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起伏(第三更求推荐票)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起伏(第三更求推荐票)

    无穷无尽的银月光辉里,一道细细的黑缝出现,越变越大终于清晰可见。

    那是一把缠绕着漆黑火焰的长剑,黑焰吞吐之中似乎能焚烧毁灭掉一切事物。

    远处的弗朗西斯只觉那片黑暗仿佛能吸收所有光线,产生时间的迟缓停顿,制造绝对的凝固。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这只是自己的错觉,黑暗里隐隐透露出幽绿灰白的色彩,明净森严的光线。

    黑暗再次覆盖一切,接着迅速消失,路西恩漂浮在半空,右手紧握的“苍白的正义”已经飞到了索纳尔河对岸,插在娜塔莎面前,似乎差点击中她,左手则真正无力地垂下,脸色难看得如同一张白纸,这一击,爱特娜不仅消耗了积累的所有力量,还抽取赶紧了路西恩变身之后的血脉之力。

    战争神庙连同它所在的山峰已经彻底泯灭,康格斯呆呆地定在上方,以贝罗伪神之躯降临的鲁道夫二世则落到了地上,身前黑白二色的秩序天平消失不见,仿佛它之前也是投影降临。

    夜晚稍微凉爽的风轻轻吹过,康格斯身上的黑色斗篷和魔法长袍轻轻一抖,化成了无数碎片,露出里面洁白光滑的骨架,然后这幅骨架就像融合了般变成一滴滴灰白的液体滴在地面,让干裂的大地失去了最后一丝生命力。

    康格斯全副骨架损坏,头骨也悄然破烂,两点针状光芒如同狂风中的烛火瞬间熄灭,可是白色头骨之下,却露出一个小巧玲珑的金色头骨,上面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力量,金色眼窝之中再次燃起了针状红芒。

    “你跑不掉的!”只余金色头骨的康格斯,上下两排牙齿一开一合,阴冷地对着路西恩说了一句。

    说完,他的金色头骨也现出了一条条恐怖的裂缝,然后裹着一枚残存的古朴戒指消失不见。

    “糟糕·他在附近还留了复活的物品。”路西恩内心一沉,

    虽然路西恩早就明白爱特娜吸收了两次死亡神性后,全力出手的攻击也不过相当于康格斯、远程降临的鲁道夫二世的水准,只是在本质上有压制的效果·并没有奢望过能一击干掉保命手段众多、护符命匣还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半神巫妖以及连本体都还未真正到来的鲁道夫二世,但也发自内心地希望能彻底摧毁康格斯这具身体,让他从肯定位于主物质世界的护符命匣复活,一来一回,自己就安全无忧了,而现实无情地击毁了路西恩的期待。

    不过这没有让路西恩恐惧,自己拥有命运诡秘者的特殊·又与娜塔莎碰面了,接下来只需要小心躲藏,前往魔法议会所在·就不用担心康格斯的追杀,他至少要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复活,而且最为重要的是……

    想到这里,路西恩目光移向那漂浮在空中的黑白灰凝固碎片,只有吸收掉它们,爱特娜实力恢复,康格斯还敢来追杀?恐怕是有多余跑多余吧!类神层次的爱特娜肯定能像真理之剑一样斩灭他的所有痕迹!

    踩在枯死大地上的“太阳神贝罗”脸上露出了一抹莫名的微笑,接着全身就变成了粉末,猛地垮塌下来。

    而埃尔、娜塔莎、卡米尔、弗朗西斯、达尼埃尔等人或昏迷·或脱力地留在原地,没有谁能做出多余的举动,变成了不死生物的阿辛还保留着神智·不敢靠近路西恩。

    “好饿!”路西恩的左手再次前伸,带着他的身体飞起,一下就按在了一块黑白灰的凝固碎片之上·周围的几片也受到牵引,慢慢融合过来。

    忽然之间,路西恩耳边风声消失,眼前色彩消退,只余下纯粹的黑白灰色,而一米之外的其他事物完全模糊,接着化为了混沌·整个人就像被世界隔离在外,就连思维也变得凝固。

    弗朗西斯艰难地仰头看着呆滞在原地的路西恩·他的左手银白、黑白灰两种景象交替浮现,似乎在进行剧烈的战斗,而他的双眼一片茫然,没有了焦距,仿佛失去了灵魂。

    这时,“净化之火”达尼埃尔扭动了一下脖子,脸上露出一抹莫名的微笑,然后缓缓站起,提着长剑,飞向路西恩。

    “明明知道这种投影降临很难消灭,却这么大胆地吸收‘本质,碎片,我该说你将吸收的过程想得太简单,还是你变狂妄,变大意了?”达尼埃尔口中的声音充满威严,赫然便是鲁道夫二世!

    不过,他的气息依然没达到传奇,似乎没有神性之躯作为降临载体,是无法实现更高层次的降临,会受限于被降临者的实力。

    “咦,父亲怎么说路西恩=伊文斯知道他的投影难以消灭?”胡苏姆城另外一个方向的贵族区里,索菲娅端坐在床上,身前漂浮一个黑白的小巧天平,她正在用这件“神器”的力量和“投影的共通”观看战争神庙附近的争夺,对鲁道夫二世的言辞颇感疑惑。

    三年多前,太阳王地宫之事让她痛恨的“刻骨铭心”,努力想要找出那位神秘魔法师,可惜一直没有线索,于是渐渐放下,专注于提升自己的术士等级,而前段时间路西恩提交的两个魔法由于原理简单,很多魔法师都模仿创造了类似的法术,分摊了情报人员对此的注意力,没有特别标识,索菲娅还没有翻阅到相关消息,尚不清楚自己的大仇人就是路西恩=伊文斯。

    鲁道夫二世则是大奥术师水准的传奇强者,透过神性之躯降临的也是传奇实力的投影,加上路西恩没有刻意掩盖气息和灵魂感觉,自然被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宣告了两句,以示自己不是偷袭之后,鲁道夫二世将“净化之火”长剑举起,迎着月光猛然斩下。

    长剑速度极怪,反射的银月之芒“波光粼粼”,似乎带上了善良、诚实、守信、秩序等美德的味道。

    充满灼烧花纹的白色长剑眼看就要斩中路西恩的头部,忽然,一把光华内敛、平凡普通的长剑横插过来,挡在了“净化之火”前面。

    当的一声脆响·净化之火反弹了回去,而那把长剑的持握者也倒退了一步。

    “你居然还没有脱力?”鲁道夫二世看着面前表情坚毅、目光坚定的美貌女子道。

    康格斯虽然将生命祭礼和它附带的污黯之雨的主要力量集中在了安纳坦斯身上,可那也是传奇魔法的余波,杀不掉全力防御、装备出众的娜塔莎并不奇怪·但她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就让人惊叹了。

    “因为在一开始,路西恩就用‘风讯术,提醒我小心传奇水准的波及,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虽然毁掉了两件装备,消耗的也只是卡米尔阿姨的力量,我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趁生命祭礼的时间恢复了之前与安纳坦斯战斗的疲惫。”娜塔莎的银紫色双眼死死盯着鲁道夫二世·紧握长剑,脚步前移,一副坚守此地的样子

    她手中握着得是“苍白的正义”·而自身的九级“真理之盾复制品”,八级骑士长剑“平衡之剑”都在刚才缠住安纳坦斯和抵御传奇魔法波及的两场战斗中损毁,而苍白的正义由于对死灵系传奇魔法相当于传奇长剑,幸免于难,被路西恩刻意丢到了她的面前。

    “看来他早就知道康格斯会出现。”鲁道夫二世叹息了一声,接着长剑一挥,展开了狂风暴雨的进攻,周围空间变得灼热,一切污垢都被燃烧起来。

    被他投影附身之后的“净化之火”达尼埃尔一下就提升到了刚进阶的黄金骑士水准。

    娜塔莎这次稳守不攻·将剑柄、剑刃、自身真理之剑血脉能力运用得神乎其技,守得是滴水不漏,接连不断的碰撞声叮叮当当响起·汇成了一连串急促的音符。

    虽然她只有七级,在苍白的正义提升下,也不过八级的攻击和防御力·与“黄金骑士水准”的鲁道夫二世有着不小的差距,按照道理来说不可能坚持很久,但鲁道夫二世并不是肉搏出众的史诗骑士,而是走上了一条平衡的另类道路,并且之前爱特娜一击也极大地伤害到他的投影之力,让他很多“炽天使”的类法术能力无法发挥,因此·娜塔莎的技巧和顶级血脉极大地弥补了差距,足足一分钟之后·依然原地不退。

    “不愧是最有骑士天赋的年轻一代,不过你再不离开,就不要怪我杀掉你了。”鲁道夫二世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严肃地提醒道。

    娜塔莎嗤笑了一声:“你见过临阵脱逃的真正骑士吗?”

    “那我就让你骑士一样死去。”鲁道夫二世背后一只只洁白羽翼,但比起刚才似乎少了很多,黯淡了很多,上面飞出一点点光芒,汇聚在一起,仿佛一本厚厚的书典,随着鲁道夫二世一剑斩下,书典静静翻开到了其中一页。

    “天使之王”,“天堂山中的书记官”!

    娜塔莎笑容收敛,表情凝重,苍白的正义猛然挥出,周围一条条虚幻不似真实的裂缝浮现出来,挡向“净化之火”。

    乓!清脆的巨响让远处的索菲娅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看着手背离开,鲜血直流,但半步不退的娜塔莎,她心里暗道,不愧是哥哥暗恋的天才骑士,与我真是不同世界的女人。

    突然,她的眼睛一下睁大,看到娜塔莎背后的路西恩眼珠霍然转动,整个人活了起来,右手抬起,一根镶嵌着硕大太阳宝石的权杖对准了鲁道夫二世。

    “是他!”索菲娅一下跳起,身体竟然忍不住微微颤抖,那残留的恐惧还深深地映在她的心头,“这个混蛋!”

    路西恩只觉自己做了一场漫长的迷梦,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年,灵魂在认知世界促进下也成长到了七环的水准,可周围的一切却仿佛没有变化,呈现一种自己预料内的状况,于是没有犹豫,抬起太阳权杖,激发了禁锢术。

    光芒一闪,鲁道夫二世依然继续着猛烈进攻,将娜塔莎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居然免疫禁锢术!”路西恩一直听说有些强大存在能够免疫禁锢术和迷宫术,却从未知道真正有谁,想不到今天却遇到了一位,不过,这或许与鲁道夫二世只是投影降临有关?

    左手之上,银白压制了黑白灰色的凝固,可看起来短时间内还无法将差点吸收,路西恩没有耽搁,右手从储物袋内掏出一管凝固的无色事物,口中念出长长的咒文。

    “那个魔法!”索菲娅惊慌失措地喊道,似乎想要提醒自己的父亲,额头全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