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黑夜里的异动(第二更求月票)

第七章 黑夜里的异动(第二更求月票)

    霍尔姆皇家魔法塔位于贵族区内,路西恩没用多久就到门口,然后将变形面具取下,恢复了容貌,通过了检查,进入了里面。

    夜色渐浓,可魔法塔内却比路西恩任何一次到来都显得热闹,由于继位的女王来自圣咏之城,对待魔法师的态度会不会发生变化还不清楚,所以安全为重,散居在伦塔特的魔法师们有的带着家人直接前往了阿林厄,有的则与亲属一起躲入了霍尔姆皇家魔法塔。

    此时,正值晚餐之后,大厅内三三两两的魔法师或散步或聚集,不时能听到小孩玩闹开心的笑声,看到戴着宽缘帽配朦胧面纱的妇人。

    瑞贝卡正在与几位元素意志的魔法师交流着最近最热门的新炼金术体系,忽然看到一位戴着黑色高礼帽的年轻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目光顿时凝住,声音猛地拔高,既惶恐又惊讶地道:“晚上好,伊文斯先生。”

    大厅内,所有的声音消失,变得鸦雀无声,一道道目光转移到了路西恩的身上,然后起此彼伏地道:“晚上好,伊文斯先生。”

    他们的态度毕恭毕敬,不像是在面对一位未满二十五岁的年轻魔法师,而是如同见到了那些传说中的大人物。

    路西恩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元素意志和霍尔姆分部魔法师的态度变化,如果说过去中低阶魔法师看到自己是尊敬和向往的话,那现在就是恭敬和崇拜,就像在面对传奇魔法师,面对大奥术师,这是新炼金术带来的效应?

    看向最先出声的那位浅褐色头发的女士,路西恩点了点头道:“好久不见,瑞贝卡。”

    她的“失误”让路西恩参加了那次的元素与炼金年度会议,使元素周期表论文当场得到了拉文第的肯定,所以路西恩对她印象深刻·而且她与拉扎尔关系极好,时常能从拉扎尔口中听到她的名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为了拉扎尔的夫人。

    “您,您还记得我·伊文斯先生?”瑞贝卡又惊又喜地道。

    路西恩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一向记忆很好,而且拉扎尔常常提起你。”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瑞贝卡有点担心地道。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路西恩微笑告别,往魔法塔上层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升降梯内,其他魔法师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道:

    “瑞贝卡,你和伊文斯先生关系这么好?”

    “我有很多新炼金术方面的问题和思考·能不能帮助转交给伊文斯先生?”

    “能不能问问伊文斯先生,原子研究所还需要魔法师吗?”

    瑞贝卡听着他们的话,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时光变迁的沧桑之感·最初听说路西恩=伊文斯这个名字是在欣赏《命运交响曲》的时候,对大音乐家是顶礼膜拜,后来又从拉扎尔口中知道了有一位第一篇论文就得到极高评价,被两家期刊约稿的天才奥术师,可是这才七八年的时间,那位安静内敛的年轻人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记录,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耀,即将走到奥术领域的最高峰,和那几位大奥术师一起“欣赏高处的风景”。

    不过她对此没有嫉妒·因为面对路西恩这种“怪物”,这种提出了一个又一个颠覆性新理论的恐怖奥术师,面对双方极大的差距·嫉妒根本无从产生,只有深深的无力和崇拜。

    而且,“新炼金术”体系的提出不同于路西恩以往的其他成就总是在质疑和争执之中得到肯定·颠覆了不少人的认知,受到了无数诋毁,它刚一诞生就被视为照亮新世界的智慧火花,引得绝大部分魔法师疯狂。

    他们都明白“新炼金术”与原本的“炼金术”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更多的是一个原子内部模型,一个建立在这个模型之上并深刻描绘了元素变化的体系,“炼金”只是附带的东西和理论上的明确·微观世界的奥秘才是它讲述的主要内容。

    这对在微观世界幽深黑暗里辛苦探索的魔法师们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将零散的发现整合在了一起·从此之后,这个领域的探索就将告别盲目的阶段,如同黑夜里终于有了星辰闪亮。

    当然,他们也知道“新炼金术”还有不少问题尚未解决,或许还有诸多错误的地方,但这毫无疑问打开了通向造物领域的大门,照亮了微观世界的前进方向,路西恩迟早会因为它而成为大奥术师!

    “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自由地改变物质。”一位魔法师发出由衷的欣喜。

    另外的魔法师看着升降梯的位置,佩服又崇拜地道:“到了那个时候,伊文斯先生的名字必将成为魔法史上最耀眼的名字之一。”

    新的异度空间还在开发,拉文第等大法师、高阶魔法师只回来了一部分,路西恩与他们闲聊了几句后,走入自己在这里的办公室,站在窗户前,看着如同地上星河的内克瑟宫,开启了“通讯眼镜”。

    “兹······喂,路西恩?”娜塔莎的声音略显疲惫,她的耳环经过路西恩改造,能够破译加密的声音。

    路西恩笑道:“晚上好,女王陛下,在看情报部门和秘密藏书室内的资料?”

    他之所以到霍尔姆皇家魔法塔来与娜塔莎通话,主要是不想暴露自身。

    虽然萨尔德这种圣灵牧师不是魔法师,没办法破解自己的新加密算法,克托尼亚这个史诗骑士就更别提了,但他们能够根据感应到的电磁波方向判断来源,如果直接在阿林厄联络娜塔莎,很容易让人怀疑娜塔莎与自己的真实关系,在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则能误导别人往海瑟薇身上想,长辈关心晚辈很正常。

    “对,虽然过去几年你常常向我讲霍尔姆王国的事情,但都是零散的、片段的,我需要更加深入和整体的把握。”娜塔莎说话的时候,有沙沙沙的纸张翻动声,然后她嘿嘿笑了声·“作为女王忠诚的骑士,路西恩=伊文斯伯爵你有什么建议?”

    天骑士往往被授予子爵或伯爵的爵位,所以高阶魔法师也能类

    路西恩微笑道:“一位位约见大贵族、实力强大的贵族和掌握要害位置的贵族,与他们谈话·寻找值得信赖和可以依仗的对象,你是女王,你天然拥有统御他们的权利,不要担心什么,对了,葬礼之后,开始检阅真理之剑骑士团、裁决骑士团和圣十字骑士团·将部分小队打乱,重新编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越早达到八级,越早拿动传奇三级的真理之剑,你就越能占据主动。”

    “可是,什么叫值得信赖和可以依仗?”娜塔莎自嘲地笑了笑。

    路西恩安慰道:“这就需要你认清自己内心和信仰,如果你连自己想要什么,想要让霍尔姆王国变成什么样子都不清楚,那就没办法鉴别敌我了·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可以玩弄权术手段·让开明派和保守派对立,不时拉拢一边,打压一边·维持住平衡,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不适合霍尔姆王国这种特殊的地方,毕竟保守派背后有教会,开明派背后有议会。”

    不等娜塔莎回答,针对信仰问题,路西恩决定刺激她一下:“据议会得到的消息·王子殿下可能是被谋杀。”

    “什么?是谁!”娜塔莎虽然觉得外祖父和舅舅死得巧合,但他们本身就是处在死亡边缘的人·悲哀气氛下接连去世也算在情理之中,此时听到路西恩的话,她是异常的震惊和愤怒。

    “怀疑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出手,只有他短时间内操纵时光变化的能力才能毫无破绽地让王子殿下因为悲伤过度而死亡,而当时,萨尔德和雷克斯都在内克瑟宫。”路西恩对娜塔莎的愤怒和伤心有些不忍,但还是残忍地说完。

    娜塔莎深吸两口气:“你是说教会和部分保守派贵族策划了这件事情?有什么证据?”

    在路西恩潜移默化和地狱之主事件影响下,娜塔莎的态度已经出现了很大变化,换做是以前,她肯定会指责路西恩有其他目的,让他不要侵犯自己的底线,尊重自己的信仰,而现在,她开始思考起这个可能的存在,询问起证据。

    对于自己的改变,娜塔莎身陷其中,一时难以察觉。

    “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内克瑟宫内,萨尔德、雷克斯和克托尼亚都在,这一点有很多贵族和女官可以证实,另外,海瑟薇阁下年前检查过帕特里克王子殿下的身体状况,认为他还能活五六年,而詹姆斯公爵等开明派贵族也证实,王子殿下与国王陛下早就冷漠如同敌人,怎么可能悲伤过度?他们的关系,你应该也知道一些。”路西恩说着经过一天搜集得到的情报。

    娜塔莎沉默了好久,才声音略微沙哑地道:“我在葬礼时会与舅舅的遗体告别,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现什么…···”

    她的声音迷茫而动摇,似乎非常无措,路西恩有点心疼,知道刺激太过,于是赶紧补救:“即使教会下手也不能说明什么,真理之神在每个人心中,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向祈祷,教会只是一个组织,一个试图分隔信徒与主的组织,它可能是正义,也可能是邪恶的,你回顾自己的骑士道路,看看什么是你发自内心坚持的,你是要捍卫真理之神的荣光,还是要保护教会的荣耀?”

    “当然是主,可如果抛弃教会,那该怎么组织仪式,怎么赞美主?”娜塔莎思想有点混乱,纠结于细枝末节。

    路西恩笑道:“教会是工具,是信徒与真神之间的工具,如果多余了就直接扔掉,如果还有用,那就改造一个适合自己的出来,没必要死守着南方教会。”

    “停停停,我要好好理清内心的信仰。”王子可能是被教会谋杀的事情让娜塔莎受到了很大冲击。

    夜幕之下,从阿尔托调来的朱莉安娜披着黑色的斗篷,戴着黑色手套,用蛊惑的语气对身边的几位守夜人道:“教会软弱,贵族嚣张,主的荣光被亵渎,所以,我们秉持主的意志,清洗这些不合格的信徒。”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别墅:“奥斯汀男爵,一位已经倒向了魔法师的堕落者,据他的下人告发,他每天都要听‘奥秘之声,,我们的目标就是清除他,捍卫主的荣光,而这很可能被教会处罚,你们愿意吗?”

    “黑夜将至,我从现在开始守护……”另外几位守夜人狂热地说着誓词,接着义无反顾地潜向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