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章 “天使之王”(第一更)

第二十章 “天使之王”(第一更)

    奥克塔夫张开嘴巴,刚要说话,体内一道道柔和的圣光突然亮起,将他整个人连同灵魂一起吞噬。

    当光团化成点点光斑消失后,奥克塔夫之前存在于这里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了,就像之前的守夜人队长伦德一样。

    “这究竟是什么?”理查德紧皱着眉头,看着奥克塔夫的死亡却无力阻止。

    路西恩双手插在黑色长风衣口袋里,凝重地道:“他们身上的‘天使降临,不仅是短时间内增强实力的‘恩赐,,也是关键时刻无法逆转的‘毒药,,这应该是为了防备他们被敌人擒拿,拷问出秘密。”

    左手一拳打晕奥克塔夫之后,路西恩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另外一边阿弗瑞斯戏弄伦德的战斗却突生变化,伦德得到了“天使降临”的力量加持,瞬间占据了上风,如果不是路西恩这边结束的快,及时出手帮助,恐怕伦德已经逃跑,可即便如此,最后也未能成功捉住伦德,眼睁睁看着他被“天使的力量”吞噬。

    因此,路西恩才没有试图移动和唤醒奥克塔夫,将他带回阿林厄慢慢审问,而是直接趁“天使力量”被银月和死灵界神秘存在的气息短暂压制的机会,通过铸梦术获取情报,否则这种事情,路西恩更愿意请“诅咒之眼”阿特兰特或“梦魇之王”斯坦尼斯帮忙。

    理查德有些无法接受地摇头:“主的宠爱者怎么会对主的仆人使用这样的方法?”

    这简直与魔鬼、恶魔们对他们的膜拜者所做的一样,而且能让自己这位八级红衣主教都无法解除,显然不是一般的天使能够办到的——刚才那纯粹的圣光让他毫不怀疑力量的来源。

    “天使只是神的宠爱者、使者,但他们并不就一定能代表神,就像奥克塔夫口中堕落的教皇一样能使用神降术,这或许是真理之神的考验。”路西恩趁理查德有点混乱的机会,故意混淆了逻辑,继续引导他往自己想要的方向思考。

    理查德那双霍尔姆王国最常见的蓝色双眼看着奥克塔夫消失的地面,喃喃自语:“那名‘先知,真的是‘天使之王,降临吗?真的能够通过教皇和枢机主教团完成宗教改革吗?”

    “至少从奥克塔夫的潜意识看他是通过某些事情相信了确实是

    ‘天使之王,降临。”路西恩对此有点疑惑,最初在梦境中听到奥克塔夫说出“伟大先知”这个称呼时,自己还以为是“地狱之主”这位老朋友再次登场了,心中更加确定了与萨尔德的关系但是奥克塔夫对先知毫无怀疑的态度让路西恩变得迷惑,至少地狱之主本身是无法窃取真理之神的力量,而是必须通过高阶的虔诚信徒。

    那么“天使之王”这位传说中天堂山仅次于真理之神并且有过降临记录的存在,虽然可能只有传奇巅峰的实力,比地狱之主差一层,但也不至于被直接蒙蔽。

    或许,伟大先知只是地狱之主推出来的一个傀儡也或者是另有谋划者,比如萨尔德?

    路西恩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情,一边继续说道:“而且理查德主教,你的宗教改革纲领提倡将《圣典》的解读权还给虔诚的信众,那为什么一定要依靠教皇和枢机主教团从上而下的改革了?你应该发动信众,依靠信众,用他们汪洋大海般的力量将阻隔信仰通道的障碍统统冲垮,这也许就是真理之神考验的目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不阻止教会南北分裂的原因。”

    理查德转头看,愣愣地看着路西恩,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思考过为什么教会南北分裂却都能获得神术的原因想了想,他摇头道:“教皇、枢机主教团掌握了主赐予的超凡之力,光凭没有力量的信众

    光凭中下层神职人员,改革毫无作用,除非主能收回他们身上的神术

    再赐予每一位信众力量。”

    “理查德主教,你对信众的定义太狭窄了,贵族们是不是信众?天骑士、黄金骑士、史诗骑士是不是信众?只要你的改革能够符合他们直接与主心灵沟通的愿望,能够发动起他们来,再加上枢机主教团内少部分清醒的成员,未必不能在小范围实验起你的改革纲领。”路西恩没有说得太过,稍微点了一下“到时候,你就是教会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圣徒、光辉者说不定能得到真理之神的眷顾,成为真正的地上代言人。”

    路西恩本身没有神灵方面的信仰,自然无法理解理查德这种虔诚的主教,所以习惯性地用权利、名利、死后在天堂山的位置诱惑,在他看来,没有利益方面的驱动,理查德改革的想法很难坚持下去。

    理查德听了路西恩的话,略显浑浊的蓝色眼睛猛地亮起:“对,依靠信众,发动信众,他们才是天堂山存在的基础,是主真正恩眷的对象!”

    路西恩抹了把冷汗,自己这种半吊子掺杂了太别的东西,完全不能想象理查德最后弄出来的宗教改革和路线图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了。

    没有再耽搁,怕奥克塔夫和伦德的陨落会引起“伟大先知”的警觉,让理查德完全开启神术阵后,路西恩和阿弗瑞斯就离开了“救赎教堂”。

    阿弗瑞斯悲痛莫名地走在路西恩身边,半透明的琥珀色眼睛里是浓浓的哀伤,嘴里不停念叨着:“我的战利品,我的战利品······”

    伦德被圣光吞噬,半点东西也没留下,奥克塔夫身上值钱的东西绝大部分都在路西恩“元素秩序”下损毁,所以阿弗瑞斯是一点财宝也没有捞到。

    路西恩笑着拍了拍它:“‘终极毁灭法球,这张卷轴我留下,奥克塔夫残余的物品归你。”

    阿弗瑞斯耳朵一动,立刻转身,扑到了路西恩身边,舌头伸出,亲热地舔着路西恩的手:“老板,再签我一百年吧!”

    这种身家丰厚,发表的论文经常拿奖,还这么慷慨的好伙伴到哪里去找?

    阿弗瑞斯简直想把路西恩关到自己家里·每天敦促他写论文!

    路西恩被这毫无廉耻的水晶龙弄得哭笑不得,把那几件物品丢给它后,就赶紧抽回了手。

    阿弗瑞斯打开路西恩临时拿来装这些物品的储物袋,两眼放光地将财宝倒在掌心·用舌头一件件地舔舐,似乎这样就能留下专属于自己的烙印。

    舔舐完,阿弗瑞斯一边眼睛炯炯有神地数着财宝,一边讨好地问道:“路西恩,想不到你对梦境也有这么深刻的了解?”

    “在研究,但之前有很大一部分是随便牵强附会的。”路西恩毫不在意地道。

    阿弗瑞斯奇怪地看了路西恩一眼:“你不怕得出错误的结论?”

    “几个关键点没有问题,奥克塔夫对此印象太深刻了·反应在梦里几乎不需要技巧就能解析,至于其他的,说错了就说错了·他的心理状况和我有什么关系?我难道还负责他的心理健康?”路西恩呵呵笑道。

    阿弗瑞斯没有再理这个问题,继续数着可爱的财宝,生气地道:“路西恩,他们竟然说我是你的魔宠,太过分了,我们明明是伙伴!”

    “对,伙伴。”路西恩随口回答。

    阿弗瑞斯好奇地问道:“对魔法师来说,魔宠是不是更重要,我看除了少数法师外·都有魔宠。”

    它只学自己“感兴趣”的理论,对可能会分享自己财宝的“魔宠”是一点也没有想法。

    “算是吧,魔宠是魔法师身体的延伸·是魔法师的眼睛和耳朵……”路西恩大概讲了讲魔宠的作用。

    讲着讲着,阿弗瑞斯没有说话了,路西恩奇怪地望向它·看到它正目光明亮生辉地打量着自己。

    阿弗瑞斯猛地扑到了路西恩身边,亲热地舔着他的左手:

    “老板,收我做魔宠吧!”

    好不容易摆脱了阿弗瑞斯,路西恩回到了自己的魔法塔,启动了与娜塔莎的通讯。

    “…···等理查德理清了他的想法,我会召见他,与他谈谈·如果真的符合我们和贵族的利益,我就会向萨尔德提议·让他成为王室大主教。”听到路西恩的声音,娜塔莎心情很好,但她并没有鲁莽做出决定。

    试探过萨尔德的反应后,差不多被所有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自己和路西恩还保持着“朋友关系”,娜塔莎也就不怕向阿林厄通讯了,只是要控制频率。

    路西恩对此也感到好笑,前段时间自己还要小心翼翼去霍尔姆皇家魔法塔,想不到变化是比计划快。

    “王室大主教?”路西恩不是太明白这个职位。

    娜塔莎笑着解释道:“负责引导王室内部宗教问题的大主教,王室城堡、庄园内部的教堂都归他管辖,只不过一直以来,外祖父身体不好,依赖于圣灵牧师的救治,王室大主教就被教区枢机主教兼任着,而事实上,它们是可以分开的,而这个位置的人选,我有一定的话语权。”

    路西恩顿时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魔法议会可以与教会抗衡前,教会为了控制王室而设置的位置,想不到现在反而被娜塔莎利用。

    “娜塔莎,你现在有没有成形的想法,想要霍尔姆王国内的局势往什么方向发展,这样我和议会才好配合。”路西恩声音柔和地问道。

    娜塔莎嘿了一声:“这个问题还是当面谈比较好,路西恩,这几天看到月光,我都会想起你。”

    她大胆而直接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情。

    路西恩开心甜蜜中又有点纵容地无语,这不是男士应该说的话吗?