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卷入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卷入

    道深紫色的“紫罗兰守护铠甲”,全黑的战裙,小巧精致却深黑厚重的神圣盾牌,光华内敛花纹朴素的银白长剑,轮廓分明的脸部,坚毅沉着的银紫色双眸,这一刻,娜塔莎完全不像平时那么开朗热情,而是气势威严,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居然能和她在这里碰上?她率领的瓦欧里特公国黄金骑士、天骑士呢?”路西恩压住惊讶之后,半是喜悦半是担忧地暗道,正常而言,南方教会不可能将每个国家接受征召的骑士们打乱混编,贵族们可是只效忠于自身领主的,顶多用高阶神职人员来协调安排,而娜塔莎既然进入这个异度空间,那肯定是作为瓦欧里特公国抽调的天骑士、黄金骑士的首领,身边怎么会没有强者的保护?怎么会私自脱离了队伍?

    不对,还是有强者保护的,路西恩很快看到娜塔莎背后有一道几乎快融入黑暗的身影,那是一身黑色宫廷长裙的“深蓝潮汐”卡米尔。

    “拉米罗没有将弗朗西斯视作同伴,这说明他很可能是北方教会之人,娜塔莎怎么会与他合作?而且那阴沉暴虐的男子似乎是守夜人排名十九位的八级天骑士‘净化之火,达尼埃尔,那位白袍老者则明显是高阶神职人员,他们也不可能与弗朗西斯合作。”

    路西恩疑惑地想道,娜塔莎的亲哥哥死在与“北方异端”的战争中,间接造成她母亲早逝,她和谁合作都明显不会与北方教会的人联

    守夜人队伍里,确实有很多人隐藏了血脉、来历和真实姓名,但有排名的那些,绝大部分都比较出名,代号和姓名被各大组织掌握,囡此第一次遇到拉米罗自爆式攻击之后,路西恩就从灵魂图书馆搜集的资料里翻找出了袭击者的身份·至于拉米罗是不是真实姓名,那无关紧要,而一看到之前遇见的阴沉男子与神职人员、娜塔莎站在一起,路西恩就从气势和表现上推断他是“净化之火”。

    “两位南方的贵族天骑士·一位高排位守夜人,一位南方教会的高阶神职人员,一位疑似北方教会‘处刑者,的天骑士,这样的组合真是古怪,嘶,也许是索菲娅从中穿针引线才暂时联合?”路西恩想到了一直没有露面的索菲娅,她的父亲鲁道夫二世有古怪·她也明显不会是虔诚信徒,加上身份又非常高贵,正适合做“纵横家”。

    战场呈现出短暂的静滞·弗朗西斯等人似乎是因为摸不清楚安纳坦斯的古怪,不敢贸然动手,而独眼安纳坦斯则带着嘲讽的笑容环视了一圈,这才道:“就你们这些人?一起上吧!”

    大如头颅的战锤挥起,周围仿佛变成了杀戮血腥的战争,安纳坦斯背后涌现出一位位或骑马或步行的战士,他们表情狂热,战意盎然,气息恐怖·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安纳坦斯就像得到了一个至少由大骑士组成的骑士团。

    每一位被他杀死的强者,属下阵亡的每一位祭司、神血英雄·灵魂都会进入他半虚幻的战争领域,跟随他继续无尽的战争,直到连灵魂也彻底消亡。

    类似能覆盖几百米的半虚幻意志领域就是黄金骑士与天骑士的主要区别·而战争之主安纳坦斯明显是以骑士方向发展的伪神。

    “杀!”安纳坦斯振臂一呼。

    “杀!”背后不知道多少道骑士的呐喊跟随响起,汇聚到一块,声音震耳欲聋,战意直冲云霄,让那位高阶神职人员都忍不住在半空倒退了一步,

    我是战争之神,我是万军之主!

    双脚一蹬·安纳坦斯率领千军万马向着娜塔莎冲了过去,作为以战斗起家的神血英雄·他明显可以感觉周围的敌人里以她最弱。

    旌旗招展,沸反盈天,一排排骑枪如林,一道道神术若华,加上前面似乎将空气压缩,将距离缩短的恐怖战锤,不管是弗朗西斯、达尼埃尔,还是那位神职人员和卡米尔,都有意志被夺之感,出手慢了半拍。

    而娜塔莎脸上却浮现出兴奋的表情,不仅没有避开锋芒,反而双脚用力,身体拱起,黑色盾牌高举,迎向战锤。

    乓!黑色盾牌与战争之锤碰撞的地方,似乎有一道道细小而恐怖的黑色裂缝浮现,周围的空间宛如凝固,以两者交击之处为圆心,一道道剧烈起伏的波纹疯狂向外涌到,而森林般的骑枪,颜色各异的神术光华打在这凝固的“空间”之上后,也无法再前进一步。

    娜塔莎脸部紧绷,牙齿紧咬,如同狂风巨浪之中的礁石,是那样的孤单,又是那样的坚定,将风雨全部挡在身前。

    “这女人,不知道躲啊!才七级就敢和九级的黄金骑士正面搏杀!有九级的‘真理之盾,仿制品也不能这么乱来啊!”躲在水草中的路西恩暗自怒骂,恨不得将娜塔莎拖回去。

    虽然在一年前她就晋升了七级,可与安纳坦斯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旁边又-没有八级的天骑士帮忙阻挡,看看人家索菲娅,接受鲁道夫二世的教导,这个时候连面都不露,不管谁胜谁败,都不会危及她的生命。

    白袍老者面前浮现出一本神圣气息浓厚的书籍,它迅速翻动,圣光闪耀,一道接天连地的磅礴光柱从天而降,打中安纳坦斯。

    安纳坦斯身上浮现出一层铁锈血污般的光华,将阳炎爆挡住,而跟随他冲锋的战士灵魂则发出无声的惨叫,笼罩范围内,全部烟消云散。

    他想要挥锤攻击老者,可前面的娜塔莎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银紫色双眸冰冷无情,右手长剑猛然砍出,前方出现一道虚幻仿佛不处于这个世界之上的裂缝,似乎能斩断一切。

    安纳坦斯目光一凝,强行用力,改变了方向,躲开了这一剑,然后战锤狂风暴雨地击打向娜塔莎,身边的战争领域内,灵魂战士再次凝结出来。

    这时·天空之中,浓重的黑暗变成了蔚蓝的大海,海水潮汐奔涌,倒挂而下·狠狠击向安纳坦斯。

    而与此同时,地面燃烧起无声无息的白色火焰,仿佛一道剑光冲向安纳坦斯。

    老者面前的圣典风吹过般翻动起来,光华连续亮起,不断给娜塔莎叠加神能、祝福、战潮、神恩等增益类神术。

    只有手持“真理之盾复制品”的她缠住安纳坦斯,才有获胜的可能!

    卡米尔和“净化之焰”加入战团后,娜塔莎得到了一点喘息·握着黑色盾牌的左手猛地仲开,快速抖动了几下,然后继续握紧·似乎前面安纳坦斯连续不断的恐怖攻击,让她的拳头和手臂发麻疼痛。

    弗朗西斯看了太阳神贝罗一眼,通过心灵连接类的神术道:“您帮助他们缠住安纳坦斯,我协助我主击杀阿辛,等到吸收了阿辛‘隐秘的死亡与复活,神性,提升到安纳坦斯的层次,局势就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了。”

    “没有问题。”金发却满脸沧桑的太阳与司法之神贝罗给自己施加了诸多增益神术,然后一手持盾,一手拿剑地攻击安纳坦斯。

    “爱与美之神”阿辛在“战争之主”出来时·漂亮的脸蛋上是涌现发自内心的惊喜,可见到安纳坦斯被莫名冒出来的敌人缠住后,脸色迅速变幻了几下·然后趁埃尔还被星光牢笼困住的机会,身上黄昏般的光芒亮起,就要急速飞走。

    “我不被埃尔吸收·就是最大的帮助了!”这样想道。

    “想逃!”一直等着的弗朗西斯化身成幽暗里的九头蛇,浓郁的黑雾遮蔽天空地笼罩下去。

    光芒亮起,旋即黯淡,见前方难以突围,也不愿意与弗朗西斯纠缠,阿辛猛然下坠,试图从索尔纳河中离开。

    “我命令你·震慑!”这时,埃尔从星光牢笼里解脱·施展吸收了风雨之神后增加的律令。

    阿辛身上星光四溢,双眼短暂无神,原本在控制之中的下落猛地失去了方向,扑通一声调入了河里,掀起高高的水花。

    “机会!”埃尔与弗朗西斯一个在地上,一个在空中,同时向着索尔纳河冲去。

    路西恩则表情无奈地看着这一幕,阿辛竟然就落在自己面前。

    正当路西恩要变化外形躲开,免得暴露行藏时,左手忽然不受控制地抬起。

    “奶酪!”路西恩似乎听到了类似的声音。

    这不是进餐的时间啊,路西恩内心呐喊道,可左手却背叛了身体,变形效果由此失效,整个人“追随”左手抓向阿辛。

    阿辛刚从震慑中恢复,就看到前面河水之中莫名出现了一位黑发黑瞳的俊秀男子,他身上的气息浩大恐怖,无法言喻,让这位伪神都忍不住瑟瑟发抖,如同青蛙遇到了长蛇,那是一种天生克星的感觉!

    巨大的恐惧从内心爆发,一个个类神术不要命般施展出来,可的瞳孔里却看到那只修长有力的手不受影响地穿过神术攻击,穿过防御光罩,一下就捏到了自己脖子之上。

    路西恩左手经过的地方,一切类神术全部消散!

    埃尔和弗朗西斯刚冲了一半,就见到河中神术光芒耀眼,阿辛似乎爆发了恐怖潜力,于是缓了缓速度,防备宁死反击和从其他方向逃走。

    光华平息,埃尔和弗朗西斯愕然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性感美丽的阿辛被一位俊雅男子捏住喉咙,提在半空,身上神性光辉一点点被吸取出来。

    “他是?”埃尔和弗朗西斯瞠目结舌,这哪里冒出来的强者?

    路西恩与他们目光相接,无奈地微微摇头,随口打了句招呼:

    “晚上好。”

    我能说我走错片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