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人感应”(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人感应”(第一更)

    由于这个异度空间到处存在半固化的空间屏障,飞行速度被大大降低,而且整个世界还处在落后的刚开化状态,没有远距离精确定位传送阵,因此制订计划时,弗朗西斯和埃尔都没考虑过战争之主匆忙赶来的可能,毕竟安格诺玛帝国与厄尔多半岛隔着一个不算小的内海,陆路绕行更为遥远,即使没有任何意外,传奇也得花费两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抵达,战争之主这种尚未晋升传奇领域的伪神则起码要七八天。

    而且没有哪位伪神愿意真身离开“神域”太久,当初安纳坦斯击败阿樊多却被脱逃后,也只是吩咐祭司和神血英雄们找寻追捕,自己第一时间返回了安格诺玛帝国,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顶多派化身过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真身降临。

    所以,当预计中的战争之主化身变成了本体,发挥出接近传奇的九级力量时,虚弱期的埃尔是被一箭洞穿。

    “从时间上估计,战争之主一周前就应该离开了安格诺玛帝国,那肯定不是被我们吹破天际的描述惊动,而是由于其他原因。难道是为了彻底降服月神阿辛等伪神?如果真是这样,这次的神学辩论就是一个阴谋?”

    “可是,派遣化身,再结合几位大祭司和神血英雄,以及驱使月神和冥界主宰,也能稳稳当当压住其他相对弱小的教派,没必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真身降临,难道另有原因?”

    一个个想法在弗朗西斯脑海闪过,这个世界有预言类能力的伪神属于少数,比如北方冰雪平原中的命运三女神,而且这少数里面,绝不包括战争之主以及附近两大神系的伪神,所以肯定不是通过预言察举到有埃尔这个威胁才提前赶来,再说,埃尔这个威胁目前完全是吹出来的·即使将来有能力让战争之主陨落,那也不是现在,预言类法术预测不了这么遥远和精确。

    奔腾汹涌的索尔纳河上,一团团悬崖造成的幽深宁静影子突然扭曲融合·迅速拔高成埃尔的模样,只是的气息又虚弱了很多,显然受创不轻,如果不是已经掌握了复活领域的奥秘,通过生死变化避开了致命一击,现在恐怕已经本体陨落,只留下神域内的化身苟延残喘。

    埃尔对于逃过这一劫并没有什么庆幸·因为这一箭将自身的强横伪装彻底刺破,让虚弱的本质暴露在了冥界主宰、太阳神等伪神面前,们肯定会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狮狗”一样·不再犹豫,成群结队地冲上来撕咬。

    当然,比起还未动手的伪神,战争神庙中一闪而逝的“安纳坦斯之箭”才是心腹大患,铁黑色的长箭似乎能摆脱空间的限制,只是眨眼,就会不留任何轨迹地射到自己身边。

    战争之主再次发出怒吼,恐怖的力量急速凝聚,周围躲藏的伪神则蠢蠢欲动·弗朗西斯突然一个闪现,飞到了战争神庙上空,化成了浓郁的幽深黑雾·这如同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将天空彻底遮蔽。

    黑雾之中,仿佛有一条山峰大小的巨蛇扬起了九个头颅·牙齿闪亮锋锐。

    紧跟着,九头巨蛇猛然向下击出,化成了九道漆黑恐怖的剑光,周围缠绕的黑雾则带着强烈的毁灭味道。

    九头蛇的八个头颅各自带有不同属性,汇聚到中央这个脑袋后则变成了最纯粹的毁灭!

    因此,九头蛇血脉的天骑士,称号往往与毁灭和死亡有着密切的关系·比如“地狱之眼”等。

    轰,索尔纳河掀起了恐怖巨浪·岸边的人们只觉脚下的大地起起伏伏,让人难以站稳,身体剧烈晃动。

    而战争神庙则被幽暗迷雾包裹,无法看清楚里面究竟发生着什么事情,但从地震般的威势、不停膨胀收缩的黑雾可以猜到里面的战斗究竟有多么剧烈。

    “果然是你,毁灭迷雾……你在黄金骑士水准的伪神面前能支撑多久呢?”拉米罗身体前后摇晃,与周围的人们别无二致,心中却在评估着弗朗西斯的真实战力。

    按照他的估计,自己遇到“战争之主”应该能撑到三十秒以上,如果不计代价,逃跑的希望是非常大,毕竟战争之主只是本能地运用身体和伪神“身份”带来的特殊能力,实力虽然达到了九级巅峰,实际战力却只是接近黄金骑士,不像主物质世界,已经拥有了很多种完善的血脉淬炼和发挥体系,越是高阶或大领主家族的骑士,越是能接触到类似的资料,从而开发出适合本身的战斗风格和技巧。

    “这位神眷者的实力居然比当初的阿樊多还要强一点······”

    “埃尔表现得这么平庸,难道是由于尚未真正觉醒或恢复?”

    “那会不会有隐藏的恐怖能力?”

    本身强大却由于种种原因而虚弱的伪神,在付出很大代价的情况下确实能短暂表现出极其恐怖的实力,所以太阳神、智慧神等再次犹豫了,等待着谁先出头,消耗掉埃尔的力量。

    忽然,埃尔附近的索尔纳河变得灰白黯淡,死气沉沉,披着黑色长袍的冥界主宰猛地从河底飞了出来,身周数不清的强大不死生物环绕护卫。

    已经投靠了战争之主,获得了索尔纳河谷的传教资格,此时必须有所表否则事后将引来战争之主的震怒,而且战争之主是本体降给了信心,所以,不同于其他六位伪神,冥界主宰当机立断出手了!

    啊!惊叫声此起彼伏,冥界主宰身边腐烂恐怖的不死生物吓得人们纷纷倒退。

    冥界主宰枯瘦的脸上,两点针状红芒剧烈跳动,映照出了气息衰弱的埃尔,然后拖着长长的镰刀,带着浓厚的死亡气息斩了过去。

    忏悔吧,求饶吧,然后接受我公正的审判吧!

    面对这样的埃尔,的信心是剧烈膨胀,对上午神学辩论的耿耿于怀顿时涌上了心头。

    埃尔刚从“安纳坦斯之箭”带来的创伤中恢复·就面对了冥界主宰和诸多不死生物的攻击,冰冷蔓延的死亡气息则仿佛渗进了的心灵,使惶恐不安,于是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气控制自身·然后用出了目前最强的手段。

    “我命令你,死亡!”埃尔吐出两个简短的古巴布尔单词,蕴含着强烈的律令味道。这是他掌握复活领域后自行学会的类神术“律令术”,不同的律令都比同样的魔法低一级,不管是使用要求,还是威

    以为这样就能杀掉我吗?我可是主管死亡和冥界的神灵!不是阿辛那个傻瓜!

    要不是被你的神眷者缠住,又被阿樊多的大祭司破开了防御·也没那么容易受到重伤,被剥离神性。

    太阳神、智慧神、爱神等伪神再次蠢蠢欲动,很显然·埃尔的律令死亡杀不掉冥界主宰,的隐藏实力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埃尔身边死亡力量与莫名力量同时浮现,冥界主宰的漆黑镰刀已经临近,针状红芒跳动出兴奋喜悦的感觉。

    “杀不掉的话,我会被再次重创,可我现在实力使出的律令死亡面对冥界主宰能有什么效果·……”埃尔心里油然浮现出这个想法,更加惊慌失措,只是下意识地继续着律令术。

    随着埃尔目光凝聚,律令术发出·冥界主宰的喜悦突然凝固,然后无声无息间彻底消失了,原地依稀残留着脸上惊愕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

    茫然惊恐的不仅仅是太阳神、智慧神、大地母神等隐藏在周围的伪神·还有埃尔自己。

    这,这好像不是律令死亡的效果?似乎更加恐怖,更加神秘!冥界主宰就这样不见了?不见了!

    “禁锢术!哪位大法师藏在附近?”拉米罗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

    虽然这位神秘的大法师是趁埃尔使用律令死亡的机会施法·将魔法波动隐藏在了造成的气息变化里,让伪神和远处的弗朗西斯、战争之主都无法发现,但自己就在河畔,又拥有丰富的魔法常识,因此还是捕捉到了一丝诡异,辨认出了这个九环魔法,“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这里或许真有问题······不过我可对付不了九环大法师,看来得请求援军了。”

    短暂的惊愕茫然之后·埃尔心里顿时涌现出死里逃生的庆幸和狂喜,仰头大笑:“我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真神,这才是我真正的实力!我的强大连我自己都感觉害怕!”

    “什么?”大地母神等伪神愈发畏惧,不敢动手,冥界主宰的下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埃尔神真的神秘莫测,恐怖无比!

    显然,埃尔有些认为是觉醒的自己在危急时刻与那超越一切的伟大存在,与至高无上的自己产生了交互,发挥了潜力,使用出了过去曾经拥有但现在尚未恢复的能力。

    不管自己对这个猜测到底相信到什么程度,此时也必须得装出非常相信的模样让别人相信!

    听到埃尔的大笑声,战争神庙内的波动似乎停滞了一下,被弗朗西斯抓住机会,九个漆黑蛇头合成一道仿佛山峰倒塌的剑光,狠狠斩在了神庙之上。

    大地更加凶猛的震动,一条条深邃的裂缝出现,神庙被漆黑雾气钻了进去。

    “走!”弗朗西斯依然是一团黑雾的模样,卷起还恋恋不舍,准备再接再厉干掉战争之主的埃尔和雅各急速飞向天边。

    过了片刻,缠住战争神庙的雾气猛地消散,里面发出异常愤怒的咆哮:“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路西恩收起太阳权杖,启动变形面具,化成一条普通小鱼,往下游潜去,速度飞快。

    好不容易有个伪神作为实验样本,路西恩可不想半途而废,不过要是真的吓不住其他伪神,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再次动手。

    游了一段距离,路西恩忽然顿住,因为有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感觉一闪而逝,路西恩仔细探查了一遍周围,却没发现任何痕迹,倒是感觉到了浓厚的死亡气息,周围的鱼类全部处于半生半死的状态,它们腐烂游走,却无法上浮。

    “难怪冥界主宰是从河底冒出,原来的神域是在索尔纳河深处。”路西恩判断出原因后,没有耽搁时间,顺着水流就游出了胡苏姆城,现在再停留可是非常危险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