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六十章 深夜之变(求推荐票)

第一百六十章 深夜之变(求推荐票)

    由于对空间、时间研究得不够深入,尚未有成形的理论体所以拉米罗自爆对“异界之门”的干扰在魔法议会的所有奥术师眼中都是完全随机的,不可能精确推断出自己空间传送后的位置,而且自己又是命运诡秘者,它的特殊以及这个世界对远距离施法、预测远处事物的强大干扰,都造成了与自己关系紧密的风暴主宰、元素支配者等人还没有找过来。

    因此,路西恩初步推断这个监视怨灵是在进入异界之门前就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这样才能确定自己的位置。

    否则,幕后黑手凭什么能够比老师费尔南多、预言者等人更快找到自己,趁自己还未恢复的机会附身怨灵?

    而作为同样擅长死灵系魔法的大奥术师,如果这个能够被苍白的正义“斩杀”的怨灵早就藏在自己身上,那老师费尔南多面对面时肯定可以看出端倪,如此一来,自己被“怨灵附身”的时间就有一个确定的范围了,那就是从老师费尔南多进入异界之门,到自己被拉米罗自爆逼得闪入异界之门这段时间。

    “最大的可能就是幕后黑手在拉米罗身上做了手脚,他自爆之时,怨灵就趁机附着在了我身上,而且自爆的威力还将一切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我又被逼入了异界之门,即使海瑟薇阁下有所怀疑,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能够准确知道议会开启异界之门的时间,能够让拉米罗毫无所觉地上门暗杀,又擅长这种方式,亡魂主宰、半神巫妖或者诅咒之眼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编织记忆和强力暗示都能达到暂时控制拉米罗行事而不引起他警觉的程度,能让他以为是自己做出的决定。

    一幕幕记忆在路西恩脑海闪现,寻找自己遗漏没有深入思考的事情

    突然,路西恩灵光一闪,醒悟过来:“我进入矮人地下遗迹时,就曾经遇到过一个死灵界的高阶亡灵偷袭当初怀疑是莱茵先生的计划被察觉才引来的事情。”

    “而阿道尔被亡魂主宰抓起来送到阿林厄的时候,却没有关于马斯基林阁下、莱茵先生被困在死灵界的记忆。那时候我认为是阿道尔位阶不高,才接触不到更深层次的秘密,可与前面那件事情连起来看就非常矛盾了!”

    “从那个高级亡灵最深刻的记忆中可以看到,它虽然很讨厌阿道尔,却只能诅咒他被真理神教净化,显然他是阿道尔的助手或者下属,如果连他都知道莱茵先生的计划,阿道尔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阿道尔确实不知道,那个高阶亡灵又为什么偷袭我?为他口中愚蠢的主人费利佩报仇?”

    “两件事情刚好形成悖论最好的解释就是阿道尔确实知道很多事情,知道马斯基林阁下、莱茵先生被困在死灵界的事情,知道他们与我的关系所以才会有针对我的行动,而知道这么多事情的阿道尔被送到阿林厄后却变得不知道,那肯定是有人删除了他的记忆。”

    “这么看来,诅咒之眼阁下的嫌疑就小了很多,而不管是不是亡魂主宰动手,他至少是默许和纵容!想通过我与银月爱特娜或者死灵界神秘存在的感应提前找到们?”

    “难怪拉米罗会到厄尔多半岛搜查,难怪他能第一时间找到安休斯,难怪他屡次三番想对我动手,事情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路西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被一位传奇强者盯着的感觉并不好受。

    其实这件事情,别的大奥术师也有嫌疑比如要是怨灵很早就附身,费尔南多却没“看”出来,那路西恩之前的推理就出现极大漏洞了而当时看守阿林厄的海瑟薇也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动手脚,只是相比较而言,他们两人的嫌疑非常小,以海瑟薇表现出来的性格、对死灵魔法比较普通的水准和新炼金术为她带来的坦途,以老师费尔南多与自己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以他几百年来从未改变的个性,路西恩选择相信他们。

    “银月爱特娜已经出现亡魂主宰或半神巫妖却还未动手,这是否说明他们的目的主要是死灵界的神秘存在?”

    “不对我第一次经过冥界主宰神域时,爱特娜就已经注视到我,却没有出来与我见面,像现在这样寄托在我的身上沉睡,并且有我帮忙,杀掉冥界主宰会轻松很多,看来之所以没出来,很可能就是因为察觉了有人在监控我。如此说来,是冥域的突然坍塌造成了监控的短暂失效,爱特娜因此能靠本质上的差距压制这个怨灵,这才显身与我碰面,否则拿着‘牛肉干,躲起来,我怎么可能发现得了?”

    一想到这个,路西恩背后阴寒再起,不是怨灵还未消除,而是发自内心的惊恐,自己贸然杀掉了怨灵,背后那位传奇强者岂不是已经有所察觉?

    当机立断,路西恩直接从窗后跳了出去,只希望那位传奇强者担心惊动艮月和死灵界存在,藏身在很远的地方!!

    后面是一片阴森的小树林,但对变身后拥有天骑士的路西恩来说却短暂得如同床的两侧,几下就跃入了河中,解除骑士变身,化为小鱼,向着下方游了一阵,然后爬上岸,施展法术抹消痕迹,接着继续跳下河,往神庙密集的地方游去,如果那位传奇魔法师依然能够锁定自己的行踪,那就将他引到爱特娜口中有古怪的“独眼”那里去,这是死中求活的一条道路!

    游到神庙区之后,路西恩刻意放缓了速度,仔细感应着周围,尤其关注着左手的变化,若背后的传奇魔法师被摆脱,没有跟来,那自己也没必要去招惹战争之主安纳坦斯,依靠命运诡秘者的特殊和银月自我屏蔽的能力就有非常大的把握彻底跳出这个阴谋。

    就这样静静地游了十几分钟,突然,路西恩感觉到河水在剧烈晃动,仿佛远处有地震发生。

    从水草中探出头·路西恩发现城外的群山上空,雷电交加,死气蔽月,高耸入云的山峰猛烈坍塌。

    “有高阶强者在动手?”

    “是埃尔他们在围杀雷电之神?”

    想法刚起·路西恩就听到一声怒吼,一支铁黑色没有光华的长箭从战争神庙中射出,转瞬之间就飞临远处。

    由于距离太远,路西恩无法感应到“安纳坦斯之箭”究竟射没射中对方,只能隐约看到灰白的死气黯淡了很多。

    接着,战争神庙内弥漫起一团烟尘,带着浓烈的征伐味道和长长的号角声冲向城外·似乎早有准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与那死气交缠到了一起。

    这时,“晨曦与黄昏之星”的神庙内·一颗灿烂的星辰慢了两三秒地同样升起,跟随战争之主“冲锋”。

    可它刚要飞过索纳尔河,高空黑夜里就有一团漆黑恐怖的迷雾猛然罩下。

    灿烂星辰闪烁了一下,从高空跌落,狠狠摔在河畔地上,露出成熟性感的模样。

    阿辛有些惊恐地道:“弗朗西斯?”

    话音未落,背后的树林里就有一轮明澈的银月升起,与狠狠撞在一起。

    险之又险避开了主要冲击力的阿辛翻滚之后,猛然跃到半空·脸色更加惨白,手中的弯刀竟然已经断折:“埃尔?”

    随着这一声尖叫,幽深飘渺的埃尔身边就有无数星光浮现·扭曲成牢笼的模样,试图将困住。

    凝聚的死亡气息从埃尔体内散逸出来,消解着星光牢笼·淡定从容地道:“弗朗西斯,你缠住他,我用律令术剥夺的神性,我的化身、雷电天使、地之天使、智慧天使拦不了安纳坦斯多久,等我吸收了的神性,就能正面与安纳坦斯抗衡了!”

    河水中的路西恩对于他们的战斗表示深切欢迎,这样就能帮自己掩盖痕迹了·等一下找个机会离开就算逃出生天:“原来其他伪神都投靠埃尔了,难道是索菲娅策划的这件事情?”

    埃尔话音刚落·一道雄浑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是吗?”

    “安纳坦斯你?”埃尔惊讶地看到战争神庙内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的独眼男子,提着恐怖的战锤,高山般沉稳地看着自己,而背后,则是一位健壮的年轻男子,太阳神贝罗。

    竟然是安纳坦斯的本体,派出去的只是化身?而且居然没有抓住机会偷袭?

    安纳坦斯嘴角构成一丝微笑:“不要假装惊讶了,我知道贝罗是在欺骗我,你们这次的目的不是阿辛,而是直接对准了我,一起出来吧,我看看你们究竟哪里来的信心!”

    “什么?”他背后的太阳神贝罗惊愕地倒退几步,手中盾牌下意识就挡在了身前,他确实与埃尔勾结,故意装作背叛的样子,向战争之主透露计划,告诉埃尔他们在布置阴谋,准备图谋爱与美之神阿辛,让用特殊办法混淆化身与本体,躲在战争神庙内,抓住机会给埃尔他们致命一击。

    而实际上,他们计划的目标根本就是安纳坦斯,只要太阳神贝罗能抓住安纳坦斯攻击埃尔时松懈的机会,对造成致命创伤,那围杀之下,就有不小把握彻底干掉安纳坦斯,可是,安纳坦斯似乎什么都知道了?

    是谁背叛了?安纳坦斯为什么这么冷静?

    弗朗西斯沉静下来:“计划只是为了让事情变得简单,既然战争之主您看出了问题,那我们就堂堂正正与你一战,让你死得明明白白。”

    周围黑暗里,慢慢浮现出三道人影,一位是路西恩见过的阴沉暴虐男子,一位是穿着干净白袍的老者,一位紫色盔甲,左手提盾,右手拿剑的绝美女子。

    “娜塔莎?”河底的路西恩差点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