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章 血脉能力

第一百五十章 血脉能力

    纟绕城半圈后穿城而过的索纳尔河在雨季凶猛了很多,波!涛滚,咆哮不断。

    河边居高往下的一座神庙前,诺布拿着月桂树制作的精美权杖,脸色铁青地等待着弗朗西斯,他怎么也没想到,“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的祭司会突然要求和自己决斗,为什么他不多等待一天?等到今晚过去,自己就不用冒着极大危险和未知的对手战斗了,因为死人是不可能提出决斗邀请的。

    在上午神学会议结束没多久,诺布就得到了涅娜传达的战争之主神谕,要求月神今晚和冥界主宰一起击杀利维坦和弗朗西斯,以引出那让神灵都不安的埃尔,因此,他赶紧用约定的特殊手法与藏在附近山林的月神取得了联系,中午更是一起在神庙里商量了晚上的计划,怎么突袭,祭司们怎么配合,怎么防备其他教派的背叛,怎么利用战争之主的支持拉拢几派,打压几派,怎么虐杀利维坦两人,以最大程度激怒“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让控制不住自身的出手。

    可是,正当诺布与月神阿辛讨论得兴高采烈,认为胜利在望,可恶的对手即将陨落时,正式的决斗“邀请”却送到了他的面前,这使他茫然警惕。

    而更让他惊恐的是,他看到伟大的月神流露出了一丝恐惧,对埃尔神祭司胆大妄为、肆无忌惮的恐惧,对他们背后依仗的恐惧,于是,他也产生了强烈的不安,过去谁也没听说过“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谁也不知道达到了什么程度,只能通过“神学辩论”时那超越想象力的描述来揣测一二,那的大祭司会有多强?

    诺布本来想将决斗拖延到第二天,可是弗朗西斯毫不退让,而这种以亵渎神灵荣耀名义发起的决斗在神权社会又是属于不能拒绝的事情,要是谁逃避退让,那他和他代表的神灵就将声名扫地,被信徒抛弃决斗提出者将享有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发功攻击的权利,所以诺布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没事的,有很大可能是伪神、骗子!”诺布看着聚集起来的人群,低声自语了一句。

    索纳尔河谷富饶繁盛,战争之主铁腕控制前,各家教派是少了不明争暗斗,祭司间的决斗常有发生因此胡苏姆城的人们对类似的事情颇有经验,明白即使要看热闹,也要躲得远远的比如这索纳尔河的另外一边,反正那些神灵眷顾者之间的决斗不像普通人打架那样平淡,声音和光彩能传到很远的地方。

    “复活、丰饶和救赎之神那么强大,的祭司肯定也不弱,我看月神的大祭司这次要回归月光的怀抱了。”涛声响亮的河畔,一位年轻人兴奋地说道,他之前是冥界主宰的浅信徒,现在有改信的倾向。

    “那可不一定,之前只是神学辩论是否强大还得等真正战斗之后才能知道。”一位月神的虔诚信徒反驳道。

    他们的背后,拉米罗双手合抱,静静听着周围的议论疑惑地想着:“我进入厄尔多半岛前就搜集了这里的详细资料,怎么完全没有

    ‘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的情况?目标指向月神阿辛,难道是银月爱特娜冒充的?位阶跌落这种程度?或者是其他势力的人在伪装神灵?”

    他的面孔已经变成了标准的巴力尔人轮廓站在人群里是如同水滴落入海中,让人无法察觉和分辨。

    这时,两位披着简单朴素白袍的年轻男子踏上了月神神庙前的台阶,河岸边的嘈杂声音顿时平息了下来。

    同样背着一把大剑的路西恩停在诺布身前十多米的地方,更加靠近了下方穿流而过的索尔纳河,严肃地道:“今日,我们是为了主的荣耀而战不死不退。诺布祭司,你准备好了吗?”

    不死不退这两个家伙未免太有信心了吧?听到这样的话,诺布担忧畏惧的情绪之中也酝酿出了强烈的忿怒:“利维坦,是你,还是弗朗西斯?”

    “我作为伟大的‘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的神眷者,作为在索尔纳河谷的传戒者、代言人,你这种伪神的祭司还不配和我决斗,弗朗西斯,让他到冥界去忏悔吧,接受我主公正的审判。”路西恩怎么刺激诺布就怎么说。

    “伪神祭司,好,好!我要让所有人都清楚谁才是伪神!”诺布对“利维坦”的狂妄是愤怒异常,恍惚之间甚至听到了后面神庙内伟大月神的怒吼,“等我杀掉了弗朗西斯,将向你发起挑战,这场决斗不允许你拒绝!”

    路西恩微微笑道:“诺布祭司,你要记住一点,死人是无法发起挑战的。”

    “好!等着!”诺布深呼吸了一口,将愤怒的情绪压下,当前最重要的是面对弗朗西斯,不能被利维坦这恶魔挑逗得失去理智。

    弗朗西斯一直没有开口,此时缓慢从背后拔出双手巨剑,接着缓步向前,双眼凝视诺布:“我代表我主审判你!”

    “我代表伟大的月神给你惩戒。”诺布的决斗词让路西恩眼皮一跳,差点笑了出来。

    旁边的战争神庙祭司沉声宣布:“决斗开始!

    弗朗西斯双手握剑,右脚用力一蹬,狂风般冲刺到了诺布身前,巨剑猛地横扫而出,让风声戛然而止。

    诺布眼中银白月亮“亮起”,身前出现了层层叠叠光暗相间的幻影,就像夜晚月亮照耀下的阴暗之处。

    巨剑斩中幻影之后,仿佛迷失在了雾气里,短暂失去了踪影。

    而诺布抓住机会,月桂神杖一指,周围气温顿时急速降低,一道道锋锐恐怖的冰棱凝结出来,密密麻麻如同圆球,将弗朗西斯包裹在

    一看到弗朗西斯是力量、肉搏类的祭司,他就松了口气,这个类法术可能无法重伤他刀剑不入的身体,却可以将他冻结在内,限制住他的行动,那样胜利的天平就倾斜向自己了。

    面对狰狞的冰球·弗朗西斯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巨剑横扫之中挑起,大喝一声,重重劈下·身前、身后,左右两侧,突然各有两道相同的“人影”浮现,同样带着微笑,同样巨剑重击,宛如九人合力。

    但这九道人影,巨剑之上却各不相同·有的是电光缠绕,有的是幽绿酸液溅射,有的是火焰冲天·有的是干枯腐烂,有的是七彩斑斓,有的是晶莹冰寒,完全不像是幻影。

    冰棱击中了没有躲闪的弗朗西斯,凝结出了坚实厚重的冰层,可随着弗朗西斯的冲击,冰层瞬间就裂出无数缝隙,化成美丽的碎片,而他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九道人影齐齐击下·斩中了还未渡过施法缓冲,也没来得及躲避的诺布。

    不同光芒爆发之中,诺布的身体就像玻璃一样破碎了。

    远处的阴影里·诺布突然钻了出来,整个人却显得异常狼狈,一个个类神术丢出·可弗朗西斯却完全不受影响,带着八道“虚影”硬生生闯到了他的面前,手起剑落,就要将他斩杀。

    “闪电、酸液、火焰、枯萎、毒素、寒冰、死亡、精神冲击……对魔法和神术的抵御能力强……这确实是九头蛇的能力······”旁观的路西恩专注地分析着弗朗西斯的血脉和实力水准,“只表现出了七级天骑士的能力,但他肯定有所保留,初步估计是八级······八级的九头蛇血脉骑士·各国贵族可以排除了,北斗的骑士势力和黑暗山脉的堕落骑士也可以排除了·看来是南北教会的守夜人或其他伪神教会的隐秘实力。”

    八级的天骑士说少不少,但说多也不多,这种人物不可能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位,除了守夜人队伍里隐姓埋名的部分和伪神教会类似守夜人组织的成员,其他八级天骑士的资料,魔法议会或多或少都有,即使不太详尽,具体什么血脉也还是记录了的,因此路西恩经过对比,没发现符合弗朗西斯实力和血脉特征的人员。

    对岸拉米罗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是他?”

    “好强大的神血者,‘复活、丰饶与救赎之神,不是伪神····…”看着诺布即将死在弗朗西斯的巨剑之下,不少潜藏在人群里的“祭司”是喃喃自语,心思变化复杂难言。

    吼!索尔纳河突然咆哮起来,掀起了十几米高的巨浪,像是被月亮牵引的潮汐向着弗朗西斯狠狠拍去。

    月神阿辛终于忍不住了!

    路西恩没有耽搁,快速奔跑起来,将自己的速度控制在接近正式骑士的水准,短短几秒后就跑到了潮汐没有波及的悬崖边,向着下方索尔纳河投去。

    弗朗西斯身体后仰,八道虚影做出同样的动作,仿佛一条九头之蛇在对天喷吐,闪电、火焰、酸毒融合在一起,化成漆黑的巨浪,与潮汐撞在了一起。

    九头蛇也擅长控制水流!

    一道细细如同月光的清辉亮起,弗朗西斯背后陡然出现了一个持着弯刀的白胡子老者,他身上清辉缭绕,正是阿辛的人类形象。

    阿辛弯刀刚刚砍出,双眼突然一凝,一把幽深黑暗仿佛能毁灭世界的长剑从天而降,向着他的背后斩去。

    “阿樊多的余孽投靠埃尔了吗?”他又惊又怒,认出了这是阿樊多的大祭司雅各,而准备的防御类法术却是针对复活、丰饶和救赎领域的

    路西恩不知道上面的战况如何,只是在落入河水前,听到了埃尔淡漠高远的声音:“我命令你,死亡!”

    河水漫过路西恩的身体,右手斑驳的碧绿石珠带来清新的空气,而路西恩没有顺流而下,鱼一般向着上游穿行。

    清冷的光辉从阿辛身上飘出,被缠住的弗朗西斯收走,就在埃尔准备再接再厉将阿辛干掉时,一只铁黑色没有光华的长箭突兀地闪现在埃尔身前,夹带着恐怖的力量将洞穿!

    “你这个伪神!”恐怖的咆哮从战争神庙内发出。

    居然是战争之主亲自出手!的真身竟然没在安格诺玛帝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抵达了索尔纳河谷!

    这里究竟有什么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