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章 助力(二章一起求推荐票月票)

第九章 助力(二章一起求推荐票月票)

    路西恩似乎能感觉到老师既期待又头疼的情绪,微笑将论递了过去:“是一个试图解释道格拉斯议长阁下光速实验的设想,以及相应的转化关系,没什么颠覆性的东西,和之前其他奥术师提出的几个假设有共通的地方。”

    这是路西恩准备用来给老师做心理铺垫的“洛伦兹变换”。

    费尔南多一脸怀疑地接过论文,翻看起来,接着脸色难以言喻的精彩,让路西恩都愣住了:“老师,怎么了?”

    “嘿,嘿。”费尔南多连续嘿了两声,“这是我最近两个月第二次看到这篇论文了。”

    路西恩略微愕然地道:“有奥术师提交了类似的论文?怎么我在奥术审核委员会的档案记载里找不到?如果知道有人已经提出,我不会再撰写的。”

    费尔南多暂时将“裂变”和“聚变”的种种困难放下,恢复了老不正经的模样,呵呵笑道:“查不到很正常,因为他一直没敢提交,只是私下里给我看了看,询问了我的意见。”

    “是哪位奥术师?”路西恩好奇地问道,心中的惊讶差不多已经消除,道格拉斯议长的光速实验已经过去了三年多,许许多多的波动说支持者都在寻求这个实验现象的波动说解释——必须包含以太,有哪位奥术师想出了类似“洛伦兹变换”的东西并不奇怪。

    这个世界的魔法师们即使碍于很多东西尚未发现,才会被自己一次又一次颠覆,但在思考问题上的能力,他们一点也不差。

    “是奥利弗,他三年前和弗洛伦莎打赌之后就在研究这个问题,但由于寻找新异度空间的耽搁,思考一直断断续续,到最近几个月才完成了整个变换方程组,他设想相对于以太运动时·物体的长度会在运动方向上收缩,所以抵消了不同方向上的光速差异,也就解释了道格拉斯的实验,你的论文应该也是这样吧?”

    费尔南多敢刚才只是翻了开头·认为这样推导下去肯定会出现类似奥利弗论文的结果,并没有实际看完。

    路西恩点了点头,疑惑地道:“是啊,可为什么奥利弗阁下不提交论文?”

    即使他在研究黑暗龙神抽不开身,也完全可以把论文给夫人弗洛伦莎或学生,让他们转交。

    “因为他觉得变换方程组还隐藏了不少重要的东西,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他重新有了一个初步的思路·却推导不下去,认为那是荒谬的、错误的、不符合实际的,正在寻求别的方向′所以向我征询意见。”

    费尔南多撇了撇嘴巴,“我的看法是,他的思路还不够清晰,左右摇摆,以至于我也弄不懂他到底想怎么解释了,我建议他找个时间和你讨论一下,你是公认思路最颠覆、最开放的奥术师,或许能帮他找到新的方向。”

    说到这里,费尔南多似笑非笑地看着路西恩:“想不到你也提出了这个解释·可是,我记得你一直漠视着以太的存在,怎么可能突然以它为基础来解释道格拉斯的实验?而且·这个方程内的问题,比如物质的长度收缩,相信你也能看得出来·有很大问题,所以,路西恩,你抛出这篇论文究竟是想引出什么?”

    “我怀疑你是有了更深层次的解释,这才倒推出这篇论文让奥术师们能循序渐进地接受,拿出来吧,你真正的论文。”

    看着老师蕴含笑意又非常认真的鲜红眼睛·路西恩只想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师也。”

    可是,就这样把狭义相对论给老师看?

    见路西恩犹豫,费尔南多瞪了他一眼:“怎么?认为老师我太顽固太保守,会认知世界坍塌?经过能量子、光量子之后,你觉得还有什么能让我脑袋爆炸的?你提出能量子假设来解释黑体辐射现象时,我虽然有点失控,但不也好好地承受住了吗?”

    老师,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路西恩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费尔南多的暴怒、颓丧和苍老,但这种事情,他可不敢再复述一遍,那会引来恐怖咆哮的!

    想了想,路西恩斟酌着语气道:“我认为长度的变化并不是物质的收缩,而是空间的收缩。”

    “空间的收缩······有点意思,空间的具体定义要做改变了···…”由于空间屏障、半位面、空间魔法等事实上的存在,费尔南多并没有太意外的表情,“奥利弗也曾经想过往这方面靠拢······”

    “如果抛弃以太,从道格拉斯议长的实验、经典电磁理论和运动物体研究等出发,可以提出一个假设,就是光速不变的假设,既在不同参考系里,真空中的光速都是绝对的,测量出来的都是恒定值。”路西恩再深一步,并解释了这个假设的具体奥术定义。

    费尔南多右手握拳,轻轻捶着自己的下巴:“光速不变······以这个假设为前提的话,会推导出很多东西……你直接把论文拿出来吧。”

    路西恩赶紧补充道:“还有一个前提假设,就是相对性原理。这方面的论文不少,老师您应该看过。”

    由于魔法师们常常使用音波类魔法,发现了对方在飞行冲向自己和背离自己逃跑两种情况下分剧音爆法术时,声音会有不小的差异,一个变得急促,!拉得很长,似乎是波长发生了变化,这与速度密切相关,被作为阐述相对性原理的现象而探讨,同样的也有星光波长的改变。

    费尔南多轻轻颔首,示意自己知道这方面的现象和理论:“只有两个前提?很符合你倡导的理论,从尽量少的公理、假设出发,通过逻辑演绎得到一系列的结果,论文拿出来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老师,不如您根据这两个前提自己推导一下奥利弗阁下的变换方程,赋予方程引入的量全新的奥术意义,而不再仅是数学的辅助。”路西恩提出了建议。

    费尔南多没好气地道:“我倒要看看究竟会推导出什么结论!”

    他重新坐回书桌之后,拿起羽毛笔·先列下了那两个前提,然后从它们出发,开始重新推导奥利弗的变换方程。

    开始的时候,一切很顺利·费尔南多这种大奥术师知识积累丰厚,几乎没什么思考就演绎出了一堆方程。

    写着写着,费尔南多的羽毛笔一下停在了纸面上,久久无法落下。

    笔尖黑色的液体一点点凝聚,慢慢结成了小水滴,在重力影响下,它脱离了笔尖·划着悠闲而优美的轨迹落到了纸面,晕染开了小片黑色。

    魔法塔外面的雷霆地狱似乎突然变得猛烈,像是一声声的咆哮。

    费尔南多抬起头·鲜红色双眼震惊地盯着路西恩,仿佛想要确认什

    路西恩没有丝毫退缩,视线与他在半空中相撞,似乎有电火花爆裂的幻觉之声。

    费尔南多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接着继续推导,一行行方程出现,一个个结论得出,书房内不知什么时候产生了时空变化的味道。

    尺子、羽毛笔、书籍隐隐有着收缩的迹象·挂钟的跳动似乎也越来越慢。

    路西恩闭上了眼睛,阻塞了耳朵,光用精神力去感应·才发现一切都不是幻觉!

    不过,这变化非常微小,非高阶以下魔法师能够发现。

    这是老师认知世界变化对真实世界的影响!

    这就是传奇魔法师!

    过了不知道多久·费尔南多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认真而专注地看着推导的结果,自嘲地笑了一声:“我以为我已经对世界的大概模样有了一定了解,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空间和时间不再是原本想得那样,不再是直观感受的那样·嘿,时间竟然是速度的函数·依赖于物质,如果不是我自己推导出来,我肯定会骂得你说不出话。

    他抬起头,看着路西恩,非常严肃和凝重地道:“这是从假设出发得到的结论,需要实际现象来佐证,否则,你这种时空观就永远只是一个假设,恩,可以解释部分星辰光芒向红光光谱区移动的现象。”

    费尔南多并没有完全接受,前提假设经过逻辑演绎得出的东西必须有证实,否则它就只是一个好看的玩具,并不具备任何意义。

    “人造星球出现的一些问题可以用钟慢效应来入手,不过这个理论还是不完整的,没有考虑引力的存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解释,肯定有着不少疏漏。”

    路西恩拿出这几年搜集的一些数据以及安尼克、斯普林特发现的问题,“…···用回旋加速器给粒子加速时出现了实际与理论偏差的现象,但引入相对论体系就能得到很好的解释,质量随着速度变快而增大了,绕行周期从而改变,我们可以用这个公式来计算改变量,然后调整电场的变化频率,如果粒子能再次得到加速,而不脱离电场,那就间接地证明了相对论效应的存在。”

    费尔南多是个行动派,直接进行演算,接着打开魔法实验室,开启回旋加速器,在速度达到某个程度后,不停调节电场变化的频率。

    过了一会儿,费尔南多得到了能量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实验的粒子,他轻轻叹息了一声:“路西恩,你做的‘奥秘之声,里提出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概念,其中世界观以我的看法就是对世界的认识,除去人文历史方面的内容,就等效于认知世界。”

    路西恩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说这个,一时有点迷糊。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而对时空的看法,不仅仅只存在于认知世界,还在人生观、价值观里面得到着体现,所以,你的传奇职业不如直接构建一个全新的,名称为‘三观毁灭者,。”

    “老师,这种严肃的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路西恩尴尬地道

    费尔南多似笑非笑地看着路西恩:“如果不是我几次经受你带来的颠覆冲击,开始对任何理论都抱着一定的怀疑,我恐怕很难承受得下来。”

    “你命名为不完整相对论的东西必须慢慢抛出,尤其不能让道格拉斯一下看到,这是对他理论体系的巨大颠覆,在一两百年内连续受到光的波动说的打击,量子理论对连续性的挑战,我很怀疑他会承受不住这个·虽然不至于爆掉脑袋,毁灭半位面,但说不定就像布鲁克那样了,而且心理上说不定也会有其他改变……”!“老师我本来就没想直接抛出,是你一定要看啊。!”路西恩喊着冤枉。

    和老师相处越久,路西恩性格里随意活泼的一面在不经意间就会表现出来。

    费尔南多装作没听见:“我先从奥利弗入手,他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应该可以接受,然后让他抛出他的论文,引动高阶以上魔法师们思考。”

    “为什么是高阶以上魔法师?”路西恩有点疑惑。

    费尔南多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嘿嘿笑道:“你觉得高阶以下的看得懂?”

    他关闭实验室,返回书房,一边走一边唠叨:“你的奥术积分已经有七级了而光量子与波动说的争议讨论还在继续,等过段时间新炼金术开始反馈,,再加上这篇论文的收获,应该不难成为八级,不过,只要发现中子,或者你将这篇论文完善,就可以直接得到大奥术师头衔积分对你没有太大的意义,抓紧时间提升魔法实力吧,这次银月和死灵界存在的附身应该让你收获不小而且议会的资源将彻底向你倾斜。”

    路西恩目前的奥术积分是一万五千多,距离八级还有一半,不过新炼金术的引用积分反馈肯定将是无法想象的丰厚。

    到了书房费尔南多将论文纸递给路西恩:“看看还少了什么没有?如果都有,我就不看你的论文了。”

    路西恩晃了一眼,发现老师就像当年的爱因斯坦先生一样漏了质能方程,于是笑着拿起羽毛笔:“老师,还差一个推论。”

    羽毛笔落到柔软又有韧性的羊皮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费尔南多背着手看着路西恩推导,渐渐的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隐隐绽放出激动的光彩。

    路西恩羽毛笔不停,一直写到了最后,接着给出了一般形式上的公式:

    “……EmrcnZ。”

    刷的一下,窗外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照亮了暴雨中的整个半位面。

    轰的一声,外面传来仿佛能毁灭世界的雷响,震得窗户剧烈颤抖。

    “原来法术模型那个部分是这个意思!质量与能量转化!难怪‘新炼金术,能制造出高温!”费尔南多激动地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近乎咆哮,似乎终于找到了通过“新炼金术”提升传奇职业的方向,而且将自身擅长的电磁、光暗、元素、热力、力场、炼金整合在了一起。

    虽然聚变、裂变的法术模型,还有绝大部分无法理解,依赖于现象的发现、实验的深入,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反向破解的,但道路终于露出了一丝曙光!

    大光明厅,在圣城兰斯的枢机主教团成员讨论着萨尔德提交的材料和报告。

    “霍尔姆教区神职人员和守夜人的精神状况很有问题。”圣殿骑士团团长圣梅尔莫斯仅就报告说道。

    其余枢机主教团成员全部沉默,因为从报告、材料和以前的事实可以明显看出,部分原因在于教皇改进神学和神术,这种时候乱说话会触怒教皇本笃二世。

    “如果我们决定开战,霍尔姆教区大部分神职人员和守夜人的精神状况就值得欣喜的,但刚发现的异度空间有着丰厚的人口和物质资源,又有各大邪恶组织抢夺,我们暂时无法分心。”教皇本笃二世目光幽深地说道,“就按照萨尔德提议处罚守夜人,调集阿莫顿等红衣主教。”

    瓦欧里特教区的菲力贝尔立刻表达了赞同:“我遵守教皇冕下的命令,我会重新任命一位负责裁判所的红衣主教。”

    其他枢机主教团成员事不关己,无人反对。

    光辉大教堂,萨尔德看到了书面回复,微笑摩挲着纸张。

    接着,他手指一划,处罚名单的最末尾就出现了朱莉安娜,不过她的处罚结果相比制住奥斯汀男爵的两位守夜人要轻很多,那两位是处死

    她是监禁一年。

    “让奥克塔夫过来。”萨尔德通过神术阵,吩咐值守的红衣主教。

    不久,穿着鲜红色主教袍的奥克塔夫从枢机主教的书房内走了出来,脸色是异常的阴沉自己竟然被剥夺了裁判所的负责人职务,这可是红衣主教里面仅次于值守一方小教区的实权位置。

    激进的守夜人每年都会出现,这和自己有多大关系?

    杀死一位听奥秘之声,倒向魔法议会的贵族有什么大不了?违背了主的教诲吗?

    难道看到邪恶也任由他们发展?

    教会真是越来越软弱了!

    走在光辉大教堂内,奥克塔夫感受到了无数同情的目光,心中忍不住呐喊道:“教皇冕下,您看到了吗?他们都在同情我都在质疑你们的处理方式!”

    六月二十日,费尔提斯国王和帕特里克王子葬礼之后。

    一身黑色保守长裙的娜塔莎接见了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和海松伯爵。

    “教会的处罚结果已经出来,当时动手的两位守夜人将被裁判所处决其余守夜人也有不同程度的处罚,你们将这个结果转告奥斯汀男爵的家人,也帮我转达哀悼之情。”娜塔莎在胸口画着十字架。!詹姆斯公爵有点不满地道:“只是处罚守夜人?那部分疯不会害怕的,以后难道我们始终提心吊胆地生活?必须处罚裁判所负责人,让他们警醒,而且,马上对裁判所的守夜人进行甄别,凡是有极端倾向的全部控制住,抹杀掉·这是我们部分贵族的看法,女王陛下,这也是保障您的安全·疯子就不应该活着!”

    这个处罚决定,他差不多能够接受,总不能直接挑起与教会的战争吧·能够让教会做出这种程度的退让算是不错了,他之所以借题发挥,是在试探娜塔莎的态度和倾向。

    罗素公爵和海松伯爵一起点头附和。

    娜塔莎严肃地道:“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海松伯爵,这次是教会的错,没有看好极端守夜人·但是,他们的道歉很有诚意·我认为这个处罚结果可以接受,凶手被处死已经能够告慰奥斯汀男爵了。”

    “而且,裁判所负责人奥克塔夫红衣主教也被撤销了职务,相信圣萨尔德会慢慢控制住那些疯子的,你们的要求没错,但太激进了,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既有背主的仁恕教诲,也没给对方留下完成要求的时间。”

    詹姆斯公爵有点失望地道:“既然女王陛下您认为可以接受,我们没有意见。

    离开内克瑟宫后,罗素和海松都挤到了詹姆斯的马车上,三人陷入了难言的沉默,一直到快靠近别墅时,罗素才叹了口气,打破了压抑:“女王陛下从小接受教会的培育,又是在宗教氛围保守的阿尔托成长,稍微偏向一点教会很正常,不必太悲观。”

    “就怕这只是开始,她的老师可是神之光辉贝利亚。”詹姆斯阴沉着脸道。

    海松伯爵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早做准备,到时候才不会手足无措,我们得做一些布置。”

    突然,外面有龙鳞马疾驰而来的声音,一位盯着内克瑟宫动向的骑士靠到了马车窗边。

    “怎么了?”詹姆斯认得这是自己家族的效忠骑士。

    这位骑士表情很奇怪,似惊似喜:“女王陛下去霍尔姆皇家魔法塔拜见长辈了!”

    “什么?”海松伯爵脱口而出,竟然有这样的变化,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内,娜塔莎在一间宽敞的客厅等待着接见这里的霍尔姆王室成员,一脸得意地道:“真是感谢那些激进的守夜人,要不然我还找不到借口来这里。等雷克斯公爵问起,我就说是为了安抚开明派的贵族,嘿,教会理亏,肯定会认同我的举动。”

    不过,她很清楚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就是极限了,自己不可能去阿林厄,这里好歹也冠着皇家、王室的名头,又有很多王室成员,有着充分理由的情况下,不会刺激到教会和保守派贵族。

    “你到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应该还有其他目的?”卡米尔很熟悉娜塔莎,她绝不会随意行动。

    娜塔莎脸色凝重起来:“我按照路西恩的建议,从舅舅遗体搜集了一些毛发、血肉,通过鉴定出来的准确年龄与舅舅实际年龄的差别,就能判断他是否曾经被时光之心影响,这是有力的证据,时光绝不会不留下痕迹!”

    “时光之心也可以在王子殿下死亡后再反向操纵时光。”卡米尔对克托尼亚的能力极限不太了解、

    娜塔莎摇了摇头:“时光倒流,他不可能办到,而且,路西恩也说了,有些变化是只有活人才会发生的,除非他能让舅舅复活。”

    “魔法师总是很多奇怪法术。”卡米尔不太理解。

    娜塔莎收拾心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伦塔特城,过了一会儿,她心情变好了一点,呵呵笑道:“与路西恩认识这么多年,我就没有真正地和他一起庆祝过生日,本来眼看六月二十六日就快来临,我和他却无法见面,心中还有些不开心,现在问题解决了,这几天我将去参观雷克斯公爵他们的庄园、产业,然后六月二十五日再次拜访霍尔姆皇家魔法塔!”

    “该送他什么生日礼物呢?”

    娜塔莎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忽然看到卡米尔直直地注视着自己,好奇地道:“卡米尔阿姨,怎么了?”

    “照照镜子。”卡米尔扬了扬下巴,指向客厅角落的镜子。

    娜塔莎奇怪又疑惑地走到镜子旁边,看到了一位身材修长匀称的紫发美女,“她”的脸颊因为开心而潮红,柔和了太过突出的刚硬,让本就美丽绝伦的容貌更添几分明艳,同时,“她”眼波如水,嘴角含笑,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是我?”

    这样的自己,娜塔莎忘了有多少年没见到了,那应该还是和西尔维娅在一起的时候。

    卡米尔冷静平板地道:“你爱上路西恩=伊文斯了。”

    她不是在询问,不是在惊讶,而是指出一个事实。

    “什么?”娜塔莎的表情顿时扭曲,就像被雷给劈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