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粉墨登场(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粉墨登场(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没回应?”!

    “果然有古怪!”

    路西恩惊愕之余有一种早有预料的感觉,像是等待了很久的东西终于发生,楼上剩余的那只靴子终于落地。

    没有再尝试呼唤,没有再浪费时间,路西恩当机立断,指示躲在另外一个防空洞内的“雷电天使”动手!

    “防止意外”,就是防备埃尔出现问题!

    那仿佛能制造虚无的毁灭法球凝聚成形,康格斯白色头骨之上两点针状红芒盯着路西恩,将他牢牢锁定,让他有发自内心的寒意升起。

    忽然,康格斯左后方又是一道身影飞出,他背后长着六只羽翼,缠绕着雷电和圣洁的光芒,带动起神域的残余气息,就像他才是神域的主人。

    作为冒牌的炽天使,他在神域内处于第二层次的存在,可以代替埃尔行使部分权柄!

    康格斯白色的骷髅头上无法看出表情,毁灭法球一闪,出现在了路西恩身边,而他则不知什么时候念动了咒文:

    “灵魂禁锢。”

    他一直在防备着接近九级的神域之主用“康格斯之戒”偷袭他,上面可是有好几个传奇魔法!

    “灵魂······”几乎与康格斯咒文声重叠的艰涩拗口声音跟随响起,庞大的魔法波动涌现冒出。

    康格斯无暇去看石像般被禁锢在原地的“神域之主”,震惊地发现路西恩右手戴上了一枚黑色妖异的指环,那模样是如此眼熟。

    “他才晋升高阶,怎么可能认知世界实质化?”

    “怎么可能!”

    这一瞬间,康格斯有一种灵魂崩溃、认知世界坍塌的幻觉,这完全违背了他的常识!

    “…···禁锢!”古怪诡异的单词结束,路西恩的精神力就像决堤的长河,滔滔不绝地灌入了“康格斯之戒”,而在毁灭法球击中的瞬间,触发术启动带着他闪现到了另外一边,摆脱了锁定,看着那片废墟变成了毁灭的“黑色”。

    一道道虚幻的灵魂在康格斯周围浮现,拖着小尾巴试图钻入他的体内顿时,康格斯脸上两点红色针芒凝固在那里,再没有任何闪烁,“时间停止”的区域也因此而瓦解,娜塔莎恢复了正常,接着,她看也没看康格斯一眼挥剑斩向废墟的某处角落。

    突然,被灵魂包裹的白色骨头架子之上轻微魔法波动传出,康格斯一下消失在了原地闪现到不远处的角落,摆脱了那些还未真正钻入的虚幻灵魂,但额头正好迎接“苍白的正义”!

    这是路西恩根据“短暂瞬移”的效果做出的估计和布置,当其他地方有神域的圣洁气息存在时,不死生物的直觉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选择这里!

    而短暂被“禁锢灵魂”影响的康格斯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只能依靠本能!

    一道坚定温和的色彩浮现在长剑之上,两道虚幻恐怖的缝隙缠绕周围,康格斯的黑色斗篷猛地分开,洁白的骨头架子哗啦散架白色头骨裂成了三块,口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嚎叫。

    但就在这时,金色头骨原地旋转了一下时空扭曲的感觉将它笼罩。

    等到一切平息,康格斯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娜塔莎则被那嚎叫直接冲击。

    即使有苍白的正义抵挡她也被恐怖的音波掀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受到了重伤。

    “混乱传送······还是没能杀掉他,传奇真是难杀。”路西恩精神力几乎枯竭,连抬手的力气都勉强,“快离开这里远远离开,康格斯的实力还未有真正意义上的折损。”

    半神巫妖的主体是那颗金色头骨骷髅架子主要是用来恒定部分魔法的,损失了也问题不大,因此,现在的康格斯至少还保存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实力,返回后肯定是用传奇魔法泄愤,而自己已经精神力枯竭,娜塔莎也受了重伤,如果不趁现在的机会逃走,到时候除了那几乎同归于尽的办法,再没有别的出路。

    娜塔莎没有多话,步履有些蹒跚地走到路西恩身边将他扶起,准备离开死亡山谷,现在死灵界神秘存失控的间隔已经越来越长,在康格斯返回之前,逃到一千米之外,他就别想再像之前那样轻松地找到自己两人,这也算是真切地看到了生还的希望!

    “虽然我受了重伤,但速度还能勉强保持,只要康格斯稍微传送得远一点,我们就安全了。”娜塔莎有些欣喜地安慰着路西恩,同时,戒备地打量四周,不需要路西恩提醒,看到呆立在那里的是雷电天使,她就明白埃尔出问题了,需要小心。

    心灵连线里话音未落,周围一切忽然巨变,倒塌的废墟重新立起,玛瑙碧玉装饰的小城崭新如同昨日,动听的圣咏、遍布的光芒再次出现,将一切点缀得如同真正的天堂山,除了再看不到那些洁白的灵魂和天使了。

    埃尔从“防空洞”内飞了出来,带着橄榄花环,穿着洁白长袍,空着修长双手,微笑看着路西恩和长剑斜竖的娜塔莎:“你们一个没有了精神力,一个重伤虚弱,哪怕拿着传奇戒指和这把相当于传奇的长剑,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的气势飘渺不定,非常震撼,但娜塔莎不肯束手待毙,一咬牙,就要挥剑强攻。

    这时,路西恩隐秘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在心灵连线里道:“再等等,还有机会,到时候,你使劲往后面跑,十万不要回头。”

    “你想同归于尽?”娜塔莎声音有些发颤。

    路西恩微笑道:“还有一定希望活下来的。这两天,死灵界神秘存在的碎片已经削弱了很多很多,即使爱特娜完全放开控制,出手攻击,我也有一定希望只是肉身腐烂,灵魂则能藏到‘不朽王座,魔法袍内,超凡物品可是没那么容易腐朽的。到时候就得靠你帮忙了,魔法师换一具身体又干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是······”娜塔莎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因为这只是路西恩自己的推断·到时候如果碎片残余的力量超过了他的预计,那就会连物品带灵魂一起腐朽。

    “不要再说了,这个办法比你冲上去拼命的希望大很多,选择哪个不是很容易判断?”路西恩呵斥了娜塔莎的犹豫·“在我心中,你一直是英姿飒爽,权衡之后能摒除感情做出决断的真正骑士,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路西恩俊秀的脸庞上出现难得的严厉,娜塔莎死死咬住嘴唇,用力地点了点头,剔透的银紫双眸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接着,她稍微退后了一点,坚定地站到了路西恩的右手边。

    这一连串对话是在心灵连线中完成·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埃尔漂浮不远处,看着路西恩的左手道:“等杀了你们,我有足够的时间在半神巫妖赶来前返回死灵界。”

    死灵界?路西恩和娜塔莎都惊愕地看着。

    埃尔似乎很享受这种目光,哈哈大笑:“你们还认不出来我是谁吗?”

    双眼内各有一抹凝固的黑白灰色闪现。

    “死灵界神秘存在?你……”路西恩先是惊讶,接着看向左手,难怪会那么弱,最大的一部分偷偷逃到了埃尔的身上?

    埃尔笑着道:“爱特娜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料到我已经提前苏醒了部分主体意识,所以被我脱去的力量缠住·在彻底吸收完前,如果分心攻击,就会被反噬·而我这具身体不错,信仰之力也很充沛,让我迅速恢复到了九环的水准·对付不了半神巫妖,但对付现在的你们却很轻松。”

    “所以,你们都去死吧。”埃尔调动起了神域的力量,圣洁的光芒异常耀眼,在肉体隔绝之下,竟然与死灵界神秘存在毫无冲突。

    在这天堂山力量加持之上,周身圣光缭绕·宛如真正的真理之神。

    路西恩心一沉,开始与娜塔莎约定往后跑的时间·同时沟通爱特娜,让冒险出手。

    突然,圣咏声,赞美声变得宏大了千万倍,让路西恩和娜塔莎都有心灵被洗涤的感觉,而埃尔却呆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依然保持着散发圣洁光芒的景象。

    “怎么了?”路西恩有些不解地自语。

    娜塔莎茫然地摇了摇头。

    “呵呵,总算到了这一步。”熟悉的声音从死亡山谷入口传来,穿着朴素长袍的弗朗西斯带着六只洁白羽翼,慢慢走了进来,一脸狂热地看着“埃尔”,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娜塔莎目光一凝:“弗朗西斯,你到底做了什么?”

    弗朗西斯似乎非常欣喜,而路西恩和娜塔莎此时又不具备威胁他的能力,所以颇为得意地道:“根据不同的祈求,信仰汇聚,升华出神性,关于这一点,利维坦你应该已经知道。”

    “你知道?”路西恩没想到弗朗西斯认出了自己。

    弗朗西斯笑了一声:“我没看出来,但不代表所有存在都看不出来,我也是前几天被你重伤之后才知道的。”

    说完,他继续前面的话题:“但是,神性是无数信仰的汇聚,代表着不同的灵魂,代表着他们最强烈的渴求,岂是普通生物能够承受的?像埃尔、阿樊多、阿辛、安纳斯塔等人伪神就是被神性影响,从而越来越执拗,越来越偏激,越来越疯狂,们仿佛脑海里有无数人在疯狂呐喊,所以对于伪神来说,越往上走,信仰之力聚集越多,就越疯狂,越危险,很少有伪神能够晋升传奇的。”

    “可这与你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路西恩见弗朗西斯镇定自若,好像不知道还有半神巫妖要赶回来,于是疑惑地发问。

    “哦,偏题了。”弗朗西斯尊敬地看着埃尔道:“如果一个伪神,具备主的教义、神职、仪式、祈祷词,而信众也完全将当做一个类似真理之神的全知全能存在来膜拜,你说,的神性是不是会越来越像主?”

    “你还称主,你做的事情完全就是在亵渎主。”娜塔莎出离愤怒地指责。

    弗朗西斯哈哈大笑:“怎么可能是亵渎?当的神性越来越像主的时候,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没等路西恩和娜塔莎回答,他转过身,对着埃尔行礼,虔诚地道:“您是一,也是万,是开始,也是终结,是刹那,也是永恒。”

    轰,似乎完成了仪式的最后一步,埃尔身上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圣光,将体内的死灵界神秘存在牢牢压制,而天空之中,响起了空灵飘逸的圣咏,一个巨大的、虚幻的光团浮现,它分成七层,第一到第五层有圣灵和天使,有各种乐器,有欢乐和安详,而第六层之上,则是六只光影闪烁不定的炽天使,他们膜拜着第七层无法言喻的光芒。

    “天堂山……”娜塔莎无法置信地摇头。

    路西恩双眼变得略微呆滞。

    仿佛受到了巨大的牵引,埃尔与第七层的光芒越来越同步,越来越相像,然后飞了起来,带着死灵界神秘存在的主体意识,向脚下匍匐着一只持典炽天使的无量光芒投去。

    弗朗西斯满脸癫狂地道:“这种被神性影响的白痴伪神,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至高无上的主的同化。”

    “我一直膜拜的都是主,一直宣扬的都是主,又怎么算亵渎?”

    “愿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走在您的国。”弗朗西斯虔诚地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上下短,左右长!

    而路西恩脑海里则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欢迎调频XX霍兹,这里是真理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