害怕埃尔神您的伟大,害怕自己在您的无边神性光辉照耀之下陨落死亡,所以在弄清楚埃尔神您的实力水准前·不敢轻易动手,的祭司也不敢贸然出动,如果您真的已经彻底觉醒,恢复至高神性,这样的攻击可是会引来陨落悲剧的危险之举。”

    弗朗西斯说了一大堆恭维赞美的话,可实际的意思却很简单,就是他和路西恩两人吹得突破天际,吓到了战争之主,有些顾忌“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的神威如岳·因此才命令和驱使其他八位神灵和们的祭司动手,到时候真有异常,就可以推脱到神灵们争夺信仰资源和在河谷传教资格的私自冲突上面。

    这次参加神学辩论时·弗朗西斯和路西恩是刻意将“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表现为一位守序善良的神灵,对于这种神灵,只要理由得当·就不会追究,而弗朗西斯和路西恩从战争之主和其他神灵的资料判断,或者说安格诺玛神系和巴布尔神系的所有神灵都下意识不会相信有全知全能的存在,因为被计谋杀掉或蒙骗的神灵比比皆是。

    “原来是这样······”安休斯仔细一想,涅娜没有当场动手,也没有直接来袭,确实有一点这方面的味道·而埃尔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又强行止住。

    “但是,我们面对的依然有八位神灵和他们的大祭司。”安休斯还是忧心忡忡,“这同样不是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够抗衡的,我们不如及时撤走,伟大的埃尔神已经觉醒了自我,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完全可以凭借实力碾压们,我们没必要为了一时的好处冒如此大的风险。”

    路西恩再次有了流汗的冲动,担心跟他们混得久了,自己也会变得精神不正常,低咳了一声道:“根据弗朗西斯先生的描述,我主只有战胜其他神灵,剥离们的神性,才能缓慢恢复强大,重新登临至高,这次如果我们逃走了,战争之主和其他伪神就会发现我们的虚弱,不再有任何顾忌,被追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见安休斯还要开口,路西恩抢先道:“安休斯,你先想想,除去月神阿辛和冥界主宰不提,其他六家教派只有一家能够得到我们遗留的河谷传教资格,这个比例是相当低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有别的心思,比如围攻时不小心杀掉月神,比如设下陷阱,拿到最大功劳,也比如真的和我们合作,反杀其他神灵?”

    “肯定有。”安休斯毫不怀疑地道,而埃尔已经保持着幽深安宁的状态,“这确实是我们的机会,不过,利维坦,弗朗西斯,你们怎么分辨出哪家教派是真诚合作,哪家教派准备■得利?”!

    弗朗西斯哈哈一笑:“为什么要分辨?”

    啊?埃尔控制不住自己地发出一声疑问。

    “他们的立场太复杂,而且随着局势的变化也会出现变化,以现在的情报和资料要精确判断出谁是盟友根本办不到,这种关系到自身陨落问题的时候,每一位神灵以前的信誉和合作记录都不值得信赖。”弗朗西斯做出了完全否定的回答。

    安休斯不解地看着弗朗西斯,那怎么办?

    路西恩接过话头:“既然他们自身立场摇摆,说不定上一个想法是合作,下一个想法就变成了背叛,非常难以判断,那我们为什么要试图分辨谁是盟友?我们应该转换思路,不再尝试分辨,而是用我们的举动·让他们的立场变得坚定起来,让他们都变成盟友!”

    “战争之主忌惮和畏惧伟大的埃尔神您,太阳神、大地母神们难道不害怕?不揣测和担心着您的实力?只要我们表现出强大,表现出自信·表现出完全不害怕战争之主的态度,那们是选择六个争一个的微小可能,还是会与我们合作,驱除战争之主的祭司,大家一起共享河谷?”

    “这些通风报信,除了可能是陷阱,难道没隐含着们的期待·只要我们自身表现得足够好,陷阱也会变成平地,甚至是登上天空的阶梯!”

    弗朗西斯配合地补充道:“当然·们更大可能是挣扎犹豫,观望等待,不到局势分明不会出手,但我们需要的不就是这短暂的机会吗?杀掉月神阿辛后从容离开的机会!”

    “可这样一来,以后怎么办?们会发现我们在利用们,也会激怒战争之主。”安休斯也是到处传教、阅历丰富之人,大概明白了路西恩和弗朗西斯的意思,但依然还有点担忧。

    弗朗西斯笑道:“我们来索尔纳河谷的目的是什么?”

    “杀掉月神阿辛,剥夺的神性。”安休斯老实回答。

    “那我们平时难道没有受到战争之主的追杀?也有毁灭神性·对伟大的阿樊多是志在必得。”路西恩也微笑问道。

    安休斯轻轻颔首:“要不是我精通改换面容的方法,早就被战争之主的祭司杀掉了。”

    “以前我们有这六大教派的帮助吗?”弗朗西斯和路西恩轮换着询问,目标不是安休斯·而是“高深莫测”的埃尔。

    “没有,们反而会协助战争之主对付我们。”安休斯有些咬牙切齿。

    “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恢复埃尔神的实力,没有实力·盟友也会变成背叛者,更别提这些已经背叛过的神灵了。”路西恩开始做总结。

    “所以,目的达到了,后果也不会更严重,那为什么不做?”弗朗西斯也反问道。

    安休斯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我没有疑问了。”等伟大的埃尔神融合月神的神性,初步恢复强大·凭借实力就能让们倒戈成为盟友。

    埃尔微笑起来:“很有道理的分析,那我们该怎么表现自己的强大·让畏惧者更加畏惧,让阴谋者选择观望?”

    “我或者利维坦以辩论时月神阿辛的祭司亵渎了您的荣耀为借口,直接向他进行决斗邀请,化被动为主动。

    等我们在阿辛的神庙前即将击杀的大祭司,还忍得住吗?忍得住因此被信徒抛弃吗?其他人在没有见到埃尔神您出手的情况下,在我们如此咄咄逼人的情况下,难道不会选择旁观?”

    “只要抓住机会,有合理的出手顺序安排,在阿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在其他人被震慑住的情况下,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杀掉并安全逃走。”弗朗西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前提是建立在战争神庙的神术阵还很落后,无法像主物质世界那样彻底笼罩整个城市,而且旁边就是索尔纳河。

    “诺布是月神的大祭司,也有接近雅各的水准,即使我现在赐给利维坦灵性之种,他没有时间适应,很难杀掉诺布,所以,弗朗西斯你出手吧。”埃尔背着双手,踱步到窗边

    雅各不像埃尔拥有天骑士的速度和特殊能力,能来回旅馆不被发现,因此躲在了城内另外的隐秘地方。

    “我会展现我对伟大埃尔神您的虔诚。”弗朗西斯行礼道。

    埃尔点了点头:“你们这次的表现,我很满意,利维坦,等我融合了阿辛的神性,就赐予你灵性之种,但在此之前,我需要保持完整的实力来震慑们。这是用索尔纳河密西纳石制作的手环,天生能让人在水里呼吸和鱼一般游走,等战斗开始,你就立刻钻入水中逃跑,去约定的地方等待。”

    接过这个斑驳碧绿的手环,路西恩感觉到了一丝神术的气息。

    下午时分,胡苏姆城的民众突然沸腾了,久违的祭司决斗再次出现。

    一位亚麻长袍的黑发年轻男子混迹在人群中,微微皱眉:“月神阿辛……是谁在推动此事?”

    他俨然便是守夜人排名第十三位,“肉体掌控”拉米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