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奇怪的碰面(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奇怪的碰面(求月票)

    “是他,路西恩7伊文斯!”!

    虽然实力暂时降到了七级,但拉米罗还是从路西恩全无保留的魔法波动和气息辨认出了他的身份,因此更加明白了自己当前的危险处境。

    失去先机,实力降低,十二秒之后也许还会再降低一级,这样的自己在魔法物品数不胜数的路西恩7伊文斯面前,几乎毫无胜算,而且他那根镶嵌着太阳宝石,可以施展禁锢术的魔法杖都还未使用出来,自己再耽搁下去,被灵魂类诅咒术、命运干扰术之类的魔法侵袭了灵魂,干扰了命运,就真的彻底陨落了!

    相比较而言,拉米罗更愿意碰上九环大法师,在对方不明自己底细的情况下,凭借诡异能力逃生的可能是非常高,而交过手,目睹过自己自爆的路西恩7伊文斯却肯定猜得到自己的大概底牌,必然会做出相应的防范。

    “他连续施展了两个魔法,即使一个是四环,一个物品自带,也应该陷入了短暂的缓冲眩晕状态。”

    “不能再想着抓住机会反败为胜,他的触发术都还未动用,拖得越久,我越危险。”

    “必须做出决断,犹豫不定只会害死自己!”

    心中诸多想法浮现,可短短瞬间,依靠意志进阶、危险经历丰富的拉米罗就强行收敛住了绝望沮丧,判断出了当前局势,一滩滩四面八方涌来的肉泥突然膨胀,毫无征兆地自爆了。

    哪怕短短两三个月间连续自爆,哪怕上一次的伤势都还未得到彻底的复原,哪怕会因此长时间处于实力虚弱状态,甚至影响将来成为史诗骑士的可能,拉米罗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个时候,不对自己心狠,不当机立断就是对敌人的纵容,死了就将永远处于实力虚弱状态,永远不可能晋升史诗骑士。

    轰隆隆,惊天动地的爆炸将拉米罗附近的黄金、白银、宝石全部变成了粉末恐怖的冲击波带起无数碎块,以极其惊人的气势和速度向着路西恩涌来。

    “我就不信你不躲开!”

    “我就不信打不断你下一个法术!”

    拉米罗的狰狞意志似乎蕴含在了爆炸声中。

    由于认知世界(冥想环境)已经转化使用“波粒二象冥想法”,更贴近真实,路西恩除了冥想速度快于同级两到三倍,在施展魔法后的缓冲上也要比正常六环魔法师短一点,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前面两个魔法一个是四环,一个是不朽王座法袍自带,引起的施法缓冲对高阶魔法师来说本来就非常短暂一秒左右就能恢复。

    所以,拉米罗自爆也想得是靠着恐怖的威力逼得路西恩在刚渡过施法缓冲,手忙脚乱的情况下,施展防御类法术或者直接触发离开,那样他就能规避短暂却极其危险的灵魂转移时间。

    恐怖的气浪从背后之外的每一个方向用来,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哪位魔法师不先考虑自己。

    路西恩比拉米罗预料得更早恢复,几乎在爆炸刚刚发生时就从眩晕中摆脱面对这种程度的爆炸,他下意识就要使用“能量吸收力场”。

    但这时,在动手前就反复告诫自己的话语及时浮现在了脑海:

    “要是没能杀死和囚禁住拉米罗他肯定会到处宣扬我的身份,到了那时候,无法再近距离观察和记录神灵养成实验都是小事被枢机主教盯上就麻烦大了!”

    “不能让他脱出我的掌控,死亡或者囚禁!”

    放跑拉米罗的后果一个个闪现,路西恩坚定地站在了原地,没有施展“能量吸收力场”,而是抓住机会激发了魔法物品,并为了保证击中,刻意压制了一下法术触发的启动。

    一道冰雪晶莹的射线从路西恩左胸打出,带着冰天雪地里毫无生机的深深寂静射入了膨胀的气浪之中。

    与此同时恐怖的爆炸威力打在了路西恩身上,他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然后闪现在密道入口,身上多了一层防护能量伤害的光罩。

    由于法术触发稍微迟了一点,路西恩是脸色萎靡,嘴角溢血,若非不朽王座法袍的防御力还算可以,并且避开了爆炸威力最凶猛的时刻,此时恐怕又受到了强制进入空间时那样严重的伤害,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普通伤势。

    等待爆炸气浪平息的时间,路西恩掏出一管“水之歌”药剂服下,脸色缓慢恢复。

    或许是因为“寂静冰棺”带来的冻结影响,恐怖的爆炸并未肆掠多久,短短几秒钟后就彻底平息,一地的金粉银末宝石屑,很多神术物品和材料也同样惨遭毁灭。

    “咦?”路西恩小心戒备地仔细探查了一遍,忽然发现爆炸中央有一颗冰块般的晶体,里面似乎冻着诡秘的黑影。

    用法师之手将这块晶体取了过来,路西恩确认这是由于寂静冰棺未能完全融化,而晶体里面的黑影是一团淤泥般的血肉,透过这血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张苍白的拉米罗面孔,表情呆滞,如同冻结了成千上万年的冰雕。

    “他的肉体和灵魂都很特殊啊,之前用寂静冰棺冻结灵魂,都是连灵魂带肉体一起融化消解,不留一点痕迹。”路西恩略微感叹了一句,连续施展魔法封印这颗冰晶,然后拿出晨光水晶球,通过本体与“分身”之间的联系,寻找拉米罗留下的复活底牌。

    亲眼目睹拉米罗自爆,又见到他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路西恩就算是普通人也能想得到他必然有着复活的办法,再结合肉体诡异的分裂和自爆能力,初步能够猜出他是通过分裂肉体的方式来完成这个过程,而由于不清楚直接抹杀拉米罗残余灵魂会不会彻底杀死他,让他无法复活,路西恩选择了先找到他遗留的“东西”。

    “这种没有相应魔法仪式辅助的复活,肯定有着空间距离或是时间上的限制。”路西恩从半专业人士的角度开始了“魔法侦查”,这种复活手段肯定不像巫妖的护符命匣,费利佩改良过的生命藏匿术那样,即使距离再远,失去意识的时间再久·死亡后也能通过预先遗留的命匣和道具复活。

    当然,如果拉米罗的血脉能力真有这么逆天,复活肉块是藏在圣城兰斯之内,路西恩也就只能认了·离开冥界主宰神域后就立刻远远离开这里,靠着命运诡秘者的特殊躲避传奇强者。

    水晶球内,两点光芒缓缓明亮,中间出现了一根若有似无的连线。

    “呃,就在神域之外?他延迟进来原来是布置复活的底牌去了!”路西恩恍然自语,接着收起冰晶,抓紧时间寻找宝库内尚未毁坏的材料和神术物品。

    反正从连线看·由于自己冻结了拉米罗的灵魂,那边还没有复活的迹象,如此一来·那或许就是自己非常好的实验材料了!

    路西恩一边搜集,一边暗道:“精金,秘银残余了一些,魂石和血纹钢比我预计得多,星空陨铁数量稀少却够用了,我储物袋内还有一些精金、秘银和瑟铜,现在就差冰铁了。”另外,能修复健康腰带的冥河血花也找到了一朵。

    突然,整座宫殿剧烈摇晃起来·一丝丝黑气汹涌而入,消解着一

    “这么大的震动?弗朗西斯那边做了什么?”

    “冥域开始彻底崩解了!”

    局势一下变得危急,路西恩赶紧运转命运之星·用预言类法术寻找出路,繁星变化之间,水晶球的光芒指向了阿辛进入的秘密通道。

    “那不是深入冥域?而是离开的通道?”路西恩本来还想追上去看看阿辛要寻找什么·找个机会将拿下,现在却顾不得失望,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加速术,飞快冲入通道。

    通道的墙壁上,一只只幽灵被束缚在墙内,扭曲着面孔伸出手想要抓住路西恩,可去完全跟不上路西恩的速度·被他飞速掠过,手臂只能原地挥舞·然后被急速崩塌的冥域彻底吞噬。

    通道之后是一处宫殿,一个无头的死亡骑士猛然冲出,在冥域崩溃的影响下,他是如此疯狂,带着滔天的死亡黑雾,汹涌扑来。

    路西恩右手一指,一道幽绿的射线飞出,打中了这六级水准,镇守秘密通道的死亡骑士。

    疯狂没有理智的死亡骑士没有躲避,迎着射线就冲了过来,被射线击中,身体和死亡黑雾瞬间化为了一点点幽绿光芒,四下溃散。

    六环魔法“解离术”!

    “看来冥域溃散让他的实力降低了不少。”还准备了第二个法术的路西恩没有耽搁,继续冲刺,有些疑惑阿辛是怎么离开的,不过想到知晓冥界主宰的密室,就比较了然了。

    宫殿底部,是一扇巍峨的黑色大门,它紧紧闭着,仿佛没什么事物能让它打开。

    而路西恩后方,崩溃的冥域是潮水般涌来,无声无息将一切吞噬。

    路西恩半张开嘴巴,发出无声的咒文,一道道无形的魔法波动蔓延到了门上,带起扭曲的变化。

    漆黑大门被影响的地方,一下变得透明,就像一面黑色玻璃。

    路西恩快步上前,身体一侧,右肩撞在了上面,大门居然真的发出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哗啦啦,黑色玻璃掉了一地,路西恩趁势扑了出去,感受到了涌动的河水。

    六环魔法,“杜拉格的玻璃转化”!

    站起身,回头看着冥域彻底消失,路西恩忽然心中一动,拿出冻结了拉米罗灵魂的晶石,看到里面的肉块在蠕动,灵魂在膨胀,似乎马上就要爆开。

    “这样也行?他分离出来的肉块发生了什么变化?”

    路西恩急切起来,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海之斗篷”,快速向之前确定的地点游去。

    绝对不能让他复活!

    距离并不遥远,可路西恩抵达前,封印拉米罗灵魂的晶石就完全消融了,肉块和灵魂一起泯灭。

    拐过一块河中巨石,路西恩小心地靠近那里,免得被“复活”过来的拉米罗偷袭。

    拨开水草,路西恩表情一下变得呆滞,那里不是拉米罗,而是一位金发“少女”,她的头发整齐地绑在右边,垂在肩上,身边插着一把缠绕着黑色火焰的长剑,手中拿着一根奇怪的树枝,上面穿着一块黑乎乎的肉块。

    她正在烧烤般将肉块放在长剑的黑色火焰上翻滚。

    “你在做什么?”奇怪的亲切感让路西恩脱口问出。

    “少女”转过头,猩红的眼睛带着很认真的情绪道:“烤牛肉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