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收获(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收获(第一更求月票)

    长剑普普通通,散发着柔和却坚定的色彩,随着娜塔莎双眼之中银紫更盛,晶莹剔透,剑锋之上浮现出两道仿佛能分裂世界的虚幻缝隙,仅仅一秒钟的时间,就斩到了康格斯的头上。

    巫妖的要害不再是心脏和脖子,只有寄居灵魂的头部才能有效地重创他们。

    单调的黑白灰在“苍白的正义”之下出现了一道道虚幻透明的裂缝,露出了两点红色针芒还未从凝固中摆脱的半神巫妖。

    噗的一声,长剑就像斩在了一段腐烂的木头上面,康格斯身上“法术触发”、“法术定序”、“法术序列器等”应激型魔法效果在死灵界神秘存在的影响下全部无法正常发挥。

    “啊!”一声刺耳凄厉的嚎叫猛然响起,娜塔莎被直接掀飞了出去,眼角、鼻子、嘴巴,太阳穴有丝丝鲜血溢出。

    这不是“半神巫妖之嚎”,而是康格斯极端愤怒之下精神力震荡产生的冲击,所以哪怕有“苍白的正义”抵挡,娜塔莎也受到了重创,而路西恩更是不堪,头晕目眩,眼前模糊一片,鼻子之中全是腥浓的鲜血味道。

    “你们很好,很好!”康格斯发出了虚幻缥缈的咬牙切齿声音。

    这让路西恩和娜塔莎都霍然一惊,这样还无法摧毁他?

    突然,康格斯漆黑的斗篷从中分开,洁白的骨架哗啦一声全部倒地,迅速腐朽变黄,发出恶臭。

    头骨之上,现出了两道深深的裂缝,神圣温和的光芒闪烁之中。

    啪,头骨裂开,里面金色小巧的骷髅头同样有着无法描述的虚幻伤口,像是已经断裂。

    没有了魔法的保护和抵御,康格斯在这一击下受到的伤害几乎可以媲美上次被银月爱特娜的出手。

    “苍白的正义”·邪恶的克星,这一刻,它就是传奇武器!

    银月的光芒收敛,牢牢压制住那只左手上凝固的黑白灰色·免得它蔓延开来,波及路西恩和娜塔莎。

    “我会回来的!希望你们能想出更好的小伎俩!”康格斯发出了充满仇恨的宣言,金色头骨猛地分成三半,落到地上发出如同金属的清脆叮当之声,而他的灵魂慢慢消褪在原地。

    “这都没能彻底杀死他!巫妖,不对,魔法师真是太让人头痛了!“娜塔莎半是放松半是开玩笑地抱怨。

    路西恩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剧烈的疼痛让他神经一抽一抽,可心情却非常畅快,不管如何·自己和娜塔莎两人仅仅依靠手头现有的资源和灵机反应,居然杀死半神巫妖一次,即使他卡在初入传奇的水准几百年了,也依然是真真正正的传奇强者!不管从什么方面看,都能碾压自己两人。

    “在所有魔法,咳,魔法师里面,以死灵系的最,最难杀死·而我们面对的又是一位半神巫妖!”气息不畅,疼痛入脑,路西恩说话是断断续续·不过随着他掏出“水之歌”药剂服下,总算稳定住了伤势,“而且他在这个世界预留的复活手段在上次就被消耗掉·从刚才的情况看,他肯定是要从主物质世界的护符命匣里重生了,一来一回,加上重塑身体的时间,我们有一天多的绝对安全时间。”

    娜塔莎翻身站起,小心翼翼地提着路西恩的左臂回到他的身边:“一天多的时间,我们能做出一些布置了·到时候只要再拖延一天多,或者死灵界碎片能够像今天这样不失控·海瑟薇婆婆和你的老师应该就能赶来了,而且时间拖得越长,半神巫妖未必敢继续追下去,呃,你的手能接上去吗?”

    “我又不是天骑士。”路西恩话是这么说,还是慢慢坐起,右手接过左臂,将它按在断裂的伤口之上,血肉筋络开始蠕动,骨头泛起淡淡的乳白光芒。带着埃尔圣徽的他,有着相当于大骑士的体质,还有月光血脉、“水之歌”药剂、银月爱特娜几方面的增益,因此即使无法完全复原,大致的接上还是能办到,但伤口处麻痒疼痛的感觉让路西恩是紧紧咬住嘴唇才没有痛苦地翻滚嚎叫。

    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摸到了路西恩脸上,抚平着他的痛苦,传递着坚定的意志,娜塔莎微微皱眉却故意开起玩笑分散路西恩的注意力:“你总算知道那次我腹部被洞穿的痛苦了吧?大骑士的愈合能力既是好处,也是折磨。”

    一滴滴冷汗从路西恩额头滑落,被娜塔莎擦了干净,几分钟后,路西恩才挤出笑容道:“当时完全看不出来,你还一脸重口味地笑着讨论怎么烧烤自己的内脏。”

    “嘿嘿,要不要现在给你烤一块?一定要接上吗?愈合得怎样?”娜!塔见路西恩遭受的漫长折磨终于结束,于是问起了心中的疑惑。

    路西恩点了点头:“爱特娜刚才放开了控制,让死灵界神秘存在的碎片得到喘息,如果不借助我血脉力量和精神力增幅,恐怕控制不住,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及时逃到三百米以外还是未知数。”

    稍微动了一下左臂,路西恩评估道:“抬抬手,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可以办到,但更复杂的动作就难以完成了,更精细的施法手势更不用说,只能等到以后配合死灵系的断肢再生魔法和仪式彻底恢复。”

    见没有永久性的后遗症,娜塔莎稍微松了口气,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斜着竖起“苍白的正义”,做出庆祝胜利的姿态:“哈哈,虽然没能彻底杀掉半神巫妖康格斯,但我肯定是第一个以七级实力在正面对决中击杀一位传奇强者的骑士!真是太棒了!太棒了!”

    她兴奋地来回踱步,脸颊微微涨红,愈发明艳照人。

    “这才是我想象中的冒险生活啊,默契的同伴,强大的敌人,绝望的处境,越危险越热血沸腾的战斗,如果活着回去,我想这是我一辈子也无法磨灭的记忆珍藏!”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路西恩看着娜塔莎的嘴唇,认真地说道,“不过,还是不要追寻这种危险的战斗,否则迟早会陨落。”

    “当然,如果不是你,战争神庙的战斗结束我就会直接返回瓦伦希尔阁下控制的区域。”娜塔莎一向是有上位者的自觉,这次脱离队伍前来厄尔多半岛也是因为在进入这个世界前,得到了海瑟薇的传讯,知道路西恩下落不明,于是利用老师是枢机主教团成员的职权拿到了到处巡查的任务,帮助海瑟薇和风暴主宰在不便于出面的教会控制范围寻找路西恩。

    而经过两个多月的巡查后,她在主要区域没有得到任何线索,于是来到了偏远的厄尔多半岛。

    说完,娜塔莎再次兴奋地道:“我得把这件事情记录在紫罗兰家族史上,以后人们就会说,看,这是一位真正的骑士,勇猛坚定的骑士,呃,还有她的魔法师伙伴。”

    忽然,她眼含笑意地看着路西恩:“还得记录一下,她不仅击败了一位半神巫妖,而且还夺走了一位大奥术师的初吻,恩,你一定能成为大奥术师的。

    她表达着对路西恩将来成就的相信,这个时候,畅想美好的未来,才能以更坚定的心态迎接一天后的危险,用希望武装自己,不至于被绝望打垮。

    路西恩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觉得和我,呃,和男人接吻恶心?”

    娜塔莎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也有点疑惑地道:“我原本以为会比较恶心的,但没有我想象的糟糕,感觉怪怪的,这或许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关,也或者是因为你从未接过吻,比较干净?”

    她吧嗒了一下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真“女汉子”啊,路西恩默默感叹了一句,不过却颇感欣喜,至少她不觉得恶心,不认为糟糕,进度比自己想象得好:“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去死亡山谷看看,争取能想到别的办法将那一天多的时间拖过去。”

    “恩。”娜塔莎一贯爽朗,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将脸上的血丝擦了擦,扶着流血过多,脚步还有点虚浮的路西恩离开溶洞

    刚走出几步,突然,一道微弱的光芒闪现在两人眼中。

    “那是什么?”娜塔莎仔细一看,才发现腐烂金色头骨之中,藏着一枚样式古朴、花纹独特的戒指。

    路西恩眼睛一下发亮:“康格斯被爱特娜斩中那一剑时,身上其他魔法物品都彻底破碎了,他又没有返回主物质世界和半位面,现在还带在身上的只有……”

    “传奇物品!”两人同声说道,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喜。

    路西恩慢慢走到这枚戒指旁边,没有直接去拿它,对娜塔莎解释道:“不少魔法物品很诡异,像我这件魔法袍就能藏匿灵魂,在有人试图控制时占据肉身。这枚戒指或许是半神巫妖仅有的一两件传奇物品之一,有什么古怪也不一定,你用‘苍白的正义,护住我,在对付灵魂、诅咒方面,它相当于传奇长剑。”

    娜塔莎点了点头,抽出长剑,专注地预防。

    路西恩定住情绪,往戒指上丢了一个“鉴定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