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猎人”(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九章 “猎人”(第一更求月票)

    埃尔全身圣光缭绕,已经化成了一团闪耀的光球,投入!天堂山”的第七层,融合进那无穷无尽的光芒。

    娜塔莎一直在不停摇头,茫然无措,像是回到了当年母亲过世时的小女孩状态,多年的信仰在这样的场景面前趋于崩溃,路西恩花了好几年时间潜移默化的成果完全比不上这一刻的震撼和绝望。

    事实才是最有力的批判武器!

    而有所猜测的路西恩勉强压制住了脑海内的疯狂呐喊,注意到了娜塔莎的表情,心里莫名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是不是该送一份大礼给弗朗西斯,感谢他对自己幸福生活作出的卓越贡献,当然,前提是自己能和娜塔莎一起逃出生天。

    这个时候,路西恩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完全可以想象那是何等的精彩,怕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情绪,震惊、欣喜、茫然、惶恐、畏惧等种种无法言说的情感在内心海啸一般涌现着。

    看着埃尔与“真理之神”的融合,路西恩戴着的圣徽忽然轻轻颤抖,里面神术力量的来源没有任何反抗地就变成了“真理之神”,直到此时,路西恩才明白为什么弗朗西斯当初敢大胆地接受灵性之种。

    “等一下,埃尔体内还有死灵界神秘存在的主体意识,真理之神会不会消化不良?会不会被窃取了权柄?会不会一下爆炸,将世界毁灭?”路西恩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顿时嘴巴半张地看着天堂山,久久难以合拢,弗朗西斯到底知不知道埃尔被死灵界神秘存在附体了?随便乱搞,会出人命的!

    想法刚刚浮现,第七层那无穷无尽,难以看透的光芒猛地膨胀起来,仿佛印证了路西恩的猜测,这让他表情无法克制地变为苦笑·稍微往娜塔莎靠拢了一点,被自爆的“真理之神”炸死,似乎也算是一种“荣耀”,以后魔法史应该会多出这样一笔记载:“这是唯一一位曾经弑神的魔法师·虽然他也因此而陨落。”

    呼,轻微的风声响起,光芒之中吐出了一片黯淡到了极点的黑白灰碎片,身上的那种凝固单调显得支离破碎,惶恐地向着远处飞遁,而天堂山投影渐渐虚幻,接近消失。

    “可惜啊·没能融合,要不然我就可以尝试一下神降术了!”弗朗西斯依然那么疯癫狂热地看着这一幕,似乎对这个结果稍微遗憾。

    尝试神降术·以你的实力恐怕当场就会肉体和灵魂全部崩解,路西恩腹诽了一句,心情却愈发凝重,弗朗西斯确实知道埃尔身上藏着死灵界神秘存在的主体意识,他比想象得还神秘,自己近乎同归于尽的手段在天堂山投影的面前能有好的效果吗?

    娜塔莎指着弗朗西斯,厉声喝道:“你不管再如何修饰,都无法掩盖亵渎的本质,你这句话本身就是亵渎!”

    弗朗西斯慢条斯理地在胸口画着上下短、左右长的十字架:“我对主的虔诚并不比你差·只不过我们对主的看法,不管是神学意义,还是通俗意义上·都有很大的差别,但这不能作为我是异端的证据,我们只是在一位伟大先知的开导上·对主的存在和形式有了全新的认识。”

    “伟大先知······”路西恩疑惑地重复了一句,听起来是这个潜伏在北方教会内部的异端组织的首脑,是北方教会某位圣徒?

    对于弗朗西斯和娜塔莎的争论,路西恩是乐见其成的,延缓时间对自己恢复精神力很有帮助,即使只是能使用高阶以下的魔法,在自己的辅助之下·重伤的娜塔莎也不是不能与只有八级的弗朗西斯一战,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刚才混乱传说走的半神巫妖。

    突然·那片试图逃走的黑白灰碎片停在了半空,的面前闪现出一颗金色的头骨,康格斯比所有人预料的传送距离都近,竟然提前赶了过来!

    黑白灰碎片微微颤动,仿佛在与半神巫妖沟通,仅仅一两秒钟,康格斯哈哈大笑起来,金色的颌骨一下张开,将黑白灰碎片吞噬进去。

    两点针状红芒狂风中的火焰般疯狂跳跃,渐渐变成了灰白的色彩,身边空间扭曲,气息急速攀升,短短瞬间,半神巫妖似乎就突破了过去几百年的桎梏,直接提升了一级,而且看起来是他控制死灵神秘存在,并非相反。

    跳动的灰白火焰看着路西恩、娜塔莎、弗朗西斯和快要消失的天堂山投影,阴森冰冷地道:

    “你们都要死。”

    大海对面的魔法塔内,风暴主宰看着前面的情报,双眼电光闪耀,身边飓风升腾,将整间房子内的一切全部卷起,除了被海瑟薇和道格拉斯坐着靠背椅。

    “康格斯······”费尔南多低声咆哮道,接着猛地起身,对道格拉斯道:“让贝格纳配合我。”

    贝格纳是高塔预言者的名字,他也进入了这个异度空间。

    道格拉斯慈和的脸上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惰“好。你和海瑟薇赶去救路西恩,我负责看住维森特让他玩弄伎俩。”

    费尔南多一向是个急脾气的人,得到道格拉斯的首肯后,直接往布置“异界之门”的地方飞去,海瑟薇保持着沉默,跟在他的背后。

    到了“异界之门”所在的大厅时,得到道格拉斯通知的预言者贝格纳已经等待在那里,灰色的尖帽仿佛观星塔的缩影。

    对预言者点了点头,费尔南多当先进入异界之门,返回了阿林厄。

    等到海瑟薇和贝格纳也出现在议会总部魔法塔,费尔南多一边施展心灵连线,一边往外面走去。

    “不是要布置去厄尔多半岛北部山脉的异界之门吗?”贝格纳疑惑地看到海瑟薇同样跟着费尔南多往外面去。

    费尔南多声音接近咆哮:“重新定位,重新建立,需要一天的时间,但从这里到海德勒城,我们只需要几十秒钟,而维森特和康格斯都不在,要不了一个小时,我们就能控制苍白之手。”

    “贝格纳预言康格斯护符命匣的位置,以及他使用的异界之门位置。”海瑟薇直接了当地要求。

    贝格纳有些愕然地道:“你们要?”

    “他死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费尔南多红色双眸之中是恐怖而压抑的风暴。

    “半神巫妖阁下,恭喜您借助死灵界神秘存在的主体碎片提升到传奇领域的第二个层次将来有望晋升类神领域,控制死灵界,执掌死亡的权柄。”弗朗西斯面对传奇强者的威胁,却不慌不忙地微笑说话。

    康格斯楞了一下:“我认识你?”

    他不会是想投降吧?

    不过吸取了之前三次交手被路西恩阴的经历,康格斯准备不再嗦,死人才是最安全的说话对象!

    弗朗西斯微微鞠躬,在胸口画着那奇怪的十字架上下短,左右长,他语气尊敬地道:“伟大的先知将借我的身体降临希望半神巫妖阁下您能够活着享受美好的未来。”

    康格斯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金色头骨张开,阴暗艰涩的声音响起:“灵魂禁锢!”

    无声无息的轰鸣响起,弗朗西斯头顶的残余天堂山投影爆发了圣洁的光芒,将那试图禁锢灵魂的无数虚影全部阻隔在外,同时造成了时空扭曲错位的感觉。

    借助这股扭曲,弗朗西斯体内猛地升起一股极端邪恶、极端狡猾、极端强大的气息,他的背后透出一个几十米高的黑色阴影,他长着两只弯弯的羊角看不清的脸上有一双永远含有嘲讽笑容的鲜红眼睛,背后巨大的黑色羽翼遮蔽了死亡山谷的上空。

    随着他的出现,与天堂山相仿的神域凸起了一座座小火山红色岩浆滚滚流出,黑色的烟尘带着浓烈的硫磺味道扑鼻而来,气温似乎直接提升几百度。

    火山之下还有足足八层恐怖的场景有永恒寂静的寒冷平原,有泥泞污秽的恶臭沼泽,有无边无际的岩石斜坡,有巨大的青铜城堡,有火焰组成的世界,有看不见底部巨大裂缝,短短瞬间死亡山谷就仿佛变成了九层地狱。

    康格斯愕然地看着这道黑影,脱口而出:“地狱之主!”

    这道黑影居然是地狱之主马尔迪摩斯!

    听到康格斯的声音知道黑影的身份,路西恩脑海里就像有一道闪电划过,将过去遗忘的场景一一照亮,将它们串成了一条线。

    为什么莱茵会知道“银白之主”被封印的事情与死灵界的秘密有关?

    为什么准备充足有所提防的他还会被禁锢住,反而萨尔德能够脱困

    因为莱茵不知道死灵界的秘密,不知道“银白之主”被封印在阿尔托的投影里,他就不会参与阴谋,不会进入死灵界探索,也就不会被困住,如果他不被困住,也就不会拜托自己启动布置,召唤银月爱特娜与死灵界神秘存在硬拼了一记,两败俱伤,双双跌落。

    如果目标是放在们身上,有资格图谋们、瞒过们的屈指可数。

    而银白之主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冰霜公爵”,地狱第八层的领主提弗蒂迪斯!

    也许地狱之主早就通过提弗蒂迪斯被封印察觉到了死灵界和它深处藏着的秘密,这一点通过伪装“横十字架”教派的伟大先知可以看出,而以狡猾和谨慎见称的魔鬼显然不愿意直接与死灵界神秘存在对抗,于是布下阴谋,引莱茵入局,挑动银月爱特娜与死灵界神秘存在交手,坐收渔人之利。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帮助推动了阴谋的进程,以为自己是黄雀,但背后还有一个“猎人”。

    不愧是地狱之主,魔鬼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