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八章 暗杀(第一更)

第十八章 暗杀(第一更)

    危险的气息一闪而逝,似乎是路西恩的幻觉,但左手的康格斯之戒”却在提醒他,刚才确实有强者靠近。

    “路西恩······”阿弗瑞斯见路西恩呆在那里,刚要开口,却被他右手下压的手势制止,于是瞪着半透明的眼睛不明所以。

    这种敏感的局势下,居然还有人来这位于城东平民区的小教堂,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路西恩再也感应不到那种危险的气息,于是用波动很小的隐秘传讯术对阿弗瑞斯道:“刚才有人靠近,至少是高级,现在看起来是潜入救赎教堂了,我们再等等,不能让理查德出问题。”

    阿弗瑞斯顿时就兴奋起来,有敌人吗?有敌人就意味着胜利,胜利就意味着战利品!

    抬起爪子,阿弗瑞斯将自己嘴角的唾液用力抹去。

    理查德静静地站在十字架前,思考着刚才的对话,内心潜藏了二十多年的嫩芽似乎在阳光照耀下渐渐萌发,过去混乱的、矛盾的观念被一点点理清,重塑着自身的信仰之心。

    这一刻,他是平静的,摸摸地祈祷:“如果对《圣典》这样的解读,违背了您的教诲和意志,那就让圣光吞噬我吧,那表示我的信仰被堕落晨星动摇,必将堕入地狱。”

    滴滴答答,时间如水,一分一秒流逝,理查德身上慢慢蒙上了一层神圣庄严的光辉,宛如得到神灵恩眷的圣徒,他抬起头,张开双眼,在胸口画着十字架,眼神温和而坚定,低声道:“您是一,也是万,是开始·也是终结,我想我明白了您的教诲,神爱世人,救赎世人·宗教的存在是保卫信仰,而不是阻断信仰,每个人都有从《圣典》中得到启示的权利,只要心灵虔诚,能够得到您灵性的照耀。”

    理查德身心愉悦,那让自己混乱迷茫了二三十年的污垢仿佛在圣光照耀下被一一蒸发,信仰愈发坚定和虔诚·连带地让瓶颈了好几十年的实力也似乎触摸到了九级的大门。

    “这都是您的恩赐,唯真理永存。”理查德在胸口的圣徽上画着十字架。

    其实以路西恩的观点来看,以理查德信仰的虔诚和他对神学的研究·若没有长时间的混乱和徘徊,早就能晋升九级了,说不定都已经成为圣灵牧师,跨入传奇的领域。

    理查德从座位上起身,示意教堂内牧师、主教们可以结束祈祷离开,自己则前往旁边的花园,呼吸着夜晚清新空气中混杂的花香,感受着生命的美好,思考着自己想要提出的宗教改革纲领·而这一切都是真理之神赐予的。

    “不管前路再危险,再受到教皇和枢机主教团成员的压制,我也要将纲领完成·提交给枢机主教团,散播给其他神职人员。”理查德并没有独立出来的想法,还将希望寄托在教会内部的改革上·忽然,他心生感应地回头,看到了一位穿着鲜红长袍、戴着方帽的红衣主教微笑着走来。

    “奥克塔夫?”理查德认出这是自己执掌伦塔特修道院时培养的一个人才,先前负责霍尔姆教区宗教裁判所的红衣主教。

    奥克塔夫是一位很威严的中年男子,有着浓密的黑色眉毛和一双锐利的淡蓝眼睛,他微笑道:“您应该听说了最近的事情,我心中有些徘徊·于是想到找您开解。”

    “心中生了怨怼,所以将要蒙蔽眼睛?”理查德用《圣典》的经文问道·表情和蔼,非常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奥克塔夫在胸口画着十字架:“是的,我担心自己被怨恨蒙蔽了眼睛,忘记了侍奉主的初衷,被主遗弃,但是,理查德先生,难道我们任由邪恶在面前晃荡,却因为着种种理由容忍,这难道不是对主的教诲的背弃?”

    “…···因着信仰,所以他无惧魔鬼,无视火焰,将自己丢入了最危险的敌人之中,没有后退……”

    他也背诵着《圣典》的经文,脸色露出少许质问的神情,质问着自己,也在质问着教会。

    理查德摇了摇头:“什么是邪恶?你们处死的贵族什么地方是邪恶的?”

    “他听‘奥秘之声,,他与魔法师合作赚钱。”奥克塔夫声音变高。

    理查德指着他手中拿着的《圣典》:“主只告诉我们,不要贪婪,不要撒谎,不要纵欲,不要漠视生命,不要被痛苦和憎恨充满心灵,那位贵族哪一点没有做到?”

    “他撒谎!编织谎言与魔法师合作。”奥克塔夫下意识回答。

    理查德微笑起来:“撒谎的人,将无法升上天堂山,在大地徘徊,受到雷电火焰的伤害······这是主对他们的惩罚,并未说过能漠视他们的生命。”

    “他与魔法师合作,听奥秘之声!”奥克塔夫有点不理解理查德的想法了。

    理查德很平和地道:“《圣典》没有说过不能和魔法师合作,只要这名魔法师不是违背了《圣典》教诲的邪恶者。”

    “怎么可能不是邪恶者,《教典》上……”奥克塔夫背诵着《教典》的内容。

    理查德笑着看向他,看得他停住了话语才道:“既然你是遵循《教典》,那就要考虑教会的意愿和想法,为什么会心生怨怼呢?”

    奥克塔夫脸露喜色地道:“对,怨怼的不是教会,不是《教典》,而是那高高在上地违背了信仰初衷,屡次修改《教典》的冕下和阁下们,他们背离了主,已经无法再有效地传播主的信仰,理查德先生,您不是一直不喜欢教皇冕下他们修改《教典》吗?我希望您能站出来,向霍尔姆教区的其他神职人员呼吁,唤醒他们麻木的灵魂同向教皇冕下建议,恢复最初的《教典》。!

    “如果教皇冕下不愿意呢?”理查德刚经历了一次游说,因此非常敏锐地察觉到奥克塔夫话里的古怪。

    “如果他不愿意,我们就推选真正的,能够代表主的意志的冕下,我想很多枢机主教团成员都有类似的看法!”奥克塔夫略显兴奋和狂热地道·“在我心里,您就是这样的一位人选!”

    “不要被人利用,我们正确的做法是将对《圣典》解读权还给每一位虔诚的信众,因信而称义!”理查德摇头拒绝了奥克塔夫的邀请。

    没想到理查德的想法比自己还激进·奥克塔夫一下愣住了,然后再次展开劝说。

    可是刚刚坚定了信仰的理查德就像一块油盐不进的石头,不符合自身改革纲领的意见统统不接受。

    最后,奥克塔夫沮丧地垂头道:“那我先告辞了,希望您将来能够想通,我们随时欢迎您的加入。”

    我们?理查德皱了皱眉,见奥克塔夫已经转身离开·没有再多说什么。

    目送奥克塔夫踏入回廊,理查德背着双手,继续完善着自己的改革纲领。

    在回廊尽头·奥克塔夫忽然停住了脚步,脸色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蕴含着恐怖力量的褐色卷轴。

    “死人往往被活人更容易利用,因为他不会说话了!”

    “死在了魔法师手上的理查德比活着的理查德更容易激起冲突!”

    卷轴一下被他撕开,永恒流淌的力量猛然爆发,理查德和他周围的区域立刻就染上了虚无死寂的灰色,在九环魔法“时间停止”之下,仿佛一切都静止下来。

    奥克塔夫再次拿出一张黑色卷轴撕开,滂湃莫名的魔法力量汹涌地向着理查德奔去·它将解除理查德身上所有传奇以下的超自然力量效果,就连传奇等级的“神器”也有一定的几率破坏。

    九环魔法“大裂解术”!

    就在奥克塔夫拿出最后一张魔法卷轴“终极毁灭法球”时,他忽然看到面前冒出了一道人影·对着自己就是一指。

    啪啪啪,奥克塔夫身上的神术物品全部破碎,红衣主教袍化成了不同颜色的光点·就连肉身也“蒸发”出一层各种元素组成的“迷雾”。

    猝不及防之下,他顿时就受到了伤害,身体和灵魂仿佛陷入了僵直。

    路西恩的“元素秩序”在新炼金术初步解释了外层电子交换之后是更加完善,威力再次增强,以七环的实力使用起来也有近乎九环的效果。

    虽然“救赎教堂”的神术阵掩盖了大部分魔法波动,但近在咫尺的路西恩还是辨识出了九环魔法,于是出手救援·只不过碍于用传奇魔法肯定会突破神术阵的阻隔,让伦塔特的众位传奇强者感应到·所以没有施展。

    而奥克塔夫使用了两张九环卷轴的浪费举动让路西恩是痛恨不已,高阶的卷轴可比炼金物品稀少多了,因为能够承载高阶魔法的材料本来就不多,适合书写卷轴的就更少,并且一次性的卷轴哪比得上能反复使用的炼金物品,除非是只能制作成卷轴,否则魔法师宁愿寻找更多的材料来炼制物品,就连路西恩这种“大富翁”身上现在都没有高阶及以上的卷轴,奥克塔夫简直是在用金钱砸人!

    路西恩再次将手一指,就要使用降咒术降低奥克塔夫的魔法抗性,然后用石化术把他制作成雕像,带回去慢慢拷问。

    这时,一道人影突然从阴影里窜了出来,手中的长剑带着消除超凡力量的味道,一下就斩到了猝不及防的路西恩身上。

    奥克塔夫竟然还有一位同伴,拥有“消除”血脉的天骑士!

    而且,他还是路西恩的“熟人”,曾经阿尔托裁判所的守夜人队长伦德!

    由于某种原因已经晋升成六级天骑士的伦德认出了路西恩的身份,以他的意志,心中也忍不住欢喜若狂,终于要将这可恶的仇人杀死了吗?他相信在自己的消除血脉之下,路西恩的法术触发比将被解除!

    长剑斩到了路西恩身上,却像斩中了泡沫,路西恩俊雅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慢慢消散。

    “糟糕,幻术!”伦德心中一紧,赶紧回剑防御,而他背后陡然冒出一只庞然大物,半透明的琥珀色眼睛专注而认真地看着他,嘴巴张开,一道冰冷麻痹的龙息就喷了出来。

    那来自顶级生物的威压让伦德稍微失神。

    在奥克塔夫身边,路西恩身影浮现,向着刚回过神来的这位八级红衣主教扑去。

    奥克塔夫辨认出路西恩使用了“巴勒的变身术”,心里下意识嗤笑了一声,一位魔法师变身成天骑士,这不是扬短避长吗?

    于是,他在身前布下了一道神术防御,准备挡下这次进攻后就展开反击,只要能逃出去,就污蔑理查德和“堕落天使”勾结!

    左手握拳,狠狠挥出,淡淡的银月光芒夹杂黑白灰的凝固闪现,奥克塔夫双眼圆瞪,愕然看到自己的防御在路西恩左拳轰击之下是纸糊一般破碎。

    “这是什么?”

    “我在做梦吗?”

    惊愕之中,奥克塔夫被路西恩左拳狠狠打在了侧面,顿时牙齿纷飞,鲜血狂喷,直接晕厥了过去。

    如果不是路西恩及时收手,这一拳就能让他脑浆与鲜血齐飞,乳白共暗红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