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化明为暗(求推荐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化明为暗(求推荐票)

    “烤牛肉干······”路西恩表情难得的扭曲,如果自己的术没有问题的话,那这个黑乎乎的肉块应该就是拉米罗分离出的身体,用来复活的“道具”,竟然被这少女当成牛肉干烤了,烤了······

    不知道为什么,路西恩并不觉得恶心,只有一种莫名的笑意。

    “还好这是索纳尔河,没有食人鱼,如果是在荒郊野外,被野狗叼走的话,那拉米罗就真正的‘死不瞑目,了。”他这样想道。

    猩红眼睛的“少女”拿起树枝,在路西恩瞪目结舌中将黑乎乎仿佛烤焦了的肉块一下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然后有点不甘愿地摸了摸肚子:“好饿。”

    路边的食物别乱吃······路西恩想要阻止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里。

    金发长发,猩红眼睛,容貌精致,男女不分,随随便便就消化了天骑士的血肉精华······这位少女的身份在路西恩心中是呼之欲出。

    “爱特娜?”路西恩凝重地问道。

    如果是银月之神爱特娜的话,奇怪的亲切感和之前经过这里时莫名的注视感就说得通了。

    金发少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用缠着黑色火焰的长剑支撑着自己,没有生疏感地看着路西恩,有点认真又有点抱怨地道:

    “好饿。”

    “你需要什么食物?鲜血?天骑士的血肉?”路西恩猜测着这疑似爱特娜的“少女”目前的状况,是否处在跌落位阶后的恢复期?

    听到路西恩的发问,金发“少女”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好吃。”

    那你刚才还烤牛肉干····…虽然面对的很可能是整个世界最顶层的存在,路西恩还是忍不住腹诽了一句:“那你想吃什么?什么才能让你恢复?”

    金发“少女”依然是冷冷淡淡的认真模样,可猩红的双眼却忽然焕发出一层光彩:“你之前禁锢住的奶酪。”

    奶酪?我什么时候禁锢过奶酪了?路西恩一下茫然了,不过转眼之间就回想起来:“是你杀掉的冥界主宰?”

    进入这个世界后,自己只用过一次禁锢术,那就是帮助埃尔脱险时禁锢住冥界主宰。

    金发“少女”优雅地点了点头:“恩·就是像这样的奶酪。”

    “需要吸收神性?随便哪种神性都可以,还是只能银月、死亡、复活领域的?你现在还剩多少实力?能够维持多久?”路西恩基本确认就是银月爱特娜,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爱特娜鼻翼抽动了一下,身体变得有些虚幻透明:“只能是像这样的。”

    说完这句话·的身体就像水波般荡漾起来,愈发虚幻,猩红眼睛有些无力地半合:“我需要睡一段时间,小心独眼。”

    话音刚落,爱特娜就化成了一道银白月光,以无法言喻的速度投向了路西恩,在他反应过来前钻入了他的左手。

    一股庞大到无垠、神圣到浩瀚的意志莫名产生·压得路西恩思维停滞,等到他清醒过来,看向左手时·才发现手背上有一轮明净梦幻的银月,然后银月缓缓黯淡,融入了皮肤,再也看不出端倪。

    轻轻吸了口气,路西恩对类神层次的存在形式感到颇为震惊,竟然可以这样寄居在自己身上,这似乎没什么实体物质能够无法办到?可如果是灵魂、意志或精神印记,刚才又表现得毫无疑问是实体,还能消化血肉!

    凝聚精神力·路西恩仔细探查着自己的左手,过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到之前那股恐怖的意志若隐若现地盘踞在手背血肉里。

    路西恩尝试唤醒爱特娜·了解具体状况,可都依然如故,毫无反应·仿佛真正陷入了沉睡,拒绝打扰。

    这让路西恩不得不根据之前发生的事情和爱特娜说过的话语、表现的状况来推测事情的经过。

    “爱特娜刚才的虚幻状态感觉非常虚弱,伤势和位阶跌落的情况似乎很严重,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甚至要靠沉睡才能维持,这能从杀冥界主宰的事情得到一定佐证。”

    “应该盯住冥界主宰很久了,要不然发现不了冥界主宰秘密搬来的神域·恩,也许就是阿辛口中冥界主宰捡回来的‘事物,·可却一直没有对‘美味的奶酪,下手,这说明要么根本就没有把握杀得掉冥界主宰,要么只有一击之力,在等待机会,避免杀掉冥界主宰后被其他伪神盯上。

    “能解除禁锢术,最终杀掉冥界主宰,可以判断是后一种状况,如此看来,在已经吸收掉死亡神性的情况下,经过一段时间的沉睡后,应该还能积蓄起短时间内出手的力量。要想恢复更多,甚至重回类神层次,就必须吸收足够的类似‘神性,,呃,如果能找到死灵界的神秘存在让吸收,估计能最短时间复原。”

    路西恩很清楚“银月不坠,月神不死”的描述,但爱特娜似乎没有直接消亡,然后从“虚无”中回归的打算,或许是那样花费的时间非常多,多到银月之神这种不死存在也觉得太过漫长。

    “‘小心独眼,,独眼是谁,能够让银月之神都小心?”路西恩皱着眉头,想着爱特娜最后说的那句话。

    忽然,路西恩脑袋猛地抬起,看向战争神庙的方向:“战争之主安纳坦斯的雕像是独眼中年男子,难道爱特娜指得是?从冥界主宰口中知道了‘爱特娜,的存在,起了吸收的觊觎之心?以爱特娜目前的状况,要小心也说得过去,可是,没必要提醒我啊,我又不会去招惹安纳坦斯,哪怕埃尔想击杀,出力的也是高阶的弗朗西斯、雅各等人,与我无关。”

    而且路西恩知道吸血鬼一族都很高傲,作为他们的始祖,爱特娜也应该类似,即使身受重伤,位阶跌落·行动上表现得小心谨慎,嘴上也不会惧怕一个“小小”的战争之主。

    “除非,另有古怪。”路西恩表情变得凝重,大概猜到了什么。

    摇了摇头·收敛住情绪,路西恩啼笑皆非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我这算不算拥有了‘神之左手,?”

    这时,路西恩脸色变幻了几下,当机立断启动了面具,化成一条游鱼,躲入了水草之中。

    在几乎快要完全溃散的神域之中,一团漆黑迷雾飞了出来·落到水中后现出了弗朗西斯的身影。

    他的脸色非常苍白,似乎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可眼神、表情和动作却显得颇为激动·仿佛在冥界主宰宫殿内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回首看了看彻底崩溃的冥域,仔细检查了四周,弗朗西斯微微叹息地摇了摇头:“利维坦这种人才葬送在这里真是可惜了。”

    看来,他认为没有及时逃离的利维坦和安休斯都死在了冥域崩溃之中。

    而水中的小鱼儿路西恩没有出来相见的打算,在遭遇拉米罗,碰到银月爱特娜之后,他就做出了决断,舍弃利维坦这个身份,放弃近距离观察神灵变化的实验·彻底化明为暗,融入人海。

    “守夜人拉米罗失踪,埃尔吸收了月神神性·这样的事情很可能会引起教会的重视,派遣更多的强者过来,甚至有枢机主教。到时候·作为埃尔门徒的我,绝对是被调查盘问的对象,一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而且银月爱特娜确实在我身上,如果德古拉亲王等也赶来调查,近距离之下,说不定会有莫名感应!”

    “所以·不如趁这个机会,假死脱身·变成普通人,躲入人海,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传奇强者不可能找一个普通人打听情报。

    “但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时间拖得越久,银月爱特娜越‘饥饿,,越容易出现问题,而且这些城市和村子都不大,要是哪个传奇强者学德古拉亲王那样嚣张霸道地扫过每一寸地方,我也同样容易暴露,所以,化明为暗是第一步,将事情弄大是第二步,只要事情足够大,被议会注意到,我就能联络上组织,得到依靠。”

    “而且,即使相隔太远,无法让议会关注到,也能引来更多的守夜人和天骑士,到时候,只要他们行动,暴露出身份,我就暗中缀上一个,抓住后拷问议会控制的地域。我就不信每位守夜人都有拉米罗这么诡异的能力!”

    有舍才有得,危险压迫之下,路西恩没有犹豫就压制住了自己的研究欲望,暂时放弃了“埃尔成神实验”。

    再三确认无人生还后,弗朗西斯抓紧时间向下游离开,而路西恩则悄悄游到岸边,变成普通人混入了胡苏姆城,用暗示术等魔法取得了正常居留权。

    “你听说了吗?前段时间索尔纳河泛起了黑白灰色的波浪,里面有着那种不死的怪物,腐烂的怪物!”一位白发老头趁傍晚人多的时候,故作神秘地抓住几个人说道。

    “真的吗?”单调乏味的生活让这些普通人对类似的传闻很感兴趣。

    白发老头肯定地道:“我也是听人讲的,但那是‘爱与美之神,的祭司亲眼看到的!对了,水底还出现了真正的银月!不是倒影!”

    “快,详细说说,是哪一段河?”一位码头壮汉问道。

    白发老头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战争神庙旁边的那段。”

    “是不是剥夺了月神神性的救赎之神回来找战争之主麻烦了?”眼睛骨溜溜转的矮小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白发老头戒备地道:“也许吧。”

    交谈了一阵,他找了个借口快步离来,免得被人盯上。

    到了阴暗角落,白发老头一阵变幻,化成了普通男子,正是躲在胡苏姆城的路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