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一章 生日礼物(第二更)

第十一章 生日礼物(第二更)

    月二十五日,阳光明媚,灿烂得如同娜塔莎现在的心情

    她嘴边流出轻快的调子,对着全身镜打理着容貌和衣物,由于不是没有感情经历的菜鸟,类似的约会在和西尔维娅相处时就有过不少次,而且自身性别认知也没有问题,裙子、宽缘帽、耳环、项链等都不排斥,所以很轻松就挑选出一件做工精细的黑色长裙,裙角微微蓬松,透着夜的神秘和未知的诱惑。

    “恩,不会太妩媚,有悖我的风格,吓到路西恩,也不会像骑士服那样太刚硬,失去魅力。”娜塔莎随便动了动,满意地评价道。

    这件宫廷长裙不是保守的霍尔姆风格,也不具备开放的特里亚风情,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优雅阿尔托风格,它领口稍低,可以看到一片白皙细腻的肌肤,可如果不弯腰,就不会露出任何一点不该露的地方。

    长裙的裁剪很巧妙-,将娜塔莎颀长优美的脖子、饱满坚挺的胸部、纤细充满力量的腰肢都以最动人的方式展露了出来,充满了女性的魅

    娜塔莎上下打量着自己,给自己鼓劲般低语:“以前西尔维娅就常常羡慕我的身材,不会太瘦,也不会过胖,路西恩肯定会惊艳的。”

    她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那天放弃了“路西恩性别转换计划”后,在回忆往事时发现,自己和路西恩相处中竟然从来没有试图散发过女性的魅惑,不知道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形象究竟是姑娘,还是绅士,所以,务求最短时间内纠正路西恩的“不良”印象。

    娜塔莎女王可从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退缩,有了目标后,她一向都是坚定向前,遇到问题就想办法解决和弥补。

    阿林厄·路西恩的魔法塔内。

    起居室的桌子上放着一盘盘刚做好的中国菜,但香味却没有一点溢出,因为全部被施加了保鲜魔法。

    路西恩将刚才做菜时的围裙脱下,哼着轻快的乐曲走到全身镜前·仔细打量起自己:“恩,按照计划行事,稍微变化一下外套风格,给娜塔莎全新的感觉,务必扭转之前养成的好朋友形象。

    黑色双排扣长礼服慢慢蠕动,变成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领口则打着比较休闲的领结式样。

    同色长裤笔直,稍微掩盖住了崭亮的黑皮鞋。

    男士的装扮没有女士复杂,可仅是外套的变化·就让路西恩给人的感觉有了明显的改变,以前是安静沉稳到保守的男士,现在则多了一分神采飞扬和冷酷帅气,配合上本身自信从容的气质,愈发有型。

    将单片眼镜戴上,路西恩理了理流海,让它从左边斜斜盖到右边,略微挡住右眼之上的眉毛。

    整理完毕,看着镜中俊秀斯文·头发长到了耳际的自己,路西恩微微皱了皱眉头,觉得不够阳刚·不够男人,心中暗自想道:“是不是该将头发弄成寸头,再留两撇小胡子?”

    想法刚起·路西恩忽然醒悟过来,好笑地自语:“娜塔莎的审美观应该更偏向这边,要是往阳刚男人的方向发展,肯定会适得其反!”

    路西恩转过身,将菜肴用魔法固定住,放入了成为高阶魔法师后奖励的储物袋内,突然·忙碌中的他打了一下响指,庆幸地道“差点忘记了”·接着,他赶紧走到起居室的吧台桌子边,拿起一颗薄荷糖,剥开包装,丢入口中。

    “保持口气清新。”路西恩笑着说了一句广告词,然后对镜中的“自己”握拳道:

    “加油!”

    娜塔莎对自己的容貌很满意,几乎没有化妆,仅仅是改变了一下发型,让披散的长发透出了几分魅惑。

    整理好衣服后,她习惯成自然地从储物袋内掏出了几颗不同口味的糖。

    “哪种口味会比较好?”娜塔莎犹豫了一下,考虑起路西恩的喜好,于是挑了一颗甜而不腻的紫罗兰糖,剥开包装,含入口中。

    准备妥当,娜塔莎刚要出门,开始骑士的“征程”,忽然想起了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西尔维娅曾经说过路西恩一见到她就盯着她的双腿,就像色狼一样看着她的丝袜,恩,虽然路西恩自己解释是没想到音乐家会有这种炼金副产物,一时有点失态,但这种事情,宁可相信他喜欢,也不要到时候没有准备,反正他不会反感就对了。”

    再次哼起调子,娜塔莎打开了衣柜,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挑了一双搭配衣服颜色的黑色丝袜和同色的袜带。

    坐到沙发上,娜塔莎将右脚从黑色鞋子里退了出来,翘到了茶几上。她的脚与她的身高相比,稍微秀气了一点,弧形优美,略有肉感,脚趾则修长可爱,指甲也没有涂抹乱七八糟的药水,透着健康又迷人的粉色,就像五瓣淡淡的玫瑰。

    卷起轻薄的丝袜,套在脚尖,朦胧的黑色一点点掩盖住皮肤,将长而直的右腿笼罩其中。

    右脚之后是左脚,娜塔莎扣上袜带,重新站起,拉起裙摆,检查效果,黑色丝袜之下的双腿隐隐绰绰,魅惑难言。

    “成为天骑士真好,以前显得过于结实的双腿也恰到好处了,哈哈。”娜塔莎一点也没有羞涩,大言不惭地夸奖着自己。

    然后,她看向了全身镜,看着那位风华绝代的佳人,脸上流露出少许紧张和担心。

    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就被她昂扬的斗志和坚定的眼神摒除,娜塔莎右手握拳,对着镜中的“自己”道:

    “娜塔莎,你一定能行的

    路西恩脸含笑意,从起居室内走了出来,略带紧张地往魔法塔外而去,口中不知什么时候又哼起了《致娜塔莎的诗》(《水边的阿狄丽娜》改编版)。

    踏在升降梯上,路西恩目光四处游移,看到了巨大落地窗外的花园,他忽然心中一动:“糟糕,没准备鲜花!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没有经验果然很吃亏!”

    看了看时间,路西恩发觉自己很难去别处寻找了,于是将注意打到了自家的花园身上:“恩,到时候还能用我辛苦栽培长年呵护来形容,比从别人那里买的有诚意多了。”

    安慰着自己,路西恩离开升降梯,从窗户飞了下去,然后没什么犹豫,直接挑选了紫罗兰——这是娜塔莎在他心中的印象。

    “还好这里是高空,花期还没过要不然就得用魔法催发了。”路西恩不知道娜塔莎对鲜花的感官如何,因此只采了十一朵弄成一束,收入储物袋内。

    没时间再想还有没有其他遗漏路西恩再次整理了一下衣物,走出了魔法塔,这时,斯普林特、卡特里娜、安尼克等学生迎面过来。

    “老师,您要去哪里?今晚不是您的生日吗?我们正打算一起来帮您庆祝。”海蒂活泼又奇怪地问道,今天的老师怎么感觉怪怪的,连常年不变的衣服风格都换了。

    路西恩没想过会遇到他们,有些尴尬地道:“我和其他朋友有约定了,你们明晚再来吧。”

    海蒂、安尼克和斯普林特还想问是哪位朋友却被切莉、蕾依丽雅和卡特里娜分别拉住了,她们三位姑娘忍住笑意地道:“那就不耽搁老师您了。”

    路西恩求之不得,赶紧坐上马车离开。

    “你们怎么不让我问?”海蒂疑惑地看着蕾依丽雅她们。

    最有经验的切莉呵呵笑道:“你们没发现老师的春天来了?”

    啊?还是光棍的斯普林特和安尼克等人表示不懂。

    坐着马车到了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娜塔莎目不斜视地和卡米尔一起进入了之前那个客厅,匆匆接见了不少王室成员。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对卡米尔道:“卡米尔阿姨,我出发了。”

    “不要弄得像上战场,放松一点。”卡米尔见娜塔莎雄赳赳气昂昂,一副霸气四溢的模样,赶紧让她柔和一点,不要激起了反效果。

    “恩。”娜塔莎点了点头,明白自己太过重视有点生硬了,于是挂上淡淡的笑容快步走到了同一层的“路西恩办公室”,轻轻敲响了房门。

    没有等待,吱呀一声,房门拉开,娜塔莎眼前顿时一亮,这样的路西恩真是非常少见,而新鲜就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未知,更添魅力。

    路西恩则愣了一下,从未见过这么明艳照人,充满女性魅力的娜塔莎,就像自己肖想中的那样。

    娜塔莎很满意路西恩的表情,微笑道:“还不请我进去?”

    路西恩回过神,让开道路,将处在朦胧氛围里的房间展露了出来。

    办公室内,左边是一间带床的休息室,右边是书房,客厅的角落摆着钢琴,中间则是一张圆桌,圆桌之上放着一盘盘精心修饰过的独特食物和两盏烛台,昏黄的烛光摇摇晃晃,带出朦胧又浪漫的气氛。

    以前常常在烛光下晚餐的娜塔莎完全没想过仅仅只是稍微的变化,就能让普通而常见的环境如此迷人。

    路西恩引着她走到桌边,拉开椅子,请女士先坐,接着拿起冰块中镇着的红酒,一人倒了小半杯,然后才坐回了对面的座位。

    “认识快八年了,终于能够和你一起庆祝我的生日了。”路西恩举起酒杯说道,心中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先将话题往过去共同经历的有意义的事情上面引导,让娜塔莎有所感触,出现感情的柔和,接着弹奏钢琴曲,最大程度地营造好氛围,让她的感情共鸣加深,然后就能暗示了。”

    娜塔莎也端起酒杯,与路西恩碰了一下,微笑道:“不知不觉,你也二十五岁了,生日快乐,路西恩。”

    叮的清脆响声后,两人各自抿了一口红酒,路西恩趁机再将计划重温了一遍,露出温和的笑容,准备引导话题。

    这时,娜塔莎却站了起来,含笑说道:“我有一件生日礼物送给你。

    “什么礼物?”路西恩看着娜塔莎优雅地走向自己,赶紧回想另外一个分支,收到生日礼物后该怎么应对怎么引导的分支。

    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路西恩嘴巴张开,就要表达自己的高兴,赞美娜塔莎的礼物。

    突然,路西恩看到娜塔弯下腰,右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

    这是什么状况?

    路西恩一下愣住了,然后感觉到娜塔莎的淡红色双唇印到了自己嘴上,嫩滑的舌头有力地挑开了自己的牙关,带着清甜的紫罗兰味道伸了进来,寻找着共舞的舞伴。

    这是什么状况?

    路西恩发现自己所有的预案、所有的计划都似乎跟不上现在的状况了,下意识就回抱住娜塔莎,吸允共舞。

    长长的一吻后,娜塔莎松开了嘴巴,双唇娇艳欲滴,眼睛银紫朦胧,看着还茫然不知怎么回事的路西恩,略带沙哑地道:

    “生日礼物,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