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好事”多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好事”多磨

    lk米罗经过前面一系列事件已经打消了对“利维坦”怀疑确信他只是一个靠着“灵性之种”而拥有四级大骑士实力的普通“神眷者”,与处于天骑士巅峰的自己毫无可比性,心中难免大意骄狂,不过他是秘密刺杀和正面搏杀过很多强者的高排位守夜人,经历过的危险处境不少,此时脸上除了让人看不出端倪的笑容,外表和身体动作并未任何不妥,免得惊饶了“利维坦”,不能一击得手。

    他的身体内部,心脏、肠子等器官开始软化,如同一滩肉泥,等一下就会化成肉球将利维坦完全包裹在内,消化吸收——保险起见,他放弃了拷问的打算,准备吸收浅层次记忆就行了。

    前方的利维坦依然“毫无所觉”,拉米罗脚踝用力,整个人就飞扑出去,可这时,背后忽然传来弗朗西斯略带笑意的声音:“总算赶上你们了。”

    “我X第二次被你打断好事了!”拉米罗强行收住爆发力,由此一个踉跄差点栽倒,然后他顺势转身,故意脸色发白地道:“弗朗西斯,你不声不响跟过来,差点吓死我。”

    路西恩也吓了一跳:“那边有问题?”

    弗朗西斯对拉米罗吓得差点跌倒的反应颇为理解:“那扇门是通过冥河上的‘灵魂之桥,进入核心区域的,但不管是冥河还是灵魂之桥,现在已经溃散了很多,呈现出非常恐怖的虚空状态,所以我掉头走这边。

    “那我们不要耽搁了,要不然这边也很可能溃散到无法前进的程度。”路西恩示意两人快走。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依然当先开路,拉米罗走在最后,心情郁郁:“之前能顺利跟踪到埃尔信徒,找到安休斯,碰上只强化了肉体力量的利维坦·全是得益于主的庇佑,可连续两次有机会杀掉利维坦,却都被弗朗西斯破坏,这难道意味着我的好运就到此为止·恢复了做事曲折磨难的状况?”

    “您是一,也是万,是开始,也是终结,请庇佑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吸收利维坦吧。”

    走廊前方,幽深的黑暗再次浮现,一条灰白色漂浮着无数尸骨的河流从冥域远处涌来·流向未知的远方。

    “这就是冥河?”路西恩好奇地打量着。

    拉米罗点了点头:“恩,号称每一滴水内都有一个痛苦怨毒灵魂的冥河,千万不要被沾染上·除了冥界主宰,其他神灵都会因此而癫狂发疯。”

    河边听着一艘独木舟,但摆渡者已经随着冥域的溃散而消失。

    “神域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物质和意识,谁才是第一性?”弗朗西斯用哲学家的口吻轻轻感叹兼发出疑问,目标当然是“资深传戒者”安休斯。

    前面半句话,同样也是路西恩的疑惑,原本以为神域是类似传奇魔法师半位面的东西,只是因为神灵的力量特殊,才出现降阶和虚幻的变化·但发现冥域随着冥界主宰陨落而溃散后,开始明白两者差异有点大,传奇魔法师的半位面可不会随着本人的陨落而毁灭——唯一的例外是·如果这种陨落是由于认知世界崩溃而造成,那半位面也会受影响而毁灭。

    拉米罗皮笑肉不笑地道:“信仰之力汇聚,神灵从中凝聚出神性·剩余的信仰之力则依托于与的神性变成虚幻的神域,在神域之中,一位神灵的实力最少可以提升一个层次。而若神灵死亡且的神性没有归属,或者吸取了神性的神灵不愿意再维持神域,则神域就会慢慢溃散,信仰之力也将受神性牵引,汇聚到神性周围。”

    没有归属的“神性”随着时间推移·也会慢慢消散。

    “不愧是伟大的埃尔神赞许的神灵博学者。”弗朗西斯笑着踏上独木舟。

    拉米罗腹诽道,真正的安休斯哪有我说得这么清楚?

    等到路西恩和拉米罗登上了独木舟·弗朗西斯脚下用力,小船就滑行起来,在平静仿佛没有生命力的冥河之上向着对岸驶去。

    上岸之后,被幽暗迷雾笼罩的建筑物出现在了路西恩等人面前,这是一座漆黑却恢弘的宫殿群,一根根石柱撑着宏大的穹顶,不再像之前那么虚幻,而显得非常真实。

    “这就是冥界主宰的居所,征集了五千凡人入冥域修建并让他们殉葬于此,想不到将这么大的宫殿也从死亡山谷搬来了。”拉米罗说的内容,路西恩和弗朗西斯都知道,这是明确记载于冥界主宰教典上的东西。

    在这种靠恐吓而生存的原始宗教里,血祭、活祭、殉葬是绕不开的仪式,尤其神职与此相关从而受到神性影响的那些伪神,比如之前的火焰与毁灭之神阿樊多就没少干这种事情,倒是成为救赎之神后安宁幽深了很多,没表现出这方面的倾向。

    “宫殿很大,我们分开搜寻吧。”拉米罗再次提议。

    弗朗西斯见溃散的黑暗已经蔓延到这座宫殿附近,再考虑到出去的时间,于是点头同意,反正到时候用自身的能力悄悄检查下两人的收获便是。

    路西恩也没有意见,正想找机会搜集精金、秘银、瑟铜、冰铁、魂石、血纹钢、星空陨铁来炼制元素意志特有的七元素合金,以此修补霍尔姆皇冠戒指,当然,银月勋章、奥术权杖、健康腰带、食人魔怪力手套等装备的材料也是搜集的对象。!打开宫殿大门,弗朗西斯直走,路西恩向左拐,拉米罗进左侧宫殿。

    过了一会儿,拉米罗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大殿内,戒备地看了一眼弗朗西斯进入的甬道,确认他没有返回的迹象,然后脸色阴沉地蠕动身体,融入了黑暗里,像一道影子般悄无声息地前行。

    “我就不信这次杀利维坦的机会还会被你打断!”

    天骑士的速度惊人的恐怖,掠过走廊,掠过房间,很快看到了前方握着长剑,小心戒备搜查每一个地方的“利维坦”。

    这条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画着白色骷髅头和鲜血长河的黑色金属大门

    上面来自冥界主宰的死亡力量已经快要彻底消失。

    路西恩拿的是一把普通精钢长剑,这是从伯利坦城出发时埃尔的赏赐,并非储物袋内的霜冻。

    仔细观察了一下,路西恩双手持握长剑狠狠劈在了白色骷髅头中央,接着松开手,任由长剑缠绕着最后的死亡力量落地。

    噗,精钢长剑落到地砖上时只发出了腐朽木头落地的声音。

    路西恩推开了大门,眼前一片金碧辉煌,黄金、白银等财宝占据了绝大部分,在一盏盏烛台映照下发出耀眼的光彩,而在这些财物中央,摆放着一块块颜色各异的金属一个个稀奇古怪的物品,一件件流淌着神术气息的装备。

    “冥界主宰的宝库?”路西恩一眼就看到了秘银和魂石,其他的则还来不及分辨,同时,整个人更加戒备,精神力缓缓展开,谁知道宝库里有没有冥域守卫,谁知道弗朗西斯和似乎有点问题的安休斯会不会悄悄跟在背后,杀掉自己私吞这些财物。

    而暗处的拉米罗,见到利维坦似乎被这财宝的光芒晃花了眼睛,呆愣在门口心中暗道一声:

    “机会!”

    于是,他就脚下发力,冲了出来。

    可是他才刚刚闪出躲避的地方,就感觉到走廊另外一边有陌生气息过来!

    “X!又被打断了!”拉米罗郁闷得快要发狂,怀疑自己厄运缠身。

    但此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边冲进宝库,一边震动空气对路西恩隐秘道:“快躲进去,有人来了!”

    路西恩在拉米罗脚下发力时就察觉到了动静那陌生的气息也自然瞒不过他,因此跟着进入宝库躲在了一排白银之后,并挑选了不被反射的角落。

    过了半分钟,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鬼鬼祟祟走了进来,路西恩通过金属块的反射,看到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绝色美女,一举一动充满了极其魅惑的感觉,可气息却有点熟悉。

    “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路西恩心中疑惑地想道。

    这绝色美女走到宝库另外一侧,身上涌动出晨曦般的光芒,打开了一道密门,可密门后却空无一物。

    “没有了?不是在索尔纳河源头得到了一件强大自身的神秘东西?”这位美女用磁性暗哑的性感声音疑惑地自语道。

    “月神阿辛?怎么成女的?”路西恩和拉米罗同时认出了这个金发美女是谁,并感应到了身上的神性光辉,“得到了另外的神性?看起来是性感、美丽、晨曦方面的神职…···”

    由于现在的阿辛,实力水准大概有七级,路西恩和拉米罗又顾忌着对方,不敢暴露实力,所以都没有出去,看着阿辛随手拿了几件神术物品,打开了另外一条秘密通道,继续深入,似乎准备返回时再搜刮宝库。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拉米罗从藏身处走出,微笑道:“我察觉到阿辛,所以秘密跟踪过来。”

    我信你才怪了,路西恩一边腹诽,也一边走了出来。

    见到“利维坦”凝重的表情,拉米罗看了看四周,呵呵笑道:“你不相信?那没关系,这次总算没人打扰了。”

    感谢主的庇佑,经过三次打断后,终于可以吸收“利维坦”了!

    话音刚落,他身体就没有骨头般蠕动起来。

    “是他?”路西恩认出了是谁,强行改变了用禁锢术和迷宫术的打算,如果那样,他自爆死亡就能逃脱了!

    紧跟着,拉米罗像是一滩肉泥般向着路西恩扑了过去。

    突然,他的思绪愕然凝固,因为看到了“利维坦”双眼碧绿幽光一闪,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抗力急速降低。

    “降咒术?”

    “他是魔法师?”

    想法刚刚浮现,他就看到路西恩外袍之上幽黯光华浮现,凝聚出了一道死气沉沉的灰白射线打向自己。

    由于全无防备,射线速度又是极快,拉米罗瞬间就被击中,而被降咒术效力缠绕得他难以抵挡,只觉负能量充斥自己的身体,难以发挥全部水准,实力直接降低了一级。

    “衰退射线,他是那个九环大法师?”

    “糟糕!”

    这一瞬间,拉米罗心中颇为绝望沮丧,甚至开始怀疑真理之神:

    “为什么不提示一下危险?”

    但马上他就“醒悟”过来:“不对,连续三次被打断,主已经提醒了我三次,我却被自大蒙蔽了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