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跌宕(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三章 跌宕(第二更)

    纳路西恩表情沉凝,没有说话,而是高举起左手,拳头伸!开五指并拢,宛如长剑。

    顿时,他周围的世界同样开始扭曲,黑暗退去,清冷光辉笼罩,宁静安详,天空之中的银月突然消失。

    “你吸收掉阿辛的死亡神性后,看来恢复不少,但这还不够。”安纳坦斯的声音就如同一只猫伸出爪子挠着生锈的铁板,暗哑却异常刺耳,扬起战锤,上面泛起一层灰白却安静的灵魂火焰,然后重重挥下。

    上百米的距离似乎一下消失,战锤出现在了路西恩面前,黑白灰的凝固单调世界也猛地膨胀向外,所过之处,一切事物都全部褪去了色彩和声音,像是要归于永恒不变的寂静。

    路西恩目光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安纳坦斯”,看着那没有丝毫声音和裂缝的战锤,它就像传说故事里吞噬着世界的宁静,忽然,他背后升起了一轮巨大的银月,皎洁明净,仿佛从天空直接降临人间,手上突兀地缠绕起一层黑色的毁灭火焰,似乎变成了一把真正的长剑。

    左手猛然挥下,路西恩长袍向后扬起,银月同样膨胀,耀眼夺目,与黑白灰的凝固碰撞到了一起。

    世界仿佛变得混沌一片,没有了光彩,没有了声音,没有了空间,也没有了时间。

    这样的幻觉一闪而逝,娜塔莎等人看到禁锢住自己的单调黑白灰色出现了一点裂缝,接着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正常的颜色、正常的风声映照入内。

    霍然之间,乏味而凝固的黑白灰世界一下崩裂,周围的世界恢复正常,可娜塔莎等人却觉得身体麻痹,动作迟缓,一时还无法恢复正常。

    不过他们看到了刚才交手的结果,安纳坦斯漂浮在半空,脚下的神庙山崖已经消失,河水激起巨大的漩涡试图填满那幽深的空洞。

    安纳坦斯身上的腐烂一块块掉落,铁锈血污的战争神性让它的白骨透出同样的颜色,右眼中的黑白灰凝固光球似乎透明了不少,里面无穷无尽的变化也少了很多,看来,在这次的交手之中,受创不轻。

    但是比起飞到了索尔纳河另外一边的路西恩=伊文斯,安纳坦斯的情况明显要好很多,他撞垮了无数河滩巨石、高大树木躺在地上难以动弹,左手带上了一层死灰之色。

    “哈哈,我说了还不够!”安纳坦斯用那可以让人疯掉的沙哑刺耳声音笑道,似乎由于死灵界神秘存在本身还未彻底苏醒就被爱特娜打断,现在表现出来的意识和情绪明显更偏向于战争之主,或者说是受到了死灵神秘存在影响而更疯狂更极端的安纳坦斯。

    踏前一步,看着努力挣扎想要站起却未能如愿的路西恩,看着他无力垂下的左手,心情异常畅快:“吸收掉你的力量后足以让我彻底恢复,虽然还杀不掉你,也能送你进入长久的沉眠!爱特娜慢慢从命运长河中回归吧!”

    战锤挥起,黑白灰的凝固世界再次扭曲感染世界。

    死亡的丧钟似乎已经敲响在路西恩的耳边。

    忽然,没有其余颜色和声音的黑白灰世界里燃烧起了幽绿的火焰一下彻底崩解。

    安纳坦斯重现出在世界之中,周围呈现死寂的灰白,这与自身的黑白灰完全不同,带着显著的腐朽味道,而且还有一道道能破碎灵魂的嚎叫着盘旋。

    啊!阿辛突然惨叫一声,身上肉眼可见的乳白生命力迅速抽离,向着半空涌起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的脸色就变得异常苍白碧绿透明的双眼跳跃出了两点鲜红的火焰,身上散发出浓厚的不死生物气息。

    与类似,脑袋烂得像个破碎西瓜的埃尔痛苦地呻吟了两声,流血停止,变成了淡黄的尸液,不过似乎由于有复活、不死等死灵领域的神职,生命力流逝很缓慢,没有直接变成不死生物。

    以战争神庙为中心,周围两百多米的区域里,一颗颗墨绿的胡苏姆树枯萎腐烂,一点点清新的生命力同样向着天空涌去,湿润肥沃的土地瞬间失去了所有水分,一寸寸干裂,而索尔纳河的河水一流入这个区域,就变得灰白死沉,发出腐烂恶臭。

    穿着白袍的高阶神职人员愕然惊呼:“生命祭礼?半神巫妖?”

    话音刚落,他身上的神术光芒就激起了周围浓郁死亡气息的围攻,汹涌而来的灰白腐朽与圣洁光芒似乎产生了恐怖的“炼金反应”,砰的一声,这位至少八级的红衣主教膨胀爆炸,生命力飞向半空。

    “净化之火”达尼埃尔身边缠绕的白色火焰一下黯淡了很多,双腿支撑不住自己,单膝跪下,用长剑抵住地面才勉强没有躺倒,生命力在快速流逝。

    娜塔莎却最快反应了过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卡米尔身边,将已经出现了一条条细小裂缝的真理之盾仿制品竖在面前。

    小巧精致的黑色盾牌之上,颜色居然一点点脱落,仿佛它也会失去生命力,看这个样子,要不了一两分钟,这面盾牌就会腐朽破烂,可是,娜塔莎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如此艰难地防御。

    太阳神贝罗双眼失去了焦距,一片茫然,生命力被抽离的同时,整个身体在莫名抖动。

    艰难挣扎想要站起的路西恩左手死灰之色似乎愈发浓厚,气息缓慢衰弱。

    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弗朗西斯困难地扭动着脖子,转动着眼珠,看着远处那骸骨荒原般的地域,忽然有些庆幸刚才那位神秘骑士将自己打飞得足够远,这才没有在安纳坦斯周围两百多米的范围。

    这个地域内,天空之中已经凝结出了一朵朵充满秽暗感觉的乌云,啪的一声,黑色的闪电亮起,一滴滴灰白的雨水开始降下,腐烂恶臭的味道让重伤的埃尔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污水般的雨滴落在地面,大地瞬间变得灰白,一具具埋葬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尸骨晃晃悠悠地爬起它们沐浴着雨水,气息越来越强。

    被雨水淋到一切事物,包括达尼埃尔的净化之火,娜塔莎的真理之盾仿制品都出现了明显的腐烂迹象,还好他们都不是攻击的重心,雨水淅淅沥沥,有一滴没一滴,而在安纳坦斯身边,灰白的污水倾盆而下,污染着一切消融着身边的凝固黑白灰世界。斯举起战锤,却没有了刚才与路西恩交手时的气势,!仿佛与爱特娜一样只短暂拥有传奇水准的攻击能力。

    不过·是死灵界的神秘存在,这一举起战锤,周围缠绕的破碎灵魂就纷纷臣服,不再牵绊的行动。

    就在安纳坦斯要摆脱束缚时,一道阴森冰冷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灵魂禁锢。”

    安纳坦斯身边的破碎灵魂,战争领域内的灵魂战士,全部扭曲了面孔,化成一道道灵魂之光钻入了他的体内,让他身体不断膨胀收缩·眼角溢出灰白的液体,石像般凝固在原地。

    “生命祭礼。”那阴暗森林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时,天空上的污秽之云一下坍塌·落到了安纳坦斯身上,周围爬起的无数不死生物同时冲到了的身边,融入云朵。

    浓郁的生命气息从安纳坦斯身上涌出·高大健壮的身体彻底腐朽崩解,已经烂泥般的战锤无力落地,头骨啪的一声碎成了几片。

    黑白灰的凝固光球脱离了眼窝,变成了好几个同等大小的碎片掉落在地,它像是因为没有了寄托而失去了意识,依然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亘古不变之感,却少了一点灵性·无意识地将周围染成单调寂静的黑白灰色。

    虚幻的法师之手忽然出现,试图抓起那黑白灰的光球碎片·可是它如同处在另外一个世界,让法师之手直接穿了过去。

    “咦。”疑惑的声音在半空响起,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巫妖浮现出来,他脸部没有一点血肉,直接露出白色骨头,眼窝漆黑,两点针状红芒闪烁。

    “果然是他,半神巫妖康格斯。”路西恩在内心叹息了一声。

    康格斯没有心急火燎地想办法收起死灵界神秘存在的碎片,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路西恩,它可不是傻瓜,会给爱特娜缓过来的机会,至于其他人,根本毫无威胁。

    “生命剥······”康格斯念出了两个简短的奇怪单词,这是最初的魔法文字,它没有任何大意,直接用传奇魔法对付路西恩和他的“左手”。

    第二个刚要发出,一道刺目的光芒斩向了康格斯背后,带着守序、诚实、善良等美好的感觉。

    自行激发的魔法防御在这光芒之下无声无息消解了,可康格斯却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作为一名传奇魔法师,没有随时随地防御被几个人偷袭的能力,那就算是自己作死!

    不管是法术触发,法术定序,法术序列器,还是占星术、预言类魔法等都能达到相同的目的。

    两点红色针芒看向刚才偷袭的对手,康格斯却发现是刚才在生命祭礼之下毫无抵抗能力的太阳神贝罗,此时,气息恐怖,挺拔高傲,声音威严地道:“刚才这一剑只是提醒你。”

    “你是谁?”康格斯升起熟悉的感觉,明白这不是太阳神贝罗,却无法认出究竟是哪位强者。

    “贝罗”没有回答,背后似乎有无数只洁白的羽翼展开,庄严地道:“死亡必须安睡,这是生命的秩序,你这违背了法则的混乱邪恶生物,接受审判吧!”

    他面前忽然出现一个左白右黑的天平,摇晃了几下后,恢复了平衡,周围灰白死寂的恐怖场景和天空的秽黯之云一下消失,而被污染的大地,枯萎的树木依然存在,难以倒退。

    “秩序天平,你是鲁道夫二世!”康格斯对这种降临方式无法理解,但不妨碍他将刚才想要使用的传奇魔法用在鲁道夫二世身上:“生命剥夺!”

    他是远距离降临,就算带上了秩序天平也肯定无法与自己抗衡!

    无声无息间,“贝罗”的脸部衰老下来,像是经过漫长时光的冲刷,而鲁道夫二世背后的洁白羽翼一下合拢,汇成了一道秩序森严的光芒:

    “回过秩序吧,康格斯。”

    “秩序之光!”

    这道光芒仿佛充塞了整个世界,让一切不自然的存在消散,康格斯也张开了嘴巴,发出能够毁天灭地的嚎叫,“半神巫妖之嚎”!

    娜塔莎等人眼中再次失去了光彩,耳中同样无法听到声音,鼻子也仿佛没有了嗅觉,身前的真理之盾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解。

    突然,皎洁清冷的月光在她们瞳孔之中浮现,只见河对岸的路西恩不知什么时候漂浮在了半空,身上穿着黑色长礼服,左手高高举起,黑色毁灭火热缠绕。

    “他和银月爱特娜不是已经没有能力动手了吗?”这样的疑问同时浮现在了弗朗西斯、卡米尔心中。

    在吸收冥界主宰神性之前,爱特娜就有一击之力,如今吸收了两次神性,沉睡了半个月,中间未曾出过手,又怎么可能一击之后就没有了战斗力?

    路西恩躲到战争神庙附近来,就是试图让监控自己的传奇魔法师与安纳坦斯争斗,从而摆脱困境,所以交手之时,就预算了康格斯这个变数,故意让爱特娜没有发挥能够动用的全部实力,以重伤换取他们先行争夺。

    重伤无力的爱特娜和还有战斗力的死灵界神秘存在,康格斯会对谁动手,显然一目了然。

    同样,路西恩由于之前遇到了索菲娅,所以也预算了鲁道夫二世这个变数,他可是知道鲁道夫二世初步触摸到了七大远古魔鬼降临奥秘的!

    银月超强的恢复能力让路西恩身体迅速复原,背后那轮巨大的银月再次升起,将天空之中的真实银月彻底遮掩。

    康格斯和鲁道夫二世愕然看到路西恩微微鞠躬,左手挥下,银月光芒猛然膨胀,充塞满他们的视界。

    是路西恩比他们更聪明更老谋深算吗?

    不是,仅仅因为路西恩比安纳坦斯多知道周围有传奇强者潜伏的信息,仅仅因为他比康格斯多知道还有鲁道夫二世这个能够降临的变数,仅仅因为他比鲁道夫二世多知道还有传奇魔法师监控着一切,所以能故意重伤,保存实力,等待机会。

    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优势!

    银月光芒如此皎洁明亮,康格斯和鲁道夫二世似乎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