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七章 喝问(第三更)

第十七章 喝问(第三更)

    “我听说主教布道时讲神爱世人,不分彼此,看重信徒是符合圣典的教诲,而不是他们的身份,不管是魔法师也好,吸血鬼也好,只要他们真诚地信仰神,发自内心地信仰神,表现出来的行为也符合他们的信仰,那他们就是虔诚的、可以得到救赎的义人。”路西恩没有理会理查德的惊愕,而是像一名学者般侃侃而谈,寻求指导。

    路西恩并没有完全按照灵魂图书馆内“因信称义”的内容来讲,因为真理神教与地球上的十字架仅仅有着某些地方的神似,并不是同一个宗教,而“因信称义”的诠释是建立在救世主道成肉身,拯救世人之上的,真理神教并没有这样的神迹,也没有这样的救世主存在,胡乱套用只会让理查德笑掉牙齿。

    所以,路西恩将“因信称义”的内容发散开,代入了比较普遍的宗教规律之中来讲。

    听到路西恩的问题,理查德渐渐收住了惊讶,初步怀疑是魔鬼的诱惑或者魔法师的游说,脸上泛出和蔼的笑容:“所以告诉我们,诚实的人不怕了,他将升入圣居,仁慈的人不怕了,他将登上天堂山,公义的人也不怕了,他必将受到眷顾……”

    这是《圣典》上一段经文的内容,理查德将它背了出来后道:“如果魔法师或许吸血鬼能够发自内心的信仰主,所为所行都严格地符合了自身的信仰,那他必然是虔诚,是会被救赎的义人,教会裁判所的守夜人队伍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而其他魔法师,黑暗生物,他们所行哪一点符合《圣典》的教诲?”

    “理查德主教,你说的是古代魔法师,他们残忍·疯狂,血腥,确实是不义之人,无法得到救赎·但现代魔法师们,大部分都遵守着王国的法律,不奢侈,不纵欲,向往着美好的事物,他们有哪一点不符合《圣典》的教诲?”路西恩微笑道。

    理查德明白对面这位年轻人指得不是那些满手血腥的战斗法师,而是指专心于实验的奥术师·他们即使接受任务,也基本与剿灭魔鬼、恶魔、黑暗生物,获取资源·探索危险区域等有关,因此没有从这句话的漏洞去反驳,而是认真地道:“他们每天都在做着亵渎主的事情,而且他们在与教众的相处中满口谎言。”

    “亵渎主的事情?是指研究事物的奥秘?”路西恩指着天空道,“《圣典》上可有经文记载不能探索世界?神可曾警告世人不得靠近的领域?”

    理查德仔细回想,发现《圣典》上竟然真的没有相关的内容,只有主对伪信者、干扰信仰者、邪恶者、血腥者的驳斥和警告,没具体到对世界的探索会亵渎神灵的威严。

    路西恩好歹也做了埃尔神的门徒一段时间,看过好几遍弗朗西斯照抄《圣典》的教义·灵魂图书馆内也有书籍可以参考,自然很清楚《圣典》这本相对简陋的核心书籍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毕竟《圣典》成书时·魔法议会连影子都还找不到,道格拉斯应该也才中阶的水准,还未提出探索世界的理念。

    因此·《圣典》中只对邪恶的人体实验有着明确反对,认为人类不应该探索生命的禁区,而很多奥术师根本就不擅长死灵领域。

    憋了几分钟,理查德道:“说,不得靠近我,不得直面我……这就是指凡人不得靠近神灵的领域。”

    路西恩低估了神职人员对话语的解读,他们随时可以从一句话解读出不同的意思·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引导话题,往自己预设方向前进。

    好在理查德这位脸上留下了岁月痕迹的老者又继续说道:“而且《教典》里明确规定·任何凡人不得妄图踏入神灵的禁区。”

    “《教典》?它可不是神所说的话,而是历任教皇和部分神职人员不断修改形成的,它有权威性?”路西恩闻言稍微放松了一点,这是自己预设的谈话方向。

    理查德皱了皱眉:“教皇是主所指定的唯一地上代言人,他所说的话就代表着主的威严。”

    “北方教会并不这么认为。”路西恩抬出了北方教会的教义,心中感谢真理神教这次大分裂以及内部不同的派别提供“炮弹”,否则自己一个半吊子的家伙,要理查德这种真正的神学家辩论,那是自寻死路,而且路西恩本意也不是辩论教义,而是“帮助”理查德理清他自己的想法,是幻术系里面心理引导的内容!

    对北方教会的驳斥是南方教会几百年来的研究重点,理查德自然毫无例外地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地反驳,听得路西恩脑袋发胀,专心等待着他“那句话”的出现。!“······所有羔羊必将通过教会的洗礼、祈祷和仪式,通!过牧羊人的引导、开解和帮助,才能得到救赎,而牧羊之首是我的意志······”理查德熟练地将这段确立教皇身份的话说了出来。

    路西恩双眼一亮,立刻打断了理查德话:“所以,我们无法因信称义,哪怕心中信仰再虔诚,所行所为再符合《圣典》的教诲,都必须通过教会,通过神职人员,通过教皇才能得到救赎?”

    这是理查德自己矛盾了好多年的问题,被这么赤裸裸地揭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神爱世人,但更爱牧羊人?神爱世人,但不愿意与每个人的心灵直接沟通?祈祷之时,在家里,在教堂,感应到的神灵威严有不一样?得到神术赐予,必须在神职人员的引导下才可以吗?”路西恩抓住机会,爆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理查德想要反驳,但想到有不少天赋异禀的牧师、主教是在年少时跟着父母祈祷时,阅读《圣典》时,偶然就获得神术的,根本没通过修道院和神职人员的引导。

    路西恩现在是一击即走的“战斗风格”,见理查德思路更加混乱,声音变大地问道:

    “教皇是主的地上代言人,那为什么屡次解释错《圣典》?三番四次地修改《教典》?”

    “既然神不允许凡人探索世界,那为什么要根据奥术师探索世界的成果修改神学,修改神术?”

    这就是造成理查德这二三十年思维混乱,开始倡导因信称义的源泉,虽然他腹诽着修改《教典》少不了你们魔法师的“功劳”,但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所以,我认为,其实教皇和教会都是为了个人的权欲横加在信徒和神之间的阻碍,不管能否获得神术,在主的面前,应该都是同样平等的,同样会因为所行所为不符合《圣典》教诲而堕入地狱。”

    “那些要求繁琐仪式,要求供奉教会,要求信徒必须通过神职人员的人都是试图阻碍神爱世人的伪信者。

    “那些频繁根据自己的意图修改教典,随意诠释《圣典》之人必然是潜伏的魔鬼。”

    在理查德反应过来前,路西恩是接连大喝:

    “那些向信徒说‘信仰,信仰,,自身却亵渎了信仰的神职人员滚开去吧!”

    “那些向信徒说‘神爱世人,神爱世人,,却妄图垄断心灵通向神灵道路的神职人员,永别吧!”

    “信徒与主之间,不应该有任何认为的阻碍,只有信仰和匹配信仰的所行所为!”

    理查德直直地看着路西恩,他将自己想说却不敢说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而且更加详细,更加清晰,更加激进。

    路西恩说完之后,盯着理查德没有说话。

    过了半天,理查德才苦笑道:“神职人员的权利确实该得到规范,主赐予他们神术不是让他们站在信徒的头上,而是让他们保护信徒,守卫信仰。”

    听到这句话,路西恩顿时笑了起来。

    迷雾消散,理查德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在十字架前祈祷,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句:“不愧是堕落晨星……”

    而在教堂外,阿弗瑞斯瞪着两只半透明的琥珀色眼睛:“路西恩,你就说服他了?我记得以前很多人都失败了?”

    “不是我说服了他,是他说服了他自己,如果他自己内心没有类似的萌芽,即使在我语言陷阱之下,他陷入了前后矛盾的状况,也会很快找到理由诠释,他是神学家,我可不是。”路西恩没有一点得意的情绪,“你以为光靠我肤浅的神学知识就能辩论赢一位神学者?我只是将一个理念灌输给他,如果能引起他的共鸣,那就说服他,如果不能,我也没其他办法。”

    阿弗瑞斯有听没有懂地道:“总之你很厉害!”

    “那倒不是,主要是心理引导结合对神学发展的了解,换句说就是,在游说的人里面,我是擅长幻术领域心理引导的人之中最了解神学的,也是了解神学的人里面最擅长心理引导的,两者缺一不可。”路西恩呵呵笑道,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有灵魂图书馆作为后盾。

    理查德的状况在观察一段时间确认后就能推荐给娜塔莎了,路西恩总算轻松了一点,刚要招呼阿弗瑞斯离开,忽然感觉到淡淡的危险气息。

    有强者往“救赎教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