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在背后(求推荐票)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在背后(求推荐票)

    变化了模样的路西恩沿着索纳尔河向着贫民区走去,那!着为数不少的秘密祭台。

    风雨之神、大地母神等被逐出了河谷的伪神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丰饶的信仰资源”,因此各自留下了秘密传教者,而路西恩正是想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伪神们的现状,以此判断埃尔、弗朗西斯的进展。

    散播似是而非的“故事”已经半个多月了,路西恩打算从今日停止,不再通过变化形象冒险,任由谣言酝酿,通过海商、行商们传扬到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引起有心人的关注。

    “从现在开始就静观其变,抓住机会摆脱险境。”索纳尔河上的晚风带着雨季特有的湿润吹拂到路西恩脸上,傍晚时分的燥热开始蜕变出一丝清爽。

    忽然,路西恩左手无法控制地抖动了一下,脑袋略微恍惚,有一种背后发寒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路西恩悚然一惊,最近几天左手不受控制抖动的状况越来越频繁了。

    本来路西恩还以为是银月之神爱特娜沉睡了半个月后即将苏醒的前兆,或者是表达饥饿的信号,正打算找一个活祭仪式多又有死亡、银月、安宁等领域的神灵动手,稍微安抚下,可今天连续几次之后,路西恩却察觉出这种危险的阴寒来自自身!

    “难道是沉睡中恢复了点力量的爱特娜感应到我身体或是灵魂有什么问题,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也可能是随着力量的稍微恢复,我的左手能够借助一点了,于是发现了身体和灵魂潜在的不协调或隐患?”

    不管是哪种可能,问题都指向了路西恩自身,让他思绪非常凝重,主物质世界奇奇怪怪的魔法或诅咒可是很多的!

    “今晚必须找到问题的源头!”

    收敛住情绪,穿着亚麻长袍的路西恩走入贫民区,这次他伪装的是“大地母神”的秘密信徒。

    “来了?”一位擦身而过的贫民低声说了一句·用眼神示意前进的方向。

    路西恩同样低声回答:“恩,找安格瑞祭司做祈祷。”

    按照提示,路西恩向着右方的破烂街道前行,沿路遇上了一位位信徒·在他们的提示下,经过七拐八绕,终于看到了一座普通的泥屋。

    “脸熟的感觉就是好。”路西恩摸了摸这不属于自己的容貌,第一次来的时候可是沿途用暗示、指示、催眠、魅惑等魔法搞定的。

    推开泥屋,里面是一位干瘦的老者,他直接爬在地上,亲吻着地面。

    “安格瑞祭司·打扰您祈祷了。”路西恩礼貌地说道。

    安格瑞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无法克制的笑意:“不用在意,我很高兴,我听到了两位伪神陨落的消息。”

    既然是秘密传教·能够争取的信众数量毫无疑问变少了很多,因此六家教派之间的争斗变得赤裸裸,留守祭司的关系也迅速恶化。

    “什么,两位伪神陨落?”路西恩真实地展现出了自己的惊讶。

    安格瑞从地上站起:“早上祈祷时,我就得到了母神的启示,但一直怀疑是自己理解错了,到了半个小时前,终于确认‘风雨之神,和‘爱神,秘密祭台内的神像破裂,祭司也失去了神眷之力。”

    “是被‘救赎之神,剥夺了神性杀死?”路西恩没想到埃尔他们的战果如此惊人·能一下干掉两位伪神。

    安格瑞满怀笑意地点了点头:“是的。”

    看到他的态度,路西恩忽然明白过来,是六位伪神之中有人背叛了·至少大地母神是归附了埃尔,这样才能出其不意地击杀两位伪神!否则们互相守望帮助的情况下,哪怕有伪神意外落单·埃尔和弗朗西斯也不敢动手,肯定会怀疑这是们和战争之主联手设下的陷阱。

    “愿母神庇佑。”路西恩行礼道。

    安格瑞在胸口画着路西恩一看就想笑的十字架:“应该称呼地之天使了。”

    他没打算将这个消息隐瞒信徒,这种艰难的时刻就是要靠类似的消息振奋人心,坚定信仰。

    “果然。”路西恩笑容“真挚”地再次行礼。

    离开贫民区后,路西恩在河边的树林里又一次变化了容貌,趁黑夜的掩护,从另外一个方向返回了贫民区·这次的目标是“救赎之神”埃尔的秘密教会,以确认刚才的消息。

    作为传戒者·路西恩和安休斯一样清楚胡苏姆城的几位联络信徒,因此假死脱身后,最轻松掌握的情报来源就是这个。

    快要靠近贫民区时,路西恩忽然听见角落里有人来回踱步的声音,目光微转,穿透黑暗,看到了一位穿着亚麻长袍的年轻男子。

    “不对,是女人。”路西恩双眼微微眯起,这个伪装成贫民男人的女子引起了他的兴趣。

    这段时间,路西恩都在暗地里寻找可能有问题的外来者,找到守夜人,得到需要的情报,因此,光是“夜深人静和“做了专业伪装”两点就值得关注了。

    没有停步,路西恩继续前行,直到进入贫穷区,找到一个无人的黑暗处,确认离开了别人的感应范围,才凝聚精神力,瞬发真知术,然后再次变化了形象,“脚步匆忙”地走出贫民区。

    返回那个角落时,路西恩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一眼,瞳孔深邃幽暗。

    六环星相类魔法“真知术”就是为看破幻术、隐形、变形、黑暗、朦胧、镜像、密门和少量特殊异度空间而存在的强力法术,在加持了它的这双眼睛之下,在位阶差距之下,那女子的伪装被直接看透。

    “索菲娅?”

    路西恩认出了这位精灵般纯美的女人,她是神圣海尔兹帝国的公主索菲娅,而一看到她,路西恩就想起了她恐怖的父亲鲁道夫二世,那位显然已经触摸到七大远古魔鬼和神灵奥秘的传奇强者,顿时颇觉头痛。

    所以,刚认出索菲娅时打算“绑架”她,拷问出魔法议会控制区域的路西恩打消了主意,谁知道那位神秘的鲁道夫二世有没有投影到他的女儿身上。

    于是,路西恩微微摇头加快步伐,准备离开。

    浑然不知自己逃过一劫的索菲娅还在原地踱步,对恶臭的贫民区充满厌恶。

    路西恩刚走了两步,目光突然凝固,从河边树林里出来了一位熟悉的男子,弗朗西斯!

    他的方向正是索菲娅所在的角落。

    “他们什么时候勾结在了一起?”路西恩脚步稍一迟缓,就感觉到弗朗西斯的目光望了过来于是强行收敛住情绪,毫无所觉般前行,而这时从贫民区内又走出一位亚麻长袍的男人,气质阴沉却给人暴虐的感觉。

    弗朗西斯一直盯着路西恩的背影,直到他已经远远离开,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情,才收回目光,对索菲娅和贫民区内出来的男人点了点头:“很准时,我们换个地方。”

    绕了一圈的路西恩变成了一只河边蚊虫,悄悄飞回了那个角落,可是弗朗西斯、索菲娅等三人已经消失不见没留下任何线索。

    对此,路西恩不得不感叹了一句三人的警醒,然后取消了去埃尔信徒处的打算返回了平民区的房屋。

    关上木窗,启动警戒魔法阵,路西恩将弗朗西斯等人排除出了脑海

    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寻找自身隐患之上,不找到那种莫名阴寒感的来源,路西恩睡觉和冥想都不安稳!

    “阴寒之感,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能与邪恶、死亡力量有关……恩,那就试一下!”

    路西恩内心自语了一句,身上猛地泛起一层银白月光,肌肉迅速鼓起却并不夸张,呈现出流线型的美感整个人的气势和压迫力变得非常惊人。

    六环魔法“巴勒的变身术”!

    这是古代魔法帝国后期,魔法师们总结血脉融合实验得失时创造出来的一个魔法,能让魔法师在一定时间内变成对应等级的骑士,具体是什么类型的骑士,则取决于自身的血脉,所以不管是力量、敏捷、反应,还是意志、月光化程度,路西恩此时都等同于真正的六级天骑士。

    从储物袋内拿出“苍白的正义”,路西恩深呼吸了几下,然后缓缓举起长剑,用力地回斩向自己。

    朴实无华的剑身之上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剑身尚未靠近额头就让路西恩心跳加快,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停顿。

    这时,左手一阵冰冷压迫的感觉渗出,让路西恩精神力转化而来的意志摆脱了那种对死亡的恐惧,手腕没有一丝一毫颤抖地继续用力。

    冰冷锋锐的触感划破了额头,死亡的阴影笼罩住路西恩全身。

    突然,“苍白的正义”之上亮起了一层似乎是金属光泽的色彩,带出无法言喻的温和与坚定,而路西恩耳中则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哀嚎,灵魂和身体陡然一松。

    双手猛地止住,“苍白的正义”恰好停在了额前,与肌肤接触,冰冷锋锐之感使得周围全是鸡皮疙瘩,而路西恩身后,一张扭曲的苍白人脸痛苦惨叫着化为了青烟。

    “真的有人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难怪我与拉米罗能够‘千里迢迢来相会,!”

    “原来这不是巧合!”

    一向温和内敛的路西恩,此时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愠怒的表情,一丝鲜血从额头溢出,分外狰狞:

    “没有对我的记忆做手脚,难道是担心被我思考的问题爆掉脑袋?”

    “这算不算‘爆头魔,、‘碎颅者,称号的附加免疫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