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未平(第一更求推荐票)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未平(第一更求推荐票)

    晶莹的魔法试管装着凝固的无色事物,散发出极度的深!寒咣.是看着,就似乎有血液冻结之感。

    随着咒文的诵念,魔法试管开始翻滚,仿佛即将破裂。

    感觉到这一幕,压制住娜塔莎的鲁道夫二世轻轻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个魔法最大的问题就是……”

    “…···施展需要的时间太长!而娜塔莎的实力还缠不住本王!”后半截想法出现的时候,鲁道夫二世就结合背后书籍的翻动,一记重击将娜塔莎打得短暂僵直,接着背后羽翼展开,一个扇动,闪现在另外方向,摆脱了路西恩的精神力锁定。

    曾经目睹过路西恩释放“冰雪女神之鞭”的鲁道夫二世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个魔法的优点和缺点?

    作为非常接近绝对零度的冰雪类九环魔法,它从大法师手中施展出来时,确实威力强劲,并无明显弱点,可是,当通过提前准备材料越阶释放时,那冗长的咒文,长达三四秒的施法时间就注定它无法真正威胁到天骑士和黄金骑士,除非是配合同伴纠缠使用,或者遇到那种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灵智的疯狂敌人。

    刚在半空闪现出来,鲁道夫二世背后圣洁的天使羽翼就轻轻扇动,手中“净化之火”长剑斜斜拖着,准备继续进攻,不给路西恩和娜塔莎喘息的机会,否则路西恩这位高阶魔法师转用一个个辅助魔法增强娜塔莎的实力,削弱和干扰自己,那“达尼埃尔”这个伪黄金骑士说不定会有失败的危险——这就是一名高阶魔法师的强大。

    而且如果双方僵持不下,拖得太久,等到爱特娜吸收掉“本质”碎片,或者半神巫妖康格斯复活赶来,自己就毫无机会了。

    鲁道夫二世背后的天使羽翼刚一扇动,耳中路西恩冗长艰涩的咒文就莫名消失。

    然后,他脸色一变表情凝固,因为看到路西恩眼中含笑,右手弹起了一枚银光闪闪的钱币,周身电流如同长蛇盘绕磁场扭曲着空间之感。

    而那管无色的凝固事物却是毫无变化,悠然往下落去,在黑夜里异常醒目。

    “刚才他的咒文是假的?故意逼我闪开?”一股被欺骗的怒火在鲁道夫二世心中涌起,作为“诚实善良的美德象征”,他最讨厌被人欺骗了!不过,“路西恩的电磁炮”是铭刻在灵魂内的法术,瞬间就化成一道巨大的电龙轰击了过来速度之快,让刚闪现完的他避无可避。

    脸色变得凝重,背后羽翼猛地往前合拢将鲁道夫二世整个人都护在了洁白的羽毛之下。

    轰!电磁炮弹丸与羽翼碰撞的地方发生了惊天巨响。

    一片片焦黑的羽毛四散漂亮,一道醒目的洞穿伤口出现在羽翼中央,甚至让鲁道夫二世的胸口也血肉模糊,身体微微颤抖,陷入了短暂的震颤。

    可惜这电磁炮的电压和磁场还不够强,只是六环的水准,还无法真正地重伤“伪黄金骑士”。

    不过,路西恩要的只是这电磁炮巨大冲击之下的微微停顿,左胸亮起晶莹却淡漠的寒光勾勒成一枚勋章的模样,接着一道寂静冰冷的射线迅速打出,击中了鲁道夫二世胸前的伤口。

    以这个伤口为中心鲁道夫二世身上几乎没有时间间隔地凝结出了一层晶莹剔透的冰层,仿佛为他制作了一个人形冰棺。

    本来路西恩还打算用降咒术等法术降低鲁道夫二世的抗力,然后才是寂静冰棺但真正动手时才发现,在先前“生命祭礼”和“秽黯之雨”洗礼之下,鲁道夫二世附身的达尼埃尔早就盔甲损毁,魔法抗力降低了。

    银月照耀在冰棺之上,散发出绚烂的色彩,接着迅速融化,仿佛带着达尼埃尔体内的灵魂在一起融化。

    而这时路西恩施展法师之手,接住“固氦”再次将它高高抛弃,口中诵念出冗长的咒文。

    这一次,在咒文进行到中段时,试管一下破裂,里面凝固的无色事物扭曲蠕动,汲取着深深的寒意,然后化成了一道没有光泽的冰晶射线,随着路西恩右手挥动,狠狠地抽打在了融化到一半的寂静冰棺之

    周围忽然泛起幽蓝而晶莹的光芒,万事万物都凝结成冰,鲁道夫二世这具已经“饱受摧残”的身体就像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接着化成了一滴滴雨水,气化成弥漫的烟雾。

    突然,娜塔莎双手持握“苍白的正义”,一个跨步就迈过了近十米的距离,对着那白色烟雾一个重劈。

    白色烟雾内猛地凸显出一张没有五官的虚幻脸孔,在长剑斩击之下四分五裂。

    没有了依附的投影就仿佛怨灵一样的存在,被克制它的“苍白的正义”彻底斩灭。

    不愧是伪黄金骑士,包括九环魔法在内的连续几个魔法才解决了战

    “真,真是一个魔鬼!”远处的索菲娅在怨灵消失的那一刻似乎感同身受,瑟瑟发抖,对路西恩的“狡诈”再次有了深刻的体会。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清醒过来,分外庆幸自己这次只是远距离操控局势,否则恐怕再没有上一次的好运。

    擦了擦满是冷汗的额头,她轻轻叹息了一声:“又是准大奥术师,又是天才音乐家,他可比魔鬼有才华多了······”

    “难怪连娜塔莎这种像男人的女子都会喜欢他,哥哥,你没希望了。”

    娜塔莎收起!长自我检查身心状况,鲁道夫二世的投影实在太诡异了不得不小心提防。

    “不用担心,他这次的投影在爱特娜那一剑之下已经受创严重,第二次消灭后很难再有继续附体的能力。”路西恩一边宽慰着娜塔莎,一边审视着自己的灵魂情况。

    娜塔莎小心地检查了一遍,并让卡米尔也同样检查自身,这才褪去了严肃和沉着,微笑道:“想不到爱特娜是寄托在你的左手之上,平时活动有没有受到影响?”

    路西恩越看娜塔莎的表情越觉得她笑得很意味深长,挑了挑眉毛:“什么活动?”

    “我说的是施法手势这些活动啊。”娜塔莎故意装出一眼就能看穿的正经模样·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这让路西恩觉得很亲切,依然还是当年讨论绅士话题的娜塔莎。

    不过,她笑了两声后就收敛了情绪·看了看四周:“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们快走,半神巫妖要不了多久就会复活赶来。”

    “你告诉我魔法议会的地点,我自己赶去。”路西恩见娜塔莎眉毛一挑,右手摩挲着下巴,赶紧解释道:“我的命运主星有特殊,身上又有爱特娜寄托·基本不会被康格斯那个水准的传奇强者锁定,躲避他比较容易,与你一起·不仅是害了你,也害了我。”

    娜塔莎轻轻颔首,认同路西恩这个理由,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和纠缠地道:“魔法议会需要往东面越过沙漠,然后飞过一个海洋,他们控制并搜寻着那里一个不小的大陆,而这边属于属于教会的范畴,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寻找到西边来,呵呵·看样子事情可以解决了,你路上小心,除了你的老师和海瑟薇婆婆·不要太相信其他大奥术师。”

    “那我马上出发,这把苍白的正义就……”路西恩话未说完就被娜塔莎打断,她眼带笑意地道:“想送给我?那好啊·我很喜欢,不过等你摆脱危险之后吧,一路上说不定你还会用到。恩,我也会偷偷潜入魔法议会控制得那边,提前通知海瑟薇婆婆和风暴主宰阁下,让他们倒过来找你,这样能减少你的危险。”

    她毫不掩饰对“苍白的正义”这把有着美好背景故事的长剑的喜爱·却同样没有在意地将长剑递了过去。

    路西恩点了点头,刚要伸手去接“苍白的正义”·突然,整个人一下僵直,身上泛起一层黑白灰的色彩,浓郁的死灵界单调寂静气息散发出来,而左手银白的光芒正在努力控制。

    娜塔莎扬起苍白的正义,用它对付不死生物的特长向着路西恩斩下,淡淡光华一闪,凝固的黑白灰开始瓦解,又被银白控制。

    “怎么了?”娜塔莎关心地问道。

    路西恩静静感觉了一下爱特娜的意志,无奈地道:“正在吞噬吸收,可反抗很激烈,时不时就会失控,让我处于刚才的状况,但大体还是在掌握之中,不会出现其他问题。”

    “但你刚才那样,如同持续久了,想不被半神巫妖锁定也难,而且他也知道你是准备去东面,银月之神要多久才能吞噬吸收完?”娜塔莎微微皱眉地凝重问道。

    路西恩深吸一口气:“大概一个星期。”

    虽然一个星期太长,太危险,可路西恩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吸收死灵界神秘存在怎么可能只用一个星期,除非另有古怪。

    “这还真是,算了,我保护着你躲到北面的山脉里,行踪每天变化,与半神巫妖周旋,同时让卡米尔阿姨赶去东面,找海瑟薇婆婆和风暴主宰阁下过来救援,这样我还能用苍白的正义缩短你失控的时间。”娜塔莎郑重地提议,“我想在不失控的时候,银月之神应该能分出一点力量帮助我掩盖气息和命运轨迹吧?”

    路西恩沉默了一下,接着感觉了一下左手:“说可以,不过,还是让卡米尔阿姨来保护我,你赶去东面吧。”

    “我的事情怎么能拖累卡米尔阿姨?并且她受伤脱力,即使有药剂,也至少要半天才能恢复,而半神巫妖可不会等半天之后才来。”娜塔莎看了一眼下方的卡米尔,咬了咬嘴唇,下定了决心。

    路西恩看了看周围,时间紧迫,于是也没有嗦:“那好,我们赶紧出发。”

    娜塔莎点了点头,飞到下方,与卡米尔交谈起来,短暂的几句争吵之后,卡米尔那双冷漠幽蓝的眼睛看向了路西恩,似乎想要将他直接斩杀,不过她最终收起了长剑,蹒跚着离开了附近。

    而娜塔莎和路西恩则施展各种手段除去痕迹,向着北方潜去。

    过了几分钟,弗朗西斯觉得自身骨头开始愈合,有了爬起来的能力,于是艰难地站起,突然,他面前出现了一张脸孔,那是埃尔含笑的样子。

    破碎的脑袋已经复原,整个人再次显得幽深难测:“这次你的表现我很满意,我暂时撤退。”

    “怎么会好得这么快?”弗朗西斯内心惊愕,却没有问出口,装作恭敬地道:“唯信仰伟大的埃尔神您。”

    埃尔满意地轻轻颌首,眼帘垂下,挡住了一抹黑白灰的凝固色彩。

    然后,带着弗朗西斯匆匆离开了胡苏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