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好地方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好地方

    艮月洒在河滩之上,清清蒙蒙一片。!

    听到弗朗西斯的提议,拉米罗怔了怔,接着故意露出贪婪的神色:“冥界主宰的宝藏?我能一起去吗?”

    在胡苏姆城内听说冥界主宰真正陨落时,拉米罗是吓了一大跳,那是九环禁锢术,不是律令死亡,怎么可能直接杀死冥界主宰!

    要知道曾经有魔鬼伯爵被禁锢术封印了整整一千年也没死亡,后来在禁锢术的魔法效果缓慢消失前才通过前后很多代魔鬼信徒的努力脱困,所以他严重怀疑是那位九环大法师趁局势混乱的机会,布置好魔法阵,放出冥界主宰,完成秒杀。

    他有心调查此事可却受阻于不知道冥界主宰被封印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的神域所在,加上发现了安休斯,有了追查月神神性事件的线索,于是暂时放下。

    因此,从弗朗西斯口中知道利维坦发现了冥界主宰的神域后,他迫切想要去探查一二,看看冥界主宰是否曾经发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这才被九环大法师盯上。

    也正因为冥界主宰的陨落,拉米罗心中对“利维坦”仅有的一丝怀疑彻底烟消云散——当时他看到利维坦跃入了水中,而禁锢术施法地点的一个可能就是河里。

    从两个约定地点的距离,它们与胡苏姆城的位置,以及几个时间点的紧凑,可以明显看出利维坦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回,而且还能瞒过弗朗西斯,哪怕他是九环大法师也办不到,除非是传奇强者!

    但那样的话,完全可以横扫厄尔多半岛,没必要躲躲藏藏,遮遮掩

    “一位伪神的财宝肯定很丰厚,我不介意分出一份换取安休斯你的友谊。”弗朗西斯微笑道,他的主要目的也是调查冥界主宰被禁锢的事情·“而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样我们就能最快时间完成搜刮,不惊动战争之主。”

    说到这里,他依然嘴角含笑·漫不经心地看着路西恩:“利维坦,你不想去?之前你可是非常向往的。”

    “如果是我自己,肯定不敢去,谁知道冥界主宰的神域里有什么怪物,但现在有弗朗西斯和安休斯你们一起,我当然不愿意放过那些

    ‘可爱,的财宝。”路西恩略带“狂热”地说道,对经过神域时莫名的注视感和冥界主宰突然将神域搬到索尔纳河底有探索调查的想法·现在正好有弗朗西斯两人当挡箭牌,并且即使查不到什么,还能从冥界主宰的宝库里找到合适的材料修补身上的魔法物品。

    拉米罗忽然皱了皱眉头:“那我们要尽快·冥界主宰陨落之后,的神域会缓慢溃散,再迟一点就什么也找不到了。”

    等进入冥界主宰神域,分头寻找“财宝”时,自己还有更好的机会杀掉利维坦,然后伪装成他,到时候将事情推脱到神域的古怪上面比其他借口强多了!

    “利维坦,带路。”弗朗西斯不慌不忙地说道,冥界主宰只是被禁锢·还有化身在,神域怎么可能消散?

    路西恩和弗朗西斯是同样的心思,但都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在虔诚的埃尔神信徒眼中,冥界主宰肯定确定一定被秒杀了。

    带上那串石质手环,路西恩当先跃入索尔纳河·弗朗西斯紧跟着跳下,拉米罗则通过变化血脉,模拟了一个水下呼吸和行动的类神术,不声不响跟在最后。

    向上游游了好一会儿,通过封锁没那么严密的水门之后,路西恩就带着弗朗西斯和拉米罗靠近了冥界主宰的神域,那种奇怪的注视感再次一闪而逝。

    “确实就在附近。”弗朗西斯看到了那一群群半腐烂的鱼类·然后凭借自身对死亡力量的敏锐感应,反过来带着路西恩和拉米罗向河底深处游去。

    穿过了一丛丛奇怪的灰白水草·弗朗西斯突然撞向了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河石,接着,河水急速变化,成为了一扇漆黑厚重的石门,带着强烈的死亡气息。

    这扇石门相当残破,漆黑的颜色在一点点剥离,内里的物质在缓慢腐朽成泥。

    “冥界主宰真的陨落了!”弗朗西斯漫不经心似笑非笑的表情一下凝固,脱口而出,难道不是禁锢术?

    路西恩和拉米罗都奇怪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产生了冥界主宰没有陨落的幻觉了?”

    两人表情似乎一致,但拉米罗隐含着嘲笑,路西恩却双手紧握,力气大得似乎要将掌心刺破,因为不这样用力,无法控制自己像弗朗西斯那样惊愕。

    使用禁锢术封印冥界主宰的是路西恩,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具体的情况了,可冥界主宰居然真的陨落了!事情变得更加诡异!

    “或许是被这里浓郁的死亡气息影响了。”弗朗西斯ˉ起惊讶,顺势回答,他从来没有在利维坦、安休斯等人●前掩饰过自己的独特和强大,也不担心会引来怀疑,实力就是一切的根本,而且他已经“吸收”了灵性之种,埃尔非常放心。

    拉米罗没有多说,将目光转向漆黑石门,研究怎么打开它,反正等一下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将弗朗西斯一起干掉,那可是很大的功劳。

    “根据冥界主宰的教义和流传的神话,的神殿之外有七重门,每一重门都要用一件殉葬品交换才能打开,否则就永远在两扇门之间,遭受漫长的痛苦,直到灵魂彻底消亡,与自然融合。”弗朗西斯简单地说道,“现在由于神域溃散,冥界守卫重归沉睡,大门开始腐朽,我们只需要随便拿件东西就能打开。”

    说完,他捡起一颗鹅卵石,轻轻放到石门上巨大的钥匙孔洞里。

    不出意外,漆黑的石门上一阵光华浮动,无声无息向后打开,里面传来痛苦不断的哀嚎,吹出冰冷刺骨的阴风。

    弗朗西斯没有耽搁,当先迈入,路西恩戒备地跟在身后,两人进入幽深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足足一分钟,才等到拉米罗进来。

    “我在外面施展了几个类神术,防止被死亡力量侵袭。”拉米罗抢先“解释”道,他对冥界主宰的神域充满警惕,谁知道那位九环大法师是否已经离开。

    弗朗西斯没有说什么,轻轻恩了一声,在黑暗里唯一能看到的幽绿磷光道路上向着下一扇门走去,突然,周围出现了一张张苍白扭曲的面孔,它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漂浮在空中,带着怨毒痛苦的情绪向着三人扑来。

    漆黑的浓雾从弗朗西斯身上冒出,将周围笼罩,这些“灵魂恶面”一扑入进来就无声无息地彻底消失。

    “冥域溃散,死灵们也开始不受约束。”弗朗西斯提醒了一句,接着拿出一枚银币,打开了下一道石门。

    接下来,三人遇到了妖鬼、幽灵、低阶木乃伊等不死生物,但有弗朗西斯这个已经表现出强大实力的天骑士,闯关是非常顺利,偶尔有漏网的,也被“四级大骑士”利维坦和“四级祭司”安休斯干掉。

    第六道石门打开,门后不再幽暗,而是朦朦胧胧,宛如清晨的迷雾。

    迷雾之中,有诸多人影倒地呻吟,气息虚弱,似乎即将饿死;有祭坛重重,不少害怕痛哭之人被麻木的人群拥上了祭台;有野兽怪物横行,惨叫撕咬吞食的人类;有祭司、神灵争斗,被莫名波及死亡的普通人;有神灵震怒,掀起洪水淹没了城市的场景;有战争频繁,尸骨遍野的场景;有煎熬辛苦,屡受鞭打,甚至要去和野兽搏斗取悦贵族的奴隶······

    这迷雾就仿佛真正的地狱,展现出了这个世界普通人类的种种悲苦。

    “走吧,诵念祈祷词,保持住心灵虔诚,就不会受到影响。”拉米罗得到了部分安休斯记忆,对此颇为了解。

    走到迷雾之中,路西恩只觉一声声凄惨哀嚎入耳,脚边无数人影伸出一只只苍白消瘦的手臂,试图抓住任何可以抓到的事物,以此脱离痛苦,但略带怜悯的心灵没有波澜,让这些手臂就像虚影一样穿过了身体。

    离开迷雾,前方出现了两扇快要溃散的石门。

    “两条路?”弗朗西斯不解地看向拉米罗。

    拉米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最后一扇门会有两个选择,不如分开走,弗朗西斯你最强大,自己走一边,我和利维坦走另外一边,要不然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他觉得自己就像不怀好意的大灰狼,在冷静地寻找着机会捕食羔羊。

    “恩,冥域溃散的速度很快,不分开走的话我们很可能无法搜选到每一个角落。”弗朗西斯同意了拉米罗的提议,打开了右边那扇石门,进入了冥界主宰神殿。

    拉米罗微笑看着路西恩:“利维坦,我们也进去吧。”

    “好。”路西恩同样回以“微笑”。

    左边石门之后是一条布满石柱的走廊,蜿蜒向前,空无一人,冷冷清清,正是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等拐过角落,远离了弗朗西斯,就立刻动手!”拉米罗见“利维坦”似乎毫无防备,内心自语道。

    前行了几分钟,走廊向右拐弯,两侧出现了房间,可全部空空荡荡,既看不到人,也看不到死灵。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拉米罗打量着“利维坦”挺拔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