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伟大先知”(第二更)

第十九章 “伟大先知”(第二更)

    伊奥克塔夫断线风筝般向着后方飞去,一身红衣主教袍破破烂,口中鲜血喷洒如雾,双眼紧闭,失去了知觉。

    突然,他脸上表情扭曲起来,体内爆发出一道又一道圣洁的光芒,在背后织出了四对洁白的羽翼。

    眼睛慢慢睁开,淡蓝色的双眸变得冰冷无色,带着居高临下的威严,漠然注视着路西恩。

    “天使降临?”

    路西恩惊讶的声音传入了奥克塔夫的耳朵,他忍不住略微得意和骄傲地说道:“我们是到主眷顾的义人,是真正秉承着主意志的门徒,自然有天使降临力量拯救,你这堕落的晨星终将被我们净化!”

    他语速急促,说得是《圣典》上所载的天界语。

    说归说,奥克塔夫自觉在天使附身的情况下,思维敏锐,异常清醒,明白这种力量无法持久,而且双方再战斗下去动静太大,很容易引起光辉大教堂、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内克瑟宫的注意,于是背后羽翼扇动,无数空灵梦幻的光点漂浮出来,汇聚成了庄严宏大的灵光,向着路西恩澎湃而去。

    看着路西恩变身成天骑士左支右挡,哪怕发挥了左手奇怪的力量,短时间内也无法打破这“圣洁灵光”,奥克塔夫轻蔑地哼了一声,没有纠缠,一个闪现飞到了伦德身边,将被水晶龙吐息击中,陷入了精神麻痹状态的他卷住,靠着四对羽翼硬挡了巨龙的利爪攻击,强行挣脱了周围的束缚,逃出了“救赎大教堂”。

    羽翼收敛,光芒消散,奥克塔展神术,带着伦德融入了黑暗里,悄无声息地远去,他非常清楚·路西恩和他的“魔宠”不可能追进,他们要是暴露了行藏,肯定会被萨尔德、史东和其他八九级的红衣主教、精英守夜人视为首要抹去的对象,所以他们现在必定抓住机会离开。

    连续变化了行踪·奥克塔夫施展了不同神术处理痕迹,等到伦德恢复,又让他用消除血脉的特殊能力做了一番遮掩,这才真正地往目的地而去。

    之前的战斗及时停止,没有惊动城内的大人物,所以此时夜晚安静幽深,让人心绪宁静。

    “想不到会碰上路西恩=伊文斯……”伦德带着刻骨的仇恨说道′只深自己为实力不济,没能当场斩杀这位邪恶狡诈到了极点的魔鬼。

    奥克塔夫哼了一声:“他只是偷袭才能得手,如果是他们在与理查德对话·而我们后来,那他们未必能够逃走,不过要注意他的左手,很古怪,很像你的消除血脉,但本质上似乎更好,有一种位阶压制我神术的感觉。”

    “位阶压制?难道是高位天使对神术的压制?难道路西恩转生前真是天使长,堕落晨星,神之左翼?”伦德愕然说道·虽然他和众多的守夜人常常以堕落天使或堕落晨星来称呼路西恩,但实际上并没有当真,一直以为是教皇冕下为了消弭影响才这么解释的。

    奥克塔夫刚才被那只左手弄得很凄惨·心有余悸之下没有反驳伦德,而是变得沉默,怀疑起或许真是这样。

    难言的安静中·两人前行了一阵,奥克塔夫这才低声道:“等一下询问伟大的先知,他是‘天使之王,降临,带着主的意志,要消灭堕落的教皇,应该知晓路西恩的秘密,将来对付他时·我们才能更有针对性

    伦德轻轻点头:“等一下还得向伟大先知请罪,我们没有能够拉拢理查德·也未能杀死他嫁祸给魔法师。对了,主教大人,为什么你说话变得嗦了,很多不必要的事情不需要说出来。”

    他是指奥克塔夫刚才提到伟大先知时只需要说他是“天使之王”降临,应该知晓路西恩的秘密,没必要中间插上一段堕落的教皇,生怕自己不知道似的,可自己也是这个秘密组织的核心成员,有什么不知道的?

    奥克塔夫摸了摸在治疗术下已经看不到伤口的脸蛋,那钻心的痛苦还清楚地浮现在脑海,让自己头脑发胀,思维迟缓,于是苦涩地道:“刚才伤在头部,或许语言和身体技能都有些无法控制。”

    伦德理解地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与奥克塔夫一起拐进了一间破破烂烂的小教堂。

    小教堂却出乎意料的圣洁光明,几可比拟圣城兰斯的大光明厅,内外反差之大由不得人不震惊。

    但奥克塔夫和伦德却目不斜视,仿佛回到自己家中一样正常,熟悉地穿过祈祷厅,向着忏悔室走去。

    “你们回来了?”一位刚硬锐气的年轻男子迎面走了过来,他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可身上却穿着标志性的红衣主教袍。

    奥克塔夫微微颔首:“亚瑟,行动失败了。”

    他认得这位男子是伟大先知身边最受重用的红衣主教,也是霍尔姆教区近五十年来最有天赋的牧师,不到三十五岁就成为了红衣主教,现在已经是九级,是最被看好成为圣灵牧师的人选之一,可惜由于太过激进,一直被排斥在霍尔姆教区权力核心之外。

    有着霍尔姆大众姓名的亚瑟有些惊讶地眯了眯眼睛:“失败了?你带着三个九级卷轴都没能拿下理查德?”

    “我们本来即将成功,却遇到了路西恩=伊文斯,他应该是来游说理查德的。”奥克塔夫不知为什么,没有提及路!西手的古怪,认为这是自己和伦德秘密,只能告诉伟大!先知“我们被他偷袭,猝不及防下是陷入了被动,而且他的魔宠是一条巨龙,所以我们只能依靠天使降临的能力逃脱。”

    亚瑟褐色眼珠有一瞬间仿佛出现了异样的色彩,他沉思后道:“这是一个机会,暂时不要将路西恩=伊文斯与理查德接触的事情传出去,这或许有益于我们将来的计划,而且,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以理查德在中下层神职人员里的威望,传扬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伦德沉稳地道:“亚瑟,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件事情最终能做出决定的只能是伟大先知。”

    亚瑟没有多说什么,离开了这里,返回伦塔特修道院。

    奥克塔夫和伦德继续顺着走廊前行,一路之上居然碰到了七八位红衣主教级别的神职人员·这已经是他们这个秘密组织绝大部分高阶成员了,而且也是霍尔姆教区最激进派的代表,大约占了霍尔姆教区高阶人员的四分之一。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来了?”奥克塔夫看着将自己发展进来的伦德。

    伦德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有紧急事情需要商量,而我们恰好有任务外出,等一下见到伟大先知就知道了。”

    敲了敲忏悔室的门,里面传来温和清越的声音:“奥克塔夫·伦德,回来了?进来吧。”

    推开房门,奥克塔夫和伦德走入忏悔室·向结束忏悔起身的伟大先知行礼。

    忏悔室很窄狭,一盏普通的烛台散发着快要熄灭的光芒,让室内非常昏暗,影子拖得老长,有一种压抑和恐怖的感觉。

    而穿着素白亚麻长袍的伟大先知站在阴影里,让人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那一双似乎蕴含了整个世界的深邃双眼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仿佛连灵魂都会堕落进去。

    奥克塔夫看到先知手中拿着一本书籍,可还未看清名字就听到先知没有一丝怒气地道:“任务失败了?”

    “是的。”奥克塔夫和伦德都深深地低下头·然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详细讲述了一遍。

    “这与你们无关,是我的错,没有在事先征求神谕·没能得到这件事的启示。”先知悲痛地说道,仿佛失败的人是他一样,接着他的语气变得振奋·“但是,这说明我们的道路是正确,再不行动,教区的神职人员们就要被邪恶的魔法师一个一个引诱堕落了,教皇和部分枢机主教团成员就是邪恶的帮凶!”

    “您是伟大的先知,带领我们对抗邪恶。”奥克塔夫和伦德齐齐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唯真理永存!”

    “你们对萨尔德枢机主教是什么看法?他有没有可能加入我们?”先知询问起两人。

    奥克塔夫和伦德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先知,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疑惑之中·目光凝聚的奥克塔夫终于看清楚了先知手中拿着的那本书籍的名字:

    《梦的解析》。

    “伟大的先知,您为什么看这种奇怪的书籍?”奥克塔夫愕然看向先知,只见先知的脸部突然扭曲起来,体内冒出神圣莫名的光彩,一只只洁白的光之羽翼展开,遮蔽了忏悔室,遮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天空,光彩耀眼,绚烂夺目,让人忍不住俯身膜拜。

    “六翼炽天使,不对……”

    奥克塔夫惊愕地看到先知的脸部变得俊美异常,宛如传说中的那位“神之颜”,可是,这样的面容却让他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刚刚才见过。

    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奥克塔夫脑海中闪电划过,脱口而出:

    “路西恩=伊文斯!”

    忏悔室消失,小教堂消失,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奥克塔夫睁开眼睛,看到理查德、水晶巨龙和路西恩=伊文斯正专注地围观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梦境?

    奥克塔夫惊愕恐慌之中,路西恩微笑开口了:

    “见到的人物就是你内心的体现,我想我知道大概有哪些人是你们组织的成员了……”

    “小教堂内破破烂烂,里面却可以媲美大光明厅,这昭示着你认为自己在做一件神圣的事情,但必须隐藏在黑暗里,必要时可以沾满血腥,在地狱里仰望天堂……”

    “看不清楚先知的面容,说明你见到他时,他变化了容貌或者干脆就只有声音……”

    “忏悔室狭窄昏暗,压抑恐怖,表示你第一次见到他时正是内心最低落、最愤慨的时候,自认为处在人生最黑暗最压抑的阶段,而且当时的环境应该类似……”

    “最后还从先知身上看到了光之羽翼,这说明他曾经在你面前展示过足以取信你的能力,或许就是你身上暗藏的‘天使降临,····…”

    随着路西恩一句句平铺直叙的话,奥克塔夫渐渐脸如死灰,眼中的路西恩=伊文斯背对着“救赎教堂”内溢出的光芒,仿佛真的长出了六对巨大光之羽翼,一时让他无法分辨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