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各自(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

第十章 各自(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

    卡米尔宛如睿智却冷酷的女巫,不顾娜塔莎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揭露道:“见到他就很开心,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即使有的时候找不到话题,互相沉默着也觉得温馨。”

    “和大公、和海瑟薇阁下、和我交谈时,说不了几句话就会提到他一次。”

    “常常会幻想他变成女性的样子,这很正常?”

    “为了他,你可以稍微背离虔诚的立场,不是阻止而是利用守夜人的行动,为了他,你可以面对危险,暂时放弃身上肩负的责任,帮他引开德古拉亲王,保护着他躲避半神巫妖的追杀,这仅仅是好朋友?”

    娜塔莎仿佛被一道又一道闪电给劈中,表情异常扭曲:“可是,可是性别不同啊,难道好朋友就不应该互相帮助?”

    卡米尔幽蓝的眼睛盯着娜塔莎,直到看得她有点不自在才道:“确实,帮助的事情还算符合骑士对好朋友的精神,可其他细节和心情呢?这样的例子,我不多说了,你也是有过感情经历的姑娘,应该分辨得出来。”

    娜塔莎脸上的扭曲渐渐往阴晴不定的方向发展,下意识就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而且步伐越来越快。

    突然,她咬牙切齿起来,一下越过卡米尔,就要往门边冲去。

    “等一下!”冷清如卡米尔也吓了一跳,担心是不是自己刺激太过,让娜塔莎接受不了,准备去杀掉路西恩或者自残。

    见娜塔莎还算理智地停住,她柔和着声音开解:“娜塔莎,爱情是不分性别的,这是你过去常常鼓舞自己的一句话,难道你忘了它?你只是之前喜欢的人刚好是女性而已,所以,这次爱上的人恰好是男性并不值得惊慌。”

    一边开导,她一边有些担忧怀疑是不是选错了时间点穿,辜负大公的叮嘱。

    娜塔莎缓缓转身,脸上的表情却出乎了卡米尔的想象,带着一种从内心深处透出来的喜悦目光柔和,脸颊潮红,眉宇之间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兴奋,美丽得无法描述。

    “你?”卡米尔惊讶得不知道该怎么询问,觉得此时的娜塔莎与之前的她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改变。

    对,她与路西恩逃脱半神巫妖追杀后,就经常会陷入迷茫和徘徊的情绪而现在,这种情绪消散了大半,似乎是找到了新的目标所以不再茫然,眼波如水之中带上了几分坚定。

    娜塔莎笑容灿烂地道:“卡米尔阿姨,不用担心我,我会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

    “啊?”卡米尔觉得这是自己受到惊讶最多的一天,她这么快就接受了?

    娜塔莎右手握拳,异常坚定和强硬地道:“我是一名骑士,面对困难不会退缩,而是会寻找办法解决。”

    她的声音渐渐变得高昂:“我的骑士信条是前进、前进,永远前进

    正面击垮所有的阻碍!”

    “不管他是什么态度,我都不会后退,我要正面追求他击垮他,征服他!”

    激昂的宣言是落地有声。

    卡米尔忽然有了一种不愧是娜塔莎的感觉。

    娜塔莎嘴角翘起,左手悄悄摸了摸装着“爱与美之神神性”的月桂盒子。

    这种事情怎么能纠结徘徊自我否定,有问题不应是退缩,而是想办法解决它!

    “伊文斯的极寒射线”是路西恩自己构建的魔法,因此并不需要解析,在稳定住精神力过快增加带来的控制困难后,路西恩顺利将它构建在了灵魂内,真正地成为了七环魔法师。

    推开窗户看着灿烂阳光照耀下的花园,路西恩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幸福的甜味实力稳步提升,探索逐步深入,局势相对稳定,喜欢的姑娘又从远隔千山万水到了身边,虽然还有很多阻难,但问题总是一个个得到了解决,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幸福人生。

    单片眼镜发了少许灼热,路西恩明白是有人在联络自己,于是将它开启。

    “路西恩,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娜塔莎的声音在轻微电流声后想起。

    路西恩放松地笑道:“总不可能在阿林厄吧?”

    “嘿嘿,我在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娜塔莎略显得意地道。

    路西恩挑了挑眉毛,有点惊讶:“霍尔姆皇家魔法塔?你不怕教会过激反应?”

    “没事,我是借口用这样的行动安抚开明派贵族过来的,谁叫教会管不好守夜人呢?他们必须理解我。”娜塔莎半开玩笑地用女王的霸气口吻回答。

    路西恩心中喜悦泛起,脱口而出:“那你六月二十五日晚上能不能……”

    “六月二十五日晚上,你有空……”娜塔莎与他同时说道。

    两人双双停住,默契又温馨地笑了笑。

    按照这个界的风俗,生日庆祝是前一晚直到凌晨之后,这样才!有意

    路西恩摩挲着下巴,脸上的笑容怎么收敛不住:“女王陛下你邀请,我肯定有空。”

    “那好,六月二十五日晚上,到霍尔姆皇家魔法塔来,我为你庆祝生日。”娜塔莎开心地道,“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们居然没有一起度过任何一个生日。”

    闲谈了几句,结束了通话,路西恩右手握拳挥了挥:“又前进了一步。”

    然后他双手怀抱,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情绪奔涌,有点无法控制,忍不住想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娜塔莎对我似乎也有了点好感,是不是该尝试一下了?”

    压住情绪,路西恩抽出论文纸,拿起羽毛笔,开始将思路撰写下来:

    “目的:与暗恋的女士在一起。”

    “概要和行动计划:第一步,准备好食材,亲自动手做几道让人流口水的中国美食;

    第二步,提前到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布置,用烛光晚餐的形式,再配合钢琴弹奏、红酒、葡萄酒,将气氛弄得比较浪漫;

    第三步,引导话题的方向,寻找机会用语言试探和暗示,根据娜塔莎的应对,分别有继续暗示、立刻表白和暂且退去三种选择;

    第四步,对第三步三个选择的详细阐述:如果娜塔莎的应对不太理想,暂且退去,那就保持现在的状况,继续培养好感,绝对不受到打击,轻易放弃,如果她的态度模糊,那就将话题往共同经历过的事情上引导,软化她的抵触,再次塑造良好的表白氛围,如果她的应对透着明显的好感,那就毫不犹豫地抓住机会表白。”

    “具体分析和准备:一,娜塔莎比较喜欢甜食,对主菜的风味偏向于鲜嫩多汁,不排斥比较辛辣的味道和比较古怪的食材,所以可以准备糖醋鱼、爆炒羊肝、烤乳猪、蜜汁南瓜等类型的食物,食材根据这个世界的情况挑选。

    二,提前准备好一台钢琴和一把小提琴,音乐要浪漫,但绝对不能弹《献给西尔维娅》和《出埃及记》,免得勾起娜塔莎的记忆,破坏她的情绪,可以从以下挑选:《梦中的婚礼》《致爱德琳的诗》(水边的阿狄丽娜)《D大调卡农》……

    三,先模拟娜塔莎会有的回答,做好准备······”

    洋洋洒洒写了一堆,路西恩完全没发现这东西类似于实验计划,而是躁动地坐立不安,拼命思考有什么疏漏。

    忽然,路西恩的目光集中到了表白成功这条分支下面,有点皱眉地摸了摸手臂和胸口肌肉,吧嗒了一下嘴唇,自言自语道:“这也得做好最完善的准备。”

    想到就做,路西恩迅速到了阿林厄高等奥术图书馆,脸色略微发红地对炼金生命道:“我要借《粉红之书》。”

    娜塔莎见完霍尔姆王室内的魔法师成员,借口休息,悄悄到了霍尔姆皇家魔法塔的最上面一层,脸上洋溢着甜蜜微笑地走向海瑟薇的半位面入口。

    她的左手不时摸着腰带里藏着的小小月桂盒子,一脸的憧憬和向往:“等他戴上戒指,我们之间的阻碍就彻底消失了。”

    “他长相俊秀,如果变成女孩子,柔和了棱角,应该是一个绝色美女,我要好好看住他,不能让别人抢走。”

    忽然,娜塔莎的左手在触摸腰间月桂盒子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事物,这让她手指微凉,笑容停住。

    “苍白的正义······”刚才她碰到的正是自己随身的佩剑。

    “我正常的男人。”看着这把普普通通的长剑,路西恩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一下冒了出来,娜塔莎顿时僵住,脚步停顿。

    记忆的潮水随之涌起,充斥满她的脑海。

    那个在音乐厅舞台上挥洒着才华,发出永不放弃、永不妥协呐喊的黑发年轻人;

    那个温和随意,幽默风趣,可以谈论任何话题,感受不到一点压力和鄙视的优雅绅士;

    那个外面清秀内在坚定,面对危险也没有抛弃自己,背着自己在黑森林里艰难跋涉的男人;

    那个为了自身的魔法道路毅然告别了阿尔托的坚定探索者;

    那个在半神巫妖追杀下机变百出的聪明法师;

    那个关心着自己,调侃着自己,危险之时总是会挡在身前的“女王的骑士”。

    停了片刻,她的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了一抹绝美而柔和的笑容,双唇轻轻抿着,原地转了个半圈,坚定又带着少许解脱味道地离开了这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