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章 发现(求月票)

第四章 发现(求月票)

    雨后的清晨格外清新,阳光还不太炽烈,明媚纯净。!

    一匹匹特异挑选的龙鳞马闪烁着银灰色的光芒,载着一位位昂首挺胸的骑士越过大街,马蹄抬起放下间宛如舞步般优雅。

    在他们的后面,娜塔莎戴着金色的冠冕,举着镇国神器“真理之剑”,坐在马上接受着臣民们的朝拜,身后簇拥着到齐了的九位公爵,后面依次是大大小小的贵族。

    到了内克瑟宫,贵族们纷纷散开,往议院所在的宫殿而去,等待着女王陛下主持她的第一次贵族会议。

    娜塔莎表情沉稳地返回女王寝宫,开启神术阵,屏蔽着内克瑟宫外围对核心部分的窥探,然后在卡米尔和两位侍女的帮助下,脱掉全身铠甲,换上黑色的宫廷长裙,在胸口戴上霍芬伯格家族的徽章和一朵白色的纸花。

    用眼神示意两位侍女先行离开后,娜塔莎浮现少许疲惫地道:“压力真大,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是可以争取的支持者,与熟悉的瓦欧里特相比,这里实在太陌生太压抑了,在外面的时候,在没有开启神术阵的时候,连心里面的话都不敢多说,‘时光之心,克托尼亚阁下可是负责着内克瑟宫外围和整个伦塔特的安全。”

    言下之意,她不太信任克托尼亚。

    “其实你没有必要来继承王位的,霍尔姆的情况比瓦欧里特复杂了很多倍,而你又是外来者,还缺乏实际的支持,很容易卷入阴谋和叛乱之中,也很容易站错位置,堕入深渊。”冷清的卡米尔难得地说了这么多话,目光里带着柔和的慈爱,“不管是偏向魔法议会,还是教会·或者两边平衡,都会给你带来很大麻烦。”

    娜塔莎苦笑了一下:“我知道,即使我狠得心不顾海瑟薇婆婆和众多霍尔姆王室成员的存在,联合教会打压魔法议会·也未必能抗衡议会,他们的实力膨胀得太快了,要想遏制他们,不仅需要霍尔姆王国,还要布里亚纳、柯莱特和加莱的联合,而且,必将面对开明派贵族的反对和叛乱·甚至由此造成王国的分裂,陷入严重的内乱,让霍尔姆变成废墟。”

    “如果倾向于平衡·教会肯定会催促,而我也必须顾及紫罗兰家族,顾及父亲,他们都在教会势力最强的地方。”

    “你知道得这么清楚,为什么还要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卡米尔略微责怪地道。

    娜塔莎摇了摇头,脸色坚毅地道:“用什么理由推脱?如果直接表明不愿意协助教会,那就是严重的‘背弃信仰,,会受到圣城兰斯的处罚,紫罗兰家族也将受到明里暗里的削弱·因此,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除了内心情感涌动·真的不愿意离开父亲外,也是存了用这个借口推脱的想法,或许·将来我会到霍尔姆王国,但绝不是现在,可惜,父亲建议我来,而且让我知道了母亲的遗憾。”

    “既然找不到理由推脱,我身上也有霍芬伯格家族的血脉,那就肩负起维持霍尔姆王国的责任吧·我不希望看到霍尔姆王国内战,将母亲珍爱的家乡变成地狱·恩,我是抱着这个想法来的。”

    “再说,我是虔诚的信徒,是霍芬伯格家族的族长,是紫罗兰家族的族长,教会应该会在一定范围内尊重我的意愿,就像以前一样。”

    “娜塔莎,那是以前,如果霍尔姆王国的局势到了关键时刻,教会怎么可能考虑你的意愿,只会要求你为主做出牺牲。”卡米尔觉得娜塔莎前面的解释还好,后面的表态却似乎有点书面化。

    娜塔莎笑了笑,坚定地道:““如果完全违背我的意愿,我宁愿自我牺牲,教会不能随意干涉王权是几百年前双方在主面前做出的约定,教会如果违背,他们就是异端,是所有贵族敌视的对象。”

    卡米尔看着娜塔莎,帮她整理一下领口,轻声道:“那你打算做什么?最终希望将霍尔姆王国的局势变成什么样子?你未来的方向是什么?”

    “呃,很多事情都还不知道,我暂时还无法确认自己的想法。”娜塔莎被问得有些茫然。

    卡米尔严肃地看着她:“那就尽快弄清楚,不管你是偏向于魔法议会、教会,还是维持平衡,都要尽快下定决心,这样很多事情才能尽早安排,尽早规避。”

    她指的是瓦欧里特公国那边的事情。

    “我明白,治国理念一定会尽快确定下来,这样才能有计划地颁布法令,逐步消除反对者,但这需要我对霍尔姆王国的局势有更深刻的了解,现在唯一能够肯定的是,最开明的贵族也绝对不愿意教会被彻底清除,最保守的贵族也必然不想回到几百年前王权的状况,呵呵,戈登那种完全献身给了教会的除外,所以,我打算这一段时间先维持平衡。”娜塔莎认同地点了点头。

    接着,她转身看向镜子,看着那位穿着黑色宫廷长裙的紫发女子,摸了摸胸口的霍芬伯格家族徽章,内心自语道:“在此之前,需要弄清楚的是我的信仰,主在我心里究竟意味着什么?教会与主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只有认清了自己,才定得下将来的计划,才能提升到八级,拿起真理之剑,不再是面对传奇没有抵抗能力的弱者,而且萨尔德枢机主教到底在想什么,想得到什么,还很难看出来······”

    信仰动摇的事情,她没有告诉大公,也没有告诉卡米尔,除了路西恩知道,只有费尔南多、海瑟薇通过路西恩提交的弗朗西斯召唤天堂山投影事件猜丨一点,萨尔德的事情同样如此。!

    “好了,你该去贵族议院了。”卡米尔打开了寝宫的大门。

    娜塔莎再次看了镜子一眼,看到里面那位紫发女子明艳容貌之中隐含彷徨和悲戚,忽然想道:“到了霍尔姆,成了女王,反而不能去霍尔姆皇家魔法塔看望海瑟薇婆婆了,也不能去阿尔托看看他的独特魔法塔和常常提起的原子研究所,我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被有心的贵族解读出深刻的含义,要是做了以上两件事情·那就毫无疑问地象征着彻底倒向魔法议会。”

    “他们也不可能越过克托尼克阁下来看我······空间上的距离近了,实质上的距离反而更遥远了。”

    “希望他的新加密算法能够让我们的通讯不会被破解······”

    贵族议院大厅内,娜塔莎站到了讲台上,接受了贵族们的再次朝拜·接着言简意赅地道:

    “现在,我宣布两件事情,第一,筹备我外祖父和舅舅的葬礼,举国哀悼一个月,在此期间,暂停贵族议院的所有会议·有任何需要颁发法令或实行的政策,直接向我提出。”

    国王和王储双双蒙主恩召,娜塔莎这样的要求很正常·所以雷克斯等人都没有提出意见。

    然后,娜塔莎继续说道:“第二,鉴于我对王国的事情还不太了解,也基于我对外祖父和舅舅颁布的法令的信心,六个月内,除非有突发且没有先例的情况,我不会批准任何改变当前法令、政策和大臣职务的提案,各位继续像以前一样维护王国的繁荣。”

    “什么?”贵族们的惊讶声此起彼伏。

    带着白色发套的雷克斯站了起来,提出道:“女王陛下·当前王国内有很多潜藏的问题,需要及时作出处理,不批准任何提案会不会太极端了?”

    “在我来之前·王国靠着这些法令、政策和各位大臣的努力,一直处在繁荣发展的局势,保持着安宁的局面·难道仅仅因为我来了,它们就不适用了?短短六个月时间,它们就会从有益的东西变成了非常有害的事物?”娜塔莎背得笔直,英气勃勃地道。

    这让习惯了老迈的费尔提斯国王和体弱的帕特里克王子的贵族们有点不适应,感觉到了很强的压力。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指它们可能已经跟不上现在的局势。”雷克斯辩解道·他可不想在作风保守的霍尔姆王国被评价为污蔑先王。

    财政大臣海松伯爵松了口气,自己的职位似乎保住了?于是他站起来道:“女王陛下说得很清楚·如果有状况之外的事情发生,比如哪位大臣被查出有问题,那她肯定会更换,但在此之前,延续以前的法令、政策和人员有助于王国渡过两位尊贵人物先后蒙主恩召的动荡,我赞成这个提议。”

    过去的既得利益者们虽然觉得没能更进一步,有些遗憾,但自身的利益也没有被损害,还是可以接受,于是不管保守派还是开明派,纷纷表达了赞同——能进入贵族议院的,怎么可能不是既得利益者?

    “再说明一件事情,我会从王室财产里赐予跟随我来的十位骑士庄园、别墅和财产,如果没有意见,那会议结束,开始筹备葬礼。”娜塔莎目光锐利地看着下面的贵族。

    王室的财产怎么处置,贵族们没有发表意见的余地,于是纷纷起身,恭送女王陛下离开。

    到了外面,卡米尔仔细看了看娜塔莎:“做得好,大公还叮嘱我不让你胡乱行事。”

    她认为是这十年的紫罗兰家族族长位置让娜塔莎接受了不少锻炼。

    娜塔莎笑着看了看前方的花园:“新的异度空间人口和物质资源都很丰富,教会和议会的重心短时间内肯定会放在那边,所以,我按照某人的说法,先‘镇之以静,。”

    她没说出口的是,议会还有另外一个重心,那就是由费尔南多、海瑟薇两位大奥术师从路西恩提供的“永恒炽阳”等传奇法术模型反向破解裂变和聚变的奥秘—很多实验现象,路西恩没办法说,因为这依赖于中子等微观粒子的发现和研究,所以直接推到了爱特娜身上,解释为靠着银月的力量和世界的反馈强行构建,如此一来,两位大奥术师就不得不全身心地投入这个领域的研究,当然,在有法术模型的情况下,这比毫无方向的探索要简单不少。

    阿林厄,路西恩踏入了久违的原子研究所。

    在费尔南多用氦核粒子流轰击金箔确认了原子核的存在,路西恩靠着氦核粒子流轰击氮气找到了质子,建立了他的新炼金术体系后,元素魔法师们疯狂了,其他派系的魔法师也疯狂了,越来越多有条件的奥术师开始拿粒子流轰击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囡此,路西恩看到了原子研究所多了好几台类似仪器,比如自己“发明”的电磁回旋加速器。

    “老师,您来了?正想找您!”卡特里娜和蕾依丽雅意外又惊喜地道。

    “怎么了?”路西恩看她们的表情似乎是好事。

    卡特里娜笑颜如花,异常灿烂:“老师,我们在做超低温实验时,发现了一种奇特的现象,在某个温度时,金属的电阻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