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热月之变

第一百八十三章 热月之变

    已经不见了的死亡山谷附近,费尔南多、海瑟薇和贝格纳漂浮在上空,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景象,从高温之后留下的触目惊心痕迹和巨大的坑洞等,估算着这次爆炸产生的温度和威力。

    “如果这真的是爆炸类魔法,那太阳难道就是一颗不停发生这种爆炸的星球?”贝格纳怅然若失地问道。

    这并非他敌视“聚变爆炸”,而是一想到在星相系魔法,在命运星图中都占据着非常重要地位的“太阳”终于褪去了一层神秘色彩,将它的奥秘展露了部分,作为预言者的他就难免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在费尔南多杀掉半神巫妖后,贝格纳并没有气急败坏地离开,因为如果按照康格斯的理由,那显然是两位活着的大奥术师比一位死了的传奇魔法师重要,而若不从康格斯的辩解出发,单纯考虑议会的规定,那费尔南多做得更没有错。

    或许是风暴主宰一直很遵守议会的规章,让人们忘记了他急切暴躁的性格不仅仅体现在辩论学术问题上,忘了他的传奇职业和绰号,直到他突然动手,贝格纳才忽然觉得理所当然,这才是“风暴主宰”该有的举动,所以苦笑着接受了这个结果。

    费尔南多摇了摇头:“严格意义上讲,不是爆炸类魔法,我在这里没发现任何传统爆炸类魔法残留的特殊痕迹,只有纯粹的能量释放,无法想象的高温等。”

    他特意在元素派系爆炸类魔法前面加了一个传统,显然认为这是一种全新的爆炸形式,接近于了太阳发光的奥秘,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光暗和电磁派系可以部分地纳入元素领域了。

    “恩。”海瑟薇轻轻点头,认同了费尔南多的结论。

    不太擅长元素领域的预言者贝格纳闻言则发出一声叹息:“我无法想象路西恩=伊文斯能创造出这样的魔法,但我隐约有一种时代变迁的感觉,或许从这一刻起·不,从路西恩提出能量子理论起,奥术和魔法就进入了一个神奇莫测又让人心惊胆战的时代。”

    对贝格纳的这句话,费尔南多和海瑟薇虽然没什么表情·但从眼神和沉默不语的态度,却可以看出他们在思考着这方面的事情,一位预言者说的话绝对不能轻易忽略。

    这时,从远处飞来了两道人影,费尔南多一直紧握成拳头的手悄悄松开,将脸孔一板,厉声喝骂道:“你这次简直愚蠢得可以·被人在身上动了手脚都不知道!被人就那样活生生地逼入了异界之门!下次再这么大意,我看我就要给你收尸体,不·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路西恩迎面就享受到了久违的咆哮风暴,看着老师近乎于吹胡子瞪眼的表情,颇感亲切,于是赶紧承认了错误。

    “婆婆,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我们还以为要到晚上或者凌晨的时候。”娜塔莎常常听路西恩讲老师的“咆哮”,见到这样的状况后,是好笑地旁观,准备记录下来,供以后揶揄路西恩使用·但是过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她忍不住地转移了话题。

    海瑟薇看着娜塔莎·表情柔和了不少,淡淡地道:“我们杀了康格斯,从他布置的异界之门赶来的。”

    “你们杀了康格斯?”路西恩又惊又喜·本来还在担心“永恒炽阳”不能彻底杀死有护符命匣的康格斯,被他逃脱出去,后患无穷,想不到已经被老师解决了这个难题。

    老师他们一定顶住了很大压力吧?

    “他该死!”费尔南多丝毫不改本色地道,接着他收敛住“吹胡子瞪眼”的表情,似笑非笑地道:“你这个魔法是怎么回事?那天我们看到虚幻太阳应该也是你弄出来的吧?银月和死灵界那位存在呢?”

    “老师,你们也看到了?”路西恩完全没想过距离那么远的老师也能看到·那自己当时的推测显然就差了重要的一环,世界比想象得更复杂。

    海瑟薇静静地站在旁边·此时插言道:“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从新炼金术引申出来的传奇魔法?”

    正钻研新炼金术的她比任何人都敏锐。

    “对,我在研究原子衰变时发现了一些现象,总结出了不少东西,在第一次杀掉康格斯后融会贯通,得到了世界反馈,收获了两个传奇魔法的雏形,也引动了你们看到的景象,后来,借助银月的力量,将

    ‘永恒炽阳,,也就是‘原子聚变,这个传奇魔法的主体完成并释放了出去。”路西恩没有透露狭义相对论和质能公式,而是从新炼金术会遇到的实验现象出发。

    狭义相对论的推导其实并不困难,以当前魔法议会的水准和前置成果,只要谁能克服固有的观点,几年之内也不难提出,但就是这个固有观点让路西恩都不敢立刻将这篇论文给老师看。

    如果说光的波动说或粒子论等分别是不同派系的基础,是认知世界和冥想法的构成,那对时间和空间的观点则是每一位奥术师对世界认知的基础“常识”之一,来自于日常的、直观的、不认为有任何错误的感受,比如普通人也会有时间静静流逝,不为任何事情‘动容,的感觉。

    因此,对每一位奥术师来说,绝对的、独立的、数学的时间观点是他们人生观、世界观的基础,他们普遍认为九环魔法“时间静止”仅仅是凝固了部分区域,放缓了动作,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操纵时间,类同于缓慢术的升华。

    而狭义相对论颠覆的内容不是质能公式,而是它所给出相对时空观,似乎在告诉人们时间是速度的函数,依赖于物质,这绝对不亚于能量子理论所造成的颠覆风暴,同时它的提出还宣布了“以太”的寿终正寝。

    反正裂变和聚变初期的研究不需要质能公式的指导,所以路西恩暂时隐瞒下来,先慢慢让老师接受。

    想到这里,路西恩在心里面默默地忏悔了一句:“每次有什么颠覆性理论,都是老师首当其冲,实在太对不了唔,裂变和聚变应该能够帮助他更上一层了吧?!

    费尔南多严肃地道:“聚变?另外一个是裂变?”

    目前发现的元素衰变很显然是裂变,所以他有此一问,表情之中隐含着少许激动。

    “裂变释放能量聚变也会?”海瑟薇直指本质地问道,清秀纯美的面孔上那一双银紫色眼睛透出了一丝狂热。

    他们完全忘记了这里是教会控制的区域,忘了这里才发生骇人听闻、丧心病狂的“大伊万”爆炸事件,就这样漂浮在空中,讨论起了原子裂变和聚变的问题。

    娜塔莎被路西恩“科普”过一遍,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插嘴完全不擅长元素的预言者贝格纳则听得头晕目眩,干脆在旁边做起警戒的事情。

    大略讲了讲,路西恩道:“老师海瑟薇阁下,之前的聚变爆炸应该惊动了东北方向的瓦伦希尔,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方面的事情讨论起来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瓦伦希尔?哼,凭他也敢来打扰?”风暴主宰瞪了路西恩一眼,两位大奥术师,一位传奇二级的预言者,还会怕一位连圣徒称号都没有的苦修士首领?

    即使是教皇亲自来,在不能用神降术的情况下费尔南多也相信以自己这方的实力,虽然打不过,但用受伤为代价逃走不难传奇魔法师可比任何职业难杀多了,除非是被围住,又封锁了空间等而有预言者在,想偷袭围杀自己等人,那是完全不可能。

    不过说归说,费尔南多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奥术探索的欲望,继续道:“先回阿林厄,将与银月、死灵界存在遭遇的事情整理成报告,如果愿意将马斯基林的事情也讲出来吧,你自己可没办法独自面对死灵界。”

    康格斯那里有一些残余的资料让费尔南多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紧盯住路西恩。

    娜塔莎趁机告辞,准备返回瓦欧里特公国派出的骑士团。

    “回去以后再聊。”娜塔莎没有离别的哀愁,笑着对路西恩比了一个电磁传讯的手势,然后私下里又和海瑟薇交流了几句,这才悠闲地飞走。

    看着她飞走的背影,费尔南多露出猥琐的笑容:“路西恩,你的感情道路很艰难啊。”

    被看出来了吗?路西恩尴尬地道:“老师你在说什么?”

    “哈哈,不要含羞,老师我可是感情经验非常丰富的人,什么没经历过?别看我现在单身,那也是因为看淡了这方面的事情,回归了你说的什么什么返璞归真的境界,有什么感情上的问题也可以向我请教。”费尔南多毫不客气地笑话着自己的学生。

    霍尔姆王国首都伦塔特,内克瑟宫。

    银制的烛台内燃烧着一只白色蜡烛,昏暗的灯光在外面暴雨闪电的衬托下,透出悲凉落寞的味道。

    戴着白色软帽、须发皆白的萨尔德看着床上躺着的费尔提斯国王道:“国王陛下,你的生命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走到了尽点,一直是靠神术维持,可现在,即使神术也无法再延续您的生命了,不过,一切都准备好了,您也可以安心地回归主的怀抱了,您放心,死亡不是终点,您将在天堂山得到永恒的快乐。”

    费尔提斯浑浊的眼睛此时恢复了清明,露出几分自责,但又被更多的责任和坚定所取代,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尊敬的圣萨尔德···…雷克斯,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霍尔姆王国一直是······也将永远是神眷之国。”

    贵族议院议长,弗伦堡公爵雷克斯面对效忠了很多年的国王,表情充满哀恸,单膝跪地,握住费尔提斯的右手:“国王陛下,我不会辜负您嘱托的。”

    “为主增添荣耀是我的使命,国王陛下,您放心,王子殿下不会堕入地狱的。”萨尔德在胸口画着十字架。

    啪,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照亮了整个房间,费尔提斯脸含微笑地闭上了眼睛,右手无力滑落。

    财政大臣的府邸内,海松伯爵被从睡梦中唤醒。

    “什么?国王陛下蒙主恩召了?快,快准备马车!”海松伯爵猛地从床上站起,穿着睡衣就往外面走去,伯爵夫人赶紧跟上,将黑色长礼服套在他的身上,把他的手杖递给了他。

    失去了平时优雅从容的海松伯爵几乎是跑到了别墅门口的马车上,然后声音有点尖利地道:“快,快去内克瑟宫!”

    他没有激发血脉,跑动的速度远没有龙鳞马拖着马车快,由人背着去则暴露出内心的慌乱,所以,即使心急如焚,他也只能坐在车上,整理着衣物,让自己显得非常镇定,以便给别的贵族信心。

    轰,闪电划过,巨大的轰鸣响起,这仿佛是海松伯爵不安内心的体现,马车在车夫拼命驱使之下,跑得飞快,溅起高高的泥浆。

    四个轮子急转,拐过漆黑的街道时,差点将车厢整个抛出。

    车窗因此而打开,狂风吹拂进来,豆子般大小的雨滴倾泻入内,外面黑夜如墨,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惶恐。

    马车停在内克瑟宫外,海松伯爵冒着暴雨就往宫内冲去,这时,他看到了门口站着的詹姆斯公爵和罗素公爵。

    “怎么样?王子殿下呢?”海松伯爵喘着粗气道,他已经是上了年纪的老者。

    詹姆斯脸色阴暗无比,声音沙哑地道:“王子殿下太过悲伤,也蒙主恩召了。”

    “什么?”

    轰!轰!轰!

    海松伯爵惊愕的声音掩盖在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响雷里,他就这样站在雨地里,任由暴雨淋下,眼前一片模糊,时而明亮时而黑暗。

    (第五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