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章 萨尔德的道歉(第三更求月票)

第八章 萨尔德的道歉(第三更求月票)

    别墅二楼的起居室内,换上了一身睡衣的奥斯汀男爵端!着,专注地听着夜莺女士甜美动人的声音。

    国丧之时,他不好意思去找自己的情妇,只能靠“奥秘之声”消磨时光,而且从这个频道内能听到很多有趣的节目,有的时候比与情妇鬼混好玩多了。在霍尔姆王国,除了最保守的那部分贵族和教徒外,听这个违禁的魔法电台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尤其开明派贵族之间聚会,更是少不了这方面的话题,谁要是不听谁就会落伍,被圈子隐性排斥。

    “…···从今天的开始,我们的节目将有一定程度的改版,接下来各位听众将收听到由我主持的《霍尔姆观察》,最快时间知晓王国内发生的各种大事。”

    “…···想必各位听众已经知道,我们亲爱的、受人尊敬的帕特里克王子殿下在费尔提斯国王陛下逝世后悲伤过度,跟随而去,但事情的经过和细节具体是怎样呢?本节目将带领大家探寻事情背后的真相。”

    奥斯汀本来是悠闲地靠在沙发背上,可听到节目开头的介绍后,他慢慢坐直,脸色越来越严肃。

    《霍尔姆观察》对这件事情的探寻还处在没有证据光靠表象和立场猜测的阶段,不时采访一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证人证明帕特里克王子那几天身体处在相对不错的状态,“夜莺”虽然没明说,但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教会不喜欢王子的亲魔法、亲炼金产业态度,让人能轻松地通过逻辑推导得出教会暗杀王子的真相。

    倒吸了一口凉气,奥斯汀回想起贵族议院开明派议员转述的情况,越想越是可疑,一周前王子殿下刚刚主持了一个开明派聚会,身体状态还是老样子,没有明显的恶化,他与国王陛下的关系又非常差·哪可能悲伤过度而亡?

    “连王储都敢暗杀……”奥斯汀将手中的红酒杯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来回踱步。

    当他背对窗户时,突然有两条人影扑了进来,迅速将只有正式骑士水准的他制住。

    “你们是谁?竟然敢袭击贵族……守夜人!”奥斯汀看到了这两个男子戴着的黑手套·“你们敢直接逮捕贵族?你们这是破坏教会与贵族的约定!”

    朱莉安娜从落地窗外飞了进来,冷酷地看着奥斯汀:“教会太软弱了,只有我们才能维护主的荣光。”

    “你们这是要让贵族与教会分裂,将削弱教会的实力,让主的荣光无法传播?”奥斯汀不是傻瓜,瞬间明白自己遇到了传说中那种精神狂热的极端守夜人,因此没有强硬地表达要上诉到贵族法庭·上诉到圣城兰斯的最高宗教裁判法庭,话里话外扣着削弱实力,无法更有效捍卫主的荣光。

    “主的力量是无穷的·没有制止你们,只是在考验我们,如果连你这种倒向魔法师的贵族被清除都会引起霍尔姆贵族们的反弹,那说明他们全部都已经堕落,没有必要再拯救了,王权必须伏拜在主的脚下。”朱莉安娜对魔法师有着发自内心的憎恨,冷冷地伸出手,按在奥斯汀的额头,“去地狱忏悔吧!”

    “你敢······”圣光闪耀·奥斯汀的头部被直接洞穿,鲜血全部蒸发,没有弄脏地毯。

    朱莉安娜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搭在右手之上道:“将为什么处理他·他犯下了什么罪名整理好,递交给裁判所,转交给贵族议院。”

    “我们堂堂正正代表主的意志处罚·这是我们的职责,绝不躲躲藏藏。”

    “是!”其他守夜人齐声回答。

    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内,路西恩最后叮嘱娜塔莎道:“小心萨尔德,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他真像你所说,受到了死灵界秘密的影响,如同那时候北方教会的教宗、圣徒一样,或许他的目标就是将这边五大教区从教会分裂·自身成为教宗······”娜塔莎由于自身立场还未理清,不知道这个推测是好是坏。

    路西恩摇了摇头:“不要太盲目参照以前·萨尔德心机深沉,未必会这么做,毕竟南方教会已经无法再承受又一次的分裂,而且他才上任两个多月,连霍尔姆教区的红衣主教恐怕都还未蛊惑,拿什么去分裂,更别提还有其他圣灵牧师镇守的教区,所以,千万不要被他短时间内的表现迷惑。

    娜塔莎轻声道:“总之,我会小心试探他的目的,你也要小心,你可是净化序列里排位最高的那群强者中最好对付的一个。”

    “你放心,我有康格斯之戒在身。”路西恩看了一眼戴在左手的铁指环。

    由于左手会让超自然力量无效化,路西恩将霍尔姆皇冠戒指全部移到了右手,左手只留下这枚不受影响的传奇戒指。

    “有传奇物品很了不起啊!”娜塔莎故意“愤愤不平”地道,“等我理清了自身内心,坚定了骑士精神,提升到了八级,我也有!到时候我再把真理之盾拿过来,那就是最强防御和最强攻击集于一身,让你羡慕,哈哈!”

    她不想路西恩带着比较压抑的心情结束通话,因此最后乐观地开起了玩笑。

    天刚蒙蒙亮,贵族议院议长雷克斯公爵就脸色阴沉地飞到了光辉大教堂。

    “圣萨尔德阁下,我需要一个交代,为什么守夜人在未经女王陛下和贵族议院批准的情况下就直接清除了一位男爵,一位正式的骑士!”雷克斯看着书房内端坐的萨尔德说道,声音难以控制地变大,“这会让所有贵族心发寒的,这让他们怎么信任教会?怎么会教会出力这个问题,没有保守派和开明派的区别!”

    萨尔德平和地道:“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情,我会让裁判所负责人处理这几位守夜人,会给贵族们一个交代。雷克斯,你也知道守夜人中有很多极端派,我刚接手霍尔姆教区不到三个月,还难以有效地压制他们,不能因为有几条疯狗就破坏了贵族和教会的关系吧?”

    见萨尔德态度很好·雷克斯怒气缓解了一些:“如果只是个别守夜人的私自行动,并且他们能得到严厉的处罚,那我有把握安抚下保守派的贵族,可是·开明派的贵族以及他们背后的魔法议会就很难说了,而且,女王陛下刚刚加冕就有贵族遇到这种事情,会让她抵触教会和保守派的,希望圣萨尔德阁下您能控制好教会,不要再出现这种极端的情况。”

    “我只能说尽力,争取在两年内将霍尔姆教区纳入掌控·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而这段时间,希望贵族们能注意自己的言行·保护好自身的安全,如果发现被教会内的极端派盯上,请及时通知我。”萨尔德非常好说话地回答,“对了,你将贵族们关于这件事情的反应整理成资料,我会向教皇冕下禀报,不管如何,极端派都是虔诚的神职人员或守夜人,要处理他们·必须得到教皇冕下的同意。”

    雷克斯点了点头:“好的,我会吩咐人整理,我现在先去内克瑟宫·在女王陛下面前解释一下,免得她震怒,留下不好的印象。”

    目送雷克斯离开·萨尔德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上面是独自行动的那几位守夜人名单。

    微笑看了一遍,萨尔德食指轻轻一划,朱莉安娜名字消失不见,然后他提起羽毛笔写道:“····…由于长期处于被魔法议会压制的态势以及接二连三的圣光吞噬事件,整个霍尔姆教区的神职人员和守夜人态度分化出很多极端的情况,一部人怀疑教皇冕下改良神学和神术的必要·认为应当消灭内部的亵渎者,这样才能团结起来对抗魔法师议会·还有一部分人与他们类似,认为教会软弱,贵族嚣张,必须激进才能唤醒麻木的其他神职人员。”

    “另外一部分人则质疑起与魔法议会对抗的必要,认为双方可以和解,在各自退让一步的情况下能够和平相处。”

    “这次的事件就是第二类极端派引起的,我承认我对教区的掌控还不足,恳请教皇冕下调派我的老助手,瓦欧里特教区的维拉=阿莫顿红衣主教等人前来协助我,以便尽快将此事平息,将极端派控制住,避免把贵族们推到魔法议会那一边。”

    “至于处罚决定,我认为负责教区裁判所的红衣主教奥克塔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将免去他的裁判所负责人职务,由阿莫顿红衣主教担任,但由于教区局势复杂危险,他仍将在教区效力······”

    翻看着守夜人提交的文件,听着雷克斯的辩解,娜塔莎脸上是毫无表情。

    直到他说完教会的处理决定,娜塔莎才轻轻点头道:“极端的疯子在哪里都不缺少,不能因为他们而破坏了贵族与教会的关系,只要教会有诚意,我想大部分贵族都会接受的,至于那小部分贵族,我会安抚他们。”

    雷克斯松了口气,果然是圣咏之城阿尔托来的女王陛下,明显地偏袒教会:“女王陛下英明。”

    就在他准备告辞时,娜塔莎忽然冒出一句话:“守夜人的文件上写着,奥斯汀男爵被逮捕处决时正在听‘奥秘之声,,而里面播放着污蔑教会和雷克斯公爵你暗杀我舅舅帕特里克王子的内容,你怎么看?”

    “这毫无疑问是魔法议会的污蔑,试图挑拨女王陛下您与教会和我们保守派贵族的关系!他们没有一点证据,全靠胡说八道和无端猜测。”雷克斯严肃地申辩。

    娜塔莎挑了挑左边眉毛:“你听了这个节目?”

    “情报人员听了,将节目内容整理成材料提交给我。”雷克斯解释道。

    娜塔莎缓缓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下次这种情报先提交给我。”

    雷克斯这才发觉自己失言,赶紧道:“因为这几天女王陛下您刚刚加冕,事务繁多,情报才由我先筛选一遍,挑出重要的,以后会直接提交给您。”

    “没关系,我理解公爵你的好心,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娜塔莎不动声色地让雷克斯离开。

    等到雷克斯离开,娜塔莎的脸色猛地严肃起来。

    路西恩乘坐升降梯来到了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三层,通过书房内的异界之门进入了老师费尔南多的半位面“雷霆地狱”,受到了小水晶舌头舔手的热情待遇——它声称自己对未能尽到保护职责而内疚,所以愈发谄媚,不过偶然被路西恩发现它在算“新炼金术”能拿到多少奖项

    费尔南多头发有些凌乱,看来在缺少很多知识和实验发现的情况下,聚变和裂变的逆向工程比路西恩想象得还困难。

    “来得真好,你将施展‘永恒炽阳,时的感受描述一遍。”费尔南多抬起鲜红的眼睛看着路西恩,然后表情变得相当复杂:“你又有新论文了?”

    路西恩手中拿着一叠论文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