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章 结果(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章 结果(第二更求月票)

    詹姆斯公爵、海松伯爵等开明派贵族互相看了看,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反对,虽然娜塔莎来过霍尔姆王国,但那个时候年纪还小,根本看不出政治倾向,而她的老师“神之光辉”贝利亚是枢机主教团成员这一点是无法抹杀的事实,据可靠情报,她从六七岁开始就受到教会的照顾和栽培,成为了一名虔诚的信徒,比起戈登仅仅是好了一点。

    “按照血脉继承关系来说,紫罗兰女伯爵娜塔莎是仅次于王储殿下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本身也是天骑士,虔诚的信徒,所以是最合理的王位继承人。”雷克斯脸部线条刚硬,眼神锐利。

    罗素公爵站了起来,晃着羽毛笔道:“雷克斯议长,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但我们为什么还会进行讨论?那是因为娜塔莎女伯爵的母亲梅瑞狄斯公主殿下成为了魔法师,自动放弃了王位继承权,也就是说,她的子女不再享有这个权利。”

    海松伯爵和哈里森子爵相视苦笑了一下,明明倾向于魔法议会的自己等人居然要用魔法师为借口反对。

    索伦芬公爵严肃着脸道:“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援引此例,戴维也将没有继承权。贵族的继承权来自于血脉的高贵,除非被《法典》明文剥夺,否则都能享有,而娜塔莎女伯爵激发的是最纯正的真理之剑血脉,可以直接从国王陛下和王储殿下那里得到继承权。”

    雷克斯稍微松了口气,索伦芬公爵似乎能接受这个结果,于是跟着说道:“我刚才之所以召开会议,讨论人选,而不是直接让娜塔莎公主殿下继承王位,是因为她目前是瓦欧里特公国的唯一继承人,根据《法典》继承部分第五条第三款,若继承者还有其他国家、家族的继承权且无法合并,那自身继承顺位降低一级·恰好与戴维、戈登他们处于同一序列。”

    瓦欧里特公国是教会西北防御体系的重心,教会不可能同意它与霍尔姆王国合并。

    “既然前面两位人选未能得到一致的认可,那提议娜塔莎公主殿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已经改口称娜塔莎为公主殿下,承认了她在霍尔姆王室内的地位。

    “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你们还有什么反对的理由?如果没有,我们就要进行表决了。”雷克斯看着开明派几位首脑道。

    詹姆斯公爵等人被弄得措手不及,原本他们以为由于种种原因,保守派会和他们一样无视娜塔莎的,毕竟梅瑞狄斯和海瑟薇的关系人尽皆知,本身也是极其出色的魔法师·谁知道······

    性别?不行,女性的继承权是明确写入《法典》的。

    实力?更不行,二十多岁就成为天骑士·将来有望冲击传奇位阶的天才,比他们在场任何一位都出众。

    与教会关系太紧密?不行,除了本身是虔诚的信徒,娜塔莎并没有让人诟病的表现,从来没有损害过瓦欧里特公国的贵族利益讨好教会。

    至于她会打压魔法议会明面上的发展,禁止魔法收音机、电话等的推广,那是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事情,总不能光明正大地宣称我们正在与魔法师合作,如果这样·雷克斯很可能突然翻脸,让萨尔德进来清洗被魔法师引诱堕落的贵族,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能做不能说。

    一时之间·开明派贵族们找不到好的理由反对。

    倒是索伦芬公爵理了一下黑色大氅,起身提问:“雷克斯议长,我听说一个关于娜塔莎公主殿下的传闻·希望能够得到解释。传闻她与

    ‘堕落天使,路西恩=伊文斯是感情深厚的爱侣,她会不会因此而背离自己的贵族立场,纵容魔法议会,从而激怒教会?”

    在路易丝等人来到霍尔姆王国后,路西恩的身份早就不是秘密,稍微有点见识的贵族都知道他是那位大音乐家,而等到他进入净化序列前面二十位时·关于大音乐家的种种隐秘之事也被挖掘了出来。

    听到索伦芬公爵的质疑,詹姆斯等人忽然吸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让娜塔莎成为女王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雷克斯像是早有准备,从容不迫地道:“这一点,我从圣萨尔德阁下那里得到了解释,他当时是瓦欧里特教区的枢机主教,对整件事情有着完整的了解。娜塔莎公主殿下喜欢的是女性,路西恩=伊文斯只是她用来做借口和掩饰的道具,双方关系并非传闻那么紧密,而且公主殿下也是非常虔诚的教徒,她曾经的爱人西尔维娅被她知道是魔法学徒后,她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杀掉了她。”

    “什么?”

    “最美音乐家是因为这样才死的?”

    “《献给西尔维娅》难怪会被娜塔莎公主殿下直接奖励一个庄园。”

    贵族们第一次听到这个秘闻,而且是出自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萨尔德枢机主教,顿时全场哗然,过去种种疑问都得到了解释。

    海松伯爵等人现在又觉得无法接受娜塔莎成为女王了,于是他咳嗽了一声道:“同性之恋违背了主的教诲,而且无法诞下后裔,这样的继承毫无意义。”

    “那不过是部分传教士的宣扬,主只是教导我们不要沉迷于色欲,而后裔的问题,我想在邀请娜塔莎公主殿下前来继承王位时可以预先说明,要求她必须尽早诞下后裔,至于她私底下与王夫的关系,实际上的爱人或情人,我们不会关心,相信这小小的一点退让,她还是能够做出的,如果不能,我们再讨论别的人选。”雷克斯明亮的双眼环视着贵族议院的成员们,“如果没有其他疑问,我们就进行表决吧。”

    保守派首领之一的索伦芬公爵率先举起了手,他不像雷克斯那么极端,更倾向于一个教会、议会和贵族都能接受的人选,免得造成贵族分裂、王国内战或教会议会的大冲突,那将让整个霍尔姆王国衰落,诸多城市变为废墟,获胜的贵族们也得不到太多好处·而娜塔莎毫无疑问是这样一个人选。

    索伦芬公爵的父亲是“暗夜行者”温斯顿,他在保守派贵族中的号召力不下于雷克斯,他的举手立刻带动了一片手臂的立起,接着支持雷克斯的贵族们也一一举手·很快就达到了所有人数的三分之二,詹姆斯公爵和罗素公爵则阴着脸,准备动用公爵的否定权,让议题变成当前是否为紧急状态,而这种状态`牵涉到一系列的问题,保守派内部未必铁板一块。!

    忽然,哈里森子爵想起了什么·拿起羽毛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接着揉成团,悄悄传给了詹姆斯公爵。

    知道他担心被雷克斯公爵等黄金骑士偷听·詹姆斯公爵没有责怪他多此一举,而是小心地展开纸团,看到上面写道:“娜塔莎公主殿下与海瑟薇阁下的关系比我们想象得都紧密。”

    詹姆斯公爵的表情变得复杂,和罗素公爵商量一下后,突然举起了手臂,这让绝大部分开明派贵族都吓了一跳,但还是选择了相信他们,跟随举手。

    雷克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很好,贵族议院全票通过邀请紫罗兰女伯爵娜塔莎=瓦欧里特来霍尔姆继承王位的议案。”

    他将木槌敲下·清脆声中高声道:“本次会议结束。”

    看着保守派贵族们一一离开,詹姆斯公爵凝重地看着哈里森子爵道:“希望你是对的。”

    “只能赌一下了,雷克斯看起来准备很充分。我现在将结果禀告议会·由最高评议团做出是否暗杀的决定。”哈里森子爵匆匆告辞。

    内克瑟宫一间密室内,雷克斯恭敬地对两位老者道:“圣萨尔德阁下,克托尼亚阁下·按照您们的吩咐让娜塔莎公主殿下顺利获得了继承权。”

    “很好。”萨尔德一脸平和地笑道,眼皮垂下,将浑浊的眼珠挡住。

    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五层,最高评议团会议室内,二十四张椅子已经少了一张。

    “以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不认为让贝利亚的学生成为霍尔姆的女王是好的选择,我建议提前除掉。”亡魂主宰维森特阴冷地说道·看也不看海瑟薇一眼。

    准备充足的维森特将自己从之前康格斯的事件里摘了出去,并且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说明费利佩等康格斯的学生并不知晓半神巫妖的行动·将他们力保下来。

    好几位最高评议团成员跟随点头,认为应该将娜塔莎和戈登都暗杀掉,力保戴维登上王位。

    海瑟薇冷冷地看着他们:“这是霍芬伯格家族的事情,谁插手谁就是我的死敌。而且,我相信娜塔莎能成为公正的女王,不会偏向于教会。”

    她表达能力欠佳,干脆直接威胁。

    “但是,有多少人支持你?“维森特撩拨着海瑟薇。

    “创造者”达维轻松地说道:“我相信海瑟薇的判断。”

    “你们脑袋都被狗吃了?”毫无征兆的,风暴主宰开始咆哮起来,“暗杀掉娜塔莎,暗杀掉戈登,你们准备让霍尔姆、布里亚纳、柯莱特、加莱的贵族人人自危吗?萨尔德做梦也会笑醒的,到时候贵族们就会完全`地倒向他!四个国家七位史诗骑士,加上对应教区的枢机主教,就是十二位传奇了,还有两位是三级,足以钳制住我们的发展了!”

    被咆哮一通,其他最高评议团成员都忍不住侧了侧脸,但他们大部分还是暗自赞同,费尔南多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难以相处了一点,变态了一点,但一向以议会发展为重,做事不会太偏私,他都赞同了海瑟薇,那就证明海瑟薇关于娜塔莎的描述真实可信,而且一味刺杀确实会引起贵族们的反弹。

    “费尔南多,你是什么意见?”道格拉斯微笑问道,他是最不受咆哮影响的人。

    费尔南多鲜红眼睛环视了其他人一眼,让部分成员不敢与他对视:“至少娜塔莎是不坏的选择。”

    “不坏的选择,恩,我也赞成这个说法。”道格拉斯更愿意相信海瑟薇和费尔南多两人。

    维森特有心反对,可半神巫妖的事情弄得他很被动,他的盟友们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提供支持,于是,最高评议团很快做出决定,不阻止但密切观察娜塔莎的倾向,必要时可以摧毁或控制。

    离开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费尔南多看见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路西恩正在来回踱步。

    “老师,情况怎么样?”路西恩感应到老师进来,赶紧转身询问。

    费尔南多嘿嘿笑道:“不阻止娜塔莎接任王位,不过主要得看她自己的意愿,瓦欧里特和霍尔姆可是隔了很远的,她还有她的父亲需要照顾。”

    接着,他语重心长地道:“路西恩,老师能够为你做得只有这么多了,能不能把女王拐到床上去,就得看你自己了。”

    路西恩老脸微红地笑了笑,尴尬地道:“这很难啊,娜塔莎喜欢的是女孩子。”

    “这倒是个问题······”费尔南多背着手走了几步,突然眼睛一亮,打开半位面的空间大门走了进去,留下路西恩疑惑地站在书房。

    过了一会儿,费尔南多拿着一根花纹漂亮的腰带走了出来,得意洋洋地道:“果然还在,我年轻时期炼金方面的最杰出成就,来,路西恩,戴上它,你很快就能和娜塔莎成为恩爱的一对了。”

    “这是什么?”路西恩非常奇怪,不敢接这个东西。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扬了扬手中的腰带:“变性腰带啊,你戴上就能成为真正的女孩子了,娜塔莎和你关系这么好,唯一的阻碍应该就是性别了。”

    路西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但应该是又窘又恼,于是面无表情地道:“老师,这是我的底线,不能开玩笑。”

    “真没意思,为了爱情连一点牺牲都不愿意做出。”费尔南多夸张地摇了摇头,纯粹是在逗弄自己的学生。

    路西恩依然没有表情地看着他:“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师你年轻时候为什么要炼制变性腰带?”

    费尔南多的笑容顿时僵住,接着瞪眼道:“有人拜托我炼制的。”

    “啧······”路西恩完全不相信地摇头,“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难怪他们都叫老师你变态。”

    “你这是什么态度?生命在于尝试,路西恩,我很为你的人生状态感到担忧,什么都没试过的男人是可悲的。”费尔南多哼了一声,吼了几句,将路西恩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