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六章 守护(第二更)

第十六章 守护(第二更)

    卡米尔对于娜塔莎和路西恩试探萨尔德反应的举动一直不太赞同,认为太急了,怎么也要等娜塔莎差不多有了一批忠实的贵族支持,才能做这种一不小心就会激怒教会的事情,但基本上娜塔莎做出的决定,她都不会反对,还是尽量为他们掩盖了已经确定关系的痕迹。

    此时,她严肃死板的脸上有着略微的奇怪:“光辉大教堂送来密信,提醒你安抚亲魔法议会的贵族要有限度,不要太频繁去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免得让大部分虔诚又忠诚的贵族失望。”

    “就这点?”娜塔莎挑了挑右边眉毛,这反应没有问题,可问题就在于它太中规中矩了,完全看不出萨尔德的心思。

    她同样觉得路西恩的提议有点冒险,不过也明白不稍微跨过一点线,那自己周围的状况就无法得到改变,在有魔法议会、教会的情况下,所有贵族都会先选择观望,而不是盲目依附。现在的局势就像一潭死水,不让它动起来,就难以得到想要的靠拢。

    卡米尔依然保持着略微奇怪的表情:“还有,鼓励你策反路西恩=伊文斯,不管用什么方法,是诱惑还是温情,只要能让路西恩=伊文斯叛离魔法议会,加入裁判所,成为守夜人高层,那就是最大的功劳,教会会给予你全力支持和奖赏。”

    一位准大奥术师,一位被视为魔法议会未来的天才魔法师,要是真的与某位虔诚的教徒有了感情,这样的鼓励似乎才像教会应该做的反

    “这反应有点奇怪了。”娜塔莎来回踱着步,不明白萨尔德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是真的相信自己的虔诚,认为可以靠感情将路西恩诱惑过来,还是随便找个借口将事情掩盖下来。

    “老狐狸的心思真难猜测……”娜塔莎左手下意识举起,摸向通讯耳环,想与路西恩商量一下但旋即想起路西恩应该已经回到阿林厄,于是强行止住,免得暴露了试探的目的。

    纤长有力的手指顺着耳环滑过,不小心触摸到了耳垂娜塔莎忽然想起了路西恩对“它”的爱护,嘴角顿时勾起了一丝微笑,眼波变得柔和。

    卡米尔转头看向窗外,似乎不忍直视这种幸福的表情,等到几秒钟后,娜塔莎回过神来,她才继续说道:“萨尔德的反应有点问题但还在情理之中,不过我不建议你们继续这么试探,小心玩出火这种试探必须谨慎再谨慎,有的时候宁愿等待变化。”

    “卡米尔阿姨,我明白,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尽快掌控住真理之剑。”娜塔莎没有因为心情喜悦而做出激进的判断,沉着地说道。

    等到卡米尔将宫殿大门关上,娜塔莎才站到书桌之后,拿起羽毛笔,深吸两口气书写起单词:

    “守护,怜悯,公正仁慈,英勇…···”

    一个个代表骑士精神的单词从笔下流泻,从最开始的大气流畅变得晦涩仿佛在拷问着自己的内心,自己的信仰,自己的道路。

    渐渐的,娜塔莎笔下的单词变得单一,只留下了“守护,英勇”两个单词,而且笔触开始清晰透着一种隐含的坚定。

    通过这种方式,娜塔莎将长久以来的经历、这段时间的困惑、确认心意后看到的曙光、路西恩潜移默化灌输的想法全部梳理了一遍慢慢找到了自己骑士精神和信仰的源泉,对所爱,对家人,对臣民的守护,对敌人,对阴谋,对杀戮的英勇。

    “或许,这就是我心中的主。

    娜塔莎放下羽毛笔,看着满篇的守护和英勇,有一种心头尘埃被抹去的通透感,过去的困惑和徘徊虽然还没完全消除,但她相信,通过时间的推移,自己迟早能走出这泥沼。

    那时候,就是自己晋升八级,拿起真理之剑的时候。

    那时候,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想要试探萨尔德,也得先开启内克瑟宫核心区域的守护神术阵,或者与路西恩在一起,用他的“康格斯之戒”遮掩。

    活动了一下身体,娜塔莎有了久违的战斗欲望,于是拿起苍白的正义,打开宫殿的大门,前往特殊加固过的“骑士走廊”,迫不及待的想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内心的喜悦。

    弗伦堡公爵的府邸里。

    等待很久的保守派大贵族们看到雷克斯进来,纷纷起身问道:“议长阁下,教会对昨晚的事是什么态度?”

    雷克斯坐到沙发上,背挺得笔直,微微皱眉道:“圣萨尔德阁下提醒女王陛下不要太频繁去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安抚亲魔法议会的贵族得有一个限度。”

    “只是提醒?”白发苍苍的巴拉迪伯爵非常失望地道。

    雷克斯弹了一下自己深红色的丝绒外套:“还鼓励女王陛下用各种手段诱惑路西恩背叛魔法议会。”

    “这不是送羊给老虎吃吗?”约克公爵气愤恼怒地说道。

    在他看来,路西恩迟早会成为大奥术师,传奇魔法师,进入魔法议会最高评议团,即使碍于魔法师寿命长久,道格拉斯很多年内应该还是会占据议长的宝座,但怎么也比叛变加入守夜人好。这又不是魔法师朝不保夕的曙光战争时期,他又不会无法适应当前的奥术体系,让娜塔莎女王去鼓动他,只会被他这“堕落天使”诱惑堕落,还不如让她们划清界限。

    难道非要等到女王陛下已经被迷得难分难舍才用激进手段?

    雷克斯公爵摇了摇头:“圣萨尔德阁下担心这种局面下采用激进办法只会让女王陛下逆反,更加偏向亲魔法议会的贵族。”

    约克公爵是个三十多!岁的黑发大骑士,比不上那些老头子沉得住气,忍不住站起焦躁地来回踱步:“难道我们就任由情况这么发展下去?女王陛下的倾向差不多已经明了,平衡但更偏向于魔法议会,而我们这一边很多贵族并不坚定,他们习惯于追随王权和自身领主,可以预见很多贵族会渐渐向詹姆斯、罗素、海松他们靠拢,实力对比将在未来一年内出现颠倒,我们必须早做准备。”

    雷克斯公爵盯着约克公爵:“什么准备?”

    约克公爵环视了房间内五位公爵,三位侯爵五位伯爵,才隐晦地道:“之前国王陛下蒙主恩召时,议长阁下你怎么做的,我们就怎么准备。”

    他的家族就是克托尼亚的家族,因此才敢这么对雷克斯说话。

    雷克斯脸色一变:“约克,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接受了国王陛下的嘱托要让霍尔姆更加强盛,你是不是听了什么谣言?”

    索伦芬公爵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约克公爵的回答:“约克你想让王国分裂吗?你想让你领地内的贵族每一个都对你不怀好意吗?秩序是我们贵族存在的根基,否则我们早就被人分裂吞食。太激进只会走向灭亡。”

    他抬了抬手,制止了其他贵族的发言,继续说道:“我认为目前的情况可以容忍,虽然由于海瑟薇阁下、路西恩=伊文斯的存在,女王陛下很可能会比较偏向魔法议会,但她的其他举动都在明显地表示,她不会舍弃我们,她需要平衡需要王国稳定,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局面,而不是一片废墟的霍尔姆。任何试图破坏王国安定团结的人都是我们索伦芬家族的敌人。”

    他说得直言不讳,没有贵族之间的谈话技巧,但这是建立在王国另外一位史诗骑士就是他父亲的基础上别人模仿不来。

    “这是我的意见,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理了理黑色大氅,索伦芬公爵就起身离开,另外两位公爵,两位侯爵,三位伯爵立刻跟着告辞。

    约克公爵一直看着索伦芬离开最后才哼了一声:“安定团结,他看来没少听‘奥秘之声,和‘世界真实,。”

    这种带着明显奇怪感觉的词组都是从这两个频道开始散播的。

    巴萨坦公爵古怪地看了约克公爵一眼你要是没听,你怎么知道这个词组从哪里起源?

    他轻咳道:“据我所知,索伦芬家族私底下联合魔法师开办了炼金工坊,从魔法水晶灯、魔法收音机和电报中分了很大一笔收益,而且他们在异度空间有着大片广袤的田地,金坷垃等炼金物质的推广让他们家族光是粮食增产就积累了丰厚的财富。”

    言下之意,虽然索伦芬家族大部分人信仰还算坚定,但这种“安定团结”的局面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约克公爵摊了摊手:“所以,我们得早做准备了。”

    雷克斯公爵等人脸色都阴晴不定,巴拉迪伯爵沉思后道:“也许不需要我们动手,有的人一直不甘心……”

    入夜,伦塔特的街头吹去了大风,将白天的炎热驱散。

    变化了外形的路西恩与小男孩模样的阿弗瑞斯行走在大街上,准备去城东平民区的“救赎教堂”。

    “你等一下用铸梦术让我进入理查德的梦境。”路西恩对阿弗瑞斯说道。

    路西恩自己虽然也会这个六环魔法,但传奇以下,阿弗瑞斯是幻术和梦境领域的“权威”之一,由它出手更保险。

    通过资料,路西恩发现这个理查德是霍尔姆教区非常有人望的红衣主教,他是霍尔姆王国人,在伦塔特修道院成长,从见习牧师到八级红衣主教的百多年时光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当前教区中下层的牧师、主教,有很多是他教导和提携出来的,可是由于自身太过温和,对《圣典》的解读不同于教会,在那次公开布道后就被踢出了霍尔姆教区的核心圈子,是非常值得接触的对象。

    本来路西恩是打算让事务委员会派人前往试探和游说,大概确定了他的想法后就推荐给娜塔莎做最后观察,但资料上显示,事务委员会派过很多魔法师和开明派贵族劝说他,都可耻地失败了——魔法议会又不是封闭保守的圈子,不可能等到路西恩提议才想得到接触那些绥靖派。

    所以,路西恩决定亲自来见一下理查德,对他的思想和观念有一个完整的了解,而以后这种事情就交给事务委员会内值得信仰的魔法师来操作,自己最重要的还是安心提升实力。

    阿弗瑞斯拿着路西恩特意制作的冰淇淋,舌头一伸一伸地舔着:“没问题,你想在梦境中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

    它这只水晶龙相当讨厌炎热。

    到了“救赎教堂”附近,路西恩和阿弗瑞斯找了个角落躲着,由它远程施法,现在教堂正是晚上祈祷的时间,还未开启完整的神术防御阵。

    祈祷完,理查德往自己卧室返回,刚走出大厅,他忽然看到了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出现在面前。

    眯了眯眼睛,理查德忽然笑了起来,白色眉毛一抖一抖:“梦境?你是谁,想要游说我?”

    路西恩想了想道:“我想和主教您讨论因信称义的问题。”

    理查德一下愣住了。

    他被很多魔法师和贵族游说过,可他们从未和他讨论过教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